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铁器时代小说试读 刘子光彭静蓉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奶昔奶昔 2018-10-11 18:20:17 9

《铁器时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铁器时代 或者书号:1844 即可阅读全文

《铁器时代》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刘子光彭静蓉的小说叫《铁器时代》,本小说的作者是骁骑校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秋高气爽的天气里,一行骏马奔驰在利国铁厂附近的旷野上,马蹄敲击着枯黄的野草,矫健的猎狗在马前撒欢,猎鹰在队伍上空盘旋。锦衣华服的少年们信马由缰,手持弓箭寻找着猎物。“看,大雁。”一个面目英俊的少年指着...

《铁器时代》 004 巧识 免费试读

秋高气爽的天气里,一行骏马奔驰在利国铁厂附近的旷野上,马蹄敲击着枯黄的野草,矫健的猎狗在马前撒欢,猎鹰在队伍上空盘旋。锦衣华服的少年们信马由缰,手持弓箭寻找着猎物。

“看,大雁。”一个面目英俊的少年指着天上排成人字形的一队南飞的大雁喊道。

旁边骏马上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少女引弓向天,强韧的弓弦在弓臂上滑轮的作用下被拉成了满月状,弓弦响处,一枝雕翎箭直插云霄,正中一只大雁的翅膀。大雁中箭后却没有立刻掉落,脱离了雁群,歪歪斜斜的继续向前飞,越飞越低,看样子就要坠落在远方山上的树林里了。

“黑虎,去把大雁捡回来。”粉衣少女命令马前的黑色猎犬。

猎犬低吼一声,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蹿了出去,朝着大雁坠落的方向。

“二小姐,您的黑虎真是训练有素,居然能听懂人言。”英俊少年说。

“那当然,黑虎是我座下第一猛将。”被称作二小姐的粉衣少女得意的晃着小脑袋说。

“二小姐快看,那边有兔子。”英俊少年指着一旁的草丛大喊。果然,一只灰色的肥大野兔支棱着长耳朵躲在枯黄的草丛中,听见声音,长耳朵转动了一下,仓皇逃窜了。

“于晓龙,还是你眼睛尖。”二小姐笑道,说完催动骏马去追兔子,一行人紧跟其后。

刘子光躺在小山丘的松树下打盹,旁边躺着扎木和,安东尼和邓肯,几个人自从上次的地震事件后就成了好朋友,而且按照扎木和的意思,结成了安达,中原人称作义结金兰,四个人中扎木和最大,安东尼次之,邓肯第三,刘子光最小,被称作四弟。

扎木和曾经说过,刘子光是个勇士,草原上的汉子最敬佩勇士,和这样的人做安达,放心。安东尼说,这个世界上我最感谢的有两个,一个是上帝,一个是刘子光,如果非要排个名次的话,刘子光的位置恐怕还要靠前一点,邓肯更加表示,自己的命是刘子光给的,以后刀山火海,全凭四弟一句话。

三个哥哥虽然都不是汉人,但是对中国文化颇有了解,都最喜欢听三国的评话,对桃园结义的段子最是推崇,扎木和当然不敢自居刘备,粗壮的身材,满脸坚硬的络腮胡子,到是和猛张飞有些形似。安东尼是拉丁人,肌肉发达,在刘子光眼里,简直就是个施瓦辛格的翻版,黑人邓肯,爆发力极强,身材魁梧,非常有震撼力。刘子光是最能和四弟赵云靠上谱的角色,虽然不是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但也细腰乍背,相貌英挺。

四个人躲开看守的监视跑到矿井上面的小山上练功,逃跑是不可能的,四周有铁厂的卫队驻扎,看到逃跑者当场射杀,并且要追究所在小队的责任,实行连坐制度,一人逃跑处斩全小队,全小队逃跑处斩全中队,以此类推。所以他们也根本不敢去想逃跑的事情。

