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陆临渊江听雨小说阅读 陆临渊江听雨小说我的监察官男友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2-12 15:35:03 13

《我的监察官男友》小说简介

《我的监察官男友》是一本都市小说,作者是册子,主角叫陆临渊江听雨,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正月初一,早上八点。江听雨打开APP,深吸一口气,点开前一晚的对话框,发了条消息过去:“早上好呀,电影还看吗?”她捧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却久久没动静。想到这场电影之约很可能泡汤了,她轻轻叹口气...

《我的监察官男友》 第二章无意穿堂风(上) 免费试读

正月初一,早上八点。

江听雨打开APP,深吸一口气,点开前一晚的对话框,发了条消息过去:“早上好呀,电影还看吗?”

她捧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却久久没动静。想到这场电影之约很可能泡汤了,她轻轻叹口气,说不上多失望,但也没有多开心。

既然醒了,她也懒得再睡,干脆起床裹了件灰不溜秋的大棉衣,跑去草莓园摘草莓了。运气不错,虽然春节人少,天气也不好,但已经有一家草莓基地开张了。

江听雨在草莓棚里边摘边拍照,倒也自得其乐。到中午时,她提着一小篮草莓,找了家奶茶店坐下来。忽然,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新消息。

“不好意思,刚睡醒。下午看电影吧,具体时间看你什么时候方便。”

“我正在农大摘草莓,晚上看?”

江听雨发了一张草莓的照片过去,这里她还耍了点小心机,特意选了一张有自己手指入镜的照片,因她对自己浑身上下最满意的便是手指了,修长且纤细。

“这个草莓摘了之后,可以自己带回去吗?”

“可以呢。”好吧,人家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手指,只关心草莓呢,可以说是直男本男了。

“很好玩的样子。”

“你来,我带你摘呀。”

“我还在被窝里。”

“你这得懒成啥样呀。”

“我不懒,是因为昨天睡得晚。待会儿我就起床。”

江听雨有些好笑,这人较真的样子未免太可爱了点。末了,她回复:“别呀,别起了,还早着呢,多睡会儿,身体第一。”

“嗯,好,听你的,身体第一。”

江听雨盯着“听你的”三个字,莫名有些脸红。

那人又说:“对了,听说《红海行动》也很好看。”

“行呀,那就看《红海行动》。”江听雨发现自己在这个人面前,真是一点原则性都没有了……

“好,到时候联系。”

对方分明说了到时候再联系,但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江听雨竟鬼使神差般发了场次截图过去,问他选哪场。就像是……生怕他变卦不来了似的。

对方很体贴,问她:“你哪场方便?我来买。”

她觉得理应由自己来买:“我买。本来就是我主动约电影的呀。”

“没事,我请你看电影,你请我喝饮料,怎么样。”

“那行……”

“是一起吃饭,还是只看电影?”

“听你的,我都行,我特别没主见。”江听雨笑着回复。

要是让江光明和江淮南看见这句话,父子俩估计得哭:你没主见?你凡事自己做主,甚至都快把一家人当孩子管着了,你居然还说你没主见?!呵,女人……

最后两人决定还是只看电影,下午的票卖光了,只买到晚上七点半的。

江听雨不愿一次将热情都消磨光,主动结束这次谈话:“那就七点见。”

“嗯,七点见。”

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江听雨乐得跟一只吃着鱼的猫似的,奶茶也不喝了,提起草莓就回家。

到家后,江听雨拿出买了半年却从来没用过的化妆品,发现无处下手……尝试着画了个眉,结果跟蜡笔小新似的;想往脸上抹点儿粉让气色好一点,但皮肤平日未经护理,这会儿干燥得很,抹上去的粉扑簌簌往下掉……

描描补补,整张脸反而越来越不像个样子,江听雨心急,干脆一把卸妆水扑上去,全洗了,决定素颜赴约——人家不也早说了么,“又不是相亲”。

到了六点半,对方发了消息过来:“我出门了。我想喝茶颜悦色。”

