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画棠清梦》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画棠清梦》最新章节列表

奶昔文学奶昔文学 2019-01-12 15:01:21 11

《画棠清梦》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画棠清梦》是季小暖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弘历魏琳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文臻坐在翊坤宫内,白日里外面都是茫茫一片,直到冬儿掀帘而进,她才站了起来,俨然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确信她是长春宫的婢女?”“回小主儿,奴才已经查过了内务府的记档,并未发现一个叫做魏琳琅的宫婢。”“没发...

《画棠清梦》 第八章选秀 免费试读

文臻坐在翊坤宫内,白日里外面都是茫茫一片,直到冬儿掀帘而进,她才站了起来,俨然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确信她是长春宫的婢女?”

“回小主儿,奴才已经查过了内务府的记档,并未发现一个叫做魏琳琅的宫婢。”

“没发现?”

文臻蹙眉,她昨夜并没能睡好,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都是魏琳琅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那张和富察•哲哲有八分相似的脸。

虽然举止神态不一,眉目又多了两分清冷,不似哲妃那般柔弱,可那张脸的相貌,着实不可让人忽视。

若是富察皇后将这样一位宫婢留在身边,必定有所图谋。

“小主儿,这事情着实奇怪,奴才昨夜是亲自送魏琳琅到了长春宫门口,她定然是长春宫的人,否则又怎么会去取皇后娘娘的貂绒呢?更何况在内务府的时候,奴才看的真真儿的,她手里拿着的的确是内务府的令牌,绝对没错。”

文臻思量着,说道:“你让钱富去查清楚这个魏琳琅的身份,绝不能够有一点纰漏。”

“钱公公昨夜出去办事,想来也该回来了,奴才这就去通知钱公公。”

文臻点了点头,她拿起了桌上的茶,心还是提着不敢松懈,她只要一闭眼,就能够想到魏琳琅的容貌,逐渐和哲妃的重叠在一起。

长春宫的庭院里仍有积雪,愈发清冷。

魏琳琅正给富察皇后看茶,目光瞥到了桌案上的画像,那上面画着的都是貌若桃李的曼妙女子,想来她最近看到富察皇后踌躇,多半是为了选秀一事。

皇上登基已有一年的时间,总该是要选妃充实后宫了。

“琳琅,你过来看看。”

富察皇后吐气如兰,她一时间晃神,记得弘昼有一个爱妾,那年她入府没有多久,那个爱妾说话的声音,竟和富察皇后一般无二。

“是。”

魏琳琅上前,那画卷上的女子每一个都是绝佳美人,只是看富察皇后的神思忧虑,魏琳琅道:“皇后娘娘,可有什么疑难之处?”

“没什么,明日就是选秀,这些女子固然好,但总归……”

魏琳琅敛眉,弘昼要她接近弘历,天下绝色之姿不少,却唯独选择了她。

多半是因为容貌与当今皇上爱重的一个人相像罢了。

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心性已通,不是什么小孩子。

“皇后娘娘,奴才觉得皇上喜不喜欢不重要,延绵皇嗣才最为重要。”

富察皇后抬眼,只见魏琳琅低敛着眉,仿佛只是说了一句无心的话。

襄锦连忙说道:“琳琅,你先下去拿些糕点来。”

魏琳琅的眸中似是闪过什么,不紧不慢道:“是。”

富察皇后看魏琳琅的背影,略感失神,延绵皇嗣对她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

可她失去了永琏,身子骨又弱,又怎么替皇上延绵皇嗣?

“她许是无心的。”

襄锦在旁边软声道。

富察皇后摇了摇头:“她是有心提点,皇上的子嗣只有永璜和永璋,没有一个是本宫的孩子,永璜是哲妃所生,永璋又是纯嫔所生,一个是皇上最爱的女人,一个是皇上最**的替身,喜不喜欢又有什么重要的,只是皇上总不愿意去碰其他的女人。”

仔细一想,刚才魏琳琅所说也却有此意,襄锦沉声道:“这孩子心性很重。”

富察皇后的声音轻得很:“心性重,观察仔细,也聪明,只可惜来了这皇宫,本宫无意争抢,只怕弘昼……”

“和亲王一声不响的就送来了,皇后娘娘其实也不用留,又何必……”

“他喜欢,本宫就有些舍不得了。”

富察皇后淡淡的说:“这么久了,皇上一刻都没有忘了哲哲,本宫想让他开心,可本宫没那个能力,或许琳琅……”

魏琳琅站在帘外,她听得虽然不真切,却隐约能够听到‘哲哲’这两个字,竟是已故的哲妃。

长春门外,弘历正踏着雪进来,穿着一身玄色的衣裳,并未披着貂绒,一路从养心殿走来,也没觉得冷。

身边的总管太监李玉生的偏瘦,跟不上弘历的步伐,只能紧忙在后面喊着:“皇上驾到!”

魏琳琅的心猛地顿了一下,身子连忙侧过去,同其他宫女一样跪在了地上。

弘历的目光落在了魏琳琅跪在地上的脊背上,似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只是不甚在意的掀帘而进。

魏琳琅的心中松了口气,若是在这个时候让弘历发现她,弘历第一时间就会怀疑富察皇后是否另有居心,毕竟留一个和哲妃长得相似的宫女在身边,任谁都会多想,更何况是帝王?

“臣妾给皇上请安。”

“起来。”

弘历坐在椅子上,喝了口热茶,原本想要说的话也在看过桌子上的那些画像时停下了。

富察皇后低敛着眉,道:“皇上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弘历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眼下恢复了一片冰冷,淡淡的说:“朕从御花园回来,路过就来看看。”

富察皇后道:“臣妾正在忙选秀一事,皇上既来了,便看看可有没有心仪的,选秀那日至少也要露一次面。”

“心仪的就罢了,朕琐事繁多,皇后看着办。”

“是,只是巴林氏都统纳亲之女应当入选。”

“朕说了,皇后看着办。”

弘历道:“朕今晚宿在你处,你让他们收拾收拾。”

富察皇后抬眼,弘历面无表情,眼底下没有丝毫的情绪,她便也恭顺的说道:“是。”

弘历坐在椅子上,突然不是滋味儿起来,长春宫的雪景最是好,但此刻兴致全无,薄唇微微抿起,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朕还有奏章要批。”

富察皇后欠了欠身:“恭送皇上。”

弘历走出去两步,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长春宫新来的宫女须得好好学习宫中礼仪,皇后虽然宽厚,也不能对她们心宽。”

“皇上是说……”

弘历微微皱眉:“就刚才门外见到朕就跪的那个宫女,实在不行就送回内务府,让他们**好了再送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