刘子光的力气和反应速度已经很强了,但是武艺还稍逊一筹,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几个兄弟都是倾囊相授,安东尼以前在罗马做过角斗士,对徒手格斗和用兵器肉搏都很有心得,扎木和精通马术和箭术,暂时没有学习的道具,所以只能干讲些理论,顺便教些蒙古摔跤。邓肯的功夫比较独特,身体柔韧性极强,弹跳力更是强的可怕,在树林中穿梭跳跃。如同闪电,和刘子光在网上看的欧洲极限运动很类似,这样的功夫在中国就是力量型的轻功。

刘子光被兄弟们灌输着功夫,三个哥哥轮番上阵,和刘子光车轮大战,一会用树枝代替当刀剑格斗,一会摔跤,一会散打,哥哥们下手极重,要求也非常严格,幸而刘子光小时候就练过八极拳,踢腿拔筋扎马步都有一定的基础,所以进展很快。

四个人练习完躺在山石上休息,扎木和眯缝着眼睛说:“四弟,你已经练得差不多了,下回饭堂里和二大队那些家伙打架,你可以当先锋了。”他们四人所在的奴隶大队经常和其他的奴隶大队发生斗殴,刘子光在斗殴中也得到不少实战经验。

刘子光没搭茬,仰天看着飞过的大雁,嘴里湿润了:“你们说,大雁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

扎木和也看见了大雁,哼了一声说:“都不好,撒上辣椒面烤着吃最好。”

安东尼大喊:“野蛮的鞑靼人就知道烧烤,你怎么不说生吃呢?我赞成红烧。”

“粗俗的白人,大雁这种东西当然只能清蒸。”还是久居中国南方的邓肯比较了解中国传统饮食文化。

几个人争论起来,好像天上的大雁已经被射下来并且拔了毛等着他们烹饪了一般。

正在争得面红耳赤,一只带着羽箭的肥雁落到了他们面前的草地上,四个人面面相觑,然后狂笑起来。不约而同的抢上去捡大雁,大雁身上的箭被刘子光把下来仔细端详,精钢锻造的三棱箭头锋利无比,笔直的硬木箭杆上,清楚地刻着一个“薇”字。

“好箭!”精通此道的扎木和赞叹道,“这个字可能箭主人的名字。”他拿过羽箭,用力折成两段,把带箭头那部分交给刘子光,“藏在身上,下回打架拿这个捅他们。”扎木和恶毒的说。

四人经过讨论,认为这是无主的猎物,长生天,上帝,真主,菩萨赐给他们的礼物,然后开始正式的讨论怎么处理这美味。

受器材限制,最终采纳了刘子光的意见,按照叫花鸡的做法,糊上一层泥在火堆里烧,连褪毛的程序都节省了。

正在忙乎找火种和稀泥,四人忽然发现一只黑色的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旁边,凶狠的大嘴里闪烁着锋快的獠牙,居然根本不怕对方人多势众,摆出一幅“此山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肥大雁”的嚣张嘴脸。

黑虎很聪明,知道这四个衣衫褴褛的家伙是奴隶身份,比自己的级别差了好多,主人也马上要赶过来了,所以绝对不肯任由他们把大雁拿走。

四人失笑。

“长生天又送烤全狼来了,”扎木和说。

其余三人阴笑着包围了黑狼。

黑虎很愤怒,这些贱胚居然想动我!

咆哮一声,向面前的扎木和扑去,草原上的汉子经常为了保护羊群和野狼搏斗,扎木和一把卡住了黑虎的脖子,但也被黑虎强大的力量冲倒在弟,三人急忙上前帮忙,箭头,石头,木棍一起上阵。没一会,骄傲的黑虎就没了气息,遍体鳞伤的惨死在四个彪悍的奴隶手下。

扎木和双手被扎出了鲜血,好奇的翻看黑虎的脖子,原来在黑虎脖子丰茂的长毛下面有一个带着尖锐钢钉的项圈,牛皮的项圈上缀满向外刺的钢钉,煞是威风。

四人顿时傻眼,“是猎狗,不是狼。”

“反正已经死了,不能浪费,不如先祭了五脏庙,天塌了当被盖。”