对方买了电影票,这会儿主动提出想喝的饮料,最怕欠人情的江听雨自然求之不得,回道:“好的呀,幽兰雪顶、人间烟火、两生花,喝什么?都随你。”

江听雨是图书编辑,看多了言情小说,自觉“都随你”三个字很撩人,但想必对方这个老干部并不能体会到她的撩拨……

果然,对方回了这么一句:“人间烟火是什么?两生花是什么?我怎么感觉我没来过凌城。”

“幽兰雪顶是茶、奶油、碧根果;人间烟火是茶、奶油、开心果;两生花是什么我忘了,但味道也还行。”

把这句话发出去,江听雨松了口气:家里那个条件,她哪有多余的钱和闲情逸致,去喝于她而言堪称昂贵的茶颜悦色?幸好自己善于观察,虽然没喝过这家店的东西,但好歹能说出店内几个招牌饮品……嗯,没错,她就是在装逼而已。

“那我要人间烟火。”

“好。”

底子还行,然而气质欠佳,怎么捯饬都是那个样儿,江听雨干脆懒得折腾,只把灰不溜秋的大棉服换成了一件粉色的,又围上那条红围巾。

低头一看时间,江听雨也不耽搁了,赶紧出了门,毕竟茶颜悦色排队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到了商场,江听雨直奔负一楼的茶颜悦色,果不其然,店门口已经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快到七点,江听雨还在取餐口排队,手机收到新消息。

那人问道:“影院在几楼?”

实际上江听雨也不太知道,她只跟室友来过一次,而且全程是室友带路。但江听雨是个机智的姑娘,她打开某知名搜索引擎……片刻后,她一本正经地回复:五楼。

那边却没有动静了。可页面又显示江听雨发过去的消息,对方已读……

江听雨不由得感叹:啧,男人心,海底捞都捞不起的针。

而另一边,陆临渊站在商场五楼,看看对方发来的楼层,又看看面前这条神秘莫测的长廊……长廊装饰得金碧辉煌,还散发着一股暧昧的奇异芳香,而那些房间的门缝里,塞着各种各样的小卡片:小家碧玉的本土特色、金发碧眼的异域风情……可谓应有尽有,挑战着男人的神经和底线。

陆临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亏他还以为APP上的人都是有素质的,亏他还觉得跟这个毫不做作的女生聊天挺开心!结果,没想到她居然是这种人!

什么看电影,怕只是个幌子吧?呵,直说不就好了,这样欲擒故纵,她还挺费心。

至此,陆临渊对这个女生的好感荡然无存,低叹一声,便决定打道回府。

所幸他的内心太过失望和震惊,反而忘了拉黑对方,才没有错过她发来的新消息。

对方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啦,你到哪儿了?”

他狠狠地按下三个字:“停车场。”

“你刚到?”

“到很久了。现在是打算回去。”

对方大约过分吃惊,忙问为什么,还用了一连串问号。

陆临渊看着对方发过来的信息,内心好笑:说好的约电影,结果开了个房,还问我为什么?

他摁灭手机,不想再搭理。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正欲驱车离开,又犹豫了一下。最后,到底还是拿出手机,回复了一条消息。

他不是个有始无终的人。

江听雨攥着手机,忽然收到一条新消息。点开后,她盯着那行字,陷入沉思……

——虽然有时候寂寞是很难熬没错,但还是希望你能爱惜自我,抵制诱惑。

呃,大过年的约陌生人看电影,是显得有些“饥渴”没错,但一开始就达成“看完电影便各回各家”的共识了呀,对方忽然说这么一句话,是想表达什么?江听雨是个探究到底的人,内心不愿别人对自己有什么误会,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这场电影我可以不看,现在回家都行,但在回家之前,还是想麻烦你就刚才那句话展开描述一下,很详细、不需要我动脑子的那种。尽管直白,不必讳言。”

陆临渊关掉已经发动的引擎,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有些疑惑了,她居然这么振振有词?要么是她太不知羞,要么就是他……

