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战争 >

从此王爷不早朝南宫宛儿楚修寒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2018-09-06 10:30:11   编辑:瓜子

《从此王爷不早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从此王爷不早朝 或者书号:1312 即可阅读全文

《从此王爷不早朝》小说简介

《从此王爷不早朝》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我是三十六,小说主人公是南宫宛儿楚修寒,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话说,南宫宛儿的致富道路还真是充满了艰辛,她五更天就需要起来采野果和备料刀切、煮水冲泡,没有冰块啊,她只能煮好了茶水放凉泡在后山阴面湖水里降温,泡个凉茶她还得前后奔波。“奶奶的,我这什么小姐,连吃个烤...

《从此王爷不早朝》 第五章 赚取古代第一桶金 免费试读

话说,南宫宛儿的致富道路还真是充满了艰辛,她五更天就需要起来采野果和备料刀切、煮水冲泡,没有冰块啊,她只能煮好了茶水放凉泡在后山阴面湖水里降温,泡个凉茶她还得前后奔波。

“奶奶的,我这什么小姐,连吃个烤猪蹄都得自己挣钱买!”南宫宛儿第一次对自己穿越后的生活真心不满。

一切准备妥当,南宫宛儿估计这个时辰对面的男人要出来狩猎了,莺莺燕燕们也该盛装出来“表演”了。是她南宫宛儿大显身手,捞取古代第一桶金的时候了。

“这位天仙一样的姐姐,山上物资贫乏,来杯鲜果茶,给您的皮肤补补水?”南宫宛儿卖力地推销,莺莺燕燕们卖力地或抚额或美目流盼,南宫宛儿心下可惜:“可惜了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啊,个断袖怕是接不到你们释放的爱情炮弹啊。”

卖茶之余,南宫宛儿也会坐在树杈下欣赏风景,一手摇着蒲扇,一手磕着瓜子儿。眯着眼望着前方,美景如画,默默感叹:“真是美人如斯啊”。

对面的正是楚修寒与随身侍卫子夜,楚修寒此时正板正地坐在地上准备打猎的器具,子夜恭敬地服侍在旁。如此简单的画面也能被歪风画本子看多的南宫宛儿脑补成:郎有情,郎有意,琴瑟和鸣。

南宫宛儿想这古代民风也是如此开放啊,想着想着就心里花痴的冒心心,看着楚修寒,看看子夜,“这小媳妇儿也长得很好看啊!”南宫宛儿就那么毫不避讳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楚寒修与子夜,本就长着一双大眼,眺望中还闪闪发光,很是灵动。

远处的楚寒修与子夜许是感受到她的视线,竟齐齐转过头来,南宫宛儿短暂地怔了怔,“哇啊哦,怎么能这么帅啊。”继而细细端量起楚修寒,这眉眼,这鼻子,这脸颊,这嘴……巴,看着看着,她竟有些不好意思,转了头又看了看楚修寒旁边的子夜,子夜的身材瘦削很多,若不是同样肃穆的神情,应该是翩翩公子的气质了,这子夜若不是有龙阳之好,也绝对是夫君的首选啊。

南宫宛儿笑眼眯眯,咧着嘴没心没肺地笑着,还对着楚修寒……旁边的子夜比了个心。楚修寒刚被南宫宛儿的笑晃了眼,又看到她笑眼眯眯地对着子夜,而后冲着子夜做了个什么手势,楚修寒,立马寒了脸,沉声道:“你去打头熊过来做晚饭吧,打不到不用回来晚睡了。”

子夜仿佛被雷劈,顿了顿,“王爷,这后山……没有熊……”

楚修寒看着子夜的眼神里有莫名的怒气,面上却波澜不惊的,悠然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整座山翻翻看罢……”说完也不知从哪拖出一把匕首,对着早上刚打来的野猪竟开始慢慢肢解。子夜知道自家主子怒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隐隐觉得就因为对面那个长得好看的村妇看了自己一眼,看了一眼就让他去翻山……好可怜……

本来湛王回望了自己所在的位置让莺莺燕燕的贵女们一阵兴奋,纷纷忍不住修补了下自己的妆容,装作不经意地回眸,回……眸……却……却看见湛王拿着刀对着一头野猪手起刀落,野猪就开膛破肚,血污和内脏流了一地,湛王那双好看的长手……持着刀就伸进野猪的体内,搅着野猪体内的血污,切割…………

“呕……”不少贵女脸色苍白地吐了起来。还有不少贵女受不了这血腥的画面晕了过去。

南宫宛儿刚刚鬼使神差的比心,事后又觉得尴尬无比,不过也只有一瞬,“都是姐妹,都是姐妹”,南宫宛儿不停地安慰自己。但还是有点尴尬,看着对面的正在肢解野猪的楚修寒还生出了几分不好意思。也没心思看什么“美人杀猪图”了,一溜烟儿就跑回了自己的帐篷。

对面的湛王倒是也缓缓收起了刀,洗净了手,回了自己的帐篷,怪异地没有出来狩猎。

“哈哈哈,看来我果真是经商的天才啊。”南宫宛儿来回数着兜里的碎银和铜钱,一边数,一边摸了又摸。每日鲜果茶虽然卖一两银子一杯,但山上不比城里,物资匮乏,贵女们都是出手阔绰的主,况且南宫宛儿打出的是提供免费续杯的噱头,第一日便是卖出去十二杯。

“小银子啊,小银子,姐姐好爱你们啊~”南宫宛儿计划着,明天是不是再推出冰糖绿豆水,想着竟有点困意,整整床铺,给她的一小堆碎银也整齐的码好放在床铺上,她小心翼翼地躺在银子旁边。“睡觉吧,小银子,明日记得多叫些朋友来找姐姐啊。”说完便是沉沉睡下了。

适夜,南宫宛儿睡姿十分不雅,正在床上翻滚着,就滚到了码好的银子上,睡梦中硌得南宫宛儿微微皱了眉,轻轻喊了声:“哎哟!”睡眼朦胧中感觉周围好像站着个人,奈何一天的劳累,身子疲乏,眼皮沉沉睁也睁不开,一个翻身又睡过去了。

楚修寒清冷地正站在南宫宛儿的帐篷里,看着南宫宛儿翻来覆去的样子若有所思,只静静地站着,待南宫宛儿差点被银子咯醒,叫了一声后,楚修寒见南宫宛儿迷糊地抬了抬眼皮,楚修寒便瞬间消失了,房间里,哪还有楚修寒的身影。

自是第二日,南宫宛儿一觉醒来只觉得浑身的神清气爽,昨晚被银子硌醒的好像也不是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