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溥窈葭霍煜宸小说

奶昔文学网奶昔文学网 2019-07-23 13:53:45 10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 或者书号:3310 即可阅读全文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

分类:武侠动作主角:溥窈葭霍煜宸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小说简介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小太阳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那朵尚未来得及含芬吐芳的昙花在苏佳瑶的手下就此香消玉殒,苏佳瑶惊讶地“哎呀”一声,随后看向溥窈葭,“真对不起,我不知道这花这么娇贵,不小心手重了点。”虽然是对不起的话,可脸上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反而...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 第17章久别后第二场:胜利 免费试读

那朵尚未来得及含芬吐芳的昙花在苏佳瑶的手下就此香消玉殒,苏佳瑶惊讶地“哎呀”一声,随后看向溥窈葭,“真对不起,我不知道这花这么娇贵,不小心手重了点。”

虽然是对不起的话,可脸上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反而隐隐有些得意。

溥窈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静静看着苏佳瑶。

苏佳瑶随手把昙花放回花盆里,自己坐到一张藤编小椅上,很是自来熟地笑道:“没想到这片地方你打理的还不错,之前煜宸带我来的时候,这里就是块空地而已。”

说罢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看我这脑子,忘了跟霍太太说我怎么能进来。”

她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巧笑嫣然道:“煜宸昨天来找我,说家里钥匙换了,给我送来了一把新的。”

如果现在溥窈葭还看不出来苏佳瑶什么意思,她也白活这么大了。

溥窈葭静静地看向宛如进了自己家的苏佳瑶,目光深沉了片刻。

她忽然轻轻一笑,抬手把那朵被掐掉的昙花捻在手里,居高临下看着苏佳瑶,道:“我之前跟煜宸说过,不用找什么看门的,清洁打扫更不用了。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上不了台面,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狗肉上不了席。”

溥窈葭指着本来有三朵花苞的花盆,现在只剩两朵小的,最大的在她手上。

“苏小姐认得这个花盆吧,是晚清时候从宫里流出来的,上面是宋徽宗的池塘晚秋图,好几百年过去了,保存的还不错。”

苏佳瑶脸色有些僵硬,她家的家境普通,供她去学舞蹈都很困难,这种钱都买不到的世家底蕴,是她在面对溥窈葭时候最大的愤恨。

“花盆毕竟是死物,还是能用钱买到的。只是这昙花就比较冷僻,估计苏小姐看着普通,没放在心上。”溥窈葭平静淡然道,“这株昙花跟那举世闻名的蓝色妖姬一样,都是日本工作室培养的转基因品种。苏小姐也知道,这种转基因技术是不允许做商用流通的。可惜,苏小姐一不小心就把这个用钱也买不到的昙花折了。”

随即她宽厚大方笑道:“不过没关系,不知者不罪,何况苏小姐是客人。”

草木无声,苍润欲滴,原本午后有着倾城日光,穿透葳蕤花木,落到地上形成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光斑。此刻却风云一变,把太阳隐去,只有苍云厚重,温室玻璃房里忽然暗沉下来,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苏佳瑶一直挂着的笑容此时此刻到底是维持不住了,她娇美的面上如这天气一样,阴沉下来,来之前的意得志满已经被恼怒嫉恨代替。

溥窈葭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就能把她小心翼翼维持的自尊打碎,踩在脚底,她还无力还击。

因为她连溥窈葭说的是什么都听不懂,纵使想还击,也如同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的无能为力。

这时又听到溥窈葭带着温婉柔和的笑意说道:“幸好我知道苏小姐的为人,知道这是无心之失。这要是去了别人家,不免要让主家生气了。”

刚才话里意思是她眼皮子浅没见识,现在又暗讽她不懂规矩没礼貌,随便乱动主家东西。

什么叫幸好知道苏小姐的为人,这不就是再说你什么德行我知道的清清楚楚,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苏佳瑶几乎把指甲深深扎进肉里,刺痛感才让她忍住了没站起来动手。

溥窈葭站在原地,蔑视地看了苏佳瑶的脸色青红黑来回变化,可算是心头出了一口恶气。

那株昙花是她精心培育了很久,才堪堪结出来三朵花苞,好不容易养得要开花了,被这个讨人厌的不速之客还给掐断了一支。

一进来又是掐花又是亮钥匙,不就是来耀武扬威的吗。

笑话!

她才是这件屋子的正牌女主人,苏佳瑶又怎么了?跟之前的闵歌一类在她眼里都是一路货色。

哦,这个可能要比闵歌要更高级一点,她可是霍煜宸的初恋。

溥窈葭突然心里腻味起来,花苞已经被掐了,她就是宰了苏佳瑶也没用,再说她可是守法公民,杀人越货的事情万万做不得。

看看时间,宋乔也该来了,那就开始打扫战场吧。

她笑得更加甜美,原本她的容貌就是世间难见的明丽,在她精心打扮又刻意的展示魅力下,苏佳瑶竟然也呆了一瞬。

“苏小姐今天是煜宸邀请过来的吗,只是煜宸现在不在家,而我已经跟别人约好了,今天是不方便招待苏小姐了。”溥窈葭一脸的关怀备至,“苏小姐要是有事跟我说也一样,借钱还是办事呢,我和煜宸夫妻一体,苏小姐千万别客气。”

说明白吧,你是来打秋风还是走门路的,给你点钱打发一下,或者找人办个事都可以,不要一直缠着别人家的老公,就算以前你们花前月下情意绵绵,也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霍太太是法律和道德伦理都承认的。

这是苏佳瑶在心里对这番话的理解,她一口银牙几乎咬碎,才忍下来没去撕了那张宜嗔宜喜的面孔。

她是一刻都坐不下去了,腾得站起来,从嘴角挤出来一句:“霍太太好口才,难怪我刚从国外回来就听到霍太太的传闻。不过煜宸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谈生意见见异性也是正常的,霍太太还是不要太紧张的好。”

溥窈葭心里冷哼一声,就是说她小心眼呗,她又不在乎。

这么多年过去了,苏佳瑶还是弄不明白,除了她过世的父母之外,是没有人能在言语上打倒她的。苏佳瑶就不一样,她那自卑又自负的敏感心理,是很容易心态崩溃的。

苏佳瑶刚迈出两步路出了别墅大门,就听到溥窈葭在她身后打电话,“小陈,之前跟你约好的要换锁的,对对,安排人来吧,门关不好,容易闹耗子。对了,之前你不是说要做慈善,正好我这里有耗子碰过的椅子,当破烂不要了,你拿走吧,别脏了我的地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