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魔法 > 正文

小说《闪婚总裁偏执爱》湛尘骁寇六月全文免费阅读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1-12 15:01:16 13

《闪婚总裁偏执爱》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闪婚总裁偏执爱》由花浅意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湛尘骁寇六月,书中主要讲述了:花荣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她这才有些明白蔻六月之前为什么会打黑拳,谁都不会抗拒钱这个东西,搞得花荣都想要练拳击了。“六月,要不你也教教我。”看着花荣的眼睛里冒着星星,蔻六月失笑,“看完这场比赛你在决...

《闪婚总裁偏执爱》 第12章不反击还真当她是病猫 免费试读

花荣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她这才有些明白蔻六月之前为什么会打黑拳,谁都不会抗拒钱这个东西,搞得花荣都想要练拳击了。

“六月,要不你也教教我。”

看着花荣的眼睛里冒着星星,蔻六月失笑,“看完这场比赛你在决定如何?”

这么光是一想,浑身都抖了一下,果然不是谁都有那勇气的。

晚上八点,蔻六月再次踏进来的时候,已经像那日一样画着浓重的眼妆,确保没有人认得出来。

唐木溪最近喜欢待在拳击馆,果不其然一眼就看见了蔻六月,身侧还有一个女人。

“承泽,她来了。”唐木溪笑眯眯的开口。

余承泽似乎眉头紧皱,要不是唐木溪性情大变,非要拽着他过来他才不会来呢!

这个女人怎么不被人打死。

蔻六月的对面站着一个男人,男人精瘦的腰身,古铜色的皮肤泛着冷光,也许看不出来但是蔻六月能感受到他传来的阵阵压迫,蔻六月这次一定要赢,绝对要赢,无论任何代价,拼劲全力也要赢。

花荣惴惴不安,和旁边的一切格格不入。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搭在她的肩膀上,花荣惊得要逃开,偏偏被围在中间动弹不得。

花荣虽然没有蔻六月彪悍,但至少跟蔻六月在一起那么久,要不是怕影响到蔻六月,她一定瞄准他的下面,直接一脚让他爬不起来。

四周都是男人,就花荣一个女人,花荣这才深刻的体会到蔻六月身处的环境。

‘砰’一脚,蔻六月已然从拳击台上跳下来,一脚就把刚才靠近花荣的男人一脚踹翻,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蔻六月紧接着一脚踩在他的胸口。

“你干什么?”男人极其的愤怒,但看到是蔻六月之后,声音戛然而止,这个女人上次可是把维森打得惨不忍睹的,而且这次他押的还是她。

蔻六月高高的睨了一眼,一把拽过花荣,“看好了,你再碰她一根手指头,我就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六,算了。”花荣把她拽过去,噗嗤一声笑了,“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你放心比赛。”

“我才不想管。”蔻六月翻身就跳了上去。

花荣唇角柔和的勾起,还是那么的口是心非,明明那么的关心你,目光一直都在留意,偏偏不会承认。

拳击赛很快开始了。

蔻六月先发制人的一脚踢了过去,可惜对面的男人反应能力很快,躲了过去。

蔻六月刚收回脚,迎面那男人的拳头就到了眼前。

“不对!这个男的不是你家那个保镖吗?特种b回来的。”唐木溪看向余承泽的目光带着一丝的愕然,虽然没见过几次,但因为这个人总跟着余承欢所以唐木溪是有些印象的。

余承泽抿着唇没说话。

“你就那么恨她?”显然余承泽的这种做法,让唐木溪瞠目结舌,他怎么也没想到余承泽会在背地里做手脚,这个女人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余承泽这么不留余力的对付她。

余承泽目光平静的看着场中,许久他才吐出一句,“是我家的保镖,但他打不打黑拳是他的事。”

“余少爷,你还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唐木溪眉头微皱,显然这个做法让他很是不认同。

场中的两个人你来我往。

蔻六月打了一波就已经发现了,对面的男人跟她一样是常年训练的人,对面的男人也很讶异,一个女人能跟他对打还隐隐压制他,这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得到的。

花荣的手心已经出汗了,尤其看到蔻六月的嘴角被打了一拳之后。

蔻六月矫正了一下牙套,虽然她被打了一拳,但是对面的男人明显并没有蔻六月好过。

那一脚的力度大的让那男人一**坐在地上,眼中的错愕还没消失,蔻六月就已经一拳一拳的招呼上去了。

蔻六月的动作比上一次拳击的时候快了不少,她的眼眸充血,为了钱她不惜一切代价。

生活在优越环境的人哪里会晓得她一个平头老百姓的无奈,她只知道用尽全力的打倒对手,就可以不用挨饿受冻。

场上的欢呼声此起彼伏,蔻六月再次的获得了胜利。

花荣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这是最后一次了吧!太好了!

