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小说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殷荃夏侯婴章节免费免费试读地址

奶昔奶昔 2018-08-29 11:32:17 97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乌梅文学,关注后回复: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 或者书号:233 即可阅读全文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

分类:军事战争主角:殷荃夏侯婴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小说简介

主角叫殷荃夏侯婴的小说叫做《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朵羞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018章热火比基尼书房内,正向夏侯婴汇报婚典程序的礼部尚书柯守义忽而顿住,脸色稍稍有些僵硬。“继续。”无视外面的喧闹,夏侯婴端起茶杯,用杯盖一下下的拂去上浮的青绿茶叶,神色冷淡。守在他身后,卫钧突然...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 第018章热火比基尼 免费试读

第018章热火比基尼

书房内,正向夏侯婴汇报婚典程序的礼部尚书柯守义忽而顿住,脸色稍稍有些僵硬。

“继续。”无视外面的喧闹,夏侯婴端起茶杯,用杯盖一下下的拂去上浮的青绿茶叶,神色冷淡。

守在他身后,卫钧突然有些同情自家主子。

自从准王妃殷荃进了这端王府后,主子就没一日安生过。

一方面要防着她三天两头的折腾,一方面还要与朝中众臣周旋,尤其是近三年来势力骤增的国师顾楼南。

没有人知道顾楼南的真正来历,即便是夏侯婴手下最精锐的情报部队“猫眼”对其身份也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顾楼南的身份像笼罩在迷雾下的沼泽,扑朔而危险。

“婚典在夜间进行,为防止突生的意外状况,所有随行侍从由国师大人安排天狼军与七杀军随行。”说着,柯守义顿了顿,用眼角瞥了瞥夏侯婴,只见他的注意力依旧集中在茶杯里,也不知那杯中的茶水究竟有什么好看,竟能将他如此吸引。

“加冕大典在凤凰台祭天地仪式之后,届时国师在昭阳城中安排了焰火表演……”

“焰火表演?”从茶杯上方抬起头,夏侯婴挑挑眉,漠然的语气里染上一丝似疑问似自言自语般的语调。

“正是,国师大人将婚典安排在夜间进行也是为了这场焰火表演。听闻焰火是由东吐蕃进贡而来的,形状奇异颜色亮丽,共九种变化九重颜色。”

听罢,夏侯婴将视线重新落回茶杯里,又恢复到了先前那般漫不经心的散漫状态。

见状,礼部尚书柯守义稍稍悬起的心缓缓放了下来,而就在此时,书房门口赫然传来一声酥麻入骨直泼进灵魂最底处的轻慢女声。

“达令……你这么久都不来,人家等的你好苦……”伴随着声音一同卷入眼帘的是身上裹了两层布片,只将重点部位遮住的殷荃,连同一阵清爽甘甜的风,直教上了点年纪的礼部尚书当时就傻了眼,忘了词儿,俩眼珠子连转都忘了转,就那么直愣愣的瞪着那抹只着寸缕、身材曼妙、肌肤胜雪、莹莹漫步的清凉美人儿。

眉心皱紧,夏侯婴捏着茶杯的手指稍稍用力,却在快要将茶杯捏碎时及时收起了内力。

起身向前,他走过的每一块黑色水磨石上都蒙上了一层青白的薄霜,仔细瞧瞧,薄霜下面有触目惊心的密集裂纹。

眼疾身快的拦在礼部尚书面前,卫钧站的地方正好可以将那老不修乱瞟的视线彻底挡成死角。

“穿上。”解开外袍披在殷荃身上,夏侯婴唇线抿的很紧,以至于他出声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双唇的动作。

