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女殊色》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香枝儿周承泽小说全文

2019-09-16 18:02:20   编辑:瓜子

《农女殊色》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强文学,关注后回复:农女殊色 或者书号:462 即可阅读全文

《农女殊色》小说简介

《农女殊色》是由作者星云逐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女殊色》精彩节选:十四五岁就可以嫁人,香花儿今年十岁,她这个年纪也不算小,又因在家时常受黄氏责骂,各房待她也不亲,以至于小小年纪,才知事时就已经懂得看人眼色,平日里被骂得多了,她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见母亲不顾身体就要为...

《农女殊色》 第十三章交锋 免费试读

十四五岁就可以嫁人,香花儿今年十岁,她这个年纪也不算小,又因在家时常受黄氏责骂,各房待她也不亲,以至于小小年纪,才知事时就已经懂得看人眼色,平日里被骂得多了,她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见母亲不顾身体就要为她出头,不免也急了。

安抚好王氏,香花儿三两步快速的走出门来,就见何氏手叉腰,正对着她这边怒止而视,大有再不出来,她就要接着骂下去的架式。

“二伯母,我才从外面挖了一大篮子野菜回来,可说不上偷懒,我娘还在坐月子呢,很多事情不方便,妹妹小还不顶用,她身前也没个帮衬的,我回家来,自是要先过来帮着搭把手。”香花儿不紧不慢的说着,口齿清晰伶俐,比起何氏那粗声粗气的大嗓门,可是悦耳多了。

“她生了孩子就金贵,好像别人都没生过似的,不过生下个丫头片子,能有多大的功劳,这样的婆娘,也就那没本事的男人才当成个宝。”何氏心里不愤,连带着陶六平都一起骂上了。

要说何氏,生的是三个儿子,如今最小的都十二岁,半大小子了,可这小子跟姑娘也是不一样的,整天野得没边,别提让他们帮着做点家务活了,一天到晚连人影都找不到,也就饭点到了,准时回家吃饭,野得那一身的臭汗,还得她给着洗衣裳。

家务活的全是她一人操劳,劳累之余,也就在心里想想,以后娶了儿媳妇回来就好了,但平日该受的累,却是半点也不减少。

再看王氏,一屋子丫头,丁点大就开始帮着干活,眼下这生个丫头片子,也当成老太君似的侍候起来,她看着心里能痛快才怪。

“能被人当成宝,那都是好事,管他是有本事还是没本事,唉,不像有的人啊,三五不时被人捶得鼻青脸肿,身前还没得个人心疼的。”香花儿凉凉的说道,她在黄氏跟前忍让,那是因为黄氏是她阿奶,家里的当家人,得罪不起,但何氏不同,虽说是长辈,却也没点长辈的样子,真要论起是非来,那也是各打五十板。

何氏本想借机骂陶六平夫妻俩出口气,却没想香花儿这黄毛丫头,竟是个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的,顿时被气得不轻,被男人打,哪个女人都会觉得没面子,村里被男人打的也不少,大家心知肚明,都不会在这个事上头来笑话人,不然下次就该轮到人家笑话她了,但香花儿却是没有这个顾忌,直接点明了看她笑话。

立马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没大没小的臭丫头,这么多嘴多舌,也不怕嫁不出去,我看你这都是跟你娘学的吧,咱们陶家,可没有你这样败坏门风的,你爹那样的,也教不出你这样的坏东西……”一个小丫头,平常也不过是骂几句懒或馋,大毛病也挑不出什么,何氏气急,一时也找不出更合适的话来骂,只觉得怎么骂都是轻了,气恼之下,便想要动手。

“二伯母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败坏门风,我怎么败坏门风了可要说清楚,要知道咱们家可不只我一个姑娘,不说清楚了,以后家里的姑娘可怎么好说婆家,犹其芸儿、菊儿,还跟我是同年出生的呢,你真要这么胡说八道,也要问问大伯母、五伯母她们同不同意。”香花儿也是急了,担心不立马反驳回去,王氏就要从屋里冲出来了,如今天气是暖和起来,但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凉,坐月子受了凉风,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何氏一听,还要让她说清楚,她哪知道什么,败坏门风这话,也不过是听人这么骂过,她也就跟着学来用用,没料到她这么较真,还扯到大房、五房的姑娘头上,也知道估计那不是什么好话,心虚的往两妯娌那边看去,果见两人目光盯着她,心里却是更恼,她一个活了几十岁的妇人,连个黄毛丫头都吵不过,心里都快气疯了,半点顾及也没有,便直接朝香花儿冲过去,今儿定要让她受到教训。

香花儿也没想到,何氏这么没品,吵不过就要动手,眼见人冲过来,她却也没慌,家里一大家子都在呢,最不济她还能转身进屋,把门一栓,也打不着她。

不过,她却没这么干,而是抬腿就往堂屋跑,边跑还边大声嚷嚷:“阿爷、阿奶,救命啊,二伯母要打死人了。”

她人小,身子灵活,何氏想去拦她,却被她轻巧的从腋下钻了过去,毫无阻拦的冲到堂屋门口,何氏自然不放过她,跟在她身后紧追,哪知她到了门口就不跑了,何氏得了机会,一把将人给抓个正着。

“这是做什么,还有没有点规矩了。”陶正洪一声大喝,脸上也满是怒气。

他与老友久别重逢,正说得高兴,那知家里就闹腾起来,平时倒不说了,但今儿家里却是有客人,之前他还看陶正根家笑话,但今儿人家也看上他家笑话了,顿时恼得不行。

何氏刚抓住香花儿,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听到公爹一声暴喝,吓得她一个激灵,立马放开了手。

“阿爷,二伯母要打死我。”香花儿扑通一声,跪在了陶正洪脚边。

“没有,没有,爹啊,我没有打她啊!”她是真一下都没打到啊!

可眼前的人,却是没有一个信她的,因为大家都相信自己的眼睛,何氏刚刚那气势,那动作,无一不是说明她在打人,甚至要往死里打,而她现在还满口否认,这无疑又为她多加了一条罪名。

撒谎成这样,也得有人信啊!陶正根那两儿子心里均是不屑的想着,见过亲爹娘打孩子,却没见过隔房的伯母打侄女的。

倒是陶正根颇有些尴尬,因为自家之前闹腾得很是丢脸,对陶正洪如今的心态十分了然,暗想今儿真是来得不是时候,有心想告辞,可周福生还在这儿,且之前还说了要留下吃饭,不吃就走,也太不给主人家面子了。

反观周福生,却是一脸的淡定,脸上的神情都没有变动,仍是那副坦然自若的模样,甚至连嘴角翘起的微微弧度都没有变化。

小说《农女殊色》 第十三章交锋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