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浪漫爱情 > 正文

打死我也不上天白决白玉容by贰月贰捌在线阅读

奶昔奶昔 2019-06-26 00:00:53 10

>>>>点击阅读《打死我也不上天》全部章节

《打死我也不上天》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打死我也不上天》由贰月贰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决白玉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云开,雾散,荒草埋没的崖底。有人青衣窄袖,施施然地背着药筐药锄经过此地,他的眼睛细细地眯着,像是眼神不太好的样子,手里握着一根竹青色的打蛇棍,忽然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绚烂的星空。刚刚是不是有东西掉下...

《打死我也不上天》 第十五章 虚舟飘瓦 免费试读

云开,雾散,荒草埋没的崖底。

有人青衣窄袖,施施然地背着药筐药锄经过此地,他的眼睛细细地眯着,像是眼神不太好的样子,手里握着一根竹青色的打蛇棍,忽然停下了脚步。

抬头,望着绚烂的星空。

刚刚是不是有东西掉下来了?

青衣人敏锐的嗅觉让他感觉到了风中的那一丝血腥味。接着他便沿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拨开足人高的棺草,接着就看见一个狼狈的黑衣人,风帽兜的纱帘都撕成了破布条,他背上背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眉目如画,沉沉的睡着。

黑衣人的右手几乎血肉模糊皮开肉绽,伤口处处能看见白骨,黑紫的血液滴落在地,周围几寸的草丛瞬间枯死。

青衣人笑了一下,用竹杖戳了戳地面,道:“呵,怎么这样潦倒?”

黑衣人一双眼睛定定地盯着他,开口道:“我不管你是何人,救他。”

青衣人提了提竹杖,微微一笑,吐声道:“医者悬壶济世,扶危济困,理所当然。”

尊主眯了眯空洞洞的眼,戒备地看着对方。

青衣人也不恼,微微躬身一礼,道:“在下叶虚舟,虚舟飘瓦的虚舟。”

“请跟我来。”

“等等。”尊主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拦了一拦,道,“后面还有个小童,劳烦叶大夫去将他带出来。”

叶虚舟:“……”

尊主浅笑:“医者仁心,劳烦。”

叶虚舟撑着竹杖勉力一笑,道:“好。”

……

浴盆里放了八角、茴香、桂圆……热气腾腾,浴盆底下似乎还烧着火。水的温度很高,白决的皮肤被烫得泛红。尊主在另一边,目不转睛地用一双没有了眼睛的眼睛盯着对面睡颜安然不同模样的白决,止不住地勾起冰冷的唇角。

温煦的阳光打在白决平静的眉眼之上,长长的羽睫微微一颤,睁开。

白决:“……”

一睁开眼就看到这么**的画面老夫有点吃不消。

“醒了。”尊主慢慢地靠近,声音里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白决僵硬地看着那只修长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整个人沉了下去。

“咕嘟。”

“咳咳咳咳……”

尊主心头一紧,远山般的眉头微皱,一把将白决捞了出来,抱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他光滑的后背。

平心而论,这个汤水的味道不错。

如果煮得不是自己就更好了。当然,如果没有赤诚相待的尊主在对面就好了。

白决尽力分散自己放在尊主身上的心思,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以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屏风外传来一阵咳嗽声,有个稚嫩的童音传了过来:“叶大夫,我爷爷他……”

“会好的。”声音的主人似乎是轻笑了一下,温和道。

“可是……”那个童子似乎还有些迟疑。

“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我的医术吗?”

那童子当即连声道:“不不不不,叶大夫,你妙手仁心!世上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医者了!”

叶大夫又笑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这是给我戴高帽吗?”

“不不不不,我是说叶大夫医术高明,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您的。”

“那就是说,这次的瘟疫是无解的了?”

“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

白决坐在带着诡异香气的汤料里,随便尊主搂搂抱抱,心里嘀咕:这是哪儿来的没事找事玄门医?

天下千万道法,剑可为道,阵可为道,琴棋书画无不可入道,就算是飘渺虚无的功德都大可以入道。

这治病救人的医术自然也可以为道。

几百年前,素景九洲遭逢大灾,饿殍千里,民生凋敝。

白决独身行走人间,降妖除魔,疏灵涤世,他就见过一名这样的玄门医者。

完全不收银子,整天最开心的就是治病救人,即使被人卖了还笑呵呵地给人抓药,叮嘱人家一定要按时吃药。

如果可以白决一定能离他多远就跑多远。

但是他不能,作为一名即将升仙的功德道散修,他需要那场瘟疫为他带来的功德。其实,说到底,功德道应该是世间最虚伪的道了。没有灾祸就没有功德,没有功德就不能成仙,所以很多功德道散修不但不厌恶灾祸,反而盼望着世间多些灾祸,好让他们大赚功德。

那名医者不是功德道散修,却偏偏总是在抢功德道的戏码。

白决一度想要下黑手,把人给弄到什么秘境里关个几年,等他攒够功德成仙了再把人放出来。

然而,他在行动之前在医者草庐里看到了一块牌匾,牌匾上写了四个字:天下无医。

很难说这四个字对白决有什么触动,但当他见到医者本人的时候,他忽然就不想动手了。

长话短说,简而言之。

他长得真好看。

不仅长得好看,还因为长得好看而与白决的前师门嫡传师兄弟有那么几分神似,让白决忍不住心软,硬是没舍得下黑手。

白决虽然天生三分冷情,但是他也挺念旧情的。

于是,两个性格天差地别的仙门同道就这样搭上了伙,白决负责劫富济贫震慑八方,他负责妙手回春收服人心。

即使是再凶恶的疫情,再危急的病症,似乎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的。

本来两人混得风生水起的,却忽然有一天,他就倒下了。

医道路途漫漫,医念入皮、入眼、入骨、入心,则无不可为药。

医者自为药。

他把自己作了一昧药,医治天下——舍生忘死、舍己为人……这样一种情怀带来的震撼,根本就不是用贫乏的语言可以描绘出来的。

白决没有阻止他,仙途太过漫长,有无数人殉了自己的道。求仁得仁,并无不妥。他身死道消之前,以满身功德为代价求了白决一件事,请他不要告诉任何人大成医者能入药这件事。

太危险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后辈变成别人眼中的香饽饽、人参果!

从此以后,世间只知功德道散仙白决济世救人,却不知有个医者以本尊入药医治了天下万民。

这种风格的药疗之法,明显就是那家的后人。

白决感觉到了那种柔和的气血药力,缓慢地在奇经八脉中游走,破碎的通道依然没有被连接上,但是那些瘀血郁气却被一扫而空。

外头唧唧歪歪了半天,叶大夫终于打发走了那个小童,转身绕进了屏风后。

江南风骨,天毓灵秀。

这名医者的皮相也是极好的,让人忍不住地想要信任。

尊主直接把白决整个人埋在了怀里,遮得是严严实实,只留下白决的半张脸对着医者。

习以为常如白决,冷静地笑了一声,勉强对着叶大夫颔首道:“多谢先生出手相助。”

“莫谢,我是叶虚舟。昨日去崖底寻黯魂花,也是缘分,见到你们两人,自然也就救了一救。医家本分,不必多谢。”叶虚舟叶大夫好脾气地看着身不由己的白决,“不过,叶某行走人间这许多年,倒还从未见过白公子这样的经脉气象。”

白决似乎是自然地道:“胎里带毒,命里半截,确实。”

尊主忽然握紧了白决的手,附耳道:“你不会死的。”

“我不会让你再死了。”

小说《打死我也不上天》 第十五章 虚舟飘瓦 试读结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