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高若溪叶呈轩小说阅读

奶昔奶昔 2019-04-19 11:04:08 8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一见倾心,再见撩心 或者书号:2381 即可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小说简介

主角是高若溪叶呈轩的小说叫《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是作者安九凌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高若溪放下手里的盘子,缓缓收回飞踢出去的腿,抬头冷眸睨了一眼双手紧紧捂住胯下羞耻的部位,剑眉紧紧皱起,细碎头发下的额头满是细汗甚是痛苦的叶呈轩,淡漠道:“现在还觉得我可爱吗?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 第九章 硝烟战火的食堂 免费试读

高若溪放下手里的盘子,缓缓收回飞踢出去的腿,抬头冷眸睨了一眼双手紧紧捂住胯下羞耻的部位,剑眉紧紧皱起,细碎头发下的额头满是细汗甚是痛苦的叶呈轩,淡漠道:“现在还觉得我可爱吗?嗯?”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让他都没有反应的机会,就被面前这个不到他肩头的女人狠狠踢了一脚,死命的是,踢的还是男人最致命,痛得最销魂的地方。

该死!

此时,他只感觉胯下部位一阵如烈火燃烧般灼热剧痛,痛到都说不出话,痛感久久无法平息。

“你!!”声音一大声,胯下痛感又猛烈袭来,他闷哼一声,等余痛过后,他才再次鼓足最大力气怒道:“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动手!!”

顾祺这家伙到底喜欢的是什么人,怎么这么暴力?!

而高若溪不但毫无畏惧,还美目一瞪,直视他,冷冽道:“那你可以试试。”

顿时,空气中散发着刀光火箭,剑拔弩张的强烈因子。

童昕雨发觉到两人之间的危险气息,立刻伸手拉了拉高若溪,道:“若溪,你不是要去别的地方坐吗,走,我们走吧,这里人多,冷静冷静。”

而去买冷饮刚回来的顾祺看了看双手捂住胯下的叶呈轩和转身欲离开的童昕雨,他疑惑问道:“轩,你怎么了?”

饭吃的好好的,怎么有这么多人围观?

见到顾祺回来,叶呈轩立即把他拉到高若溪面前,挡住她的去路,道:“你们谈吧,我走了。”

他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哎哎,轩,先别走,你这是在干吗?”顾祺拉住他,一脸懵逼。

叶呈轩停下脚步,剑眉紧蹙,道:“你不是有话要跟她说吗,现在是好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这个机会可是他用命换来的!

即使他痛恨这个女人,对她有莫大的火气想要发泄,但为了兄弟的幸福,他忍!

对!现在只要忍就可以了!

顾祺挠了挠后脑勺,被叶呈轩搞地一头雾水,“谁告诉你我喜欢的是她……”

额……

高若溪如刀子般的眼神狠狠扫过来,顿时堵住了顾祺欲往下说的话。

“昕雨,我们走。”

当着当事人的面跟自己的兄弟讨论喜不喜欢她这个问题,任哪个女生都没好气吧,再说,高若溪也知道这里是公众场合,不宜把事情闹的太大,所以她最后狠狠瞪他们一眼后,端起饭菜转身离开。

顾祺刚伸出手想要阻止,就被高若溪一记刀子眼给震慑住,乖乖收了回去,任由她们抬步离开。

顾祺把手里的冷饮放到桌子上,坐到他对面,问道:“你在搞什么,怎么把人家都惹怒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为了你的幸福,一直拖延她们,谁知道那个女的居然给我一脚!”

“什么?若溪同学踢了你一脚?”顾祺震惊地下巴都掉了,不过等等!他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轩,你不会以为我喜欢的人是若溪吧?”

“难道不是吗?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你是怎么想的,你那是什么眼光,怎么会喜欢那个暴力女?!”叶呈轩手里的筷子不断朝饭猛戳,恨不得戳出一个洞来,而后才狠狠地扒了一口到嘴里咀嚼。

顾祺笑了,但见到自己好友一副狼狈的模样,他立即收起幸灾乐祸的笑容,正经道:“轩,你搞错了,我喜欢的人不是踢你一脚的若溪同学,而是她的好友,童昕雨!”

噗——

叶呈轩嘴里的饭菜顿时如喷泉般喷了出来,而坐在他对面的顾祺正好接受到他喷涌而出的饭菜的洗礼。

“你说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原来这一切是一个巨大的乌龙!

顾祺一副绝望的模样把脸上的饭菜抹掉,道:“依照我对那个若溪同学的了解,她不可能会无缘无故踢你一脚,你是不是说了什么惹怒她的话?”

“能说什么?我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她可爱,拉了下她不让她离开而已吗?我哪知道,那个女人突然就像暴怒的小狮子,二话不说就踢了我一脚。”叶呈轩越说越气愤,牙齿都磨咯咯作响,“要不是看在她是女的,我早就动手,一报还一报了!”

闻此,顾祺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就算她是男的你就打的过她吗?”

叶呈轩脸色一凝,“什么意思?”

顾祺没有回答他,而是掏出手机登录明成大学的贴吧,点击一个帖子后再把手机推到他面前道:“你看看。”

叶呈轩眼神微眯,一脸犹疑,但也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上赫然出现一条巨大的黑色标题:“明成大学跆拳道风云人物,人称:“黑带萝莉”的高若溪同学又一次获得六大省锦标赛的总冠军!可喜可贺!”

下面附上几张高若溪身穿道服,在现场比赛的照片。

而下面一连串都是明成大学的其他校友不断在底下评论欢呼——

校友A:“恭喜高若溪又一次获得冠军,真的为我们学校争了很大的光!”

