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姜如雪邵钦寒 by苏凉完整在线阅读

奶昔奶昔 2019-03-08 14:51:46 10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蝌蚪文学,关注后回复: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或者书号:315 即可阅读全文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分类:现代都市主角:姜如雪邵钦寒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是苏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如雪邵钦寒,内容主要讲述:观察良久,证实这个跟他存在一层DNA关系的男人,确实面目不善,姜栎警惕地将小脑袋缩了回去。他用小手臂圈住姜如雪的脖子,把她的头勾下来,凑到她耳朵旁悄悄说到:"妈妈,那个人好像很不高兴耶。""那个人?"...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第十一章 他是谁 免费试读

观察良久,证实这个跟他存在一层DNA关系的男人,确实面目不善,姜栎警惕地将小脑袋缩了回去。

他用小手臂圈住姜如雪的脖子,把她的头勾下来,凑到她耳朵旁悄悄说到:"妈妈,那个人好像很不高兴耶。"

"那个人?"姜如雪还没从送走杜少出的缓冲里回神,便被灵精的儿子,没头没脑的话给问蒙了圈,她在脑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妈妈~"姜栎似乎非常不满姜如雪的反应,小声地抗议着。

顺着姜栎的目光,姜如雪恍然大悟,哑然失笑。这个小鬼头,原来他指的是邵钦寒。

姜如雪耸耸肩,将大门合上,想了想之后,又重新打开了。

她现在跟邵钦寒已经不是夫妻,那么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多注意的好。尽管,她刚搬过来,认识她的人并不多,但是,她不想才刚刚搬来这里便被还未熟识的邻居们给误会了。

"你吃饭了没?没吃的话,我正好也没吃,多下一份你的面?"姜如雪没怎么理会邵钦寒那张快冻成冰山的脸,一边朝厨房去,一边淡漠的询问坐在沙发上如同瘟神的邵钦寒。

她的这一系列举动,全部都落进了邵钦寒的眼中。她这是在做什么,避嫌么?有必要这么做吗?大大的不悦,写满他的脸上。

而生气归生气,明明已经吃过饭的他,居然鬼使神差地回答了句:"没吃!"

"好!你稍等,我很快就好。"姜如雪在钻进厨房之前,把姜栎放了下来,"栎栎,你去陪陪爸爸好么?"她轻轻推了推姜栎小小的肩膀。

姜栎虽然一脸不悦,很不甘愿去陪邵钦寒,但他却没让妈妈为难,小大人模样的,果断拿出了主人的姿态。

"你要不要看动画片,遥控器给你!"他轻轻将遥控器递给邵钦寒。

尽管他行为动作都按足了妈妈平时的模样,可还是一开口便破了功。

邵钦寒被他萌新的样子给惹得浅笑出声。

"谢谢!"邵钦寒接过遥控器,又仔细端看了一下眼前的孩子,不止眼鼻,眉形也很似,简直是个迷你版的自己。

"不用谢,既然你来看我,那我陪你坐坐也是应该的。"依然一副小大人的口气。

邵钦寒的心情突然便得有些复杂,从儿子的身上,他看得出来,姜如雪对儿子的教育做得很用心,对比年少乖张的自己,儿子真的独立很多。

心有些发紧,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阻隔厨房跟客厅的玻璃门上,再循着门穿到姜如雪忙碌的背影上。

这温馨的画面,让他恍惚了一阵。

这种温馨的感觉,不经意地就触碰到了他心底某一根的弦,轻轻拨弄,让他心乱如麻。

邵钦寒害怕自己的情绪会出卖自己,赶紧将视线移开。

他将自己带来的**版变形金刚放到姜栎面前,"这是给你的!"

"谢谢!"姜栎还是话不多,眼睛直轱辘。

"你怎么不叫我爸爸呢?"邵钦寒以为自己跟儿子的关系已经近一步了,于是,自然放松地用对待小朋友的方式来跟他沟通。

"我没有叫过爸爸!"稚嫩的声音,明明简单直白,可却仿佛蕴含了无边的责问。

邵钦寒的心更是发紧了,不过,心理素质强大的男人,又怎么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呢。"以前没有叫过,现在叫也不迟!"邵钦寒动手将放在桌上的玩具包装盒慢慢拆开。

"现在不习惯叫!"姜栎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摇晃两条还不够不着地的腿,神情淡漠的回答到。

明明一个五岁大的小鬼头,居然散发着一股无形的低气压。邵钦寒突然发觉儿子的这个臭脾气,讨厌得极度像自己。

从厨房端着下好的面食出来,姜如雪看到父子俩像在谈判的专家,两人之间隔着一人的距离。

邵钦寒非常确定,这个小子就是上天派来收他的。

"栎栎过来帮帮妈妈,你把茶几下的垫子拿过餐桌上放好不好?"

