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柳安然龙枊翔by鼓风完整在线阅读

奶昔奶昔 2019-06-25 23:49:57 6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水鸟文学,关注后回复: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或者书号:15255 即可阅读全文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分类:武侠动作主角:鼓风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柳安然龙枊翔的小说叫《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是作者鼓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赵太医虽然年轻,但确实皇帝亲信,既然他出来作证,那么一定是小皇帝的意思。“很好。”皇后笑了,有胆识,有智商,知进退,她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但不赞同道:“你所处的位置,限制了你的眼界,站在更高的地方,你...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第16章 君有大爱而无情 免费试读

那赵太医虽然年轻,但确实皇帝亲信,既然他出来作证,那么一定是小皇帝的意思。

“很好。”皇后笑了,有胆识,有智商,知进退,她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但不赞同道:“你所处的位置,限制了你的眼界,站在更高的地方,你会发觉,用最粗暴的方式,最简短的解决一件事情,是最轻松的。下去吧。”

柳安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终究什么都没说,乖巧的退下。在她走后,后面走出一个男人,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白皙面孔上,出现了一抹骄傲的意味:“怎么样?”

“不错。柳氏,当得起皇后……”皇后轻轻一笑,话锋徒然一转:“那陈妃你准备怎么处理?”

小皇帝垂眸,叹了口气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朕与她不是夫妻,但有情分,将她送出宫去吧。”

皇后微笑着望着他:“陛下何时能不这么心软?”

陈妃也能留在宫里,但迎接的势必是屈辱,如此不容出宫,得了一个安稳。

这宫里头,即便是善意的表达,也会镀上无数的冰冷。

舜华宫内,一片寂静,或者说是寂寥,恰如最初的长乐宫。

门前不知名的花已经谢了,满地残枝,却无人去打扫,寂寞空庭春满地。

这样的寂静,被传旨的太监尖细声音打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陈妃妇行有亏,骄纵无礼,再三出言冒犯君上,此乃大不敬之罪,废为庶人,禁足行宫,望尔今后诚心悔过,钦此!”

原本应该跪地接旨的陈妃没有任何动作,她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中的自己枯败的容颜,心灰意冷,泪水纷涌而出,满是疤痕的面容扭曲,往昔娇嫩的容颜,如同一去不复返的泪水,成了永久的伤痛。

她不甘心,六个月前她还是皇上的宠妃,而今天一纸诏书,她成了废妃。

她的似水流年尽数空付。

眼泪落在桌面,她愤然起身,向乾清宫跑去,仗着主子的身份,扭开了前来阻拦的宫女。

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甘心。

到底是皇帝的女人,侍卫们不敢磕碰,陈妃略懂武艺,只身便闯进了殿内,大喊大叫:“皇上,见见臣妾罢!”

空荡荡的大殿,四处金碧辉煌,却冷冽无比,住在这样地方的人,是不是注定了,没有一丝的人气?

御书房内。

小皇帝正在看奏折,忽听外边哭闹,总管太监进来禀告,为难的说:“陈妃娘娘闹着见您……”

他面无表情,好似殿外那女人自己从未宠幸过一般,漠然的如同陌生人:“让一个女人闹到这来,朕养了一堆废物么?”

总管太监忙说:“要不奴才让侍卫将其拖走。”

龙枊翔沉默着没说话,他望着窗边的芍药,从芬芳到枯萎,似乎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起了身,走了出去。

陈妃一见皇帝,原本的痛哭骤然变成了失声,那一瞬间,所有的诉苦都湮灭在了口中。她抹了抹眼泪:“陛下可喜欢过臣妾。”

“不曾。”龙枊翔转了转拇指上的碧绿扳指,面色如云山雾罩,不见喜怒:“当年大选,朕本无意让你进宫,是你故意跌落水中,被侍卫救起,这才留在宫中。”

陈妃咬了咬下唇,仰头望着曾深深爱慕着的男子,恍惚道:“三年,陛下宠了臣妾三年,宠的臣妾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入宫的了。”

“朕当时说过,你是个胆大的,所以你走的注定是凶险之路。”小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妃,侧身对总管太监说到,送陈妃回行宫。

自己给她荣华富贵,她付出青春美貌,本就是一种交易。

陈妃见他走的丝毫不留连,遥遥一拜,眼泪顺势低落在地,声音毒怨,更像是一种诅咒:“陛下,您一辈子,都得不到一人的真心。”

他转身,头也不回道:“朕不要。”

帝王之情,寄托于天下百姓,大爱而无情。

他从前未得到过亲情,日后也不会有爱情。

……

御花园中,景色甚美,佳木葱茏,古柏藤萝,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

浮碧亭纤巧秀丽,玲珑别致,坐在里面,颇为清凉。

柳安然饶有兴致的敲击着一段木化石做成的盆景,乍看似一段久经曝晒的朽木,敲之却铿然有声,不禁喜欢,道:“这得多少钱!”

喜鹊无语,自家主子越来越开朗,但怎么见着什么都好用金钱衡量,她刚要回复,就听隐隐约约有宫女的声音传来。

“听说陛下下令将陈妃,不对,是陈庶人拖走……”

“我在御书房当值,亲眼看见的,皇上亲口说,因为柳贵妃容不下陈妃,这才将人送到行宫!”

“也难怪,陈柳两位娘娘的恩怨,那都追溯到了入宫前,你们不知道吧,陈妃娘娘入宫前有过婚约……”

声音渐行渐远。

对此柳安然有些莫名:“关我什么事?”

近来流言蜚语络绎不绝,主题任务无非陛下陈妃与柳贵妃的恩怨情仇。

喜鹊笑呵呵道:“如今人人说,陛下是为了娘娘才处置的陈妃,可见娘娘盛宠非凡。你瞧这木化石,宫里独一件,皇上只给了您。”

“陈妃输给的是自己。男人的心,刻意争是争不来的,越是上杆子,越是无用。”

不过,皇后还在,小皇帝这么抬举自己,忒叫人心难安了。但她不想让喜鹊担忧,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漠道:“宫里的女人,却也可怜。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喜鹊嘟着小嘴说道:“昨个娘娘得知陈妃被贬的消息,不笑的挺开心么。”

啧,这孩子怎么这么诚实!

“幸灾乐祸这种事情,你知我知就好。”

想想宿主和丫鬟,柳安然心内坦然,逝者安息,陈妃纵然没死,却要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

这个结果,很好,非常好。

不过啊,小皇帝真是个温柔的人,毕竟依着皇后给陈妃的罪名,后者本应该是赐死的。

小说《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第16章 君有大爱而无情 试读结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