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陆君寒慕婉鸢完结版免费试读 第十章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1-12 15:01:11 8

《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小说简介

主角叫陆君寒慕婉鸢的小说叫《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北女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市一医院,手术室病人等候区。“不用太担心了,医生不是也说没什么事情么?”把助理买的热饮递给温以蓝一瓶,魏向安坐在一边,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慕婉鸢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温以蓝和魏向安则是在手术室门外等着。温...

《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 第十章 免费试读

市一医院,手术室病人等候区。

“不用太担心了,医生不是也说没什么事情么?”把助理买的热饮递给温以蓝一瓶,魏向安坐在一边,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慕婉鸢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温以蓝和魏向安则是在手术室门外等着。

温以蓝现在心跳地还是有些不正常。就算医生说情况并不严重,但是看到慕婉鸢背后红肿一片,温以蓝还是觉得心里难受。

看着就疼。

“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接过魏向安递过来地热饮,温以蓝回过神来,“耽误你太多时间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地话就先走吧,婉鸢这里我守着就好了。”

魏向安低垂着眼,思考了片刻,点头道:“行,那我就先走了。你这边一个人能搞定么?”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的。”温以蓝抬腕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五点了。就算魏向安人好,她也不好意思占用对方太多时间。

毕竟对方正当红,档期一定排的很满,没有必要浪费他的时间。

“好,有事随时联系。”魏向安点点头,很是自然地摸出手机,“加个微信吧。”

两人很快互留了联系方式,温以蓝送走了魏向安,转身走回了等待区。

鼻尖充斥着淡淡消毒水地味道,温以蓝想着还在手术中地慕婉鸢,心里突然就涌出一股冲动。

想要给陆君寒打电话!

想要质问这个冷血地男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地妻子这么狠!

想要帮小情人儿抢资源,可以,外面大把地资源你随便抢啊,凭什么还要抢慕婉鸢的?就算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慕婉鸢好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连这点尊重都不愿意给?

温以蓝很快翻出了陆君寒的电话号码,脑子一冲动就拨了过去。

然而——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客服小姐甜美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温以蓝不信邪,挂了电话坚持不懈地又拨了过去。

然而对方却也是铁了心,死活不接通。甚至到后面,对方直接关机了!

“陆君寒,算你狠!”温以蓝挂了电话,再也不想浪费自己的力气。

放下手机,温以蓝看着紧闭的手术室,有些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她需要好好地想一想,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办。

慕婉鸢受伤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估计都不能接通告,而她现在很缺钱,代言也丢了,再不想点办法,她们两个都要去喝西北风了。

真是操蛋,明明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偏偏过的还不如个平民。

温以蓝揉了揉眉心,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不紧不慢,带着点悠闲的味道。

温以蓝睁开眼,一下子睁大:“你怎么回来了?”

魏向安晃了晃手中的食盒,笑出两个酒窝:“我突然想起来,你应该还没有吃饭。”

*

慕婉鸢刚睁开眼,入眼的就是暖黄的光,并不刺眼,却让她有些晃神。

鼻尖是消毒水的味道。

她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回忆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片场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她只记得有东西撞到自己的后背,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慕婉鸢撑着手臂想要坐起身来,眸光微瞥,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微微低着头,半边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楚面容。

但是慕婉鸢却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你怎么过来了?”慕婉鸢半撑着身体,发现腰背部一阵钝痛,她几乎要尖叫出声。但是一想到陆君寒就坐在对面,她还是咬牙忍住了。

一点都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

“你伤了腰,不要坐起来。”陆君寒英俊的眉峰深锁着,像是在看着什么天大的麻烦。

慕婉鸢冷冷看他一眼,慢慢放松了力道,让自己一点点躺回去。

她痛的出了一头的汗,却咬牙一句话都没有说。

病房里安静的可怕。

他们两个人好像是天生气场不合,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无话可说。慕婉鸢闭了闭眼睛,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阿蓝呢?”缓了缓,慕婉鸢低声问了一句。

“她……”

“咦,你醒啦?”病房门突然被推开,打断了陆君寒将要说出口的话。

魏向安一身黑色长风衣,黑色的棒球帽遮住了精致的眉眼,蓝色的医用口罩虽然毫无美感,但是却将他的脸遮去了大半。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谁能认出对方是魏向安呢?

慕婉鸢有些呆滞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地男人:“你是……?”

魏向安拉下口罩,笑出了一对酒窝:“慕小姐,不认识我了?”

看着那双标志性地酒窝和下垂眼,慕婉鸢很快就认出了对方:“魏向安!”

“温小姐昨晚上守了一晚上,我现在来替她地班。”魏向安笑着走到床头,把手中地粥碗放下,“先吃点东西吧,我来的时候买了粥。”

慕婉鸢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对方是魏向安没错,她之前去星辉站台地时候跟对方打过交道,但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也只是简单地聊了两句,并没有深交吧。

为什么他的态度这么自然?

刚刚他说到阿蓝,难道是他们两个人认识?

慕婉鸢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索性放弃,她撑起身,想要坐起来。

魏向安却很快按住她的手:“你腰受伤了,不能起来,我来喂你好了。”

“不,不用了吧。”慕婉鸢连忙摆手,整个身体都写满了拒绝。

魏向安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好吧,那就算了。医生有来看过吗?”

“还没有。”

魏向安的眉头顿时蹙了起来,“你是刚刚才醒?怎么不叫医生过来检查一下呢?”

“我刚刚才醒过来,忘记了。”面对这样的魏向安,不知道为什么慕婉鸢居然有点心虚。

真是奇怪,她跟魏向安明明不熟的啊!

“温小姐说在我来之前你是有人陪护的。”魏向安的视线扫向沙发上的陆君寒。

慕婉鸢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陆君寒的脸色早已经阴沉如水,难看至极。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