听到姜如雪叫他,他赶紧一咕噜从沙发上跳下来,从茶几底层拿了几块隔热垫跑到餐桌旁,然后再非常灵活的爬上高脚靠背的笨重木椅上,将隔热垫一张张的摆好。

动作迅速麻利,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做的样子。

邵钦寒看着姜栎熟络的动作,眉头微微一蹙。

"面好了,过来吃吧。"姜如雪将整锅面都端到了餐桌上,然后招呼邵钦寒过来。

几年不下厨,她的手艺早就生疏了。

这些年,为了养活儿子,为了家庭生计,她将自己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家庭妇女,硬生生的逼成了一个在职场上,叱诧风云的都市女白领。

而姜母为了能够让她有一个好的身体素质,面对高强度的工作。也是变着戏法的研究各种特色菜谱。

于是自然而然呢,姜如雪的厨艺就慢慢的变生疏了。

邵钦寒应言款款起身,信步走到餐桌旁。

本就吃过晚饭的他,只瞟了一眼姜如雪端上餐桌的大锅面,便食欲全无了。

这个女人,怎么,离开了邵家便对生活没有了质量的追求了么?

这种食物怎么能够吞咽得下去?他有些嫌恶,可是却又不能表现出来。

心细如针的姜无雪,怎可能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坐吧!地方小,比不得邵家大宅,还请担待。"姜如雪神色漠然,言谈举止都非常的自然,可话语总让邵钦寒感觉磕得慌。

"谢谢!"笨重的木椅子被他单臂提开,轻而易举。

姜如雪见他就坐,不再看他,专心地将大锅里的面盛到小碗中。

"这碗给你。"姜如雪将盛好的一碗面放到邵钦寒的面前,然后又将一碗刚盛好的放到姜栎前面。

还未等邵钦寒道谢,姜栎便有些不高兴了,"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姜如雪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正困惑间,发觉儿子的目光一直勾勾地盯着邵钦寒眼前的那碗面。

知子莫若母,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肚子里面打鼓的小算盘,姜如雪怎可能会看不懂。小家伙是在吃邵钦寒的醋!

姜如雪宠溺地轻轻刮了刮姜栎的脸蛋,温柔而又恬淡地说到:

"宝贝,你忘记了,妈妈平时怎么教你的?客人到访,凡事要客人先!"

客人!?刚拿起筷子从碗里夹起一撮面的邵钦寒,差一点没被姜如雪这从容淡定的解释,给呕出几口老血。

他怏怏不快地放下筷子,看着姜如雪欲言又止。

"邵总,这是不合您胃口么?怎么不吃呢?"姜如雪自然地脱口而出。

"他是谁?"邵钦寒努力忽视姜如雪对自己的语态。

他没有接姜如雪的话,而是用锐利的目光检视着姜如雪的脸。

"什么?"

"我问你,他是谁?"邵钦寒神色凛冽的又重复了一次。

"你说的是少初吗?"姜如雪慢慢地坐到椅子上,目光恬静,回答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

她的这幅淡漠如水的样子,在邵钦寒的眼中无比刺眼,因为邵钦寒把这个,看成了姜如雪在面对提到男友时,自然流露出的含羞模样。

"少初?叫的这么亲热,你跟他很熟吗?"

面对邵钦寒莫名其妙的脾气,姜如雪仍旧很淡定。发脾气的邵钦寒,她又不是没有见识过,神态自若地吃下一口面之后,她才悠悠抬眸看他。

邵钦寒被姜如雪气到的可不止是一点点,可是却又不能发作。

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怀疑眼前的女人,真的是那个五年前你自己同床共枕过的姜如雪吗?

为什么她会变得,他一点都不认识了,陌生得令他觉得不可思议。

"少初跟我是大学同学,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一直都很好?那现在呢?现在比之前更好了是吗?"邵钦寒无意酸姜如雪,可一开口,到嘴边的话全都变了味,仿佛夹杂着一股浓浓的老陈醋味。

"我的感情一直很好!"姜如雪不知道是没往心里却还是故意的。

听到她的回答,邵钦寒"哗啦!"一声,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椅子腿擦地板的声音,有些刺耳。"你别忘记了,我才栎栎的亲生父亲!"

那个气急败坏的样子,像极了一头急于捍卫自己领土的雄狮。

姜如雪依旧神色淡漠:"没有人说你不是!"

她继续吃着碗里的面,瞟了一眼,发现儿子正一脸呆呆地看着邵钦寒,她立刻切换成柔美的笑脸:

"栎栎,快点吃吧,不然一会儿面陀了不好吃。今天,妈妈下班太晚了,没来的急买食材,所以只能够将就一下了。"

邵钦寒感觉到自己被彻底无视了,这个女人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肥了?她居然敢把他当成空气!?

对比之下,儿子跟自己的待遇,简直天差地别。

邵钦寒的胸口觉得更堵了,他闷不吭声地转身,挺着英挺的脊背走出了客厅,过了一会之后,姜如雪便听到"铿!"的一声关门声。

"妈妈,他好像走了!?"儿子稚嫩的声音,提醒着姜如雪。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