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交换新娘》完结版精彩试读 《交换新娘》最新章节列表

奶昔奶昔 2018-12-06 18:10:21 8

《交换新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西梅文学,关注后回复:交换新娘 或者书号:622 即可阅读全文

《交换新娘》小说简介

沈宁溪时景舟是小说《交换新娘》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佚名,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不要,先生……咳咳……”沈宁溪挣扎着起身,却感到自己浑身散架没有力气,直接跌落到床下。“嘶——”疼痛让她的身体雪上加霜,她眼前一黑,一瞬间有些晕眩。就在这时,有人一左一右地架起了她的身体,她却只能屈...

《交换新娘》 第二章 继续脱 免费试读

“不要,先生……咳咳……”沈宁溪挣扎着起身,却感到自己浑身散架没有力气,直接跌落到床下。

“嘶——”疼痛让她的身体雪上加霜,她眼前一黑,一瞬间有些晕眩。

就在这时,有人一左一右地架起了她的身体,她却只能屈辱地任由这些人对她动手,无力反抗。

“拉链坏了,给我剪刀。”

“刺啦——”

布料剪开的声音,也是她心碎的声音。

法国的手工蕾丝,斯里兰卡的红宝石,意大利的薄纱……身为一名婚纱设计师,这件婚纱的所有材料都是她费尽心思寻找而来,再由她一针一线、日日夜夜手工缝制。

她本以为穿上这样一件完美的婚纱能让她有一个完美的婚姻,可现在,她的婚姻破碎了,婚纱也破碎了!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她还要被迫在一群陌生人面前,**着自己的身体!

眼泪无声地从她面庞滑落,她咬紧牙关,死死地克制自己想要抢过剪刀自杀的念头。

不能死……沈宁溪,你不能死。

荆萱萱说妈妈疯了,爸爸已经自杀了,你要是死了,妈妈怎么办?

她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任由这些人摆布,安安静静地哭着,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男人若有所察,朝她看了一眼。

忽然,沈宁溪直直地朝他跪下,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先生,您救了我,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有一个请求,在一切结束之后,能不能带我回国!”

她的所有物品都留在了荆萱萱那里,她现在身无分文,没有护照,想回国见妈妈一面都做不到。

而她是绝不可能再一次送上门去让那对狗男女再谋杀她一次的!

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求助这个看上去有几分权势的男人……哪怕自己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男人停顿了几秒,淡淡道:“继续脱。”

羞耻、屈辱、难堪,一时间各种念头在她的脑海里翻腾。

她都已经卑微到这个地步,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可她能够提供的一切,对面前这个男人而言都一文不值。

沈宁溪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她身上的衣物都已经被除尽,露出了在海中沉浮撞击而青青紫紫的身体。尽管如此,也掩盖不住她莹润嫩白的肌肤,和曲线完美的身材。

沈宁溪闭上眼睛,不愿意面对接下来的场面。

还能是什么呢。

欺悔、**、侵犯……对于她这样的弱女子而言,也就只有这样一个命运。

然而她却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牵引着又穿上了什么。

丝滑的底衬贴在肌肤上恍若无物,手指不小心碰到了蓬松软绵的轻纱……她睁开眼睛,是婚纱!

她将身上的婚纱看了又看,以她的职业嗅觉,一眼就断定这一件衣服肯定是千金难求的顶级设计师作品。

她打量着婚纱上的花纹,果然在肩膀上的花纹当中看到了隐秘又精心设计的Andre的落款——这件婚纱,出自法国顶级婚纱大师安德烈之手!

可安德烈大师一年只做一件婚纱,多少高门贵族和小国皇室抢破了头都抢不到名额,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正合适,不用改动。”一个似乎是裁缝的男人看了沈宁溪一圈之后,恭敬地朝那男人禀报。

男人点点头,沈宁溪身上的婚纱又被脱下,她被带到一个浴池中,两名专业的女人手脚麻利地用各种手法给她的身体和头发进行护理。

精细而又迅速地梳理完毕之后,又开始打点沈宁溪的妆发。

等到沈宁溪再次穿上那件婚纱,面对镜中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镜中人双眸顾盼,两颊飞红,朱唇饱满,怎么看都是一副气色十足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丝毫悲伤与颓唐。沈宁溪也算经历过不少化妆团队了,但从没有见过一个团队的手法能够这么高明!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做这些,又是想干什么?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沈宁溪又被带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她小心翼翼地走向他,有些紧张。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算是拔尖的,从小到大也被不少狂蜂浪蝶追求过,然而从没有一个男人给她这样神秘、不可捉摸的感觉。

更何况她现在的命运完全握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她现在的样子……他会喜欢吗?

“先生。”沈宁溪冲对面的人展露一个自己曾经练习过角度的,最完美的笑容。

她清楚地听到有个保镖倒吸了一口冷气,然而面前的人却依然神色冷淡,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在她身上多停留。

他转过身,指挥着保镖:“带上她,走。”

沈宁溪忍不住问:“去哪儿?”

“去圣约翰大教堂……结婚。”

……

“亲爱的,我们出发吧!”

另一座海岛,床榻交欢的两人,本该清晨就去教堂,却足足拖到了现在。

荆萱萱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裙摆:“我还是对这件婚纱不太满意……刚才应该把沈宁溪的婚纱扒下来的,我们两个身材也差不多。那婚纱她可是不眠不休地做了好几个月呢,好看是真好看,就这么毁了还怪可惜的。”

秦俊彦有些烦躁:“别提她。”

他虽说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没杀过人。刚才在冲动之下的行为已经让他有些后悔——沈宁溪死了还好,要是还活着,对所有人说出了真相怎么办?

“好好,不提她,”荆萱萱乖巧地靠在秦俊彦身上,“其实我还是最喜欢安德烈婚纱设计的风格,只不过那个臭脾气的老头一年才卖一件,真是抢破头都抢不到,也不知道哪个女人这么好命……”

话中藏着浓浓的嫉妒。

然而往常会甜言蜜语哄她的男人却一言不发。

两辆游艇都在沉默地飞驰,汇往同一个焦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