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魔法 > 正文

《我的监察官男友》完结版免费试读 《我的监察官男友》最新章节目录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2-12 15:35:05 18

《我的监察官男友》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我的监察官男友》是册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临渊江听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凌城的路上,陆临渊心中乱得厉害,一会儿想到自己遇到的形形**的案件,一会儿想到即使没有他在场,也照样充满欢乐的家……最后,他掏出手机,打开QQ,翻到一个灰色头像。他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这个头像有多久...

《我的监察官男友》 第一章命运的馈赠(下) 免费试读

回凌城的路上,陆临渊心中乱得厉害,一会儿想到自己遇到的形形**的案件,一会儿想到即使没有他在场,也照样充满欢乐的家……最后,他掏出手机,打开QQ,翻到一个灰色头像。

他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这个头像有多久没亮起了?有十六个月的光阴那么长。

黄连从后视镜里看见陆临渊尽显疲态,有些心疼——陆临渊太专心了,凡事都会极度专注。这样的结果就是他能发现常人注意不到的细节,想到一些关键点,工作效率极高,但也导致心力耗费过大,容易累。而此时涉案人需要看管,依照陆临渊认真的性子,即使再困也不会睡。

想了想,黄连便刻意找话说:“小渊渊,玩儿手机呢?”

陆临渊抬头看向后视镜,递了个眼神:你这是明知故问,还是瞎了?

黄连咧嘴一笑:“我的小渊渊,你是不是很无聊、很空虚呀?”

陆临渊很想堵住黄连的嘴:“你又发什么神经?有话直说。”

黄连不逗他了,道:“我给你推荐一个APP,可好玩儿了,我每次心情不好就会去上面逛论坛,特别解闷!”

若是平时,陆临渊根本不会理,但今日着实心乱,逛一逛似乎也无不可。按照黄连所说的名字,他下载了软件,注册,进入论坛。

不断滑动屏幕,他看见了许多人的发言,原来在这个普天同庆的团圆日子里,百无聊赖的人不止他一个,孤独的灵魂有天上的星星那么多。

翻了一会儿,陆临渊发现了一条同城的帖子,点进楼主的主页看了看,竟莫名觉得熟悉。那一刻,似是鬼使神差,似是有什么未知的星球靠近地球,影响了地球的磁场……总之,陆临渊修长的手指微动,竟留言了一个字。

——我。

忽然传来一阵火车的鸣笛声,陆临渊侧头看向窗外,发现不远处是一条高架铁路,而公路在铁路下面纵向交叉。车子继续往前开,经过铁路下面的那一刻,那列行驶的火车正好也开过来,在某一个节点与之重合,而后疾驰而过。

书里的故事太好,感情也写得细腻撩人,江听雨完全融入进去,直到手机提示电量不足,她才从女主角陈阅那场盛大而无声的暗恋里走出来。

瞥一眼手机上的时间,23:30,即将是新年里的第一天。

将手机连上充电宝,江听雨打开APP,发现之前发的那条帖子,已经有人回复。

楼主:在座有没有凌城的闲人,明天约个电影?再约个第二杯半价的奶茶,AA。

1楼:在凌城,但不是闲人,一大家子轮番拜年还要相亲简直不要太忙。

2楼:是闲人,但不在凌城,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睡回笼觉接着睡午觉。

3楼:约哪家奶茶?我先看看是不是我爱喝的。

4楼:这么晚还回帖的人,肯定是没有性生活。

5楼:每两条字数一样哎,楼下注意队形!

6楼:我。

7楼:哈哈哈5楼被打脸。

8楼:我要配合7楼队形。

9楼:你们歪楼了啊喂……楼主回来估计要打人哈哈哈。

10楼:我比9楼多了一个数字,这队形排不齐了怎么办?

11楼:楼上别慌!我陈独秀同学特来救场,跟你对齐啦!

……

眼看帖子里一堆排队形的,江听雨笑了笑:广大网友朋友皮这一下,想必很开心。

而6楼那个单独的“我”字明晃晃地摆着,恍若一字真言,遗世而独立。

这样冷清又正经的一个字,却让江听雨觉得一种无形的压力。还没想好要不要回复、怎么回复,页面忽然弹出一条新的私聊消息:“看什么电影?”

