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浪漫爱情 > 正文

【都市爽文】神衍决李轩宇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奶昔奶昔 2019-04-20 14:41:40 7

《神衍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杨梅文学,关注后回复:神衍决 或者书号:12598 即可阅读全文

神衍决

神衍决

分类:浪漫爱情主角:李轩宇

《神衍决》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神衍决》由一笑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轩宇,书中主要讲述了:圣光5663年,光明城中一个小巷在中一个少年正开心的数着自己今天挣来的钱,他就是杰克,达伦,一个出身开始就没有见过父亲的孩子,而就在他几岁的时候母亲因为重病没钱治疗而去世,去世时母亲告诉自己说道:“杰...

《神衍决》 第15章 圆滑 免费试读

圣光5663年,光明城中一个小巷在中一个少年正开心的数着自己今天挣来的钱,他就是杰克,达伦,一个出身开始就没有见过父亲的孩子,而就在他几岁的时候母亲因为重病没钱治疗而去世,去世时母亲告诉自己说道:“杰克,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那是杰克才五岁而已,从那个时候开始杰克就没有了依靠,衣食都要靠自己解决,但是一个孩子能做什么了,不过他还是去街上给餐馆打杂这样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基本不会饿死在街头,与那本杰克以为可以这样慢慢的变得好起来,日子也会好起来,而今天老本觉得杰克表现很好所以多给了杰克一些钱,正当杰克开心的数着钱的时候一合喝得醉醺醺的大汉摇晃着身子走了过来。

那大汉走到轩宇面前时突然拔出长剑架在杰克的脖子上说道:“圣教的法师说我一无是处,没有作为,成不了什么大气候,还说我笨,说我长得丑哼,我不信,我看你长得比那法师好看多了,来你给我算算,说好了我给钱,你若不说,我变杀了你。”说完便把大剑往上一抬。

杰克在街道走的时间长了,也变得圆滑起来,一看这人就是心理不平衡,想找个人解解气,现在有事醉醺醺的样子说不定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过杰克心中鄙夷道:“我看那法师没说你没人养,像人妖,饭桶一个已经不错了。”

但是心中这样想嘴上却说道:“下头大眼凸、鼻歪口斜、双耳招风,脸上又星罗密布,可说是面相儒雅;脖细背隆、肚大腰阔、腿短足跛,更难得的是手生六指,可谓骨骼清奇,如果小道没有看错的话,阁下应该就是武林中千年难遇的练武奇才啊!”杰克面色萧然口若悬河的说道。

拿剑架在他脖子上的中年男子只听得心花怒放,一大堆麻子顺着他的笑容起伏跌宕,那剑离少年的脖子即远了几分,只是他依然有一丝犹疑:“可为什么法师父说我生得丑陋不堪,奇蠢无比啊?”

少年面不改色道:“那是他老人家骗你的。为什么骗你?你想啊,以阁下这等羞死潘安气活宋玉的容貌,还不得招来无数美女青睐?虽说阁下风流潇洒,应付她们也是如鱼得水,但多少也得花些时间心力去调解她们的关系是不?对就好。

另外以阁下这般旷世奇才,习武自是胜常人千百倍,难免就有那么一丝骄傲之心,如此难免有那么一点用功不勤。两样加到一起,就将阁下击败剑神,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时间向后推了那么个一两年。阁下今年大概十八岁,到二十岁就可打败剑神……哦,对不起,原来是三十八岁啊,我怎么看阁下不足二十的样子啊,呵,大侠,你不会是耍我吧?哦!真是三十八啊!啧,啧,大侠内功深湛,驻颜有术啊,真是……你有空教教我,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不可反悔哦!太上老君保佑,妈,我今天捡到宝了……”

中年男子此时只剩下点头的份,歪嘴笑开,一口黄牙在下午的阳光里分外的刺眼。

看着他手中的长剑,终于自离开脖子到慢慢垂下,少年暗自松了口气。只是祸福无常,那中年男子忽似想起什么,面色一变,长剑又回到少年脖上,狐疑道:“不对啊,既然我玉树临风,英俊不凡,那为什么我走到大街上,总有人指指点点的讥笑我?”

