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主角是楚传宗李桃花的小说 《花好月圆》 全文在线阅读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8-11-23 18:08:05 69

《花好月圆》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花好月圆》由月满小楼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传宗李桃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众人对此连连叹服道:“少主高义。”“今日对诸位多有唐突了,稍后本座会派人登门致歉。”黛琦冲他们一拱手,然后道,“先散了吧。”“少主客气了,我等告辞。”回到自己的院子,黛琦冲杨广玩味地说道:“如今我已成...

《花好月圆》 第020章皇帝的话就是真理 免费试读

众人对此连连叹服道:“少主高义。”

“今日对诸位多有唐突了,稍后本座会派人登门致歉。”黛琦冲他们一拱手,然后道,“先散了吧。”

“少主客气了,我等告辞。”

回到自己的院子,黛琦冲杨广玩味地说道:“如今我已成功找出窃贼,二郎可还记得先前说过什么吗?”

杨广:“……记得。”

他抿了抿唇,却忍不住问:“你想让我做什么?”

“唔,”黛琦沉思少许,“一时没想好,算了,先欠着吧,等回头我想起来了再跟你说。”

“又要耍我?”杨广皱眉。

“二郎怎么能这么想为师呢?”黛琦一脸受伤,“为师可都是为你着想的啊。”

杨广脸一抽,颇有些不忍直视的移开目光。

世人都道黛琦一向冷若冰霜,杨广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世人”在造谣……

就这么一个满肚子坏水,性格奇葩,还特别不正经的货色也能称得上冷若冰霜?

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就是脑壳坏掉了。

过了一会,杨广又没忍住好奇心,问道:“你刚才那是什么水?竟如此神奇!”

黛琦抬手晃了晃棕色瓶子:“这是硝酸银溶液。”

杨广:“???”

“一个名称而已。”黛琦不甚在意,“二郎只需知晓它能令指纹显化出来就行了,不过此物有毒,切不可肌肤接触,或者误食。”

杨广沉思半晌,问道:“难道是硝石与银融合而生?”

“没那么简单。”黛琦摇摇头道,“二郎若有兴趣,回头我给你一卷书,你慢慢研究吧。”

于是杨广不再追问。

黛琦心里也纠结着要不要拿化学书给他,万一崩了他的三观该怎么办?更重要的是,这书里提到的东西,被那些个儒生看到,肯定会被批为歪理邪说的啊。

特么的,都是独尊儒术带来的后果,汉武帝真是个人才。

黛琦暗暗腹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汉末三分、魏晋玄学大兴再加上五胡乱华后,儒家那一套已经崩的差不多了,这是一个最有希望恢复百家争鸣的时代。

“算了,都泥石流了,干脆就让它来的更猛烈一些吧。”黛琦豁出去了。

被批歪理邪说又怎么样?她的徒弟以后可是要当皇帝的,皇帝的话就是真理!

于是系统那儿又被敲走了几卷化学书——当然是改编+简化版的,还尽量贴合了下时代背景。

“二郎刚突破不久,回去巩固功力之后,先休息一番再研究这些书籍。”黛琦叮嘱他。

杨广有些如获至宝,道了声“是”就捧着书回屋了。

黛琦传来心腹奴仆,让他备上一些礼物给众位长老和左右二使送去,权当为今天的唐突赔礼道歉了。

心腹奴仆自是立即照办。

“少主,少主!”又过了没多久,厨房的奴仆兴冲冲的跑了过来,禀报道,“真是神了,厨房突然多了一篮子蔬菜和果子!”

黛琦淡淡一笑:“嗯,耽搁了这么久,你们先做些菜粥,然后分些新鲜果子一并送到本座和二郎屋里吧。”

“是,少主。”奴仆连忙应道,然后回厨房忙活去了。

午饭之前,杨广突然匆匆找来。

“二郎这时来找我,是为了何事?”黛琦好整以暇道。

其实她已经猜到了,但她就是不主动说。

杨广神色带着几分焦急,几分茫然:“这书中所说之化学果真如此?”

黛琦心中啧啧几声,暗道再如何早慧,也还是个小屁孩儿啊,这就崩了三观了?

突然有点想笑。

“世界之大,宇宙奥妙无穷,人力能窥探几何?”黛琦正色道,“但不论过去、此时、将来,人们却永远不会停止探索,二郎亦当常怀敬畏之心,去探索、去实践。书中所言也未必尽皆事实,不管信与不信,都应当亲自验证才是。”

原本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杨广,听她这么一开解,顿时豁然开朗:“师父所言甚是。”

“既然来了,就在这里看书吧,等用过燕食再回去休息。”

杨广便留了下来,直至吃过午饭才回屋去。

黛琦正打算躺下歇会,却听外面婢子通报。

“少主,裴右使求见。”

“让他进来。”

不多时,裴谦之跨步而来,手中持着一叠书信。

“属下参见少主。”裴谦之十分正式的行了个礼,余光瞥了一眼黛琦身旁。

黛琦会意,冲婢女挥了挥手,示意她先退下。

“裴右使有何事?”见她出去,黛琦这才问道。

“这是长安传来的消息,还少主请过目。”裴谦之将书信呈交给她。

黛琦接过书信,心中有些狐疑,长安有什么重要消息会让这位有决断大权的裴右使匆匆赶来见她?

翻开书信,黛琦一目十行匆匆阅览一遍,不由得皱了眉头。

“宇文赟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黛琦将书信甩到桌案上,冷哼一声。

“少主,此事可要告知雁门郡公?”裴谦之问道。

黛琦思考少许,觉得还是不该瞒着杨广。既为他好,那便要保留他的知情权。否则打着为他好的幌子,事事隐瞒于他,反倒适得其反。

黛琦唤来婢子,让她去叫杨广。

而裴谦之却一直没有走,黛琦不禁好奇:“裴右使可还有事?”

“咳。”裴谦之干咳一声,略不自在道,“少主今日真是令属下大开眼界,多谢少主不计较之恩。”

黛琦:“……所以真是你干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裴谦之亲自来送消息,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不然没个由头直接前来,那不等于是告诉所有人老娘的菜地是他偷的么?

“咳咳,玩笑,玩笑。”裴谦之闻言老脸都没处放了。

谁让黛琦先前坑他坑的这么惨,到现在宋长老还老找他的茬呢。他又不能真的对黛琦做出实质性的伤害,只能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略作报复了。

本来吧,这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偏偏黛琦这妮子竟能让菜叶上的指纹显化,这下子彻底丢人丢大发了。

好在黛琦做人留一线,给他留了脸,不然是真的混不下去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