不知为何,江听雨几乎下意识认定此人就是帖子里的6楼——留言一个“我”字的那位。

她回复道:“你想看什么?我没什么特意想看的。”

“不是因为有想看的电影才发帖子吗?”

“哦,那个啊……我就是觉得过年哪儿也没去,什么美食也没吃,太憋屈了,所以想看个电影放松一下。我尊重你意思啊,你想看什么咱们就看什么。”江听雨摸了摸鼻尖,莫名觉得自己简直男友力爆棚。

对方很快回复:“闭上眼睛,你第一个想到的电影名字是什么?”

江听雨依他所言,闭眼想了想,当下有了结果:“据说阿米尔汗的《超级巨星》不错。”

“好,就看这个。”

看着对方的回复,江听雨发现这人干脆果敢得令人惊叹。她向来是个有选择困难症的人,每逢做决定都会踌躇,需要耗费大量时间,连吃辣椒炒肉还是花菜炒肉都需要犹豫许久,这是她第一回如此快地做出选择——在这个陌生人的指导下。

她又想到之前的帖子里,他也只回复了一个“我”字,十分扣题,不似其他人插科打诨抖机灵,可见其做事追求效率、干练精准。

分析着这位网友的一字一句,江听雨忖度过后,下了定论:这人大抵是个老干部类型,且有主见,原则性强。

“行呗。”面对这样一本正经的老干部,又隔着屏幕,江听雨反而一点儿矜持和压力也没有了,用词也随意起来。

“约哪里,你就近选地方呗。”

屏幕那头的人也说了个“呗”字,让江听雨忍不住笑起来,感受到一种反差萌。不知何时,她心底的阴郁已然消散小半,打字的手指按得飞快。

“如果万达影城的话,你远不远?”

“我看看。”

江听雨心想,连万达影城这么繁华的地方都不知道位置,还需要看地图,说明他对凌城不是特别熟,或者比较宅,平时不经常出来玩。而他没有贸然答应,也没有断然拒绝,选择看地图之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做决定,说明他做事讲求证据、在实践中出真知。

嗯,真的很老干部了。

片刻后,对方回复:“8.5公里。行,就约万达影城吧。”

8.5公里还不远啊?江听雨有点儿懵。

“如果你隔得太远,咱们就折中再选一个呀。

“不用,不远。”

约好地点之后,江听雨忽然有点慌,她自认是个很沉闷的人,只在网上比较放飞自我。为免对方对这场线下见面太过期待,造成见面后的落差……江听雨觉得还是照实说比较好。

“我真人比较内向……明天就靠你慈悲为怀多包容一下了……”

“这就尴尬了,我也不是外向的人。”

江听雨回了个捂脸的表情过去,又说:“没事!都内向也好!如果你外向,想说话,我却嗯嗯啊啊没话说,这才尴尬呢……”

“哈哈,全程三句话,‘走,看电影去’‘走,吃甜点去’‘走,各回各家’。”

江听雨看见屏幕上那行字,整个人都愣怔了,这个“走”字……

方才看那本书,其中有一段话,江听雨深以为然。

【陈麓川只搂着她的腰,用力抱了抱,而后便松开了,将她手一攥,从床上拉起来:“走。”

林阅发现,多少次了,自己似乎对他说的这个“走”尤其没有抵抗力。

她不知怎的,想起柴薇有一回说道,最爱这样的男人:出去玩时,吃什么、逛什么、做什么全都安排好了,到时一声招呼,女人不用带着脑子,跟上就行。

而现在便是,陈麓川一声“走”,她闭着眼,跟上就行。】

眼下,江听雨也因为这个“走”字,暗生了隐秘的喜悦,感到一种无法抵抗的快乐。可关键她与这位网友,并非林阅与陈麓川那样的关系啊……嗯,所以她可能是个抖M。

“既然我俩都不太爱说话,那咱们就默默的。或者,我们也可以面对面用手机聊天儿!不张口也可以顺利沟通!我是不是超级棒!”

