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大结局精彩阅读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最新章节列表

奶昔奶昔 2018-08-20 18:36:42 36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黑文学,关注后回复:思念很痛,蚀骨剜心 或者书号:12560 即可阅读全文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网络作家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思念很痛,蚀骨剜心》由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然祁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现在能和她称为你们的,只有肚子里未出世的宝宝,可惜他的存在还鲜少有人知晓。“就近一家酒店停车就好。”安然迫不得已回答。下意识的打量安然神色,见她不像是在说笑,蓝明谦识相的不再多问。剧院门口。一上车祁扬...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 第九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免费试读

现在能和她称为你们的,只有肚子里未出世的宝宝,可惜他的存在还鲜少有人知晓。

“就近一家酒店停车就好。”安然迫不得已回答。

下意识的打量安然神色,见她不像是在说笑,蓝明谦识相的不再多问。

剧院门口。

一上车祁扬便拿出手机,刚才的话剧他根本没看,直到落幕她才如获重负。

打开手机有李特助的短信。

【祁总抱歉,并没有见到安小姐。】

他本是有些不放心安然,吩咐李特助将人送走,没曾想竟没见到人。

祁扬习惯性的皱眉,正是晚高峰打车不容易的时候,又是下着暴雨,安然竟独自离开了。

打开第二条短信,依旧是李特助的。

【“但是现在下着暴雨,安小姐又似乎情绪不太好,需要我查一下她在哪里吗?”】

时间显示是五十分钟以前,剧场内不能开手机,大概是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李特助又发来一条短信。

【“祁总,安小姐和一个男人开了房,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拧着眉看了最后一条短信好几遍。

眼中骤然掀起寒冽,祁扬一字一句仔细检查,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

尹佳佳和祁扬说了两句话,却没有得到回答。

疑惑的朝着主驾驶的方向看过去,“祁扬你怎么了?”

“我还有事,你先回家等我。”

恰逢两人离婚的黄道吉日,尹佳佳自然不会大吵大闹的惹人烦心。

随即乖巧的下车等着司机来接,祁扬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皇朝酒店的总统套间。

安然心里暗自权衡,自己就这么走了好像不好,但一直在这里窝着,又似乎太过尴尬。

之前大概是见她一直揉搓双手,蓝明谦下车给她买了热咖啡。

可是她怀孕不能喝,人家顶着大雨买回来,她又不好拂了人家好意,只能握在手里取暖。

没曾想一晃神,咖啡杯一倾竟然洒了蓝明谦一身。

刚到酒店将她塞进被子,蓝明谦便忙不迭的去洗澡了。

想到蓝明谦的洁癖习惯,安然便越发感觉不好意思。

两人从小是一起长大,虽然没有那么多顾忌,但是在知道了他的心意之后,这样的接触俨然有些暧昧。

不过一想到已经过去三年了,期间和蓝明谦又一直没有联系,搞不好对方已经结婚了都说不定!

尤其自己现在是一个离婚妇女,想这些未免太过杞人忧天。

放下心来,房间里暖气够,再加上在床上捂着被子。

暖和过来安然便有些无聊,这种情形她又不能睡觉,干脆窝在床上玩手机。

“安然你给我开门。”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安然一跳,她一度以为是自己幻听。

祁扬?

怎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哐当”

正当安然失神的时候,祁扬竟然踹开了房门,直接大步闯了进来,气势汹汹分外摄人。

她受惊的抬眼看过去,正见熟悉的身形,已经几步冲到卧室门口,身后向来面无表情的李特助,此刻竟是难掩焦急惊慌。

刚闯进来,祁扬当即脸色大变,安然神态惊异的躺在床上,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

这里还有其他人!

“小然发生什么事了?”蓝明谦不明就里,不放心的高声询问。

竟然真的是个男人?

孤男寡女在酒店开房,一个躺在床上等着,另一个在浴室洗澡,之后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眼中怒火渐盛,祁扬脚下转了方向,大步直奔浴室,“你竟敢背着我偷男人,安然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似乎察觉他的意图,安然慌忙下床,眼疾手快的抵在浴室门口,“你发什么疯?”

“他是谁!”

被祁扬眼中的震怒吓到,她畏惧的想逃离,但是身后已经是浴室的门,退无可退。

想到身后的蓝明谦,安然壮着胆子的反驳,“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事。”

“滚开。”

胸腔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烧,祁扬理智尽失,语气仿佛冷冽的带着寒刃。

明知祁扬误会了什么,安然赌气没有解释,“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现在这样的行为,该不是后悔了吧!”

猛然抬手钳住她的下颚,祁扬越发怒不可遏。

“你说什么?”

试图躲闪祁扬阴冷的目光,她佯装镇定的警告,“离婚协议签了字,从此一别两宽,我和你再没关系。”

“小然你让开。”蓝明谦听出不对劲,但又不敢直接踹门,怕不小心伤了门口的安然,只能在浴室里干着急,同时不停的拍着浴室门。

安然依旧抵在门口不动。

看在祁扬眼里,就成了安然不惜惹怒他,也要保护身后的男人。

刻意压抑自己心中的怒气,祁扬主动让步,“他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两是什么关系。”

“无可奉告。”

语气微冷,祁扬警告,“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这该是我说出来的话,祁先生该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我安然和你即便离了婚,也会对你一辈子念念不忘吧!”安然语气更冷!

的确是这么以为!

安然的三年,也是他祁扬的三年。

他早已经习惯了她的守候。

习惯了她的不退不让。

习惯她偶尔的据理力争……

这一切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她突然离开他的世界,留下的是判若两人的冷漠决绝,他不习惯。

“你们是不是今天才认识的?”祁扬有意引导。

心中怒火已经快将他淹没,再这样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过回答他的不是安然。

隔着门蓝明谦高声控诉,“是不是祁扬?你凭什么质问小然,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介入我们之间的是你。”

气氛陷入让人心悸的寂静。

“好一个青梅竹马。”祁扬猛然开口,意有所指。

然后直接拽起安然手腕,一把朝着旁边推过去。

盛怒之下,祁扬的手劲自然不会小,可她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手腕都已经红通通一片,愣是站在浴室门口没有让开。

安然红着眼厉斥,“我说了和你没关系。”

“你给我滚开。”

抬眼看向祁扬,安然带着哭腔的低喃,“祁扬别让我厌恶你,你不能动他。”

闻言一怔,祁扬果然放开手,只是站在原地未动。

两人毫不相让,气氛诡异沉寂。

就在特助想着,要不要直接将祁扬拉出去时,正巧酒店的经理,带着四名保安走进来。

扫了一眼倒在地的房门,酒店经理语气不善,“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这样的高端酒店,就是这样保护客人安全,竟然让人轻轻松松的,就这样闯进客人房间?”安然大声控诉。

“这位小姐让您受惊了,我们这就将人赶走。”

经理不知道祁扬身份,抬手就吩咐保安上前,但祁扬气势凌人,一个眼神就惊的众人不敢上前。

气氛再度僵持不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