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魔法 > 正文

铁器时代小说 刘子光彭静蓉小说叫什么

奶昔奶昔 2018-10-11 18:20:20 9

《铁器时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铁器时代 或者书号:1844 即可阅读全文

《铁器时代》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刘子光彭静蓉的小说叫《铁器时代》,是作者骁骑校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宋青锋正准备在刘子光脸上施展一下书法,忽听一声娇叱“住手”,二小姐带着秋香走进院子,众人连忙垂首低头见礼,宋青锋伸出的宝剑在空中甩了个漂亮的花哨动作之后收在手臂后面,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诚了许多,另一只...

《铁器时代》 009 记帐 免费试读

宋青锋正准备在刘子光脸上施展一下书法,忽听一声娇叱“住手”,二小姐带着秋香走进院子,众人连忙垂首低头见礼,宋青锋伸出的宝剑在空中甩了个漂亮的花哨动作之后收在手臂后面,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诚了许多,另一只手友好地伸出,刘子光愤恨的没有理睬,自己爬了起来。

宋青锋大度的笑了笑,对二小姐说:“二小姐,您的卫士刚才接了我武当剑法数十招,着实厉害,不愧是二小姐**出来的,宋某佩服。”

二小姐没理宋青锋,冷冷的说:“要切磋武艺有专门的时间和场地,刚才动手的所有人罚半个月薪水,杖责暂且免了。宋少侠,虽说以你武当派少侠的身份,自甘到我们利国铁厂做一个不拿薪水的卫士剑术教头,那是屈了你的大才,可是既然来了,还请遵守一下这里的规矩。”

宋青锋灿烂的一笑,全然没有把二小姐的冷言冷语放在心里:“宋某省得了。”

周围的卫士们却都苦了脸,随便教训一下两个贼奴工就没了半个月薪水,真是流年不利,这笔帐一定要在那两个家伙身上找回来。

二小姐带着刘子光离开了院子,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宋青锋看着二小姐背景时眼睛里一闪即逝的阴狠。

出得院来,二小姐吩咐秋香拿出一个楠木匣子交给刘子光说:“把这个东西交到书斋大小姐那里,顺便告诉她我带着秋香去探于家婶婶的病了。”

刘子光接过匣子,学着别人的样子说了声“诺”,恭敬的目送二小姐远去之后才迈步离开。突然想起“书房在哪里?大小姐是谁?长什么样?”不知道就问,走了一会,碰到一个中年婆子,便向她打听。

一听到大小姐的字眼,婆子兴奋起来,向新丁介绍起大小姐的历史,大小姐比二小姐大两岁,从小就贤良淑德,和二小姐大相径庭,很早就开始替厂主老爷打点厂里事务,先是在夫人去世后管理内宅,后来逐步接手厂里的大小事务,现在是代理厂主,一切大事小情都由她拍板。

原来是女强人啊,那岂不是比二小姐还可怕,刘子光倒吸一口凉气。

一路打听很快找到书房,书房其实是一个幽静的院落,门口验了腰牌,解下腰刀以后,刘子光走进了书斋的院子。

轻轻的叩门,里面一声黄莺般清脆的声音“进来”。刘子光推门进去,只见雅致的书房里到处是书籍和相同封皮的册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熏香,一个娇小的身躯几乎是被两边山一样高的册子埋在中间,少女没有抬头,直接问:“是二小姐派来送东西的吧,放在那边案子上便去吧。”

刘子光说:“启禀大小姐,二小姐派属下送来一个木匣,另外命我转告大小姐,她带秋香去探于家婶婶的病了。”说完把木匣放在大小姐说的案子上,转身就要离开。不想案子上摆的册子太多了,已经摇摇欲坠,,被刘子光不小心碰了一下,哗啦一下几十本册子到了下去,刘子光伸手去拦哪里拦得住那么多册子,掉得满地都是,他急忙说对不起,手忙脚乱去捡册子,匆忙间发现每本册子上都有文字和数字,日期,下意识的按照类型,编号和日期排放起来。

大小姐说:“放着我来吧,别弄乱了。”看到刘子光好像摆放的有些条理,不禁奇道:“你认识字?”刘子光心说我不光认识字还是新时代的大学生呢,嘴里却恭敬得很,“属下认识字。”

大小姐忽然来了兴趣,从桌子后面转了出来,“你就是妹妹说的那个红衣大将军吧,以前是做什么的,认识多少字?”看起来好像是被大量资料弄昏了头脑,想随便找个人扯几句放松一下。

刘子光回答:“属下以前是个书生,认识字不多,基本够用。”他倒也不敢夸大,现在都用的繁体字,刘子光能辨认绝大多数,可是毕竟有些生僻的字不认识,而且他写不能流利的写繁体字。

“书生?是斯文人呢,那你看看,你手里的册子是何物?做什么用的?”

