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浪漫爱情 > 正文

《旧情绵绵》顾又夏周睿渊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奶昔奶昔 2018-12-06 18:10:21 7

《旧情绵绵》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西梅文学,关注后回复:旧情绵绵 或者书号:620 即可阅读全文

《旧情绵绵》小说简介

主角是顾又夏周睿渊的小说是《旧情绵绵》,它的作者是网络作家所编写的都市婚恋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傍晚的时候,顾又夏和周睿渊一家子一起吃饭,饭菜极为丰盛,小煜煜也坐在她的旁边。因为在桌子上没有看见夹菜的公筷,也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对于夹菜这方面是如何看待的,所以就只是安静的吃着自己菜。倒是小煜...

《旧情绵绵》 第二十章 周家对不起你 免费试读

傍晚的时候,顾又夏和周睿渊一家子一起吃饭,饭菜极为丰盛,小煜煜也坐在她的旁边。

因为在桌子上没有看见夹菜的公筷,也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对于夹菜这方面是如何看待的,所以就只是安静的吃着自己菜。

倒是小煜煜,年纪小小的,夹菜却挺利索的,不断的给顾又夏夹着,一边夹一边说:“阿姨,你太瘦了,要多吃一些。”

顾又夏心里一阵感动着,他们并没有对他说她就是他的妈妈,他却还是对自己那么好。

“小煜煜你也多吃一些,吃得多才长得高哦。”顾又夏温柔的对他说道。

她所有的温柔,仿佛都用在了小煜煜的身上一样。

小煜煜很是听她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

“咳咳……”

坐在小煜煜旁边的周睿渊突然咳嗽起来。

顾又夏闻声看去,他那样子,不像是嗓子不舒服一样。

“爸爸,你感冒了吗?”小煜煜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问道。

周睿渊一双漆黑的眸子幽深的看了顾又夏一眼,然后又看着小煜煜,说道:“没有。”

不过,面上却有郁闷之色。

知子莫若母,胡敏涛看了便知道周睿渊在想些什么,撇了撇嘴埋汰道:“煜煜,你爸爸没有感冒,就只是吃你又夏阿姨的醋而已。”

顾又夏:“…………”

吃醋?他吃哪门子醋?就因为小煜煜给自己夹菜?

周睿渊的嘴角隐隐抽了抽。

小煜煜右手在小小的脑袋上挠了挠,面带疑惑的看着胡敏涛说道:“奶奶,可是桌子上没有醋啊。”

胡敏涛笑意更甚了一些,笑着说道:“煜煜乖,好好吃饭就行了。”

小煜煜不解的看了一眼周睿渊,然后听了他奶奶的话,乖乖的吃起饭来。

顾又夏这次倒没有想那么多了,给小煜煜夹了许多菜,他的碗里都堆成了一座小山。

吃完饭后,周睿渊带着小煜煜上楼去睡觉,还要给他讲睡前故事,顾又夏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次,她多了一个心眼,刚准备把门关上反锁好时,就看见胡敏涛她人往这边走过来。

“又夏,等一会儿。我来和你聊会儿天。”胡敏涛笑意吟吟的看着她说道。

胡敏涛她人虽然早已到中年,但是保养的极好,眼角虽然有细细的皱纹,但是也不影响她的气质,仍然风韵犹存。

岁月仿佛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主要是她的气质很好,给人高贵优雅的感觉。她看着顾又夏时又是时常笑着,一下午拉近了距离感,给人很亲切的感觉。

顾又夏不解,中午的时候就聊了挺多的,她还想聊些什么?难道这次,她着急小煜煜的事情了?

心里是这样想着,她还是让胡敏涛进了房间。

胡敏涛进了房间后,打量了一眼房间说道:“又夏啊,我要是早点知道睿渊会把你接过来的话,就提前把这个房间换个装修风格了。这肯定是睿渊自作主张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顾又夏仍然是一副淡漠疏离的表情,淡淡的说道:“还行。”

她也没有打算在这里长久的住下去。

胡敏涛坐了下来温柔的看着她问道:“又夏,在这住的几天里还习惯吗?有什么不适应的就给我说一声,我让人给你换。对了,今天的饭菜还合不合你的口味?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对我说你想吃什么,我让厨子给你做。”

好几个关心的问题问着她,让她鼻子一酸,心里泛着酸酸的感觉,有些感动,又有些难受。

自从她的外婆去世后,就没有人再关心的问过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了。

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顾又夏突然想到了这句话,到了小姨家,小姨从来不会主动询问她要什么。有时候她主动去问,小姨都会以家里没钱做借口。

久而久之,她也不会再去要什么东西了。

就连和席远谈恋爱时,他也从来没有问她喜欢什么,送她的东西都是他理所当然的认为那是女孩子会喜欢的东西。

“阿姨,我在这里都还习惯。”顾又夏说道,常年来习惯了淡漠的表情,面对胡敏涛此时的关心,她的脸上也挤不出来笑容。

“习惯就好。就怕你在这里不习惯呢。又夏,你在这里啊,就当做是在自己家就行了。不要委屈自己。”胡敏涛细细的说道。

顾又夏本想说她不想待在这里,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周睿渊如此霸道的人,就算是与他的母亲说了,也无济于事。

所以,她便点了点头。

胡敏涛叹了一口气,“唉,我知道委屈你了。这是我们周家欠你的!”

顾又夏没有接话,垂着眼眸,一副很安静的模样。

见她也不愿意多说,胡敏涛起身说道:“又夏,你也应该累了吧。累了就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我说。若是睿渊欺负你的话,你也给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顾又夏点了点头,礼貌又疏离的说道:“阿姨,你也早点休息。”

送走了胡敏涛以后顾又夏坐在床上,面对可爱软糯的小煜煜,她该如何抉择?即使和小煜煜相处了好几天,她仍然说服不了自己,用再生一个孩子的方法救他。

小煜煜已经是第一个不幸的孩子了,他的亲生父母注定不能在一起。如果再生一个孩子,且这个孩子还是带着目的性把他生下来的,他会变得更加不幸。

而且,万一生出来的孩子还是与小煜煜不能匹配,又该怎么办?又继续生?直到能够救小煜煜为止?

顾又夏摇了摇头,心里此时完全是乱成了一锅粥了。

就在此时,听见推开门的声音,她一下午从床边站起来,恍然惊醒,刚刚送走了胡敏涛,她早已经忘记了要将门反锁了!

只见推开门进来的,正是她不想看到的人——周睿渊。

他已经把小煜煜哄睡着了吗?怎么会那么快?他今晚上,必须留在这里吗?

一连串问题浮现在顾又夏的脑海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