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魔法 > 正文

主角是顾晚霍西州的小说在哪看 《人比烟花寂寞》小说阅读入口

奶昔文学网奶昔文学网 2019-04-15 18:09:47 17

《人比烟花寂寞》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人比烟花寂寞 或者书号:4279 即可阅读全文

人比烟花寂寞

人比烟花寂寞

分类:玄幻魔法主角:顾晚霍西州

《人比烟花寂寞》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顾晚霍西州的书名叫《人比烟花寂寞》,是作者木易萧萧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姿势?什么姿势?”顾晚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霍西州说的是什么,只觉得脸上烧的更厉害:“你……莫要胡说。”如果是前世里这时候的自己,一点男女之事都不懂,或许会更窘迫一些,但就算是经历过了,听他说的这么直...

《人比烟花寂寞》 第6章这个女人,他要了! 免费试读

“姿势?什么姿势?”顾晚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霍西州说的是什么,只觉得脸上烧的更厉害:“你……莫要胡说。”

如果是前世里这时候的自己,一点男女之事都不懂,或许会更窘迫一些,但就算是经历过了,听他说的这么直接,也让她羞臊不已。

“你不是喜欢本少?这么点诚意都没有?”霍西州不依不饶,分明就是在故意的捉弄顾晚。

顾晚有些心慌,心想,这男人不是话少,性子冷?怎么竟像是有了些变化,也学会捉弄女人了?

“谁说我没有诚意了,只是你不是受伤了吗?”顾晚推开了霍西州,说:“你现在不宜进行剧烈的运动,以免落下什么隐疾,所以,你还是好好的歇着吧。”

“再说,我又不必那些国外的女子,那般的……开放?”可以肆无忌惮的追求自己喜欢的异性,且不在意周围任何人的看法,那个词是叫做开放吧?

当然,也是暗示霍西州,她不是随便的女人。

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朝门口跑了去。

霍西州没有追,不是他不想追,而是顾晚给他用的那麻醉药起了作用,他站起来有些困难。

而且,顾晚的话也让他起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剧烈运动?隐疾?这女人说话倒是大胆。

可他伤的是腿,与能不能“运动”有什么关系?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处枪伤就落下“隐疾”?这小女人是觉得他会因为这枪伤就不能行房、事了?

真是……很有趣的小女人啊!

孟书衡想要娶她?做梦!这个小女人,他霍西州要了!

出了门,顾晚才站住了脚步,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忘了要请霍西州帮忙的事情了。

她记得很清楚,明日是大帅府办寿宴,大帅就在寿宴上给了霍西州很大的军权,霍西州一跃成为了手握重兵的少帅!

大帅有五个儿子,能称之为少帅的却只有正房生下的霍西州一人而已。

而成为少帅后的霍西州,就是跺跺脚,都能让这南方十六省抖三抖,肯定能帮她让孟家主动解除他和孟书衡婚约的。

可是,她现在都已经跑出来了,再回去吗?

他会不会以为她回去是投怀送抱的?

犹豫了很久,顾晚还是决定回去,毕竟解除与孟书衡的婚约这事,是她重生后首当其冲的大事。

房间里。

霍西州正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将顾晚变成他的女人,顾晚就回来了。

“霍……四少,不管怎么说,我今晚也算是救了你,是吗?”顾晚攥着自己的裙子站在距离霍西州五步远的地方,说的小心翼翼的。

“嗯。”霍西州表示同意。

“那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顾晚说。

霍西州顿时就皱了眉头,她想要他的报答?难道她救他是有目的的?

“你想要什么?”他的语气不如之前那么好了。

顾晚悬着一颗心,咬牙道:“我觉得以我个人的能力,想要解除与孟书衡之间的婚约,并且,还不损了我自己的名声,有些困难,我……需要四少的帮助。”

她还是在意自己的名声,不是自己有多么的在意,而是不想霍西州如上一上那样,被别人说是捡了孟书衡不要的女人。

霍西州的眉头瞬间舒展开了。

是的了,想要得到她,就得先解决了孟家的事情。

“你想让本少怎么帮你?”他却故意这样问。

顾晚想了好一会儿,回答:“要不然,借四少几个人先将孟书衡打一顿,让他三日后无法与我成亲,然后再从长计议?”

霍西州又笑了,邪魅中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本少倒是觉得,直接去断了他的子孙根,岂不是更好?”

四少,你好毒!

顾晚愣住,下意识的落下这样的评价。

然而,她喜欢这种毒!

可是孟书衡欠着她血海深仇,就只是这样根本不能平她心头之恨。

——就算真要这样对孟书衡,也得等顾雨婷嫁去孟家之后。

“四少的办法可行,可是万一我们这么做了,孟家却故意将事情瞒下来,仍让我嫁过去好作掩饰呢?”顾晚说:“那岂不是会害了我自己?”

霍西州本来想说当众去对付孟书衡就好,可是看了看顾晚,便猜出她并不接受这个办法。

他想了想,又说:“明日,霍府办寿宴,请了大半个江城的人,孟书衡是孟家的大少爷,孟家早就选定好的继承人,他肯定会去霍府贺寿,你们顾家也会去吧?”

“会。”顾晚点头:“只是这种权贵间的宴会,从来都是顾雨婷去的。”

“你回去想办法,让你和顾雨婷都过去,不是要将成全他们吗?这就是个机会。”霍西州说:“到时候,本少会帮你的。”

既然,大哥三哥都想让父亲的寿宴热闹些,他不如再加点料!

借大帅的寿宴?这若是被大帅知道了,还不雷霆大怒?

顾晚有些犹豫,可是看霍西州成竹在胸的模样,她答应了下来。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明日一定会去霍府给大帅贺寿的。只是,我到时候要怎么找你?”

“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霍西州答。

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让顾晚的心泛起了暖意。

此时,谁也不知道,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往后的一生,霍西州都在严格的执行他这句承诺。

——————

第二天早上,顾晚带着老掌柜回到了顾家。

顾雨婷,姜舒美还有她的父亲顾海山正在用早餐。

一般参加大户人家的宴会,为了维持自己的风度和优雅,都不会吃很多的东西,参加宴会的人会提前在自己家里填饱肚子。顾家的宴会从午后开到深夜,先把早餐吃了是合适的。

见顾晚回来,顾雨婷马上有些尖锐的说:“父亲,您看看,我就说姐姐昨晚一整晚都没有回府吧,您还不信,瞧瞧她穿的衣裳,可还是昨日里的呢。”

顾晚换过衣服了,但是早上有些凉,她就将昨晚穿的披风披上了。

“都是要出嫁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嫁去孟家以后,能不能侍奉好公婆,”姜舒美也开了口:“她就是从小在乡下长大,沾惹了乡里下贱人那些陋习,老爷,我是担心她这样嫁过去会给我们顾家丢人。”

分明是针对顾晚的话,偏她的语气柔弱弱弱,还带着几分委屈,轻而易举的就让顾海山变了脸色。

“整晚都不归家,顾家就是这样教导你的?你给我跪下!”顾海山的斥责冷冷的砸了下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