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陆君寒慕婉鸢目录_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阅读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1-12 15:01:21 5

《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由江北女匪所编写的现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君寒慕婉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呕……”慕婉鸢单手扶着冰凉的墙壁,抑制不住的干呕。吐完后,抬起手臂用袖子胡乱的擦了擦嘴角,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熟悉的乳白色别墅,狠狠地甩了甩头。她怎么走到这里来了?望着那栋别墅,慕婉鸢只觉得喉咙**辣...

《金牌影后:总裁,宠妻请低调!》 第三章 免费试读

“呕……”

慕婉鸢单手扶着冰凉的墙壁,抑制不住的干呕。

吐完后,抬起手臂用袖子胡乱的擦了擦嘴角,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熟悉的乳白色别墅,狠狠地甩了甩头。

她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望着那栋别墅,慕婉鸢只觉得喉咙**辣的疼得厉害,甩了甩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淡漠,搀着墙壁向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倏地,身后传来一道尖锐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刺眼的远光灯。

慕婉鸳怔了怔,脚下步伐猛地一滞,带着几分连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期待转身。

意料之中的从驾驶座下来的人是陆君寒,随后只见他身形一转拉开后座车门,一双女人专属的纤细腿豁然映入眼帘,慕婉鸳瞳孔紧缩。

下一秒,只见陆君寒俯身将人打横公主抱抱了出来。

慕婉鸳的角度看不见那人是谁,只能看到那女人被陆君寒抱在怀里伸手关上了车门。

两人站在原地一分钟,似乎在说些什么,随后陆君寒转身往她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慕婉鸢后退几步蹲了下去,只是一眼,足以她看清那张无比熟悉的脸——木向珊。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婉鸳站了起来,院子里早已空无一人。

慕婉鸢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栋原本漆黑一片的别墅,泛着暖色的灯光。

温馨而又刺眼。

手机募然响起,慕婉鸳抬起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只觉得通体冰凉,好像感冒了。

意识到这点,慕婉鸳眉头紧蹙着转身,回头看一眼亮堂堂的别墅,红唇牵起一丝讥讽。

明明身为陆氏集团的儿媳妇,可她却从没住进过这栋属于陆君寒的别墅,除了偶尔出现应对陆家父母的突击检查时,陆君寒会把她接过来圆场子。

萧条街道上,一道孤单的倩影越走越远。

次日,下午。

洁白的双人床上,慕婉鸢蜷缩着身躯,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呼吸急促不已,猛地睁开双眼,她做了个记不清的噩梦。

刺眼的光亮让她不适应的闭了闭眼,良久,抬手捏了捏疲惫的鼻梁。

昨晚醉酒后的记性争先恐后的涌进脑海,慕婉鸢长叹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憋闷感下了床。

走出卧室,看着属于自己独门独户的公寓,心情无端地好了很多。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可不像某些人那里连个人气味都没有。

这么想着,心中的憋闷感稍稍松了些许,慕婉鸳抿了抿唇,赤脚踩着冰凉的地板进了卫生间。

迅速洗漱完毕,慕婉鸳拉开卫生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不知何时坐在客厅里的陆君寒。

“你怎么会在这?”慕婉鸳吓了一跳,随即瞪圆了眸子看着陆君寒,震惊道:“你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她自己买的公寓,门外的密码只有她知道,陆君寒是怎么进来的?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坐在沙发上的陆君寒微不可见的勾了勾薄唇,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意味深长的扫过她的身体。

顿时,空气中的温度略微升高了几分。

几乎是同一时间,慕婉鸢想起了为什么,前天,陆君寒喝醉了,她没办法,只能往自己家里带,也是那一晚,他们发生了关系……

这么一想,慕婉鸢就想到昨天律师找她说的话,脸色猛地一沉,没有任何情绪的开口,“如果你今天是来说我婚内**你的事,我们改天法庭见就是了,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私下过来。”

他堂堂陆氏首席总裁都不怕别人知道他告了自己老婆,她又何必在乎其他的,不就是法庭吗,上就是了。

闻言,陆君寒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视线,眼眸微不可见的沉了沉,斜睨着客厅里随处可见的零食,声调夹杂着几分寒意。

“陆太太说的是,可我来找你并不是因为那件事,今晚老宅聚餐,你看着办。”

说完,也不等慕婉鸢反应过来,陆君寒起身向门口走去,倏地像是想起什么一般,他脚下步伐猛地一顿,低沉的嗓音伴随着些许玩味在空中盘旋,“陆太太,我觉得早餐加一杯木瓜牛奶更合适你。”

音落,随之而来的是门关的清脆声,独留慕婉鸢一脸呆滞的站在客厅。

说他不要脸都是在侮辱不要脸这个词语!

慕婉鸳鬼使神差的低头扫了眼胸口,白皙的脸颊泛起些许嫣红。

陆君寒,真是个衣冠禽兽!

可一想到晚上老宅的聚会,慕婉鸳感觉有点脑阔疼,她能怎么看着办,真失望昨晚上的感冒症状一觉睡醒好了!

夜晚。

慕婉鸢手里拎着大大小小的礼盒站在梨园,抬首看着眼前这栋充满古色古香的宏伟别墅,只觉得心底一阵疲惫席卷而来。

“夫人,您来了!”

脚跟刚刚站稳,耳畔就传来佣人声音,不大不小,却是刚好能让屋里人听到。

慕婉鸢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冲佣人挤出一抹淡笑,跟在她的身后径直走进大厅。

沙发上坐着几个气质不俗的女人,齐齐将目光投掷在慕婉鸢身上。

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安静。

慕婉鸳暗自咒骂陆君寒一遍,上千几步走到陆母身边,面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甜甜开腔,“妈,这是我给您带的补品,还有您最爱喝的燕窝。”

边说,她边将手中拎的补品递给身旁的佣人。

见陆母面无表情点头,慕婉鸳暗叹这关不好过,随即扯了扯嘴角,扭头看向沙发上的几位,笑道:“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会少了各位婶婶的份呢,我已经让佣人放到您们的车上去了。”

沙发上的人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陆母冷哼一声,“你来就来,怎么还带那么多东西来,知道的明白君寒孝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娶了个暴发户!”

慕婉鸢心尖一颤,她和陆君寒向来银货两讫,样样分明,他都没养她,她还得花自己的钱来讨好他妈妈,又想到木向珊回来了,慕婉鸳心底越发复杂,脸上却笑的愈加灿烂,“君寒总说你最近头疼病犯了,身体虚得紧,是他特意叮嘱我去买的。”

这话一出,陆夫人脸色舒缓了几分,笑着看向沙发上的妯娌,可说出口的话却是毫不委婉地嫌弃,“我儿子一如既往的知道疼人,不像某些人,嫁进来一年没给家里添过一男半女,净填些花边新闻,幸亏知道你们结婚的人不多,不然不晓得陆氏股票要被你拖下多少点,”

这话说的何止难听,明显是在羞辱,但慕婉鸳凭借多年淬炼的演技撑住了人设,面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不错眼的看着陆母,对她给的难堪不置一词,彷佛旧时代谨遵女训的乖巧媳妇儿。

陆夫人看着没有丝毫不满不耐的慕婉鸢,轻哼一声,算是放过了她,“君寒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是不是你没告诉他今天家里聚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