“管他呢!那么大的矿山,那么多奴隶,看守,找谁去。”

事不宜迟,赶紧消灭罪证,四人拖了死狗和大雁下山,把狗藏到了看守不会去的矿井下面,当晚就剥皮割肉,偷进饭堂,威逼一个贵州战俘出身的厨子,烧了一锅贵州风味的花江带皮狗肉。几个人吃的肚子溜圆,嘴角流油。当晚大雨,吃饱了挺尸的四个大肚汉谁也没听到远方山上呼喊黑虎的声音。

为了装扮四弟,一串狗牙被巧手的奴隶拿皮条穿起来做成项链,挂在刘子光脖子上,黑虎的项圈也被刘子光套在胳膊上,威风凛凛的。箭头藏在衣服下面作为暗藏的兵器。狗皮太招摇,没敢用,阴干了后垫在干草下面当褥子。

事情过去几天了,暂时风平浪静,几个人也就不再在意了。这天,刘子光一个人拿着木刀到山上去练习刀术,他练习的地方正是遇到黑虎的所在。

这几天二小姐很悲伤,黑虎失踪了,虽然放出其他猎狗追寻黑虎的气味,可是只追寻到小山上就下起了大雨,气味消失了追不下去了。据说山上有狼,可是彪悍的黑虎怎么可能不是野狼的对手呢,二小姐独自一人骑马来到黑虎最后失去线索的地方追思爱犬。

把马拴在树上,她静静地站着,眼前浮现出黑虎的身影,眼泪不禁悄悄的流下,忽然听得不远处有人发出“嗨,嗨”的叫喊和破空的声音,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人拿着一把木刀在练习劈砍,破烂的衣衫,极短的头发,坚毅的眼神,看打扮应该是铁厂的奴隶矿工,可是浑身的气质却完全不同于普通的奴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等等,这个年轻人的右臂上的东西怎么这么眼熟,宽皮带上亮闪闪的一圈钢钉。

二小姐忍不住走过去细看,那年轻人听到响动,目光投了过来,先是些许的惊奇,然后眼神大变,后腿一蹬,闪电般的扑了过来,冲着二小姐恶狠狠的挥起了木刀。

铁厂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人敢对二小姐动粗,包括她爹爹厂主大人,二小姐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傻了,一时间来不及反应。

木刀贴着二小姐的身子劈了下去,随着木刀断裂的声音,一声哀鸣响起,二小姐急忙转身,一头身形庞大的灰狼被木刀砍中脑袋,正疼得叫唤。

灰狼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竟然没有发觉,若不是这个年轻人及时相救,恐怕自己就香消玉损,成了狼窝里的小点心了。二小姐顿时后怕,一身冷汗把贴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刘子光发现一个粉红色衣衫的少女突然出现在这野山上,心中一惊,眼前一亮,一年多视线里没有出现过女人了,现在即使出现一个如花级别的丑女他也会多看几眼,何况是如此水嫩娇美的古装小女生,还没细看,就发现女生背后有头大灰狼蹑手蹑脚的正准备咬她的脖子,于是猛扑过去劈砍灰狼。

灰狼被激怒了,扑到年轻人身上,两只前爪扒着他的肩膀,血盆大口向他的喉咙咬去,年轻人挥动右臂砸在灰狼丑陋的长脸上,小臂上带着的皮环和狼脸来了个实实在在的亲密接触,尖锐的钢钉把狼脸刺出几个血洞,灰狼收回大嘴,一口咬在年轻人胳膊上,獠牙刺进皮肉,年轻人连哼都没哼一声,挥动另一只拳头砸在狼头上。

看到一狼一人在地上纠缠翻滚着,二小姐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的佩剑和弓弩,却摸了个空,原来佩剑和弓弩都在马背上放着了,来不及去拿了,二小姐环顾四下,找了块能拿起来的石头,慌慌张张的看了一眼,隔着一丈远就抛了过来,不偏不倚正砸在年轻人腿上,年轻人不敢分神来看,只能愤怒地喊:“尽帮倒忙,拿石头砸狼头!快!”