少年正色道:“大哥,这就完全是您的错了。”他为示亲近,称呼也顺势改成“大哥”,心中却想:老子能叫你一声大哥,真是你祖坟冒青烟了,清明重阳记得多给你先人烧点纸钱。

中年男子奇道:“不对啊兄弟,他们都说我生成这样是我娘的错,你说说怎么是我的不是了?”

少年心念电转:“生成这样当然是你老娘的错了,老子若有你这样的兄弟,还不倒霉死了,不过你我既然兄弟相称,一会即使说错了话,你若要杀老子也要顾虑一下是不是不够义气吧?”

面上却肃然道:“大哥,这真不是伯母的错。长得英俊不是你的错,但你若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就凭大哥你这举世无双的英俊容貌,朝大街上一站,那从八岁到一百八十岁的女子,无不吓得如痴如狂……

不懂?就是非常疯狂,为你神魂颠倒的意思……明白就好!她们对你指指点点,是因为她们喜欢你。你看她们是不是总在笑……在笑就对啊!她们那不是讥笑,是高兴的笑啊!你看过讥笑有这么开心的吗?

没有吧……没有就对了啊!至于那些男人,他们就纯粹是因你得到了一街女子的垂青,因此嫉妒你啊!他们笑,是为了掩饰自己对你的妒忌啊!他们这是虚伪的笑,你想想他们那笑,虚伪吧……虚伪就对了啊!所以,大哥啊,其实也不怪他们,也不能怪伯母,要怪只能怪你太英俊,却偏要出来行走啊!”

中年男子彻底将长剑撤下,一脸麻子又开始跳舞,笑道:“看来真是我的错了。兄弟你真是见多识广,听你这么一说,我是茅坑顿开,好不开心。”

少年听他将“茅塞。”说成“茅坑。”只差没笑出声来,心道:“茅坑既开,你老兄可以饱餐一顿,自然‘好不开心’。”口中却谦虚道:“大哥这是说哪里话了,兄弟井底之蛙,比起您远胜百晓生的见识来,那还不是鲁班门前耍大斧?只不过大哥一向虚怀若谷,气度远胜教皇虚心,视珍珠如草芥,不愿意去深思自己的优点而已。小弟是旁观者清,这才能看得清楚。”

长剑彻底垂到地上,中年男子喜笑颜开,口中却不忘谦逊道:“哪里,哪里,远胜说不上,俺见识气度其实也就是比他俩强一点点而已。”他似又想起什么,忽道:“刚兄弟你说八岁到一百八十岁的女子都喜欢我,难道其他年纪的女子就不喜欢我了吗?”

少年见长剑垂地,心下一宽,笑道:“她们也不是不喜欢大哥,而是她们不是太小就是太老,看了大哥一眼之后,再不敢看第二眼!”

“这是为什么?”中年男子诧异道,“难道她们怕我?”

少年心道:“你倒也有自知之明。”面上却露出崇拜之色,口中惊叹连连:“啊呀!哎呀!这么高难度的答案都被大哥你想到了,大哥你真是智慧如海,胸中有日月,心上有乾坤,左臂藏青龙,右肩藏白虎……小弟对大哥的景仰有如滔滔天河之水,连绵那个不绝。”

那男子这次彻底被说的心花怒放,抱着杰克亲了一口说道:“小兄弟这是好眼力,这个我都没发现居然都别你发现了,真是太感谢了,我请你吃个饭吧!”