“怎么?你不喜欢么?我告诉你,这叫比基尼,我们那的人夏天游泳的时候都这么穿。”冲他眨眨眼,她笑的很得意,是奸计得逞的那种得意。

垂落视线看向她,她黝黑通透的眼眸内仿佛含着一整片繁星,如宇宙芒尘般璀璨耀眼。加之微微上翘如鱼尾般跃动鲜活的眼尾,他忽然觉得,她这种大胆到直击心灵的装扮似乎也将自己灵魂深处沉寂已久的淡漠和冷冽生生撼动,让他突然就挪不动目光,突然就不知道要以何种语言来诉说此时此刻涌动在他心底最深处那最想表达的情绪。

“达令……”看出夏侯婴动作上的停顿,殷荃更加大胆的朝他凑了凑,就连语调也拖的更长了一些,整个身子几乎要贴在他身上:“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王爷似有贵客,微臣不便多做打扰,就此告退。”蓦地,就在此时,礼部尚书略微带颤的低哑声音从夏侯婴身后传来,紧接着,已经年过不惑的尚书大人以极其敏捷的身手电光一闪般从房内逃也似的奔了出去,经过殷荃身边时,高耸突出的颧骨上甚至还漫出了两抹忽明忽暗的红晕。

柯守义的仓惶出逃令夏侯婴顿时回了神,却也让他的神色比方才更加阴冷紧绷。

“怎么样?是不是凹凸有致曼妙玲珑?夏侯婴,你承不承认你刚刚看呆了?”未及他开口,她又朝他凑了凑,圆润小巧薄汗微蒙的鼻尖甚至触到了他棱角分明的光洁下颚,刹那间一冷一热的肌肤相接让夏侯婴顿觉体内有万钧雷霆奔袭而过,眉心拧紧,他向后退开,冷冰冰的道了句:“你踩着本王了。”

愣在原地,殷荃怔怔的望住他,直到酸枝梨木的镂花房门在眼前关闭这才回过神:“夏侯婴!你对我好一点会死啊?!”

蓦地,房门突然打开,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将厚厚的一摞书递到她眼前。

下意识的伸手一接,头顶上方立即传来夏侯婴高贵冷艳睥睨众生的淡漠语调:“五月初五前将这《女戒》《女经》《开国礼法》背熟了,否则……”

“浸猪笼?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惩罚方式?”抢过他的话头,殷荃耸肩,深深鄙视。

“否则你就做好老死在这端王府的心理准备。”无视她的不以为然,夏侯婴语气淡淡。

说完,他关上门,将已经隐隐开始进入暴走状态的殷荃给挡在了门外。

“主子,罚的是不是有点重?”听着门外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响,卫钧抽了抽唇角,转向始终面无表情的夏侯婴。

闻言沉默,夏侯婴的视线专注而坚定地停留在折子上,半晌后才缓缓开口,清冽的声线里染上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无奈:“你觉得本王对她严苛了?”

“不……”很快的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卫钧低垂了头,没有再出声。

修长的手指在折子明黄色锦缎框裱的边缘摩挲了片刻,夏侯婴放下手中的奏折,站起身朝窗边走去。沉默不语的负手站了片刻,遂转身朝卫钧看去。

“婚典程序繁冗复杂,历时四个时辰,还包括祭天地、加冠冕等诸多祖上相传的皇家仪式,其中若是出现分毫差池,便是掉脑袋的重罪,即便是皇族新娘也未可豁免。她生性恣肆,大胆无畏,若不以自由相胁,怕是到了大婚之日,也终会落得个遗臭万年的下场。”

夏侯婴的语速极慢,不再似往常般淡漠清冷高高在上,相反,倒含着一丝无奈,一丝怜惜和一丝疲惫。

听罢,卫钧不再多说。

他跟随他十年有余,对他的个性再了解不过。

原以为殷荃这么个大胆恣意的女子能将主子从那永远堆积成山的奏折中带出,彻底抛开一切走在日光下,却不想,恰恰是这么一个明媚如星光般夺目的女子,让主子愈加深陷政治泥潭而无法独善其身,他甚至开始怀疑,遇见明艳至晃眼的殷荃,究竟是救赎还是孽缘。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