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我有马甲线,你有腹肌吗?钟煜邵怡敏小说阅读 我有马甲线,你有腹肌吗?文本免费试读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1-10 18:08:04 19

《我有马甲线,你有腹肌吗?》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钟煜邵怡敏的小说是《我有马甲线,你有腹肌吗?》,它的作者是狐中仙最新写的一本现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同样内心感到震撼的还有原睿,一直知道她跟女儿感情深厚,非旁人能比,但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让他深受震撼,同时也感到了惭愧和歉疚。跟她那如海一般深的母爱相比,他对女儿的感情实在太流于表面了,也难怪她会对他...

《我有马甲线,你有腹肌吗?》 26喂食 免费试读

同样内心感到震撼的还有原睿,一直知道她跟女儿感情深厚,非旁人能比,但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让他深受震撼,同时也感到了惭愧和歉疚。

跟她那如海一般深的母爱相比,他对女儿的感情实在太流于表面了,也难怪她会对他屡屡冲他发脾气。他以前还以为是她借题发挥,故意找自己的茬,如今才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有理由对他不满。

等到薇薇完全熟睡,已经是十一点了,邵怡敏回头看了一眼原睿,淡淡的说:“你回去吧,这里有我来照顾就好。”

原睿犹豫了一下道:“今天的事儿是我的疏忽,都怪我,没有照顾好薇薇,害得孩子受了罪,也连累你挂心受累。你骂我打我,都是我该受的。现在看薇薇的情况,我本来不该离开,但是……明天一早北京那边有个董事会议,因为早就定下来的,实在不能改时间,我作为董事长不能不出席。我本来是要坐今天夜里的飞机回北京,因为薇薇发生意外,我已经改签了明天最早的一个航班……”

邵怡敏听着原睿絮絮的解释,目光却只看着病床上的女儿,末了嘲讽的勾了勾唇道:“不用对我解释这么多,这里有我照顾就好,你放心去吧。”

原睿虽然心里愧疚,但公司那边的事儿也放不下,只好面带愧色的说:“那就辛苦你了,我先回去,等北京的事情一忙完,我就回上海。我在薇薇的就诊卡里充了足够的钱,薇薇的诊疗费直接从里面扣就行了。”

邵怡敏轻轻的嗯了一声,但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没有赏给他半个眼神,只留给他一个冷漠的后脑勺。

原睿离开之后,邵怡敏才转过脸,却发现钟煜也不见了。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也很正常。人家跟她非亲非故的,专门儿开车送她来医院,陪着她一起等女儿抢救,替她跟医生打招呼安排单人病房,已经是帮了天大的忙了。

让邵怡敏意外的是,过了一小会儿,钟煜居然去而复返了,手里还拎着个打包盒。

邵怡敏惊讶的看着他,小声问:“你怎么还没回去?”

“我没有走,刚才只是出去给你买夜宵了。”钟煜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饭盒,里面竟然是热乎乎的酒酿小汤圆,“你晚饭没有吃几口,就被叫到医院来,我猜你这会儿应该也饿了,就出去买了酒酿小圆子。这家店我以前吃过的,味道还不错哦,你快趁热吃一点吧。”

邵怡敏一心牵挂女儿的病情,其实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但看着青年充满关切的双眸,她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不过,邵怡敏的手刚一动,薇薇就有要醒来的趋势,皱着小眉头,鼻腔里发出不满的哼哼,邵怡敏的手立刻就不敢动了,还是保持着握着她的姿势,只是这样一来,自然就没有办法吃东西了。

钟煜却做了一件出乎她意料的事儿,他拖了张凳子,紧挨着邵怡敏坐下,然后用勺子舀了汤圆,吹凉了,喂到她的嘴里。

邵怡敏愣了一愣:“不用,你先放着,我等会儿吃。”

钟煜却坚持道:“你坐着别动,小心别吵醒了薇薇,不要跟我客气,我很乐意为你服务的。”