想到这儿,他也打开某知名搜索引擎。页面显示:凌城万达影院,位于凌城万达广场B座5层。

摇下车窗,陆临渊看了看指向标,发现一个箭头写着A座,另一个反方向的箭头则写着B座,两栋建筑是分开的,但共用一个停车场。而刚才他想着不要迟到,最好还能提前几分钟,就没仔细看,径直去了A座……

对方见他久未回复,又发了一条:“说话。只要你说清楚了,那我最多再耽误你这几分钟。”

感受到对方被放鸽子的不悦,陆临渊陷入两难,该怎么向她解释刚才那段话的意思?说实话吧,好像有点侮辱人;说自己发错人了吧,他又实在不擅长撒谎……捏了捏眉心,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不好意思,刚才我走错了,去了A座,5楼是酒店。”

江听雨收到对方回复后,略一思索,明白过来,再想想刚才他劝自己从善的那句话……也不生气了,还差点儿笑出声,“爱惜自我、抵制诱惑”什么的,什么鬼啊哈哈哈。

“你很可爱。”她这样对他说。

“……”陆临渊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复了一个省略号。

片刻后,对方问道:“那现在是怎样,各回各家,还是电影院见?”

陆临渊有些疑惑:“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生什么气?”

“我刚才那样误会你。”

“你也是为我好,还劝我自爱呢,我会继续自爱下去的。”

“哦……”陆临渊觉得自己有点蠢。

对方回了个大笑的表情。

陆临渊试探着问:“那五楼见?”末了又生怕造成歧义似的,急匆匆补上一句,“我是指B座五楼。”

“好。你先上去,把票取了,我买了奶茶就上来,队伍快排到我了。”

“嗯,好。”陆临渊下车,锁好,往B座电梯走去。

“对了,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待会儿要在人山人海中找到你。”

“我穿蓝色的外套。”此时,陆临渊也有些费解了,一向冷静自持又细心的自己,这回怎么粗心又大意?走错路就算了,连“认人方式”都没约好,还需要对方来提醒。

唔……可能是第一次见网友,有些紧张?陆临渊攥一攥手心,发现这大冷天的,自己竟出了浅浅的一层薄汗。

到了五楼,陆临渊去取票,然后,薄汗变成大汗了……手心里的两张票……他拍了照,给对方发过去。

江听雨收到照片,一眼看出端倪。

对方又发来一句:“不好意思,我好像又粗心了,买票时以为那是最后一排,结果是第一排。”

江听雨这下是真忍不住笑出声了,她甚至已经可以想到他有点委屈的表情,虽然未曾谋面,没有具体的面容来对应,却仍觉得这人可爱极了。

至于坐在第几排,江听雨倒不在意:“没事儿,坐第一排仰着头,对颈椎好。”

“……”

此时距离电影开场只有十分钟,江听雨终于买到了陆临渊想喝的奶茶,赶紧往电梯走去,既恨不得一步并作两步,又担心走太快了奶茶洒出来,小心翼翼穿梭在人群里,竟急出一层薄汗来。

电梯到了五楼,“叮”的一声,门开了。大家鱼贯而出,瞬间融入售票大厅的人海里。

江听雨一手端着奶茶,一手遮在上面挡灰。她的目光在人群里逡巡片刻,落在一个穿蓝色大衣的男子背影上。

那人长身玉立,静静地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却仿佛置身于无人之境,周遭都泛着一股清冽的气息。

她走过去,站在那人背后一米远的地方,咬咬唇,试探地询问道:“你好,请问……是‘蓝色的大衣’吗?”

那人回过头来,轻轻“嗯”了一声,道:“你来了。”

江听雨看着那人的脸,愣在原地,心底忽的升腾起烈焰,就好像看见了——冰川融化,漫天星光。

将内心的澎湃压抑下去,江听雨开口道:“你好,我是江听雨。”

说着,她又将手里的奶茶递过去:“呐,这是‘人间烟火’。”

她已竭力冷静,然而,到底是年轻,纵使面上妥帖藏好了情绪,声音仍带着几不可闻的悸动。

陆临渊接过奶茶,声音如月下清泉:“你好。陆临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