二小姐“噢”了一声,又去找石头,无奈附近不是巨石就是小石头,没有合适大小的,灰狼感觉在搏斗中占不到上风,忽地起身,转头扑向二小姐,二小姐吓得尖叫!

“快上树!”年轻人的腿被二小姐砸伤,行动略有不便,只能高喊提醒她,二小姐闻言急忙抓住身旁大树,虽然笨手笨脚,倒也爬的飞快,不一会就爬到灰狼跳不到的高度上了,这时候年轻人已经起身了,把右臂上的皮环戴到拳头上,左手也拿了个什么东西,向树下灰狼走了过来。

灰狼转身,瞪着刘子光,两下僵持了片刻,忽然灰狼身形一动,直扑刘子光,刘子光顺势倒地,左手的箭杆用力插入灰狼柔软的腹部,灰狼受到重创,哀号不已,刘子光趁机用带着钢钉的拳头砸狼脑袋,一记记重拳下去,狼脑袋被开了瓢,眼睛也暴了,鼻子也塌了,渐渐的没了生气,看到灰狼被打死,二小姐从树上下来,心有余悸的走到狼尸旁观看,蓦然发现插在狼腹上的正是自己的专用雕翎箭的箭秆,靠前的那个薇字已经被狼血染红。而那个年轻人手上的皮环竟然是…….黑虎的项圈!

杀害黑虎的凶手是他!二小姐心中一震,说道:“不管你是谁,救了我的命我就要重谢你,等我一下,我拿银子给你。”准备骗他到马前取剑杀他。

刘子光摆摆手,表示无足挂齿,他要银子根本没用,现在他只关心这具狼尸,能让兄弟们饱吃一顿了。腿上有二小姐砸的伤,身上有狼抓,咬出来的伤。一身的鲜血,有狼的,有自己的。他抓起沉重的狼尸,扛在肩上,慢慢的朝山下走去,也不理会那个娇滴滴的美少女。

二小姐见这个谋杀黑虎的奴隶居然敢不理自己,大为恼怒,飞奔回马前,翻身上马,从马鞍上取下六轮簧力射枪,高举着追了过来。

刘子光带伤,又扛着沉重的灰狼,走得很慢,不一会就被追上,二小姐单手举起射枪扣动扳机,一枚铁钉状的子弹射了过来,正打在旁边的松树上,强劲的力道使子弹深深贯入树干,只留一小截尾巴在外面。

“是你杀了黑虎,我要给黑虎报仇。”二小姐坐在马背上冷冷得说。

“完了,露馅了,真是巧,碰到狗主人了。”刘子光想。他扔下狼尸,回头面对着二小姐说:“你的狗是我杀的,当时以为是野狼所以才误杀的,既然被你发现了,随便你处置。”眼前的少女手上拿着奇怪的兵器,像一个大号的转轮手枪,大概是强力拉簧把子弹拉到待发的位置,每扣一次扳机,就射出一发来,威力还不小,即使想反抗也没有机会。

二小姐气的七窍生烟,这个奴隶好嚣张,居然不跪地求饶,这么光棍的让自己随便处置,狠狠地举起射枪,想在这个家伙身上穿几个血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下手,哼,看在他刚才救了本小姐一命上,暂且饶了他。二小姐给自己找了个充足的借口。她看到了刘子光前胸被狼抓破的衣服下面的编号9527,默默地记在了心里。没再说什么,拨马走了。

刘子光莫名其妙的看着二小姐离去,挠了挠头,背起狼尸,继续一步一晃的下山了。

当晚,众人饱吃狼肉之后幸福的躺在干草铺位上打着饱嗝,突然,奴舍的大门被打开,一行黑衣武士端着长矛分成两队冲进来,松油火把把奴舍照得如同白昼。

“9527是哪一个,给我出来!”带队的武士大喊。话音刚落,就有那献媚的看守从人群中指出了刘子光,“就是他。”两个武士上前把刘子光提了出来,扎木和等人想要阻拦,被冰冷的长矛顶住,不得不退了回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