杰克被那胖子亲了一口差点就吐了,心想你亲了老子是你八辈子的福气:“啊!大哥,你这么帅气逼人,我走在一起怕丢了大哥你的脸啊,我突然响起我家里还有好多事情做,我就不耽误大哥了,咱们以后有缘再见。”说完杰克头也不回快速的抛开这里。

半柱香时间,杰克另一个巷子中喘着粗气,心中还泛着恶心感,心中庆幸自己反应快躲过了这一劫,而就在这是一个苍老声音有力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小友可是杰克……达伦?”杰克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者面向和蔼的看着自己,杰克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先是一个人要自己看向接着又来一个不认识的人找自己,本想跑但是一看到是个老人想到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便说道:“是,我是,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呵呵,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老者淡淡的说道。

“去哪里,为什么我要跟你去。”杰克警惕道。

“呵呵,好吧我直接说吧,你叫杰克达伦,你的父亲是杰克,奥克斯,但是和你母亲莉雅没结婚多节就去世了,而你的母亲也是因为家里贫困没钱治疗最后在你五岁的时候病重去世,而你这几两年都在这街道中做杂役谋生。”那个老头不快不慢的说道。

杰克听到这里更加警惕的看着老者说道:“你是谁,难道你是查户口的。”杰克已经有想跑的冲动了。

“呵呵,我不是查户口的,我只是带你去一个地方,难道你想像你的父母一样平凡一生?”老者看着杰克说道。

“我不想我不想……”杰克一听到自己的痛楚顿时愤怒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更我走吧,我能帮组你,只要你努力。”老者坚定的说道。

杰克回想起这几年的种种,眼睛红红的,最后坚定的说道:“好,我跟你走。”

也许这就是老天给杰克的一次眷顾一次补偿,当杰克岁老者老道地方以后他才知道这个老者居然是这样厉害的人物,因为他们来到了圣山,而这里的人们都叫着“参见教皇陛下。”

圣光历5673年,十月,光明圣皇弟50任教皇麦隆德利宣布退位,传位给十二圣使中最年轻的圣使杰克……达伦。而今见就是加冕仪式。杰克达伦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圣使年仅16岁就当上了圣使而之前最年轻的圣使是30岁,因为他的实力摆在那,而且对其他人都是很好,也得民心。

“10年了,当年带你回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麦隆德利看着坐在下首的达伦,一丝欣慰的微笑始终挂在脸上:“达伦,你知道吗?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骄傲。16岁的神使,18岁的圣皇,哈哈……”

“老师,您还年轻,为什么要退位?我……我根本没有能力做好这些。”达伦英俊的脸庞因为激动而微红。

麦隆德利的神情有点落寞,深深叹了一口气:“前几年我已经发现我的圣力不进反退,也许,该是去侍奉光明神的时候了,只是当时你还年幼,所以时至今日才决定让你继承圣皇之位。”看了一下桌上的沙漏,麦隆德利的眼神明亮了很多:“达伦,时间差不多了,是该接受传承的时候了,走吧,去圣殿。”

达伦的身体有点颤抖,虽然明白传承仪式是继位前的必然,然而他同样知道,传承仪式过后的易斯会怎样。“不,不……”达伦的声音和身体一样颤抖起来:“不可以,老师,您知道的,传承之后,您……”他没有勇气再想下去。

“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是必须要承受的。”麦隆德利看着因为悲伤而激动的达伦语气变的更加沉重:“像个男人,你还有太多的路要走,情绪会蒙蔽你的眼睛。”

达伦知道麦隆德利的决定不会收回,低着头跟在麦隆德利的身后往圣殿走去……

“参见圣皇大人。”圣殿上十二神使的声音整齐划一的响起。

“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是我退位的日子,对于拟定杰克……达伦继位的问题大家有意见吗?”坐在圣殿的最高处,麦隆德利已经回复了那威严的神情。

“光明神在上,属下谨遵圣皇旨意。”众神使皆右手拂胸行礼。

看着众神使坚定的目光,麦隆德利很欣慰:“圣恩与诸位同在。”

“时间也差不多了,仪式现在开始吧。”易斯麦隆德利站起来,举起手中的法杖,神情变的庄重而威严:“此刻,我谨以光明神坐下第56任光明圣皇的身份宣布,由杰克?达伦继神使任第51任光明圣皇,愿光明神的福荫庇佑圣光大陆的所有城民。杰克?达伦神使,上前接受光明神的传承和法杖。”