“哈哈哈哈哈,绝了。”

江听雨心想:由一开始的“哈哈”到此刻的“哈哈哈哈哈”,是不是表示,他觉得跟她说话挺轻松的?随之,她又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指尖跳跃得飞快。

“对了,为了不造成你任何的失望和不适感,那什么,你还有一分钟考虑要不要约这场电影:我颜值是真不行啊,可能会影响你的观感……”

没等那边回复,江听雨又接着发过去一句话:“60,59,58……3,2,1,好了你没时间考虑了哈哈哈!”

“哈哈哈,又不是相亲,无所谓的。”

看着这简简单单的一行字,不知为何,江听雨竟觉得松了口气,回复道:“那就明天,巨星巨星约起来!哪怕天上落刀子,你也必须出现哦!不然……我就……我就在万达影城挂横幅……寻人……”

“哈哈哈,好。”

“那……明天见,手机快没电就先撤啦。”江听雨又补上一句,“啊!差点忘了,祝你2018年万事如意。”

“谢谢,你也是。”

江听雨又发了个晚安的表情过去,对方没再回复,不知是无话可说了,还是生性不会拖泥带水。但江听雨倒觉得挺好,她其实很害怕客套的互道晚安,也不太擅长你来我往的寒暄,腻腻歪歪没个终结似的,消磨耐心不说,反而还要担心会不会让对方生厌。

火车即将到达终点站,已经慢慢开始减速,不似之前那般飞驰。

江听雨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将白石楠身上的羽绒服提起来,叠好放进行李箱里。她一时的好心并非多余的热情,只是为了还他之前主动攀谈的友好,是以并不愿意被这个陌生男人知道。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双方产生任何暧昧的误会。

白石楠身子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对面的江听雨看。江听雨只当他是睡久了没清醒过来,并不理会。

白石楠捂嘴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开口道:“要下车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江听雨笑一笑,没做声。她不想回答的时候,就会用笑的方式来婉拒。

白石楠并不气馁:“能加个微信吗?我微信好友列表里的人很少,显得我特别孤僻似的,所以我想多加几个人。”

江听雨不为所动:“可我是真孤僻,我不想加人。”

白石楠再接再厉:“凌城我可熟了,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以后可以带你逛吃带你飞。”

江听雨看着他:“你对谁都这么热情友好、积极主动吗?”

白石楠不明所以,但还是据实答道:“嗯,生性好客大方呢!”

江听雨:“真棒。所以这么好客大方的你,怎么会孤僻呢?你要相信自己的本性,而不必用好友数量来作为你人缘的评判标准,更不用加我这个陌生人的微信。你觉得,我的话有道理不?”

白石楠似懂非懂,乖乖点头:“嗯,有道理……”

此时一声长鸣,火车驶进站,慢慢停稳了。

江听雨看着那些拎箱子的人急冲冲地往出站口挤,想必,是站外有人等。而她呢?亲情爱情一无所有,毕业至今一事无成。

正出神呢,白石楠伸手抢她的行李箱。

江听雨惊醒过来,拒绝道:“很轻,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白石楠又说:“那我送你回去吧?我开了车,去青阳之前,把它放在火车站的停车场了。”

无功不受禄,况且江听雨实在不愿与之有更多交集,因此很明确地拒绝:“多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我坐公交车也很方便。”

谈话间,两人已经走到出站口。

一出站,就有几个帅气的小伙子冲着白石楠挥手:“楠哥,这儿!”

白石楠却装作没看见他们,扭头冲着江听雨道:“真不让我送你?”

江听雨一字一句认真道:“真的不用,谢谢你。你的朋友在叫你,大冷天儿的,快去吧,新年快乐,再见。”

说完,没等白石楠做出反应,江听雨也不慢吞吞拖箱子了,直接拎起来就往公交站台走。白石楠几步走到哥们儿面前,打了招呼,一群人勾肩搭背地往停车场走去。片刻后,三辆酷炫的白色超跑发动引擎,如离弦的箭般驶出去,耀武扬威地经过公交站台。

坐在副驾驶位的白石楠低头点了支烟,狠吸一口,目光不经意地往后视镜瞥了一眼:那个执拗到不识好歹的女孩儿,背着书包,脚边放着行李箱,往脖子上围了一条红围巾,然后朝手心哈口热气,搓搓手,拖着箱子往他的反方向走去,一步一步,干脆、坚定。

驾驶座上的哥们儿邵言注意到他的目光,好奇问道:“阿楠,看什么呢?”

