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美文阅读《进击的大叔:无处可逃》甄百合年与江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奶昔奶昔 2019-01-10 18:00:55 6

《进击的大叔:无处可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进击的大叔:无处可逃 或者书号:2299 即可阅读全文

《进击的大叔:无处可逃》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进击的大叔:无处可逃》是春风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甄百合年与江,内容主要讲述:她注定斗不过法海,避之不及。最关键的是,她早已经对法海旁边那个唯唯诺诺的许仙彻底恶心了!在离开总部的那一天她就告诉过自己:这不是逃避,这是去心无旁骛地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等到有一天,她身边有了比肖睿更...

《进击的大叔:无处可逃》 第10章太恶心 免费试读

她注定斗不过法海,避之不及。最关键的是,她早已经对法海旁边那个唯唯诺诺的许仙彻底恶心了!

在离开总部的那一天她就告诉过自己:这不是逃避,这是去心无旁骛地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

等到有一天,她身边有了比肖睿更坚不可摧、更死心塌地的保护伞时,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她的新伞给杨素素来一场水漫金山!

“你踢我干嘛!”百合故意对江雨霏横过来的提示眼神置若罔闻,直起身子迎上年与江微怒的眼神,莞尔一笑:“以素素的资历,去十五楼最合适。”

“十五楼?呵呵,”年与江突然乐了,爽朗地笑了起来:“你不是也说素素学历高能力强吗?去十五楼做那些不需要智商,也不需要技术的工作,岂不是太浪费人才了?”

什么?不需要智商,也不需要技术??这是在变相侮辱她吗?

百合看着年与江脸上意味深长的笑,真怀疑服务员刚才是不是把冷气调得太低,把这位大领导的IQ、IE、AQ统统给冻结成硬邦邦的冰块了!喂,大叔,就算我的工作是打杂的,那也是您御用的啊!您这不是自己扇自己耳光吗?瞧瞧,还扇得这么心满意足喜笑颜开的!

“年叔叔,先谢谢您了!我跟肖睿敬您和两位妹妹!”

杨素素发嗲的声音把百合从自我懊恼中拉回到了酒桌上,她机械地端起眼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整个吃饭期间,百合都没有举杯主动跟任何人碰杯,也不再抬头去瞧任何人的脸。她就像是饿了三天三夜一样,不顾一切地低头大快朵颐,不去看杨素素撒娇地让肖睿一会给她剥虾,一会给她盛汤。

正在百合吃得感觉到食物已经快到了嗓子眼的时候,年与江的手机滴滴滴响了两声之后,他看了看手机屏幕,突然站起了身。

年与江略带抱歉地对杨素素笑了笑:“工作上临时有点急事,我得回研究院一趟。你们慢慢吃,吃完我让雨霏带你们去放松放松,我先失陪了!”

杨素素虽然满脸失望,却不得不非常体谅地说两句客套话,站起来目送年与江离席。而江雨霏不知为何,眼珠子转了转,雀跃地跟年与江保证:“老爹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招待他们!”

百合正愣在位置上不知自己是走还是留的时候,走到门口的年与江转过身幽幽地说:“甄助理,辛苦你跟我回去加班!”

百合讷讷地“哦”了一声,跟江雨霏交换了个眼色,站起来跟了出去。她宁愿跟着北极脸回去加班,也不想看着杨素素那张塑料花一般永远不会枯萎的笑脸。

刚走到门口,服务员叫住了她:“小姐,你的东西落下了!”

百合转身,看到那只小考拉手机链在服务员的手里闪闪发光。余光睨到肖睿的视线正看向这边,她得体地笑了笑:“谢谢!可惜这种东西已经过时,我对它彻底没兴趣了。麻烦帮我扔掉,谁喜欢捡谁捡去吧!”

说完,在服务员诧异和不解的注视下,百合优雅地转身离开了包间。

杨素素气得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染了烈焰蔻丹的指甲在肖睿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肖睿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着牙低低地吼了句:“你疯了吧!”

“哎唷,两位,就别在我这个未成年面前打情骂俏了!咱喝酒吧!”江雨霏像只脱缰的小野马,兴奋地站起来拿起了酒瓶,挤眉弄眼地朝杨素素和肖睿走去。

百合坐进了年与江的陆虎里,才发现司机小高早已经不知去向,而坐在驾驶室里的正是才给她当了一天顶头上司的年大书记。

她的心咚咚咚,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刚才在酒桌上,脑子一热居然拐弯抹角地说出让杨素素去给他当助理的话。

这会从酒店出来,清爽的夜风掠过大脑,才看清楚眼前这位不是可以供她无偿消遣的损友,而是直接决定她奖金厚度的衣食父母!大BOSS!

他肯定生气了,否则也不会不饶人地回损一句。

百合低头懊恼地咬着下唇,恨不得咬舌自尽。她实在没勇气去看前面那散发着冷气的背影,只好将头倚在靠背上闭眼假寐,心里却痛惜着月底即将哗哗减少的毛爷爷……

百合闭眼等了半晌,还没见车子发动,她正想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前面的北极脸甩过来一道冒着寒气的命令:“安全带!”

她感觉自己像被暗器击中一样,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睁开眼去摸旁边的安全带,一边乖乖地系上,一边在心里强烈鄙视:原来高级车这么矫情,坐后面还系什么安全带!

一路上,年与江专注地开车,百合不时假装不经意地向他视线前方的后视镜望去的时候,每次看到的只有微蹙的眉头下那双微敛着的漆黑如墨的眸子。

她不由地直打哆嗦,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靠枕,抱在了怀里。

直到她发现车子的方向不仅没有开向研究院的方向,而且离城区越来越远时,她终于按捺不住地“好心”提醒了一下:“年书记,您还在另外一个研究院兼职了吗?”

话音刚落,车子一个九十度大转弯,百合情不自禁地“呃”了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前面的靠背。她开始在脑子里快速计算,如果没有系安全带的话,自己会以一个什么样优雅的弧度被甩出去,撞到车窗后再被狼狈地弹回来……

还在无聊的思忖间,“吱”一声,一个急刹车之后,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随着年与江一声不吭地打开车门下车,一阵夹杂着腥咸气味的夜风扑面而来。百合惊讶地向外望去,看到的是月光下波涛汹涌的海面,似洒了一层耀眼的碎银。

不是说有急事要回去加班吗?怎么还有心情来看海?或者……领导不会是尿急了吧?

看着年与江悠闲信步地向小栈桥走去,百合立刻抹杀了他是要去方便的龌龊猜测,撇撇嘴,打开车门跟了上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