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花好月圆完整版全文阅读 楚传宗李桃花小说 大结局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8-11-23 18:08:07 78

《花好月圆》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楚传宗李桃花的小说叫《花好月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满小楼写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所以啊,万万不能坐着睁眼睡觉啊。”裴谦之苦口婆心,然后话锋一转,“少主,那这茅房……您看?”黛琦一个趔趄,心说你这急转弯转的是真骚啊——很好,老娘翻车了。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都怪她嘴贱跟九...

《花好月圆》 第012章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免费试读

“所以啊,万万不能坐着睁眼睡觉啊。”裴谦之苦口婆心,然后话锋一转,“少主,那这茅房……您看?”

黛琦一个趔趄,心说你这急转弯转的是真骚啊——很好,老娘翻车了。

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都怪她嘴贱跟九重城打了那个赌。

现在后悔都来不及!

“扫,我扫行了吧?”黛琦咬牙切齿。

“少主英明。”裴谦之拱手一拜。

黛琦忿忿出门,心中骂了一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茅房其实有两处,一处是高层用的,另一处则是仆人用的。九重城要黛琦扫的自然是魔门高层用的那处。

“不就是扫茅房么?”黛琦喃喃道,“魔门的女人,无所畏惧。”

这个时候还分什么性别,扫完了才是正紧。

茅房的打扫工作其实一直都有专人负责,就是一位姓王的老大爷,只是他已老眼昏花,有些细微之处顾及不到,大的脏乱倒还是没有的。

黛琦全程黑着脸来到茅房外,却没有进去,不仅没有进去,连扫帚也没带一把。

裴谦之在后面抱胸而立,也不上前催促,只是默默盯着她。

黛琦眯了眯眼,忽然,以她为中心卷起一股气浪。接着只见她右手一伸,自手腕而下迅速覆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冰寒内力。

右脚退开一步,紧接着右掌蓄力推出,一股内力迅速扩散,化作狂风向着茅房吹去。

无情似秋风,冷冽比冰刀,所过之处甚至凝结出了点点霜花。

地上堆积的残花败叶被卷至角落,随后茅房的门也一扇扇自动打开,内力化作的狂风吹入其中,将一应垃圾都卷进了坑里。

“啊!”

“扑通~”

黛琦内力猛地一滞,狂风瞬间消失,她错愕道,“擦,忘记看里面有没有人了!刚才那声音……”

这时候系统开始马后炮了,“是的,我刚刚扫了一下,确实有个人。”

黛琦:“……你特么早干嘛去了?”

系统坚决不背锅,“你自己早干嘛去了?逼么是要装的,出事了就想让我顶?这素质太差了啊。”

裴谦之也几步掠来,诧异的盯着茅房,“少主这是把谁推进去了?”

“咳。”黛琦强作镇定,处变不惊,“听声音是个男的,男女有别,你去看看。”

裴谦之心里其实是想拒绝的,毕竟要他去看的是一个掉进粪坑的人,太辣眼睛。

但总不能让黛琦一个女孩子去,于是裴谦之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他刚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只满是污秽的手攀着地面用力往上爬。

裴谦之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捂住口鼻,用袖子挥了挥气味,“里面何人?”

“老夫操你的坟,缺了大德了,趁老夫如厕的时候偷袭老夫,你等着,等老夫上来的!”里面的人破口大骂,费力从坑里爬了出来。

裴谦之吓得又后退了几步,忙摆手道,“可不是我推的你,你要操也别**的坟。”

真真是佩服他的胆量,一言不合就操坟。

“哼!”那人怒哼一声,内力一震,将身上的污秽震开,只是那股气味却是如蚁附膻除之不去。

裴谦之迅速退后,身前还多了一道气罩,免得被污秽波及。

“好你个姓裴的!卑鄙**下三滥的玩意儿,老夫跟你有什么仇?”那人撩了撩发丝,“偷袭老夫不算,事后还不敢认?”

