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战争 >

尘世琉璃陌落心主角席柏岩景晓艾小说精彩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2019-01-10 18:00:37   编辑:瓜子

《尘世琉璃陌落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尘世琉璃陌落心 或者书号:2304 即可阅读全文

《尘世琉璃陌落心》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席柏岩景晓艾的书名叫《尘世琉璃陌落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从MG总部出来,景晓艾背后冒了一层的虚汗。一年的时间,这个男人的气场变得越来越强大,还好她压得住,否则如果露馅的话她恐怕会比一年前更难堪。“苏苏,晚上有时间出来陪我喝一杯。”苏苏跟景晓艾是从中学就认识...

《尘世琉璃陌落心》 2章 什么人啊 免费试读

从MG总部出来,景晓艾背后冒了一层的虚汗。

一年的时间,这个男人的气场变得越来越强大,还好她压得住,否则如果露馅的话她恐怕会比一年前更难堪。

“苏苏,晚上有时间出来陪我喝一杯。”

苏苏跟景晓艾是从中学就认识的好闺蜜,这么多年景晓艾承受着什么痛苦,苏苏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每次景晓艾喝酒,苏苏从来不劝她,毕竟任谁经历了这么多事,都会想找到一个发泄口。

“阿景你今天晚上喝太多了,不能再喝了,你告诉我是不是陆时泽那个王八蛋欺负你?”

提起陆时泽,苏苏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张干净鲜活的脸。

陆时泽比景晓艾小一岁,和她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也是V·白的总裁,妥妥的多金小鲜肉,迷倒海城无数少女少妇。全天下都知道陆时泽是景晓艾的护花使者,按道理来说不可能会欺负景晓艾才对。

“跟他没关系,苏苏你再陪我喝两杯。”景晓艾不停的喝,卡座的桌子上歪歪倒倒,满桌子都是空酒瓶。

苏苏知道,从小到大景晓艾背负了太多,老天无眼,原本景晓艾考中了芝加哥大学,却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晚上被人……之后景晓艾发现自己居然荒唐的怀孕了,不但如此,那些人居然还对景晓艾下毒手,让她流掉了肚子里的孩子不说,甚至下作的拿着她被强的视频威胁她。

那段时间,景晓艾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等苏苏陪她走出阴霾时,她已经错过了去芝加哥大学的报道时间。

“阿景……你是不是,找到了一年前那个人?”

苏苏费了很大劲才决定问这句话,问完之后又暗骂自己嘴快,明知道一年前的那件事在阿景心里就是个毒疮,几乎折磨的她痛不欲生,她这个做闺蜜的不但没好好安慰,反倒这个时候拿针去戳这个毒疮。

景晓艾虽然喝的有点迷糊,但她看苏苏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自责。

“苏苏,你……你猜对了……我、我知道他是谁,他、他让我受了这么多的苦,我……我一定要加倍还给他!”酒吧的劲爆隐约吵的景晓艾头疼,她醉醺醺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比划了一下方向,“洗手间是……哦,是在这边。”

景晓艾只觉得自己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从卡座出来摸着墙一路找到了洗手间。

酒精上头,她昏昏沉沉的看了半天也没认清楚哪个是女洗手间,锁定随便选了个,推开门摇晃进来。天旋地转的她胃里再度翻腾起来,她顾不上那么多,冲到洗手台前拼命的吐。

只是喝傻了的景晓艾根本没发觉,她扒着的根本不是洗手台,而是……男人小解的池子。

最可怕的是,原本站在小解池前的男人被她推到了一边,正拧眉冷目的盯着她。

整个卫生间里都是景晓艾呕吐的声音,等她终于吐的只剩下干呕,侧过脸才发现,她身边站着的男人正拧着眉头满脸嫌弃的盯着她看。

奇怪……这个男人,好眼熟啊。

景晓艾神经质的摇晃了几下脑袋,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这是女洗手间,怎么可能会有个让她眼熟的男人?

醉意浓重的景晓艾吃吃的笑自己,“一定是幻觉,对,幻觉……”

智障!

这是席柏岩第二次见景晓艾时的印象,他阴沉着一张脸,眼神里除了微微的怒意外就是满满的嫌弃,他今晚跟朋友一起来这里小聚,酒过三巡想来上个洗手间,谁知道裤子还没脱,这个号称V·白首席秘书就醉醺醺的冲进来大吐特吐。

“景秘书,这里是男性洗手间。”

“你……你是谁啊?你怎么知道,知道我叫景晓艾?”

看着白天敲自己竹杠的女人,这会儿一脸蠢萌,不知道是演技太好,还是真的醉到连自己都不认识。席柏岩嘴角忽然浮起一抹冷笑:“堂堂V·白集团首席秘书,酒吧买醉想对我投怀送抱?我说过,我不喜欢主动送上门的,吃起来没有成就感。”

席柏岩清冷的声音没让景晓艾醒酒,她醉眼迷茫的扭头看了看洗手间的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刚开口表示自己不是来投怀送抱,是憋不住来上洗手间的,结果张开嘴的同时,胃里的那股劲儿又涌上了喉头,紧接着景晓艾“哇”的一声,很不客气的吐了男人一身!

白天被敲竹杠的余怒还没消,现在又被这个女人吐了一身,席柏岩真是怒了,猛地把人壁咚到墙上,冷冷的凝视着她:“景秘书,演技再好也要懂适可而止!”

男人的忽然靠近和禁锢让景晓艾绷紧神经,自从一年前那个夜晚她被男人无情夺去第一次后,她就不能接受任何男人的靠近,这种感觉就像被人扼住了咽喉,浑身不自在的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凌乱。

“你、你干什么,你起开……”

景晓艾惊惶和焦急的眼神让席柏岩皱眉,他锁住她的下颚迫使两个人对视,就是这个眼神,这个眼神他见过,只是那晚的那双眼神,不是惊惶和焦急,是绝望和无助。

“你到底是谁!”连席柏岩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情绪失控,语气里带着微微的颤抖。

“阿景!”

苏苏已经在女洗手间找了一圈,听到动静后猛的推开男洗手间的门,就看到景晓艾吐了人家一身,这个被吐了一身,帅的一塌糊涂的男人还把她家景晓艾给壁咚了。

只是,这个男人眼神凛冽的可怕,浑身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压。

苏苏怔了一下,小跑过来赶紧把景晓艾拽到自己身边扶着。

“抱歉先生,我朋友弄脏了你的衬衣,多少钱,我可以赔给你的。”苏苏打量着这个高冷男,她家阿景也真是会选人吐啊,这件衬衫少说也得上千块吧?

席柏岩抿着唇,看了一眼被好朋友护在身边的景晓艾,一句话也没说,阴沉着脸转身大步离开。

苏苏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什么人啊,一点不懂得尊重别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