大小姐好像有些怀疑刘子光的话,角斗场上血淋淋的连胜将军怎么也和书生这个儒雅的词语挂不上钩。书生,恐怕最多是乡下开过蒙未进学的小友吧。(小友指未中过秀才的儒生)大小姐微笑着。

刘子光仔细看手上的蓝色布封皮的册子,封皮上写着“生铁――丙寅年四月甲”。翻开册子,里面是文字和数字“旧管:一百五十万三千四百斤四月一日新收:三万两千斤开除:十三万一千八百斤合银:三千二百两实在:一百四十万三千六百斤。”

“这是铁厂今年四月度的生铁销售库存流水账的第一本。”刘子光说,他在大专学的就是会计,也曾在老爹的厂子里实习过几个月,被那些热心的会计阿姨强逼着灌输了不少会计知识,如今看到这原始状态的工业会计明细账,稍微有一点兴奋的感觉。大小姐略略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一个饱读诗书的小友能看明白这是帐本也不是很困难的事。

“账目记得很清楚,就是记账方法太原始落后,各自为政,互不关联,容易作假,而且不容易查帐。”刘子光接着说。看来不是普通的小友那么简单的了,貌似在哪家商号作过帐房的吧,不对,即使是老帐房,也不敢妄自尊大的批评起记账的方法来,大小姐的秀眉颦了起来,“有点意思,那依你的意思,应该怎么办呢,坐下说吧。”大小姐挥手让刘子光坐下,自己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饶有兴趣的听这个一身黑色劲装的卫士讲账房先生该讲的东西。

“是,”刘子光答应一声,深吸一口气,尽力从脑子深处翻出那些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资产等于负债加权益,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这些东西和账本里看到的那些东西完全是两套制度,截然不同,有什么简单有效的方法可以使这些浩如烟海的各种帐本记载的矿石,煤炭,焦炭,石灰,生铁,熟铁,兵器,盔甲,农具,机械等原料的进出,往来。还有副产品,高炉煤气,焦炉煤气,奴隶,斗士的消耗,出售。以及外地各个分号的报表合并问题,各地大客商的往来,挂账。这些东西都是单独成册,没有其他可以参照的账本进行平行的核算和监督。对,现代会计的职能不就是核算和监督吗,多个帐本记载同样的事情,就可以监督了,那用什么办法呢?不同的账本,不同的科目,对了,复式记账法可担此任!

“大小姐,属下曾经学过一种记帐方法,把买卖上的一笔业务分成两个获两个以上账本记载,比如出售生铁,可以记借:现银一千两贷:销售收入一千两另外一个账本记借:销售收入一千两贷:库存生铁一千两

银子收入专门有一个流水账,销售收入有一本帐,库存的生铁也有一本进出帐,记载生铁从车间转进和通过销售发出的帐。每个月结一次帐,把收入,支出,各种费用,成本,利润,库存的生铁,煤炭,兵器都列出来一个报表。一目了然。”

“继续说,”大小姐的眉头展开了。,两只眼睛开始发光,“冬香,上茶。”有丫环上了两杯香茗。刘子光毫不客气的饮了一口,继续说。

“所谓借贷,指的就是银子和物品的进出,来往,每一项业务的发生,都同时有相应的科目对应,在不同的账本上记载,钱,帐,物,分别由专人负责,不能一人独管,查账的时候钱帐物必定相等,如果不等,那不是记错了就是有人做手脚。”

大小姐冰雪聪明的人,一点就透,立刻意识到这种记账制度的优越性,拿过一张白纸和自己的硬木笔,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说:“刚才说到的那些科目,以及具体的核算方法,各个科目的对应关系,还请先生写下来,我慢慢领悟。”

刘子光没注意大小姐对他的称呼已经是先生了,拿起带着香味的硬木笔,在白纸上写了起来,边写边画,还顺带着讲解,大小姐不时发出由衷的赞叹,又不时提出各种疑问,刘子光一一作答。不知不觉已经写满了十几张白纸。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刘子肚子里传出咕咕的叫声,大小姐歉意地笑了,招呼丫环:“冬香,传膳,我和刘先生共进午膳。”