地上的男人看到蔻六月的身影,一听到身边的人议论。

“看着长得人高马大,人五人六的,还是输了,真不该押他,害老子赔了这么多。”

“就是,还是寇老六有眼光。”

“我就说要押她,你们不信,活该!”王虎那叫一个得意。

薛明听到这些没忍住气的吐血了,他觉得丢人,输给了一个女人,还被说成这样。

明明以为自己是很出挑的了,没想到竟然输得这么惨。

钱到手,蔻六月也没停留,自然也没注意,余承泽的目光一直跟随者蔻六月。

电话响了一声,那边的一条短信,“我知道她的事情了。”

余承泽抿着唇,想了想跟了出去。

花荣是第一个发现的,她拽了拽蔻六月的衣服,向后抬了抬下巴。

蔻六月微微眯起眼眸,“找我有事?”

余承泽握紧了双拳,目光死死的盯着她,“蔻六月,既然你已经结婚了,就不要再玩弄别人的感情。”

“我玩你了吗?”蔻六月心头一沉,却还是嗤笑的勾唇。

余承泽每次都会在蔻六月面前被堵的哑口无言,“总之,你好自为之。”

花荣担心的看着她,“六月,是因为他吗?”

蔻六月没说话,余承泽跟他的关系很好,余承泽特意过来警告她,“看来他要回来了呢!”

花荣沉默了。

蔻六月走在前面的背影,那般的孤独而萧瑟,或许是因为要对过往有个彻底的了结,才会那么快的嫁给洛白狄吧!

六尘厅门口。

“六月,真的不需要我陪你进去吗?”花荣再三的询问。

蔻六月摇头,“不用,你留在这里等我就行。”

门口的保安认识蔻六月,之前她来过一次,湛尘骁抱回来过一次,因为六尘厅从来没有来过一个女人,所以他们对蔻六月还是有那么几分熟悉的。

蔻六月顺着记忆中的路线走着,谁知地方太大了迷了路,还是叶铭过来把她领进去的。

湛尘骁似乎正打算出门,知道蔻六月过来把外套随意的放在沙发上,管家端过来两杯咖啡。

“湛少,我们开门见山的直说吧!”蔻六月轻轻一笑,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我们之间可以算是一笔勾销了吧!”

湛尘骁捏起那张卡,目光扫过蔻六月的时候看到她嘴角贴的创可贴,顿时就知道了这个钱的来处。

湛尘骁抬了抬手,叶铭把那文件拿过来然后把那卡收好。

蔻六月这一看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刚扬起的嘴角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蔻六月有点怀疑他会不会再算计她。

“既然一笔勾销乐那我就先走了。”也许是对面男人的目光太过于热忱,蔻六月有些坐立不安,本能的想要逃离。

“站住!”湛尘骁依靠在沙发上,手一下一下的叩击着沙发座,“我让你走了吗?”

这话说的?她怎么就不能走了?

“湛少,我们之间的债务问题。”

“债务问题已经解决了,不过,我允许你参加综艺的报酬什么时候给我?”

湛尘骁你还要不要脸!

“这样吧!今天晚上我缺一个舞伴。”湛尘骁大发慈悲的开口。

蔻六月断然拒绝,“不可能!”别说他们不相欠了,就算欠他的蔻六月也不可能在公开场合和他有牵扯。

湛少这是被嫌弃了!

湛尘骁似乎早就知道她的反应,也不生气,他起身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下来。

虽然蔻六月167算是很高的,但显然在他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湛少,你这么**你家里人知道吗?”蔻六月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如九天星辰般的璀璨,偏偏有了几分的深意让人捉摸不透。

湛尘骁眸光低垂,掠过那唇角的伤口,伸出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

蔻六月一时没防备,顿时牵扯到伤口,疼的她眉头紧皱。

“寇小姐不是早就知道了。”他忽似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什么意思?蔻六月懵了。

“寇小姐,作为我的人难道这点觉悟都没有?”

什么?他的人?

蔻六月的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湛尘骁松了手,“把她的卖身契拿过来。”

蔻六月还在疑惑间,手中就多了一份合同,她越看越心惊,底下是她签的字没错了。

千防万防还是被算计了。

蔻六月握了握拳,又松开,又握了握,随即微叹气,倒也是坐在沙发上,“湛少,我蔻六月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对一个小人物这般算计,难道是我的美貌引起的祸端。”

湛尘骁听到蔻六月恬不知耻的话微微睨了一眼,怎么那么自恋?谁会看上她的脸?

看到湛尘骁不屑的语气,蔻六月上前一步两只手直接抵在他身后的沙发座上,不是喜欢欺负她算计她么!她不反击还真当她是病猫啊!

湛尘骁微微抬眼,是他喜欢的长相。

湛少你这么打脸真的好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