白石楠收回目光,漫不经心道:“没看什么。我就是在想,凌城的公交车,有哪些是24小时的。”

邵言闻言哈哈大笑:“怎么,你大过年的跑去青阳古城打发时间,因为下雪没飞机坐,破天荒地坐了趟火车,这会儿又想体验民生、坐一坐公交车?”

“言哥别闹啊,说正经的。”

邵言见白石楠认真,也不再开玩笑,正儿八经地回答道:“平时6路车倒是24小时运行,但今天大年夜啊,有点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公交车肯定12点之前就会停运呗。”

白石楠脸色忽然沉下去:所以她知道今晚公交车会提前停运,早就做好了步行回去的准备,也不愿意坐他的车?

邵言瞄一眼白石楠,开口道:“阿楠,我怎么觉得你经历那件事、去了一趟古城,整个人都变严肃、变无趣了呢?”

白石楠也觉无趣起来,索性将烟头掐灭,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好意思说我,你不也一样?连车子都保不住,还被你家老爷子缴了,想过把瘾还得开我的车。”

邵言稍减车速,腾出一只手往白石楠头上敲了一下:“别瞎说啊,可不是他缴的,是我自己主动上交的。年后我回军区,就能去特种兵作战部队了,今后再也没有人能说我是沾他的光。”

白石楠侧头看向邵言,他的五官清秀俊美,肤色白得几乎在发光,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在军区历练过的人。

“在军区被你家老爷子关照着,乖乖当个军官有什么不好,非跑到特种兵部队去,那是你这样的贵公子能待的地方吗?”白石楠不太懂他的选择。

邵言没回答,笑了笑,将油门踩到底,在雪地上划出一道清晰的印迹,载着一时的绮丽心思,嚣张地远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江听雨踌躇在十字路口前,四顾茫然。打开手机地图,她琢摩一阵,还是找不准方向,一任性,索性随意选了一条,想着绕来绕去总会到达想去的地方。

雪花纷纷扬扬,她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行走着,忽然,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地停在她身旁。驾驶座的门被打开,走下来一个气度高华的女人,身着浅咖色的经典款风衣,长发微卷,风姿绰约。

“你好,我跟着你有一会儿了,你是不是找不着路了?”女人率先开口,声音动听。

江听雨面对着这样美好的女子,又思及自己的狼狈,一时羞怯,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女人笑了笑,道:“你放心,我没有图谋不轨,我叫陆深深,是金逸事务所的谈判官。或许我的提议有些唐突,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你愿意让我送你回家吗?”

江听雨闻言抬起头,狐疑地盯着这个陌生的女人,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陆深深往车子里看了一眼,又很快转过头来,撇了撇嘴角,竟苦笑出声:“因为,你刚才迷路的样子……很像我喜欢的一个人。他总是迷路,却又从来不问路,每次都是傻傻地等。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他身边了,他再一次迷路的话,也有人能够主动问他需不需要帮助,然后送他一程。”

或许是女人脸上的深情太过真切,令人动容、令人无从怀疑,也或许是这一夜的江听雨对自己过分失望,失望到不在乎生死,总之一分钟后,江听雨坐上了那辆奔驰车的后座。

副驾驶位上的男人扭过头,礼貌性地朝她打了一声招呼。

车内没开灯,江听雨看不分明那人的样子,只知道他的声音很好听,身上有淡淡的古龙香水味,虽只是静静坐着,仍带着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矜贵气质,想必,他就是那个常常深夜迷路、在马路上等着陆深深来接的人。

车子驶出一段距离后,火车站的大摆钟敲出十二道钟声,远远地传来,如梵音袅袅,如松间清风。

江听雨嘴角抿出一个微笑,无声地说了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也不知是对谁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