邵怡敏看着这滚烫的糖水,担心不小心打翻到病床上,两只手又被女儿握着挣不开。

钟煜盛情难却,东西都送到嘴边了,她只好勉为其难的张了嘴。

钟煜目光柔和的望着她,殷红柔软的唇瓣张合,银牙轻咬雪白的小元宵,他心底生出一股满足和甜蜜。

“好吃吗?”他柔声问。

“嗯。”邵怡敏被他灼热的眼神看得脸有点发热,催促道,“你回去吧,都这么晚了……”

钟煜却说:“没事,我再陪你一会儿,等你吃完我再走。”

邵怡敏本来不觉得肚子饿,但吃了几口元宵,却被勾起了食欲。

热乎乎的糖水里有一股桂花的甜香,熨烫着五脏六腑无比服帖,让她浑身都暖和了起来。而钟煜温柔的眼神和体贴入微的动作,也让她感觉到难以拒绝的温情。

明知道喂食的动作有些过于亲密,但这一刻邵怡敏却无法拒绝这样的关切。

邵怡敏吃了半碗酒酿元宵,才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再次催促钟煜说:“今天真的谢谢你了,送我过来,还帮忙搞定了病房,又陪我这么久。真的很晚了,你快回去吧,明早还要上班的。”

钟煜把饭盒盖起来,转头看了看道:“你等会儿是准备在这里过夜?”

邵怡敏点点头,病房里有一张折叠床,是给家属陪夜睡的,她准备再去找值班护士借一床被子,就可以睡了。病房的条件当然比不上家里舒服,但陪夜的谁不是这样呢,至少这是单人病房,不受人打扰,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钟煜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道:“为什么要你陪夜,原睿呢,他去哪儿了?”

邵怡敏淡淡的说:“他有事情要回北京,就先走了。”

钟煜皱眉,那家伙没有照顾好女儿,才闹出这样的事儿,他倒好,捅出了这么个大篓子,自己却拍拍**跑了,把烂摊子留给邵怡敏。这特么也太混账了吧?

这种男人,就算没有出轨的事情,也不是个好丈夫,难怪邵怡敏要跟他离婚!

钟煜替她抱不平:“明明是他搞出来的破事儿,现在孩子还病着,他倒好,自己跑走了,却让你来操劳?”

邵怡敏叹了口气:“算了,他走了也好,让我耳根清净点,看着他都觉得心烦!实话说,我是从来没有指望过他,他留着也没用,反而添乱,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也不放心把薇薇交给他照顾。我明天跟公司请假,在医院陪着薇薇,直到她康复出院为止。”

邵怡敏又安慰钟煜:“我真的没事的,你不用担心,薇薇小时候也常生病,都是我陪着她的,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钟煜看着邵怡敏纤瘦的肩膀,不免又是一阵心疼,这么些年,她就是这么辛苦的抚养照顾女儿的,坚强的让人钦佩又疼惜。

他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以后让我跟你一起照顾薇薇吧。这固然是他的心愿,但此刻却不是表白的时机。

钟煜想了想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帮你借床干净的被子。”

也不知道钟煜怎么做到的,很快他就抱着崭新的床单和被子回来,替邵怡敏把折叠床支起来,手脚麻利的铺上了雪白的床单和被子。

“这一套床单被子是全新的,没有人用过,我特地找值班医生张大夫借的。虽然不能说很舒适,但至少够干净,你晚上能睡得安心点。”

“谢谢你!”

邵怡敏心里暖暖的,钟煜这个男孩子年纪不大,却实在是太细致太贴心了,什么都帮她考虑得妥妥当当。

她的确有点小洁癖,医院的床单被子多少人睡过,就算洗刷消毒过,她心里依然还是有点疙瘩,他却都帮她考虑到了,特地弄来一套全新的寝具,消除了她的顾虑。

临走前,钟煜还不忘叮嘱她:“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咱们是朋友,朋友就应该互相照应的,你要是跟我生分,我可是会伤心的。”

夜间肖医生又过来检查了一次,确认薇薇的情况稳定,正在逐步好转。

邵怡敏这才放心的上床休息,躺在狭仄的折叠床上,盖在身上的新被子很暖和,唇齿间似乎还萦绕着酒酿的香味,她那颗焦虑不安的心沉静下来,渐渐地沉入梦乡……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