裴谦之欲哭无泪,心说他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哦,这下要是还没反应过来黛琦的诡计,那他就是猪了。

他运起轻功迅速飞出茅房,到了外面一看,果然如他所料,这方圆可见之处,哪里还有黛琦的身影?

这屎盆子是彻底扣他头上了。

“姓裴的,哪里走!”后面那人也紧随其后追了出来,朝着裴谦之扑去,当头就是一掌。

裴谦之匆忙回身,抬手对轰了上去。

因内力缓冲,二人手掌并未触碰,各自身前多了一道护体罡气,并僵持在了原地。

实则裴谦之是丝毫不想碰到对方的手,不过这心思倒不能说出来火上浇油。

“宋长老,你误会了,真不是我推的你啊。”裴谦之无奈解释。

“你当老夫眼瞎吗?这里就你一个,不是你干的是谁?”宋长老大怒,不禁再次加大了力道,狠狠一掌压了下去。

裴谦之身形不由自主的后挪了一段,连忙也跟着增加了内力输出,这才顶住了这老家伙的压迫。

“魔尊与少主打赌,少主输了被罚清扫茅房。方才正是少主在清扫,不慎误伤了宋长老,着实与我无关啊。”裴谦之苦笑道。

“嗤,”谁料,宋长老对此嗤之以鼻,“你要说是别人,老夫还信你一两分,你说少主?老夫半个字都不信。”

这就得益于黛琦那酱油瓶倒了都不会去扶一下的好名声了。

就这么个懒货会因为打赌输了就乖乖来扫茅房?

这大概还没有母猪会上树更可信一些。

裴谦之倒霉就倒霉在武功心法跟黛琦同出一源,那阴寒的内力无法辩驳,不然还能给自己洗洗清白。

而九重城跟黛琦打赌之事,除了当事人知晓外,也就裴谦之知道了。而九重城已经去京城了……

这不是倒霉催的么?

“裴谦之啊裴谦之,枉老夫平日里还觉得你小子谦谦君子、光明磊落,没想到内里竟然是这么个腌臜玩意。”宋长老冷笑道,“看老夫今日不教训教训你!”

裴谦之也怒了,心说本使该说的都说了,你这老货还不依不饶,难道本使就是吃素的么?

“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裴谦之猛一跺脚,内力震荡开来。

宋长老双目一缩,忙借力后翻,落在了三丈之外。

……

而此时,罪魁祸首正在院子里告诫奴仆们,谁也不许透露裴谦之来找她的事。

“嘿嘿嘿,活该裴谦之倒霉。”黛琦心中乐开了花,“怎么就这么巧刚好有个人在里面?哈哈哈。”

“轰轰轰~”

外面动静不小,惊动了不少人前去围观。

“哎呀,这是怎么了啊?”冯岩之冯长老劝架道,“怎么好好的就打起来了?快住手吧,损坏了房屋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瞧瞧这茅房都毁的不像样子了,臭味冲天了都。

“姓冯的,你少他娘的在这里装好人,这事儿跟你没关系,要么闭嘴要么走,别瞎几把掺和。”宋长老丝毫不买账,一边出手凌厉的攻击裴谦之,一边不客气道。

冯岩之的表情跟吃了屎似的:“……”

这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而宋长老跟裴谦之打的更加凶猛了,几乎招招都是冲着死穴去的。

众人看的一脸懵逼,这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啊?杀父之仇也不过如此了吧?

“裴右使啊,你们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啊?”冯岩之又问裴谦之道。

裴谦之发丝凌乱,“呸”了一下,将口中发丝吐出,语气更加不屑,“这你得问宋长老。”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可怜冯岩之想主持大局,却接二连三的吃瘪,老脸都挂不住了。

其他人更不想惹来一身骚,于是大家纷纷提议,“快去请少主来。”

不多时,黛琦施施然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