冬香很震惊,一个小小的内宅卫士,居然被大小姐留下谈了这么久,现在又要留下共进午膳,真是天大的恩遇,要知道,名满江湖的武当宋少侠,那真是青年才俊中的翘楚,因为爱慕大小姐,放弃行走江湖,扬名立万的机会,自愿到铁厂内宅做一个剑术教师。却至今没有得到和大小姐单独相处的机会,别说共进午膳了,就是谈话,也没超过一刻的。

冬香心里替宋青峰打抱不平,上饭菜的时候不免恶狠狠的剜了刘子光一眼,刘子光没有察觉,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大小姐吸引住了。

大小姐虽然长着和二小姐差不多的面容,但是感觉确是迥异的两个人,大小姐柔声细语,一双水汪汪大眼睛遇到疑问的时候忽闪忽闪的,差点让他看呆,近若咫尺,少女身上的体香更是沁人心脾,许久没有和女生靠得这么近的刘子光不由的心旌荡漾。

几个精致的家常小菜:香菇菜心,素炒笋干,辣炒鸡珍,水煮鲫鱼,红枣紫米粥,都用上好的细瓷碟子小碗装着,自从穿越以来,刘子光从来没见过这么精细的菜,上次在徐州府韩大掌柜那里也只是大块肉,大碗酒,他努力保持着吃象,不至于太过风卷残云,大小姐含笑看着刘子光吃饭,面前的象牙箸只动了几下而已,喝了半碗紫米粥,剩下的都让刘子光吃尽了。

饭后,一直在旁边伺候的冬香收拾碗筷,不免又狠狠盯了刘子光几眼,腹诽道:饿死鬼投胎。大小姐吩咐冬香,除了几个大管事,其他人一律不见,下午要和刘先生好好研究新的记账方法。

两人继续探讨起来。

“嗯,有了这样的记账方法,不但查起来方便,也能杜绝有人造假,真是不错,对了,生产阶段有没有同样好的办法来核算所费的原料,人工呢?”大小姐问,随着探讨不断的深入,已经议论到了生产环节。

刘子光沉吟了一下,搜刮脑子里的现代生产技术和财务知识。半晌,才接着说:“生产流程我还不清楚,不能妄加评论,不过生产同样一炉生铁,耗用的时间,人力,焦炭,石灰,应该有一个衡量标准,超过就是浪费,减少就是节约,就是创新,可以推广,原料库不能随意取用,要有专人负责,领用的人写清楚数量,时间,产成品库房入库的时候同样要记录清楚。库房管理系统在总的财务系统管理之下,实现数据共享。”说着,刘子光拿起笔画了一个三栏式明细账的图样,前面是日期,摘要,后面是数量,金额。收入,发出,盘存,一目了然。

大小姐微点臻首,:“这个帐页设计的很好,至于你说的办法,厂里确实没

有对原料的领用做出规定,从来是堆在场里,随意支取,外人虽不能偷窃,但是却造成了浪费之风。刘先生这么好的才学,奈何只做个卫士,妹妹淘的好人才还真是文武全才呢,这样吧,明日我和妹妹知会一声,调你到帐房去吧,用你的方法带几个徒弟,一起帮我整理账目,唉,这笔烂账,是该彻底清一清了。“

刘子光心中暗喜,一下子从卫士转作了账房先生,肯定是升级了,更重要的是能得到大小姐的赏识,以后腰杆可以硬些了。唉,看大小姐的样子,不过十七八岁,就要担负几万人的铁厂的总管大任,真是辛苦。察觉到自己居然生出怜香惜玉的念头,他暗骂自己,你是什么身份啊,奴工出身的卫士,就是一条狗啊,即使是在21世纪,和这样的豪门千金也是云泥之别,别想那遥不可及的天鹅肉了。

天色渐晚,倾囊相授的刘子光已经掏空了自己的库存,有些现代会计方面东西,他也不能全面掌握,但是总体架子已经在大小姐脑海中构建起来了,现在需要的是不断的完善,逐步替换旧的制度。

看大小姐有些疲倦了,刘子光起身告辞,表示自己要回去再回忆一下所学的知识,常年不用,有很多已经忘记了,等明日再听大小姐调遣。大小姐点头答应了。

出得门来,门房里赫然坐着宋青峰,正和冬香说话呢,看见出来的是刘子光,宋少侠不由愕然,这个上午在自己剑下狼狈不堪的贼奴工,现在居然和大小姐倾谈了一个下午,听说还一起用饭,可怜自己坐了一下午门房。冬香死活不肯通报,原来是因为这家伙啊。宋青峰若有所思,眉头不由紧锁起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