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一朝宠后好难当》君子岚凌墨寒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奶昔奶昔 2019-01-10 18:00:39 9

《一朝宠后好难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一朝宠后好难当 或者书号:2301 即可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

《一朝宠后好难当》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一朝宠后好难当》是凌晨三点半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君子岚凌墨寒,书中主要讲述了:“传我命令,召集府中上下所有族人去祠堂。”不到片刻,君家祠堂内,就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跪下!”大将军一双浸染过鲜血的虎目淬着寒光,直直射向君子若,声音不大,却能让人听出他此刻的盛怒。君子若被瞪得腿...

《一朝宠后好难当》 家法处置 免费试读

“传我命令,召集府中上下所有族人去祠堂。”

不到片刻,君家祠堂内,就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跪下!”大将军一双浸染过鲜血的虎目淬着寒光,直直射向君子若,声音不大,却能让人听出他此刻的盛怒。

君子若被瞪得腿一软,‘咚’地一声跪在地板上,清秀的小脸上一阵慌乱惶恐,头低垂着不敢看大将军一眼,身子打着哆嗦,心脏砰砰直跳。

“君子若,你可知罪!”

君子若咬唇,额头冷汗不断冒出,被大将军盯得如芒在身,在这样僵滞的氛围里,她不敢大口呼吸,唯恐惹来大将军更大的怒气。

今日君子若这场献舞,差点演变成将军府的祸端。朝野之中,由于大将军的卓著功勋、以及夫人娘家——臧家的显赫声望,已经把将军府退推至风口浪尖,因此大将军一直恪行‘低调处事,明哲保身’的原则,力求在将军府党与派之间保持一个安全距离,而今日君子若凭借一曲舞擅自定下君子岚婚事,会直接让将军府成为太子一党,卷入权力的斗争倾轧。

“子若、子若知罪,请将军责罚。”君子若泪眼朦胧,看着大将军哽咽出声,她颤抖着身子朝大将军盈盈一拜,手贴在地上,额头压着手,随后抬起愈加苍白的脸,神情虽犹带恐惧眼神却坚定。

“子若见姐姐与太子殿下情投意合,本一心帮姐姐实现心愿,却不想差点铸成大错,子若万死难辞其咎,甘愿受罚!”

君子岚眸光冷冽一睨,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个清浅弧度。

为了她好?

大将军登时便怒不可遏。

从小到大,君子若没有一刻不在算计,那些眼神、言语的细节怎么可能骗得了他?本来他想着只要君子若乖乖听话,不闹出什么乱子,他养到长大再替她寻一个好婆家也无碍,如今倒是没料到,君子若有这般狼子野心,竟要陷将军府于万劫不复!

他冷哼一声,“好个甘愿受罚,本将军就成全你!”

说罢,拿起碗口粗的藤条,高高举起狠狠挥下,‘啪’地一声,留下一道绯色的痕迹。

君子若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大滴大滴的汗珠落下,紧握着手指甲刺入掌心。

“嗯……”脱口而出的尖叫被硬生生堵在喉咙里,却咬紧唇瓣硬撑着不肯出声。

又是一鞭落下,君子若口里血腥气泛开。

周遭空气仿若冻结了一般,只剩下清晰的抽打声,‘啪’‘啪’……狰狞的血痕一道多似一道,密密麻麻遍布全身,露出的肌肤没一处完好。

君子若脸色早已惨白如纸,整个行刑过程没吭一声。

呵,倒真是硬气得很。

“老爷!”

夫人面上满是心疼怜惜,她眉头紧蹙,飞快上前几步挡在君子若面前,疾如雷电的滕条至夫人耳边堪堪停下。

“芸熹!”大将军心里一阵后怕,生怕自己方才鞭子没收住,就落在夫人身上,见夫人无恙,面色又变得难看,为她不顾性命替君子若挡鞭的举动感到不可置信。

“你要为她求情?!芸熹,你可知道,她差点就断送了子岚的幸福!险些把我们将军府送上绝路!”

“可她是我三妹的亲生骨肉啊。”夫人眼眶浸上点点湿意,面色哀戚:“子若她自小没了父母,在我膝下长大,视如己出,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打死?”

娘亲……

看着脸上溢出泪痕、哀哀恳求大将军的夫人,君子岚心底一抽,泛出一层层酸楚之意。

君子若!我娘待你这般好,你怎么能勾结凌墨萧戕害凌辱与我?你怎么能把将军府上上下下几百人口屠杀殆尽?你怎么能把我的孩子生生熬成汤喂给我……你怎么敢!

君子若颤抖着抬起手颤抖着手拽了拽夫人的衣角,声音虚弱无力:“夫人,这是子若犯下的错,子若心甘情愿受罚。”

大将军瞥了眼君子若,终是长长叹一口气:“罢了罢了,今日就饶过她这一命吧。”

“谢……将军。”君子若气如游丝道,素色的衣裳与鲜红的血液交相映错,诡异至极。

夫人擦了擦眼角,忙吩咐道:“快去请大夫,送子若下去诊治!”

“慢着。”君子岚突然出声,打断家丁的动作。

她踱步到遍体鳞伤的君子若旁边,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妹妹,你觉得,君家待你如何?”

“很……好。”额头上血水混着汗水流下,君子若狼狈不堪地回道。

“那你日后,可会背叛君家?”

“不会。”

“若是背叛了呢?”君子岚眼中寒芒凛冽。

君子若强撑起身子,沙哑着声音对天发誓道:“我君子若如果有朝一日背叛君家,必遭抽骨扒皮,天打雷劈,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这般毒的誓,也真亏她能发出来,不愧是害她凄苦一生的好妹妹。

君子岚轻笑一声:“希望你能记得今日之言。”

君子若吃力地抬起头看了君子岚一眼,视线相交的一瞬间,被对方那择人而噬的恐怖眼神吓得战战兢兢,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气。

夫人嗔了君子岚一眼,招呼着下人把君子若送去医治。

君子岚目不转睛地盯着娘亲和君子若离去的背影,直到不见一丝踪迹才收回视线。

她回身看向站在宗祠中央的大将军,才三十多岁的年纪,发间隐约可见几根华发,眼角也生出细纹,风吹日晒之下难抵皮肤粗糙。

君子岚见此,心头一紧,眼底染上一丝伤怀,开口安慰道:

“父亲,别气了,不值得。”

“唉……”大将军又是一阵叹息:“子岚你不知道,你的终身大事,也关系到将军府的安危啊。”

君子岚心中明晓,却仍是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态度。

“如今朝廷之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汹涌,按本朝律令,嫡出的太子本是皇位的不二人选,奈何其急功冒进、心胸狭隘,加之结党营私,早就惹得皇上不喜。”说到这里大将军看了女儿一眼,担心自己说太子品行不端惹来对方不喜,见君子岚没有任何埋怨之色,复继续道:

“且,又有贤明磊落的三殿下深得朝臣爱戴,虽没有母族势力支持,反而成了皇上偏爱他的条件,如今这势态发展下去,若贸然跟太子搭上关系,恐对我将军府不利。”

“父亲是觉得太子难登大统,要我嫁给凌墨寒?”

“为父不知道太子能不能登临帝位,但确实希望你嫁给凌墨寒。”

君子岚神情微顿,前世,父亲根本没跟自己提过这些。想来也是,自己前世那般迷恋凌墨萧,今生却放过了嫁给他的大好机会,到底是不一样了。

“子岚,你认真告诉父亲,你中意谁?”大将军稍稍缓和了声音。

君子岚忆起前世太子登基,郑重地看着大将军道:“女儿觉得……太子比较适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