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战争 >

逆天神眼主角陈然袁月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2019-09-16 18:09:14   编辑:瓜子

《逆天神眼》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黑文学,关注后回复:逆天神眼 或者书号:11972 即可阅读全文

《逆天神眼》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陈然袁月的小说叫做《逆天神眼》,是作者喜欢雨中行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从罗大爷家大门踏出的那一刻,陈然的心就不可压抑的突然的加速跳动起来,怦怦的,就好像心脏都要从心口处跳出来一般。瞥了一眼手里提着的象牙鸟笼,陈然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绪,才渐渐的从那种微微激动的情绪之中...

《逆天神眼》 第020章任外面波涛汹涌,我自心静如水 免费试读

从罗大爷家大门踏出的那一刻,陈然的心就不可压抑的突然的加速跳动起来,怦怦的,就好像心脏都要从心口处跳出来一般。

瞥了一眼手里提着的象牙鸟笼,陈然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绪,才渐渐的从那种微微激动的情绪之中脱离了出来,跳动着的心脏也渐渐的稳定下来。

在平静下来之后,陈然就走到路边,掏出手机给家里拨打了过去。

电话是陈小妹接的。

“哥,这些人真是烦死了,赖在咱家里就是不走,说你挣了钱也不还他们,一直在和妈吵。”电话接通之后,陈小妹就在电话给陈然抱怨起来了。

“咱爸呢?”

陈然恩了一声,就接着问道。

“咱爸和他们吵了一顿,就坐车去市里了!”

听到陈小妹的回答,陈然心中顿时一沉,他没想到他还是晚了一步,摇了摇头,也就不再和陈小妹多说。

挂掉了电话,陈然连忙又给陈平拨打了过去。

这是陈然有了手机之后,第一次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尽管号码一直在电话本里保存着!

电话一直响了很久,陈然也跟着想了很久,直到电话接通之后,他才连忙整了整心绪,喊出了那个尘封已久的称呼:“爸,你在哪的?”

手机的另一端沉默了一下,才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我刚到市里。”

“爸,你是要去大伯家的嘛?”陈然没等陈平回答,就接着说道:“爸,你别去了,我已经凑到钱了,再稍等一会我就给家里打回去!”

陈然的话一下子让另一端沉默了下来,在过去了很久才传来陈平不确信的问道:“真的?”

“恩,已经凑到了,不过就是钱还没到账,要稍等一会。”陈平没有询问陈然钱是怎么凑到的,倒是让陈然暗松了一口气,要不他还真不好解释,毕竟若是说他又搞到了一件古董,就有些太不像了,尽管事实上正是如此。

“需要多长时间?”

“最迟两个小时!”

又沉默了许久,陈平才回道:“那我在市里等你两个小时。”

挂掉电话,陈然也不禁轻吐了一口气,两个小时,他差不多就能把象牙鸟笼转让出去了,到了那个时候,虽然还差了点,但加上家里的两万,起码也能缓解一下。

“师傅,去北环蓝天公寓!”

时间紧迫,陈然不敢耽搁,立刻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小兄弟,这是啥鸟啊,看着挺漂亮的!”司机师傅一边启动着出租车,一边扭头瞧了一眼陈然怀里的红葵鸟,这样漂亮的鸟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红葵鸟!”

陈然想着该怎么处理掉象牙鸟笼,也就有些心不在焉。

“挺漂亮的,值个不少钱吧!”司机师傅根本没有听说过红葵这样的鸟,他怕说错话,也就不敢多问。

陈然点点头,也低头朝着怀里望去,他的眼光和司机师傅的眼光自然不同,他首先去打量的不是红葵鸟,而是鸟笼。现在离得近了,他才真正的看清这件清代的象牙玳瑁鸟笼。

鸟笼表面上已经破旧的不像样子了,象牙制条一片黄色一片棕色的。鸟食罐,水罐,鸟杠等也都有些旧了,但能够看得出来,做工还是很精致的。

看了鸟笼,陈然又去看红袖。红袖身长大约三十多厘米,鸟体为白色带点浅浅的红色,头冠是粉红色的,翅膀内侧是比较浅的粉红色,尾巴内侧橘黄色,鸟喙黑色,眼睛外围有着浅蓝色的眼圈,整体给人一股威风凛凛的气势。

对于红袖,陈然心里早就有了默默的决定,如果不到迫不得已那一刻,他是不会卖红袖的,他要把红袖留下来,等过断时间再给罗大爷送去,这也算是给罗大爷的惊喜。

由于正是下班的**期,路上的车特别多,本来只需十多分钟的路程,出租车花费了二十多分钟才把陈然拉到了蓝天公寓,又让陈然白白的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结了帐下了车,陈然赶回家里,就先去冰箱里找到了一个红苹果,这一个红苹果还是他住进来的时候就有的。

苹果自然不是陈然要吃的,而是给红袖吃的。将苹果往鸟笼里一扔,红袖就扑了上去,一嘴之下,苹果上就多了一个深坑。红葵鸟看着是漂亮,但实际上却是有害物种。

像苹果之类的,它都爱吃,最爱偷吃的就是椰子。

陈然又找到了一个塑料袋子,将他从老黄家里淘来的梨花木笔筒和佛经也装了进去,这两样虽然不是太值钱,但加起来应该也有个三四千左右。

如今他手里的一万也花的差不多了,象牙鸟笼大致也就七八万左右吧,加上家里的两万,也就是十万左右,离十五万还差了一半的,能多凑点就多凑点吧。

……

“老板,鸟笼,收不收?”

