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免费阅读 厉少爵赵南笙的小说免费试读

2019-10-10 15:39:10   编辑:瓜子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冷酷首席的小淘妻 或者书号:4283 即可阅读全文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厉少爵赵南笙的小说是《冷酷首席的小淘妻》,是作者敲罗打节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呕……”胃里顿时翻江倒海,一个没忍住,吐了厉少爵一身,我依稀看到,他的脸色黑如锅底,大有一种掐死我的气势。我像一滩烂泥躺在地上,脑袋昏沉得厉害,胃也绞痛得厉害,我捂着胃部,眯着眼睛问他:“厉...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 第6章:厉少爵的初恋 免费试读

“他是……呕……”

胃里顿时翻江倒海,一个没忍住,吐了厉少爵一身,我依稀看到,他的脸色黑如锅底,大有一种掐死我的气势。

我像一滩烂泥躺在地上,脑袋昏沉得厉害,胃也绞痛得厉害,我捂着胃部,眯着眼睛问他:“厉少爵,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娶赵南茜呢?”

在我看来,厉少爵娶赵南茜,就是一种想不开的行为。

迷迷糊糊中,我好似听到厉少爵咬牙切齿的声音:“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当初你可是口口声声说爱我爱到死去活来,非我不嫁。”

“放屁。”我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双手无力的抓着他的衣襟,醉得胡言乱语,早没了警惕:“我才不爱你,你算什么,我怎么会爱你,你这人真是搞笑。”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我说……”胃部似打结一样疼,我再也站不住,浑身冒虚汗,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胃出血。

睁开眼时,只感觉头痛欲裂,嘴里渴得要命,满嘴的酒味,自己闻着都熏人。

“二嫂,你醒了。”

我没想到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竟是厉幽兰。

我揉着昏沉的脑袋坐起来,想要给自己倒杯水喝,厉幽兰很有眼力见:“二嫂,你要喝水啊,我给你倒,你躺着。”

昏倒前的记忆断断续续涌入脑海。

我记得好像吐了厉少爵一身,至于别的就断片了。

“幽兰,你二哥哪去了?”我有些心虚的问。

阮晴天曾说我喝醉了酒就会胡言乱语,祖上十八代恨不得都跟别人说一遍。

所以我极少喝酒。

昨晚谁知厉少爵会忽然回来。

也不知道有没有胡言乱语说漏嘴。

“二哥去公司了,最近公司正筹备一个大的收购计划,挺忙的,这才让我过来。”厉幽兰倒了水给我,在床沿坐下来,欲言又止:“二嫂,你已经是厉少夫人,有些事你也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哥在外应酬,难免需要逢场作戏,有一两个红颜知己也正常,你把自己搞成这样又是何必呢,只会更惹得二哥讨厌,你嫁进厉家这么久以来,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可你哪次成功了?”

“呃?”

我愣了一下,厉幽兰以为我是因为厉少爵才喝成胃出血?

厉幽兰又说:“这次也难怪你反应这么大,毕竟刘菲菲曾跟我二哥有过一段,她这次回来就是冲二哥来的,说不定你这少夫人的位置还真保不住。”

刘菲菲是谁?

厉幽兰这语气,怎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看来赵南茜在厉家也不是很受待见,与厉少爵的关系,也并非外界传言那般恩爱。

豪门婚姻的真真假假,全靠作秀。

我不知道以前的赵南茜因为勾引厉少爵做过怎样的蠢事,就算现在解释,也无人信,只能默认。

我捧着喝了一大口水,觉得嘴巴里好受了,才细细看了厉幽兰一眼,笑道:“你说得对,是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知足。”

这次轮到厉幽兰愣了愣,她大概没想到我这次如此听教。

若真是赵南茜,以她的性格,自然听不进去,我太了解赵南茜了,她认定的人,想要的东西,别人休想染指。

厉幽兰蹙了蹙眉,有些不信地问我:“你真想通了?”

“想通了。”我又不是赵南茜,干嘛在乎厉少爵在外寻花问柳?我笑盈盈地说:“男人在外打拼,是挺辛苦的,作为女人,就应该给以理解,而且你二哥这么优秀,就算没有厉家的背景,凭着那张脸,不知多少女人愿意倒贴呢,如果你二哥真看上谁了,这厉少夫人的位置我也可以拱手相让。”

厉幽兰瞠目结舌,以一种我大约中邪了的惊讶表情看着我。

就在这时,厉少爵冷冽的嗓音从门口幽幽传来。

“厉少夫人可真是大度。”

那语气,讽刺意味十足,脸色就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二哥。”厉幽兰见厉少爵来了,立马找了个借口溜走了:“我约了朋友逛街,就不打扰你们了。”

她这是怕殃及池鱼。

厉幽兰走后,病房里就只剩下我跟厉少爵,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刚才从厉幽兰口中我得知一个重要信息,厉少爵厌恶赵南茜,心中住着一抹白月光,两个人的婚姻岌岌可危。

那我为何不再添一把火?

权当是赵南茜偿还的一点利息。

厉少爵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面无表情,难辨喜怒,我坦然的迎上他清冷的目光:“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以退为进?”厉少爵冷嗤一声,单手撑着床头,深邃的眸光凝视着我:“这次倒学聪明了些,赵南茜,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只要你安分守己,这厉少夫人的位置就还是你,否则,就别怪我无情。”

从厉少爵的眼神里看得出,他是当真厌恶赵南茜。

我巴不得厉少爵无情,提出离婚都无所谓。

我坐起来,一副想通了,十分善解人意的说:“竟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们离婚吧,对谁都是一种解脱。”

“离婚?”厉少爵眸色骤变,鹰隼般的眸子冷锐得吓人,他一把钳住我的手腕:“你想去找那个人?”

我有点懵逼。

‘那个人’是谁?

难道赵南茜背着厉少爵在外有人?

不管有没有,我可不能承认,去替赵南茜承受厉少爵的怒火。

手腕被捏得生疼,我挣扎了一下,徒劳无功,我暗暗吸了一口气,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嫁给你这么久了,就如幽兰说的,我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都没法讨的你欢心,你讨厌我,心里另有其人,我想通了,想成全你。”

厉少爵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眸子里含着一抹我看不明白的光芒,那张俊逸的脸缓缓地朝我靠近,目光在我身上探索,让我后背发凉,身子不自主的朝后仰,心里虚的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赵南茜,你变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