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魔法 > 正文

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全文阅读 谢瑾余念小说章节目录

奶昔奶昔 2019-02-11 10:40:16 12

《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 或者书号:2756 即可阅读全文

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

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

分类:玄幻魔法主角:谢瑾余念

《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谢瑾余念的书名叫《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歌创作的豪门虐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甩开谢瑾的手,倔强的仰着脸,质问道:“凭什么?”“凭什么啊?”怒极反笑,只是那笑听起来却那么阴冷:“就凭你在这里躺着的时候,余潇在医院!就凭她担心你出事,不顾倾盆大雨出去寻找你,却…...

《蚀骨不移,谢少独宠小娇妻》 第三章:互相折磨 免费试读

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甩开谢瑾的手,倔强的仰着脸,质问道:“凭什么?”

“凭什么啊?”怒极反笑,只是那笑听起来却那么阴冷:“就凭你在这里躺着的时候,余潇在医院!就凭她担心你出事,不顾倾盆大雨出去寻找你,却……”

“呵。”鄙夷一笑,语气里满是讥讽:“谢瑾,我只是晕了,但是并不傻。余潇去找我?恐怕她巴不得我死吧!”

“余念!你有没有心,潇潇一直把你当亲姐姐,你却抢了她的未婚夫,现在随意践踏她的真心!”

“真心?”喃喃自语,语气没了刚刚的强势,只剩一丝凉薄:“一腔真心早就给了你,可随意践踏的,不是你吗?”

谢瑾微愣,堆积在胸腔处的怒火渐渐燃熄,看她哀伤的神情,没有一丝愉悦,反倒多了点意味不明的情绪……

“想要让我道歉?谢瑾,死了这条心吧,别说不是为了找我,就算是,也是她余潇咎由自取,你以为她担心的是我?呵呵,我还没这么大的面子!”

余潇是怕她死了,合同失效,股权与她失之交臂!

谢瑾眉头紧蹙,黑曜石般的眸子蕴藏着愤怒,看向她的时候全是失望。

“余念,你真是蛇蝎心肠!”

怒极反笑,只是那抹笑多了悲凉,空洞的眸子不带一起感情:“是啊,早在三年前,你不就已经知道,我是蛇蝎心肠了吗?”

话音一落,四周的空气骤降至冰冷,灼热的眼神几欲将她燃烧,就在她做好迎接新一轮狂风暴雨之时,谢瑾却转身离去。

她跌坐在地上,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心痛的难以自己。

一个月后。

余念看着邮箱里那封邀请函,眉心划过一丝疲惫,叹息一声,开始设计草图,别墅寂静的可怕,很是空荡,可是她的心,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那天走后,谢瑾再也没有进家门,手机上时不时的能够传来余潇挑衅的图,上面全部都是两人亲密的镜头,而谢瑾脸上的笑,她实在不想称之为温柔。

从最初的心痛到麻木,没人看到她内心的鲜血淋漓。

“算了,本就知道的答案,我还在这自欺欺人干什么?”

无奈苦笑,深呼一口气,开始投入设计之中。

从设计到缝制,均是她一针一线亲手而为,紧赶慢赶的,终于在宴会之前,将礼服赶了出来。

镜子中的她穿着浅红色的抹胸礼服,香肩**在外,蝴蝶锁骨更平添了几分美,傲然山峰中深深的沟壑多了一丝妖娆,明明是略施粉黛,却美的令人窒息。

一切就绪,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前往宴会中心,这次宴会聚集了很多有名的设计师,这也是她为何要亲手制作礼服的原因,如今全部身心都放在了事业上面,她必须有一个契机!

刚下车,无数的记者就朝她涌来,刺眼的闪光灯让她伸手虚挡一下,脚步更快了几分。

“刚刚的是谁?为什么以前没有见到过,好漂亮啊!”

“管她是谁呢,能够参加这个宴会,肯定是有头有脸的人,拍就完了。”

虽然婚前高调表白,但结婚后的余念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谢瑾身上,鲜少出席活动,也就很快的被人遗忘。

灯光琉璃的宴会,空气中都充斥着香槟的气息,到处都彰显着上层社会的奢侈生活。

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还未等她上前打招呼,那人就朝着他而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念念,我还担心你不来呢,你这身礼服太漂亮了!走,我带你认识人去。”

言瑞庭眸子里有着一丝惊艳,旋即恢复正常拽着她前往人堆中心。

她和言瑞庭谢瑾的关系,就是一段恶俗的三角恋,她为了谢瑾疯狂,而言瑞庭,为她抵挡一切流言。

哪怕所有人都骂她是抢了妹妹男朋友的**,只有言瑞庭,相信她是无辜的。

她曾以为谢瑾会在婚后替她遮挡大风大浪,可却没想到,后来的大风大浪,都是他亲手所赐。

“余念?你怎么会在这里?不过就是一个月而已,你就忍不住寂寞了?”

熟悉的声音让余念抖了抖身子,转身看到谢瑾一脸阴沉,星眸中满是讥讽的看着她,而他的身边,则站着她的好妹妹,余潇。

余潇看向她的时候,眸色全是挑衅,将谢瑾挽的更紧了。

“谢瑾,你个**!你带着情人大摇大摆,还不准念念参加宴会了?”

言瑞庭一把将她拉到身后,隔绝那阴翳的眸光,气势汹汹的看着谢瑾!

“言瑞庭,我只不过是来陪瑾哥哥来参加宴会的,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余潇杏眸蓄满了眼泪,控诉着言瑞庭,好似遭受了天大的委屈。

“呵呵,我还真没听到过小姨子来给姐夫当女伴的,谢瑾,你是不是想姐妹双收啊?”

言瑞庭缓着胳膊,语气尽是讥讽。

谢瑾紧抿薄唇,深幽的眸子紧盯着后面的余念,在他看来,这句是心虚的表现!

只要一想到他不在家,余念迫不及待的找青梅竹马苟合,内心翻腾的怒火就肆意蔓延!

“余念,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和青梅竹马在一起?嗯?他就是你说的器大活好又持久?”

阴森的声音仿若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而那语气之中,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醋意。

余念轻呵出声,脸上扬起自信的笑:“是啊,怎么,是不是自尊心受挫了呢?”

“念念,你……”

言瑞庭微愣,旋即眸色复杂的看着她,欲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余念,你真贱!”

双手陡然收紧,戾气释放无遗,语气冰凉的让人如同置身冰窖!

“呵呵,那你谢瑾岂不是更贱?当众求婚于我?并且,这么贱的我还是你老婆呢,是不是很生气?”

谢瑾神色陡然变得可怖,额头青筋直爆,那件事情是他生平耻辱,而余念,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简直是该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