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惹火娇妻:女军官归来》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唐言寒诺辰小说全文

奶昔奶昔 2018-11-08 18:01:48 8

>>>>点击阅读《惹火娇妻:女军官归来》全部章节

《惹火娇妻:女军官归来》小说简介

主角是唐言寒诺辰的小说叫《惹火娇妻:女军官归来》,是作者予小布点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寒诺辰眉头紧敛,盯着怀里那张熟睡的脸,神色复杂难辨。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响起,是几条信息。“老大,救命!”“许思曼给我打了N个电话,追问你在哪”。“老大,你知道的,我一向抵挡不住美女的哭诉啊……...

《惹火娇妻:女军官归来》 第三章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免费试读

寒诺辰眉头紧敛,盯着怀里那张熟睡的脸,神色复杂难辨。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响起,是几条信息。

“老大,救命!”

“许思曼给我打了N个电话,追问你在哪”。

“老大,你知道的,我一向抵挡不住美女的哭诉啊……”

“老大,我快招架不住了……”

“老大,心残志坚的我,快变成心残志残了,你的私人号码就快要不保了……肿么办……”

有心脏病的赵美人,这成语用的……啧啧,甘拜下风!

看完赵玉发来的信息,寒诺辰捏了捏眉心,轻手轻脚地将怀中的人放到枕头上。

刚沾到枕头的人似是不满,唇瓣微启,呢喃一声,终究还是没醒过来。

寒子熠给她盖好被子,动作温柔,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小心翼翼。

客厅阳台,寒诺辰不紧不慢的拿着常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诺辰,你在哪里?”

“诺辰……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要取消婚礼”。

“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打你手机,却打不通”。

“我们见一面好吗?”

……

电话那头一道道温柔似水的女声传来,略微带着一点委屈和小心翼翼。

这要是被唐言听到,肯定会调侃。

第一名媛果然名不虚传,被退婚都可以做到这么温柔优雅,要是她,呵呵,估计整个A市都将不得安宁。

“交易已经结束!”

寒诺辰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静静地听完许思曼说完,微启唇齿吐出四个字。

“什么……交易?”

“诺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饶是涵养极高的许思曼,在听到那两个字时,脸色变了几变,一直以来极力伪装的情绪,呲的一下,煞时破了一丝裂缝,却依旧不得不强自镇定。

“许小姐,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或许,你可以去与你的父亲交流一下”。

“……”

交易!

父亲!

听暗存心中已久的只言片语,许思曼终于伪装不下去,脸色煞白,崩溃到极点,瘫倒在沙发上,原来他知道……她已经知道了。

交易!

是的,这场婚礼是父亲与他策划的一场交易,只是一个嘘头而已,不出意外的话,根本就没有婚礼。

父亲有心隐瞒她,但她还是无意间知道。刚知道时,她伤心,愤怒,却更多的是不甘,所以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不堪自己的婚礼被父亲当作商业筹码,父亲的打的什么算盘,她很清楚,无非是让她和寒诺辰日久生情,届时,寒家和许家从此不分你我。

骄傲如她,终究抵挡不了……对他的渴望,因为是他,所以她甘愿被利用。

她,许家大小姐,世界排名第一的SF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的硕士,心甘情愿的去做他的秘书。

她坚信,日久生情,终有一天他会爱上她,放眼整个A市,乃至全国,也只有她能站在他的身边!

从一开始就知道婚礼会取消,她能做的就是将交易变成事实,让他们之间发生的爱情成为这场嘘头婚礼的一个意外。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若是成功,她便是曜石,光芒无限,若是地狱,那么就是万劫不复!

直到昨天晚上她还做好了准备,等着被打入地狱,结果等到凌晨,他都没有取消婚礼。

所以她侥幸的看到了希望和天堂。

似是放下了一颗大石头般,安心的睡了一觉。

被母亲唤醒时,眼中的喜悦溢于言表,她就要成为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新娘,激动的她,忽视了母亲的欲言又止。

直到父亲过来,一句婚礼取消,将她彻彻底底打入地狱。

她不甘心!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竟要她如此难堪!

哪怕是早一天,她也不会……

于是,一向淡然如斯的她,迫切的想要一个答案,疯狂的打着他的电话,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

从小良好的修养告诉她,要淡定,要平静,不能崩溃。于是,她努力平复好情绪,佯装大大方方的等着他的电话。

然而,时间过去了大半天,对她来说犹如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却还是等不到他的电话,所以她只好去求一个过去从来都不屑看上一眼的人。

如愿的等到了他的电话,结果等到的是字字诛心,让她疼入骨髓,疼到让她狠下决心,既然……选择了地狱,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诺辰,是因为唐小姐吗?你……爱上她了?”