陈然赶到古玩城花鸟市场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很多的花鸟宠物店都关门了,剩下的就还只有那么几家,陈然找到了一家装修较好的店面走了进去。

“鸟笼?”柜台里的老板一愣,但望到红葵鸟的时候,却是双眼一亮:“这是你养的鸟儿?要卖的嘛,看着挺漂亮的,你卖不卖,我给你个好价钱。”

陈然眉头一皱,红葵鸟,当然值个好价钱。

“呵呵。”老板一看陈然脸色,就知道陈然是一个明白人,顿时笑着掩饰了一下,才又朝着陈然说道:“这红葵鸟是你养的?要卖吗?”

“您请个价吧!”陈然尽管决定不到迫不得已就不卖红袖,但他也想了解一下红袖值个多少钱。

“看着不错,就是毛有些卷了。”老板一边低头打量着红袖,一边皱着眉头。陈然知道他是想压价的,也就没吱声。

“给你五千吧!”老板足足打量了四五分钟,才连连叹息的给陈然递了价,好像这个价,他很吃亏陈然占了很大便宜似地。

陈然不置可否,二话不说,提起鸟笼就朝外走去,这老板太黑心,鸟笼陈然也不想让他看了,现在他正是缺钱的时候,自然卖的越多越好,而这老板显然不会给他一个好价钱,也省的浪费他时间。

“哎,小兄弟,你别走啊,价钱好商量,你让我再看看……”老板显然没想到陈然掉头就走,连忙从柜台里追了出来,只可惜等他追出门外的时候,陈然已经消失不见了,让他后悔不已。

问了这么一家店,陈然就直接放弃了进入下一家店再问问的打算。看了这么多的收藏书,他也了解了不管是花鸟宠物店,还是其他的古玩店,如果不认识什么熟人的话,吃亏的永远都是买主和卖主,而不是店铺。

店铺的经营之道就是低收高卖!

收东西的时候狠狠的压价,卖东西的时候就狠狠的提价,这在古玩一行已经形成了惯例,陈然想要在这些店里卖个好价钱,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古玩这一方面,陈然认识的人不多,熟悉的也只有高强一人,最终他只好又给高强打了电话,从电话里就可以听得出高强应该是正在忙着,甚至能够听到警笛声。

这倒是让陈然有些不好意思张口了,不过高强却直接问了他在哪个地方,说让陈然等他半个小时,一会一起吃晚饭,陈然自然应了下来。

陈然也没有离开古玩城,就去了大棚区随意的看看。

到了大棚区,倒是有不少的古玩店老板围了上来询问他红袖卖不卖,陈然都说是自己养的,没打算卖,他们也就没有递价,而是围着红袖瞧来瞧去的,而在最后的时候,这些老板更是都给陈然交换了相互的联系方式,甚至邀请陈然去他们家看看他们的藏品或者宠物。

尽管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却给了陈然很大的感慨!

如果他没有带着红袖,恐怕这些老板们理都不会理他,而现在他带着红袖,这些老板们就把他放在了同等的位置上,虽然以后不一定就能做成生意,但也算是一支潜力股,起码也是把他当成了志同道合的藏友。

告别这些老板离开大棚的时候,陈然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他突然觉得古玩一行,其实也不过如此,未入行之前,总是感觉高深莫测,而入了这一行,其实也就还是那些事,只不过是换了一些人而已。

想着想着,陈然却突然愣住了!

他蓦地发现原来他自己如今也算是收藏界中的一员了。

在这之前,他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的,尽管他早就算是涉足进了古玩界,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总觉到古玩收藏好像离自己很远似地。

而现在他却猛然间惊醒到其实他早就不知不觉的踏入了古玩界之中。

……

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古玩界中的一员之后,陈然再去看古玩这一行,他就发现遮掩着古玩一行的那层神秘面纱也被轻轻的揭开了一角。

这是一个纷乱的行业。

或自吹自擂,或互相吹捧;或高谈阔论,或窃窃私语;或欺行霸市,或实话实说……等等。

那么,在这个纷乱的行业里,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陈然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透过伪装的表象,看其本质。白即白,黑即黑,本质是不变的,变的是表象,以平静的心态应对纷乱的世界。”

就像灵光一闪,或者像是突然顿悟一般,这样的一段话突兀的浮现在了陈然的脑海里。

是啊,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任外面波涛汹涌,我自心静如水!、

陈然如是想着……

……

心态的转变,突然的顿悟,在陈然表面上并不能看出什么,表面上他依旧是如此,变得只是心!

心静如水!

任外面波涛汹涌,我自心静如水!

陈然突然有一种感觉,无论是对古玩,还是整个人生,他都已经踏入了一个更高层次的,他从未想象到过的领域里……

现在关键的就是他能在这一个未知的领域里走多远!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