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魔法 > 正文

《曾许余生不相负》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成曜夏以愿小说全文

奶昔奶昔 2019-02-10 17:10:07 6

《曾许余生不相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曾许余生不相负 或者书号:2748 即可阅读全文

《曾许余生不相负》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成曜夏以愿的书名叫《曾许余生不相负》,它的作者是墨子归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夏以愿说完就要往外走,转身正好就对上了站在门口的成曜的眼睛,先是一愣,后来反应过来,冲着他点了点头,打招呼道,“成队长。”成曜朝她点点头,视线越过她朝她身后的林越看过去,问道,“怎么样,结束了吗?”林...

《曾许余生不相负》 第十四章 姐弟见面 免费试读

夏以愿说完就要往外走,转身正好就对上了站在门口的成曜的眼睛,先是一愣,后来反应过来,冲着他点了点头,打招呼道,“成队长。”

成曜朝她点点头,视线越过她朝她身后的林越看过去,问道,“怎么样,结束了吗?”

林越点点头,说道,“对,这小子已经全招了,之前恐吓信和娃娃全是他寄的,地址据他说是有一天夏小姐参加完活动回去的时候正好被他遇到,跟踪她知道的。”

成曜了然的点头,交代他说道,“接下来的事你处理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看一眼成曜跟夏以愿,林越觉得自己敏锐的嗅觉问到了某种恋爱酸腐的味道,笑着答应,“明白。”

倒是一旁的孔雀看着夏以愿撇了撇嘴,一脸瞧不上。

成曜带着夏以愿去自己的办公室,陆洋八卦的想要跟进来,却被成曜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忙干笑着殷勤的说道,“我去给夏小姐倒水,我去给夏小姐倒水。”

将门关上,成曜绕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他的正对面,夏以愿安静的坐着,眉头从刚才他见到她时就一直没有苏展开过。

成曜也有些头大,本来刚问完夏宇威的事情自己都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她开口,这才从审问室里出来,她就已经过来了,真的是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见他不说话,夏以愿率先打破办公室里略有些尴尬的气氛,“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你还在审问室。”

“是。”成曜点头,没有否认,该面对的始终躲不掉。

“是宇威吗?”夏以愿看着他,双手紧紧的攥握着。

成曜点头,不舍得她这样一字一句的问,直接告诉她说道,“他承认了。”

夏以愿咬着唇,原本攥握这的手这会儿更用力了些,修剪过的指甲深深的嵌入她的掌心,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我想见见他。”

成曜想拒绝,因为按照规定这是不允许的,但是看到她眼睛里强忍着的泪水,所有拒绝的话在这时候全都说不出来。

见他不说话,夏以愿红着鼻子带着哭腔颤抖着嘴唇说道,“算我求你,让我见他一面,我想问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听得出来声音里带着隐忍和气氛。

成曜完全没有办法拒绝,最终只叹了口气说道,“我来安排。”

见他松口,夏以愿真诚的道谢,“谢谢。”

陆洋端着茶水进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成曜带着她出去,以为他们要走,陆洋有些意外的问道,“这么快就要走啊?我这刚泡好了茶……”

“先放着吧,我带她见一下夏宇威。”成曜说完,也不顾陆洋有多意外,直接带着夏以愿朝审问一室过去。

夏以愿是一个人进去的,成曜给她开了门后就没有进来,只是让她注意一下时间,不要待太久。

当夏以愿进去的时候夏宇威一如之前低着头坐着,看不清此刻脸上的表情,到底是后悔,亦或者无畏。

夏以愿在他的对面坐下,此刻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在她的印象里,弟弟从没有什么事情让她担心过,就连当初家里因为父亲的生意失败而突然的变故,她还没有适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适应好了,最后还是他同她说,他是这个家里的男子汉,这个家他会抗起来的。

夏以愿当初进娱乐圈除了要还清家里的债务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能让夏宇威有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能顺利平稳的去完成他的学业。

他说他会成为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会把这个家给抗起来,但是在他成年前,他还是个小男孩,那么这个家就先让她扛着,她想给他安逸的环境,不想他还没有成为男子汉,就被生活中的一些挫折和不堪给磨灭了。

可能是有些不太明白这进来的人为什么迟迟不开口,所以夏宇威才慢慢抬起了头,边抬头边说道,“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一次性问——”

后面的字在他抬头见到夏以愿的脸的时候全都被堵在了嘴里,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夏以愿直直的盯着他看着,如果刚才还说不上来自己此刻心里是什么心情的话,那么现在她见到夏宇威之后,她很确定自己相比起担心和害怕,这个时候更多的是生气和愤怒。

“姐……”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啊。”夏以愿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跟弟弟居然会有这样见面的一天。

“对不起……”夏宇威低下头,眼睛完全不敢跟她对视。

夏以愿深吸口气,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成曜给她的时间不多,她再生气也不想浪费在这里,之所以要求成曜让他们姐弟俩见上一面,更主要的是她想问清楚,“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夏宇威咬着唇,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从进来之后他都异常的冷静,要说或者不要说全都是他自己决定的,他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没有埋怨也没有觉得委屈,因为这一切全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不管当初是怎么开始的,后面的事情其实就是他自己的选择。

看着他这样不开口,夏以愿的情绪再也没有办法克制,冲着他吼道,“你说话呀,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需要钱。”夏宇威轻声说,紧握着的双手用力到就连关节都开始泛白。

夏以愿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夏宇威用力的咬着唇,终于在嘴里弥漫着血腥味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眼睛直视着夏以愿的眼睛,说道,“我说我需要钱!”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

“你**!”夏以愿骂道,“夏宇威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看,这几年我缺过你的钱吗?你现在告诉我你贩卖毒品是因为你需要钱,难道我他妈的这几年给的钱全都拿来喂狗了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