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宁夕穆英旭书名叫什么_一念相思许流年

奶昔奶昔 2019-05-16 19:02:19 3

《一念相思许流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念相思许流年 或者书号:4729 即可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

《一念相思许流年》小说简介

主角是宁夕穆英旭的小说叫做《一念相思许流年》,是作者若梦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宁夕刚刚将手上的两道菜放在桌上,还没擦干净手,猛的就听见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她有些慌乱地拿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旁,喂了一声。穆英旭的声音在那头显得格外冷静,可只有宁夕知道他心里是如何压抑不住的激动:“...

《一念相思许流年》 第一章 风雨骤来的深夜 免费试读

宁夕刚刚将手上的两道菜放在桌上,还没擦干净手,猛的就听见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她有些慌乱地拿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旁,喂了一声。

穆英旭的声音在那头显得格外冷静,可只有宁夕知道他心里是如何压抑不住的激动:“宁夕,沐沐离婚了。”

手上还有没有擦拭干净的油水,黏糊糊的,恶心极了,可是宁夕却察觉不到一般,哦了声,在桌上摩擦着。

她想今天的菜会不会烧糊了,或者盐会不会放多了,如果待会穆英旭回来吃的话,会不会……

“宁夕,我们离婚吧。”

一声惊雷,在她耳边乍然滚落。此时房内寂静,两盏落地灯散发出柔和朦胧昏黄的光,外面大雨滂沱,时不时还有雷电夹杂着闪电划过。

宁夕又哦了声,没说话。

穆英旭的声音顿了顿,似乎有些迟疑,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最终他还是匆匆忙忙丢下一句“明天我接你去办手续”便挂断电话,连一丝回转的余地都不留给她。

手中骤然一松,浑身力气在瞬间被抽空,手机落在地上咣当一声发出老大一声响,宁夕才恍惚间想起姐姐宁沐的那张脸。

柔和的,妩媚的,多情的,和她一模一样的那张脸。

可是那张脸落在宁沐身上便是惹人疼爱,落在她身上则是遭人嫌弃。

手轻轻抚摸上腹部,一种恶心的反胃感突然涌了上来,宁夕猛的推开凳子,脚步虚浮,踉踉跄跄地冲去了卫生间。

“呕——”

清脆的干呕声,在格外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突兀,宁夕的泪猝不及防间落下来,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一双手抚上肚子,终是闭紧了眼。

穆英旭他……还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

两个月前他醉酒而来,头一次碰了她,嘴里叫着姐姐的名字,却是毫不留情地要了她。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怀孕了,一定会让她打掉这个孩子。

到时候,仅有的在这个世上有关两人的联系就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宁夕猛的打了个寒颤。

不能让穆英旭知道她有了身孕。

就当这是她最后一丝妄念,最后一丝不甘。

四年前姐姐宁沐远嫁国外,也就是那个时候起她才觉得自己有了机会争一争,而穆英旭也答应了她,娶了她,让她做了整个A市最让人羡慕的女人,却独独没有给她爱。

可是这些日子都是她偷来的,因为姐姐结婚她才有了机会,而如今因为姐姐离婚,老天便又要将这些东西收回去。

宁夕强撑起身体,再次回到客厅,望着那满桌的饭菜,心里苦涩。她本想趁今天告诉穆英旭自己有了身孕,却不想……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宁夕连收拾的力气都没有了,脚步踉跄着上了楼,一把将自己丢在床上,睁大了眼看向天花板。

一夜无眠。

穆英旭说到做到,果然一大早就让人来了穆家,说是接她去办离婚证。宁夕随意收拾了收拾自己,瞧着镜子里的那人似乎还少了点什么,面色惨白得像鬼,站出去都叫人倒胃口,终是去了楼上拿了仅有的一支口红,给自己上了个妆。

司机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外:“宁小姐,走吧。”

宁夕苦涩一笑,想着穆英旭做的也太绝情了点,他们两人还没离婚,自己就已经从“穆太太”变成了“宁小姐”。

也是,他放在心尖尖上宠着的宁沐,怎么舍得叫她受一点委屈。

宁夕提着一个箱子,这是她昨晚收拾出来的有关自己的衣物,将手里吊着HelloKitty的钥匙放在鞋柜上,最后一眼看了这生活四年的地方,才转身走了出去。

司机开的很稳,可宁夕还是觉得不舒服极了,穆英旭喊的人来的太早,她甚至连早餐都没有吃,胃里空的难受,还隐隐有一种反胃感。

还是不太好意思直接提出来,宁夕就一直忍着,手抵在唇边,落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掐住大腿肉,将那股恶心感咽了下去。

车终于停下,宁夕飞快地下了车,刚一呼吸到新鲜空气,就觉得那股反胃感更强烈了,她正想找个洗手间解决一下,冷不丁听见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宁夕。”

宁夕身子猛的一僵,忍住那股恶心感,折过身去,两月不见的穆英旭站在她身后,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嫌恶:“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签手续。”

语气依旧恶劣。

宁夕看着他英俊的面容,宛若上帝用最苛刻的手法雕刻出来的弧度,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双眉拧着,看上去颇为烦躁。

如同六年前第一次见他那般好看,不过一个眼神,就直接夺走了她的全部,叫她念念不忘,被辜负了又辜负,还是狠不下心来恨这人。

宁夕走过去,努力想装出一副悠然的样子:“姐姐呢?”

穆英旭双眼淡淡睨过去,语气终于松了松:“她还在家里睡觉,昨晚下飞机太晚了。”

宁夕心中猛的一痛。

却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了笑,说:“不是说要签手续的吗?去吧。”

她这样坦荡荡,倒让穆英旭一时有些不自在起来。他有些好奇地望向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在分辨她是不是在玩什么欲情故纵的把戏。可是任凭他看了再久,对方也依旧是那副淡然态度。

穆英旭心里有些焦躁起来,说不清是为什么。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宁夕,转身朝民政局走去。

他刚一转身,宁夕的眼就立马红了,马上从兜里掏出张纸来擦干净,才跟上了他的步伐。

她不想再让自己难堪下去。

律师已经到了,看见她走进去就开始述说手中的合同,穆英旭就坐在一旁的凳上,依旧是冷冷的样子,毫不留情地上下打量她。

宁夕掐住了手心的肉,不让自己的泪落下来,挺直了腰板,不露出一丝破绽。

“……宁小姐,这就是合同的全部内容,为了弥补你四年的青春,穆先生愿意支付你五千万,只需要你之后不要再纠缠不清。”律师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吐出合同上的最后一个字。

纠缠不清?

宁夕苦笑一声,她还从未想过要去纠缠穆英旭。

“笔在哪?我签。”

落下来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穆英旭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

他从没想过这女人会是一副这样的态度,仿佛这样的结果她早就料到,或者一直期盼。

眼见着宁夕手中的笔就要落在纸上,穆英旭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出声道:“等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