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花好月圆》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楚传宗李桃花小说阅读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8-11-23 18:08:05 20

《花好月圆》小说简介

主角是楚传宗李桃花的小说叫《花好月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满小楼写的一本现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黛琦算着时间,等他扎满一个时辰才高抬贵手放过了他。取下了木桶,杨广四肢都僵了,站也痛坐也痛,怎么着都不得劲。不多时,一名婢子匆匆进来,恭敬道,“少主,药浴熬好了。”黛琦点点头,然后一把将四肢僵硬的杨广...

《花好月圆》 第011章信了你的邪 免费试读

黛琦算着时间,等他扎满一个时辰才高抬贵手放过了他。

取下了木桶,杨广四肢都僵了,站也痛坐也痛,怎么着都不得劲。

不多时,一名婢子匆匆进来,恭敬道,“少主,药浴熬好了。”

黛琦点点头,然后一把将四肢僵硬的杨广拖去了净房,指着热气腾腾的浴桶,“进去泡半个时辰再出来。”

杨广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这是药浴还是杀猪?

这特么是烫猪毛用的吧?

黛琦撸起袖子,伸手在浴桶里搅了搅,“你看,其实并不烫,只是热气多了点。”

杨广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正要上前试一试。

却听黛琦道,“堂堂男儿怎这般忸怩?”

杨广一听,果然炸毛,“你,你回避!”

黛琦轻蔑瞥他一眼,慢悠悠转过身去。

杨广也是个狠人,当即脱了衣服,只穿着一条亵裤翻身坐进了浴桶里……

“嗷,我信了你的邪!”杨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这时黛琦突然回身,身形瞬时掠至杨广身后,伸手摁住了他。

“嘶!”杨广倒吸一口凉气,额头青筋暴起,大汗淋漓,眼珠子都红了起来。

黛琦掌心贴着杨广肩膀旋转挪移,一股偏寒的内力涌入他体内。

杨广发现他皮肤的温度降了一些,而体内的暴虐药力也被梳理顺了,在经脉中流动并缓缓融入了他的身体。

一丝丝细汗从毛孔渗出,带出了一层污渍。

看着皮肤表面覆盖的一层浅浅的黑色油污,杨广都惊呆了。

“这是洗骨伐髓,将你体内沉积的毒素排出。”黛琦解释道,“不过你根骨好,年纪也小,毒素并不多,所以才浅浅一层。”

要是换个年纪大点、根骨差点的,估计排出来的就是一堆泥垢了。

又过了一会,黛琦啧啧道:“你这根骨太适合练我魔门武功了,等我将你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武功化去,重塑了根骨后就教你广寒秘典。”

杨广一个激灵,猛然抬头:“广寒秘典?你要教我苍穹宫不传绝学?”

黛琦拍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脑壳泡坏了吗?不传是不外传,如今你是我的弟子,算外人吗?”

杨广回头复杂的看她一眼。

这是黛琦第二次说“不算外人”这句话了。第一遍他只当是玩笑,可这第二遍的分量,却明显不是玩笑那么轻的。

广寒秘典乃是苍穹宫开派祖师从盈月有亏、阴月有晴、明月潮生中悟出的绝世武功,又经历代祖师不断感悟完善,论珍贵程度,当世之中也只有登真隐诀比之更胜一筹了。

可想而知,杨广听到黛琦要教他广寒秘典时的心情了。

杨广默默回过头去,两人都没再开口。

不过黛琦内心世界一直很精彩,“嘻嘻,男神一定被感动的**了。”

“他有没有**我不知道,”系统补刀,“但你是肯定的了。”

黛琦:“……”

等浴桶中的药浴不烫后,黛琦才收回了内力,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让人换桶干净的水进来,你将身上洗一洗。”

黛琦走后,杨广起身捏了捏手臂和小腿,发现不酸也不疼了,感觉还能一口气扎个两个时辰马步。

外面,黛琦正美滋滋的搓着手指。

“嫩吧?”系统冷不丁道。

“贼嫩。”黛琦没防备,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不舍得洗手了吧?”系统幽幽道。

黛琦猛地反应过来,“嗯?草,你素质还能再差点吗?”

系统心说跟你这个没节操的宿主混了十年,我素质再高也都拿去喂狗了。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后,杨广穿戴整齐的出来了。

黛琦连忙收起猥琐的表情,一脸矜持的点点头,“走吧,该用晚饭了。”

……

晚饭后,黛琦让杨广自行安排,而她则在书房埋首书案奋笔疾书。

“少主,裴右使求见。”婢子通报道。

黛琦手一抖,墨汁洒了一大片,“不见,就跟他说我睡了。”

“是。”婢子应道。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去通知裴谦之,他就已经自己进来了。

“少主,魔尊临走时对属下多番叮嘱,务必督促少主履诺。”裴谦之笑眯眯道,“少主可莫要让属下为难啊。”

黛琦木然的看着他。

裴谦之心中打鼓,暗道魔尊也是真不厚道,把这么个苦差事交给他,这不是让他上赶着得罪黛琦么?这下好了,黛琦定是恼了,瞧这眼神,跟要变身吃人似的。

但两人对视了许久之后,裴谦之就感到不对劲了,连忙上前几步,结果细看之下,发现黛琦双目无神,压根就没有看他。

裴谦之:“……”喵喵喵?这样都行?

万万没想到,这货竟然坐着就睡着了——特么还不闭眼。

裴谦之毫无形象的挠了挠头,愁眉苦脸道,“这我是叫还是不叫醒她呢?”

算了,现在苍穹宫还是魔尊当家做主,总不能忤逆魔尊吧。

“少主啊,属下这也是奉命行事,您多担待吧。”裴谦之道了声抱歉,然后拿出一根银针来,对着黛琦的神庭穴扎去。

黛琦原本无神的双目猛地聚焦,一个后仰翻了下去,瘫在地上,怒指裴谦之,“你敢非礼我?看我不罚你!”

就罚你扫茅房!嘿嘿,再也没有比本少主更机智的人了。

真是个甩锅小能手。

裴谦之忙道,“少主误会了,属下其实也是为少主考虑啊。”

黛琦一愣,翻身爬起,挑眉道,“这么说来我还得谢谢你了?”特么多大的脸?

裴谦之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谢就不必了,为少主分忧是属下分内之事。”

黛琦被他气笑了,“你今天要是不讲出个道理来,休想躲过这份罚!”

“咳咳。”裴谦之清了清嗓子,“少主这么睡觉危害极大,需知上一个这么做的,后果严重至极啊。”

“哦?”黛琦作势惊讶不已,忙追问道,“这我可是头一次听说,有什么危害?你说。”

心中却是,让你和九重城一个鼻孔出气,今天这锅不甩你身上,我就不叫黛琦。

“哎。”裴谦之忧国忧民的长叹一声,“少主可听过张桓侯?”

黛琦脑子一时没转过弯,“啥?”

“张飞啊…你还搞历史的呢,不知道他睁眼睡觉被砍头啊!”系统十分鄙视她那没见识的样。

黛琦无暇回怼这狗币系统,因为面对眼前的忽悠鬼才裴右使,她发现自己败了。

喵的,不愧是和九重城混久了的人,失策失策。

干笑一声,“……那这后果是真尼玛严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