达伦的脚步犹豫起来,眉头皱在了一起,低着头好象在想着什么。

“杰克?达伦神使,上前接受光明神的传承和法杖!”麦隆德利知道达伦心里的痛苦,于是又一句比上次更响亮的声音响起。

达伦知道此事已成必然,咬起牙走到麦隆德利前面行单膝跪地礼,然后双手接过易斯手中的法杖:“杰克?达伦谨遵圣皇旨意,愿光明神与世人同在。”

麦隆德利的眼神突然变的复杂,有欣慰、有落寞、还有深深不舍:“杰克?达伦,现在是接受传承的时候了。”

不等达伦做出反应,易斯单手一挥……“光明神之时空领域!”达伦刹那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是他知道接下来的该是什么。麦隆德利手心向上,双手举过头顶:“伟大的光明之神,以吾之名,开启传承的空间,让神之光辉照耀每一寸土地,光明神之圣皇传承。”随着最后一个字符的落幕,易斯的双手如托起一轮太阳,一束乳白色的光芒射向达伦的额头。

光芒还是持续,达伦的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看着易斯渐渐苍白的脸,他知道那个对他像父亲一样的人在承受怎样的痛苦,而这样的痛苦还在持续……传承需要的时间是2个小时。传承过后呢?达伦不敢想象,因为从来没有哪一任圣皇能在传承后继续活下去……

圣殿之下的十一位神使的眼泪也顺着刚毅的脸庞落下,那无声的眼泪正书写着每一位神使对圣皇的尊敬和不舍,此刻的圣殿很静,很静……

“敌袭,敌袭……”殿外突然响起急促的声音。

圣殿上的十三人都知道,圣皇传承是何等重要,如果不是大事任谁也不敢打扰。瞬间,忧虑写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然而已经开始的传承强行停止的结果只有一种……麦隆德利和达伦会被传承的超阶15级禁咒所反噬。

“我去看一下怎么回事。”雷特波顿站起来轻声说道,颇为英俊的脸上满是凝重。众神使齐齐点了一下头,然后再次把目光转向麦隆德利和达伦。雷特波顿的实力让他们放下心来,因为这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在40年前已经达到法神和剑神的魔武双修境界。

“砰……”圣殿紧闭的大门瞬间粉碎,雷特波顿的身体在空中慢慢变淡,直至消散。

“尊贵的圣皇陛下和众位神使,见到你们真的很荣幸。”一个模糊的身影说道,因为他的四周都被黑色的雾气所弥漫。

“你是谁?”众神使压抑着胸中的怒火喝问。

“哦,忘了介绍一下我自己。”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带丝毫的情绪:“在下黑尔珀特。”

“黑暗禁地领主黑尔伯特?”众人心里记起了那场16年前的腥风血雨。

圣光大陆和黑暗大陆本就是两大死敌,16年前黑暗领主黑尔伯特带领十大黑暗魔王攻击光明圣教,在麦隆德利和十二神使的抵抗下大败而遁。今天,却趁着圣皇传承圣教最嬴弱的时候大举来犯。

“趁着圣皇传承的时机来攻击圣教,看来这是你筹划多时的了?”唯一的一位女性神使艾丽莎气的咬牙切齿:“黑暗的生物永远是这么卑鄙**,特别是你这个老妖怪。”

听到“老妖怪”三个字,黑尔伯特身边的黑雾突然散去,一张犹如白纸的脸变的更白……黑暗法师都有着特殊的体质,生命比一般人类长得多,而科特已近六百岁了。

“小姑娘,你真的很勇敢,你应该明白刚刚所说的话会为你带来什么。”黑尔伯特怒极反笑,挥手间一把黑漆漆的骑士剑出现在手里,上面还偶尔冒出丝丝电光:“今天就用你的血来承受黑暗之剑的怒火吧。”

艾丽莎反手抽出圣光十字剑,“神之光辉”,6级光系魔法,减少魔法伤害,“圣盾祝福”,7级光系魔法,物理防御光盾,两个魔法加诸于身,眼睛凝视着科特,有愤怒,有坚定,还有深深的忧虑……

“哈哈,小姑娘,你认为你那种形同虚设的防御对我有效吗?”黑尔伯特大笑:“还是一起上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众神使知道,只是一个艾丽莎和黑尔伯特对决,结果只有一个……死,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光明与黑暗的对决怎么能只有你一个人呢?”弗瑞斯神使微笑着看向莎拉,这个平日里最为幽默的男人虽然深知己方的劣势却仍有点调皮的说道:“功劳都变成你的,那我们不是很吃亏吗?”