校友B:“啊啊啊,太可爱了!若溪同学好卡哇伊啊啊,她怎么那么可爱,简直萌击我脆弱的小心灵!!”

校友C:“麻烦楼上冷静下,收起你那花痴脸!咱们若溪同学不仅高萌惹人爱,还练就一身本领,男友力爆棚好吗?!”

校友D:“若溪我爱你,我一定要追到你!!”

校友E:“你们这是找死吗,要是被若溪同学知道你们在背后议论她,说她可爱,看她铁定不教训你们!在明成大学谁不知道,她最忌讳别人说她可爱,萌妹子,萝莉等词汇吗?哦对了,这帖子是谁发的,看来他已经走在若溪同学被揍的路上不远了!”

……

叶呈轩越往下翻看剑眉皱得越高,而耳边还传来顾祺解说高若溪身份来历的声音。

“轩,你休学了一年,在学校发生了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但高若溪你不得不认识,她可是跆拳道黑带!还屡次拿奖的那种,就算你会那些拳击的皮毛都不及她一脚,而且,你还别看她个子小小的,长了一张萝莉的可爱脸,她可是力大如牛啊,只要她使劲,你这188cm的身高的力气跟她根本不相上下。”

“……”叶呈轩放下手机,道:“所以呢,我这只能隐忍着,把这件事情当做没发生过?”

那可是他命根子!!

顾祺眉毛一挑,道:“难道你要跟她面对面单挑?”

说着,顾祺一副你不要命的模样看着他。

“不。”叶呈轩脸色一冷,视线直直往高若溪的位置看去,眸色一抹阴险一闪而过,“我要以智取胜,报此仇!哇靠……又来了!”

他话还说的好好的,突然弯下身,一手捂住胯下,一脸痛苦的模样,这可吓了顾祺一大跳,连忙起身扶住他,声音充满急切的担忧,“轩,你那……又痛了?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他强忍着痛感起身,用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慢吞吞地走出食堂。

顾祺放心不下,也急忙跟了上去。

而身后,立刻传来一道道议论的声音,声音不大,但足以让顾祺和叶呈轩听到。

“哎,你们看,那不是刚才非礼若溪同学的男生吗?他脚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那是他胯下那部位怎么了,刚才就是因为他不怕死说了一句若溪同学可爱外加非礼,所以就被若溪同学踢了一脚胯下……”说着,那个女同学朝自己好友挤了挤眼,一脸色气满满的笑,“想必那里……破了吧。”

随即,两人便大笑了起来。

顾祺探了探头,小心翼翼地睨了叶呈轩的脸一眼,发现他此刻的脸黑如锅底,周身布满低气压,瞬间冻地顾祺一阵哆嗦。

看来,叶呈轩已经一战成名了。

童昕雨和高若溪是舍友,也是关系最好的朋友,但她们的专业并不相同,童昕雨是艺术学院的,专业是音乐。而高若溪是体育生,她高考时不仅文化分在省里排名前二十,她的体育分数更是排名省里第一。

所以,在童昕雨第一次见到高若溪时,她惊讶的不是她的文化分,也不是体育生这个身份,而是她的外貌体型,一个刚好过线160左右高,长了一张萝莉脸,身体娇小的女孩,里面却蕴藏了巨大的能量,任谁都不敢相信,她主要身份还是一名跆拳道高手,知道她是跆拳道黑带高手这个身份的,还是童昕雨在各平台新闻推送上才看到的。

虽然她也知道,明成大学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即使不是成绩优异,但也是家境富裕的子女云集的学校,而作为像高若溪这样优秀的人才,绝对是明成大学这届学生中少有的优秀学生。

吃完饭走出食堂,童昕雨手臂搭在高若溪的肩头,安慰道:“若溪,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那个男的一看就是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而且我们又不认识他们,对一个陌生人生气,不值当!是吧?”

高若溪脸上依旧淡然,倒看不出有一丝生气的神情,“我没生气,不过,你认识那个男的?就是手拿冷饮的男生。”

“不认识啊,怎么啦?”

“那个男生貌似喜欢你,本来是他要跟你表白的,只是被那个叫轩的家伙搞错了,把我当做你。”

“不是吧?”童昕雨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她也不是没有男生跟她告白过,也不是惊讶那个男生喜欢她,而是震惊的是,高若溪居然有那么敏锐的洞察力,在他们寥寥几句中便听出了这件事情的整个来龙去脉。

“哎呀,算了算了不讨论这个了,你下午有课吗?要不要一起去逛街,话说,我们已经好久好久都没好好出去玩过了。”

“确实没有课,不过下午要去拳馆练习。”

童昕雨双眼冒星星,一副花痴样,“去拳馆?就是有很多身材特棒的猛男的地方??”

高若溪思索了下,道:“算是吧。”

确实会拳击的男子,身材都比较好,不过每个人来练习拳击的目的都不同,有些是为了身体锻炼,有些是为了专业比赛等等。

所以,有些练习后肌肉很发达,这种的一般都是比赛的,而她自己,只是为了练就自己腿臂的力量,对自己的跆拳道有利而无一害。

“那我们快走吧。”童昕雨跟吃了兴奋剂一般拉高若溪的手臂就要去。

“你也去?”

“是啊,我作为你的好友都一年多了,都没跟你一起去过你经常练习的地方看看,我好奇嘛,也想去看看。”童昕雨朝她眨眨眼,露出八颗牙标准笑容,目的不纯。

高若溪一副看破也说破的样子,“想必你主要目的并不是对我练习的地方好奇吧?”

她娇嗔责怪,“知道还明说?走走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