许思曼恢复以往的优雅淡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

寒诺辰沉默良久,久到许思曼以为他不会回答。

“爱?我寒诺辰不需要,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寒诺辰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许思曼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动一下。

听到他说不爱那个女人,她兴奋却也很清楚,不是这样的。

他爱那个女人,她一直都知道。

只有那个女人,能够牵动他的喜怒哀乐,能让他冰冷的世界不那么蚀骨。他,只是还没意识到,或许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这样,也挺好,就让那个女人下地狱好了!

呵呵!!

这边挂掉电话的寒诺辰,突然好像感觉到什么,转身看去,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心绪稍有波动,眉头紧蹙,眼色微沉的走过去,探视性的打开房门,看到床上那抹沉睡的身影,心中松了口气。

刚刚……

寒诺辰冰冷的嘴角一勾,带着自嘲,或许是他太累了吧。

走到床边,附身轻吻她的额头,关掉灯光,然后将她搂在怀里,闭上眼睛,渐渐入睡。

良久,直到身旁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唐言睁开了眼睛,眼泪早已布满脸庞。

一直以来,他纵容她的接近,纵容她的无理取闹,纵容她抱他,偷吻他,她以为她是不同的,然而他终究还是不爱她。

再怎么自欺欺人,也比不过亲耳听到所爱的人说出不爱自己。

他不爱她,他说,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爱有多深,此刻心就有多痛!!!

傍晚,床上相拥而眠的俩人看起来透着一股莫名的温馨。

寒诺辰睁开眼睛,看到那抹熟悉的睡容清晰的呈现在眼前,脸上露出难以察觉的温柔。

小心翼翼的放下怀里的人,走出房间,定了个外卖。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优雅,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那丫头,一天没吃东西,应该很快要醒了……饿醒的。

果然不出所料,没多久,唐言便悠悠醒来。

伸手一摸,身边空无一人,心中不由感到失落。

他,是走了吧。余温还在,应该没走多久。

肚子咕噜咕噜叫着,鉴于民以食为天,再怎么伤心也要先填饱肚子。

唐言一鼓作气的跳下床,然后……腿脚一软,一顿踉跄,头晕眼花。

我去,姐特么还是大名名鼎鼎的少……不对,大明星吗,这么弱。

不就饿了一天吗,至于站都站不稳。

靠!

娱乐圈果然害人,都快把人养成废材了。

寒诺辰隐约听到房间的声响,正想走过去,门铃响起。

淡定从容的接过某高档餐厅经理亲自送过来的外卖,无视其客气讨好的笑容,直接关门,转身,看到唐言正傻愣愣的站在房门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寒诺辰皱着眉看了眼打着赤脚的唐言,默不作声的将外卖放到餐桌上。

“你,没走?”

唐言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身影,弱弱的问道。

寒诺辰冷冷地看了眼唐言,越过她,走入房间。

然后……唐言再次震惊……额不……是惊悚!

让人闻风丧胆的寒大佬,居然提着她那双粉色拖鞋,向她走来,这画面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把鞋穿上”。

唐言愣愣的看着寒诺辰蹲下将鞋放在自己脚边。

“辰辰,你是我家辰辰吗”

“肯定不是,你把我家辰辰弄哪去了,快点还给我”。

“不过……你这个体贴的辰辰我也喜欢,嘿嘿……”

寒诺辰:“……”

**!

果然不能对她太好!

唐言傻兮兮的看着寒诺辰,然后张开双臂,扑倒寒诺辰身上,直接用脚勾住他的腰。

“辰辰,我**鞋,你抱我过去呀,我好饿”。

寒诺辰:“……”

寒诺辰被唐言冲的后退一步,下意识的伸手拖住她的**……

眼神冒火的盯着正在玩火还不自知的某女,寒诺辰脸黑的彻底,却也无可奈何。

想到昨晚,默默叹了口气,压下腹部瞬间升起的**,就这样将唐言移到了餐椅上。

“我最爱的爆炒鱿鱼,嗯,好好吃”。

饿了一天的唐言,看到自己喜欢的菜,立马狼吞虎咽起来,结果直接被人用筷子敲了脑袋。

“哎哟……”

“先喝点粥,吃慢一点!”

心里明白他是怕她饿了一天,吃太快太油胃受不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矫情起来。唐言摸着脑袋,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瘪了瘪嘴,委屈的抬头凝视还站在旁边的寒诺辰,无声控诉某人的暴力,不,家暴。

寒诺辰无奈扶额,终究还是伸出手揉了揉唐言被敲的脑袋,这丫头好像越来越放纵了……

算了,随她吧,反正也就她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