随着艾丽莎对着加希诺一个感激的微笑,其他八位神使业已抽出圣光十字剑,同样的“神之光辉。”和“圣盾祝福。”

“光明神与吾等同在。”随着十位神使的吼声,每一个身影都被深紫色的斗气所覆盖。

“啧啧……看这斗气的颜色,各位都达到剑神顶峰了,十几年不见进步还真不小。”看到深紫色的斗气,黑尔伯特心中微微一窒:“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光明神之火焰暴。”

“雷霆之舞。”

“光明圣剑。”

……

不用疑惑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使用武技,众神使深知魔法的大面积覆盖可能对圣皇传承产生直接的影响,而黑尔伯特更不敢使用魔法……瞬发魔法对于剑神和法神没有任何用处,而冗长的禁咒会让对方有一百次杀掉他的机会。

“暗黑冰盾!”面对十大顶峰神使的携手攻击,就算是低级神诋也不敢小看,随着防御魔法的加持,声音再次响起:“黑暗之触!”

黑雾再起升起,众神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科特的正面对决就算十位神使再不济的结果也会是同归于尽,至少,圣皇传承没有受到影响。然而,他们低估了科特的心机,“黑暗之触。”并没有冲众神使而去,科特的身形在半途中斜飞半空,深黑色的剑芒直指传承中的易斯和达伦。

“不好,回防!”最先反应过来的莎拉大叫。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瞬息间剑芒已接近处于下首的达伦……

“光明神之献祭!”随着易斯的吼叫,圣皇传承被强行中断,魔法元素也突然变的异常混乱,达伦和麦隆德利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堪堪剑芒快触到达伦的后背时,一团白色的光芒将他推走。

“快点闪开!”麦隆德利对着达伦吼道,接着一屡鲜血慢慢从易斯口中溢出……黑暗之剑的剑芒在他的胸口开出一个恐怖的伤口。

“砰……”麦隆德利的尸体倒在地上。

看着麦隆德利的尸体,达伦的眼泪如决堤般落下,眼前浮现出10年来的种种……

是他把贫穷中的达伦带回圣教,是他发现达伦的天赋,成就他今日的光辉,这些,是何等的恩德……

“去死吧!”达伦眦目尽裂,紧盯着科特的双目变的血红:“光明神之寂灭!”随着声音的响起,达伦口中的鲜血如同不要钱的喷撒,一个小巧地七彩六芒星从他的胸口升起,很慢,很慢……

“不……”十一个声音响起,众神使的眼中充满了悲痛,而黑尔伯特的双眼只有恐惧……绝望般的恐惧,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傻到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引发超阶禁咒。

“光明神之寂灭”,15级超阶禁咒,各系魔法中唯一一个单体攻击禁咒,唯一一个必须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引发的禁咒,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可以瞬发的禁咒,要求如此之高的禁咒当然可以想象它的攻击力将是多么恐怖……附带领域,锁定的目标不可传送,不可移动,唯一的方式只有抵抗,而它的魔法当量是其他15阶禁咒的5倍,而且是集中于一点!

求生的欲望使科特无法放弃,而魔法,为时已晚,单臂竖起黑暗防御神器“死神之怒”,全身的斗气毫无保留的被神器所抽离,一层如实体般的黑雾盾牌在“死神之怒。”上升腾。

耀眼白光变成的七彩光芒与“死神之怒。”上的黑雾相遇,没有任何的阻挡,直奔神器本体,只是稍稍的一窒,伴随黑暗禁地数千年的神器化为乌有,当然,黑暗领主科特的身体也在神器毁灭之后被七色的光芒所蒸发……

看着消逝的黑尔伯特,达伦的嘴角露出恬静的笑容,身体却在慢慢的淡化,淡化,直到消失……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