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悍卒斩天
《悍卒斩天》大结局免费阅读 《悍卒斩天》最新章节目录

悍卒斩天三青色

主角:张小卒李大山
完整版小说《悍卒斩天》是三青色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小卒李大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戏子门前客不绝,将军坟前蒿草深。美人要看风和雨,枯骨坟上起楼台。才子俊杰楼上豪情泼墨,无名小卒楼下血染浊泪。悍卒一怒横刀行,砍了这个太平盛世!...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05 12:18:1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张小卒终是耐不住内心的躁动,甩开牛大娃搭在肩膀上的手,大步走到老村长面前,语气坚定道:“村长爷爷,我要进山。您是知道的,我天生力大,进山有大用。”

老村长看都不看他一眼,摇头道:“你独枝独苗,有传宗接代之任,不得进山。再者说,我刚刚才说过,留在家里抵御贼寇,更是大用。”

张小卒撇了撇嘴,他从小到大从未听说过附近有贼寇闹事,觉得老村长危言耸听。见老村长板着脸没有让步的意思,张小卒只能厚起脸皮,抱着老村长的胳膊撒娇央求道:“村长爷爷,求求您了,就让我进山吧。”

村里的孩子都知道,这是对付村长爷爷的必杀技,只要不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总能求得老村长的宽宥。

这招张小卒小时候没少用,只是这些年长大了,不好意思再用罢了。此时故技重施,虽脸颊臊得发烫,但功力不减当年。抱着胳膊没摇几下,老村长就缴械投降了。

“停停停,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般折腾,再摇可就散架了。”老村长没好气地叫道,用拐棍把张小卒拨拉到一步之外,笑骂道:“臭小子,你知不知羞臊?都是要娶媳妇成家的人了,还学人家开裆娃娃的伎俩。怎么着,难不成娶了媳妇后还会让你媳妇抱着把尿?哈哈——”

张小卒老脸通红,羞臊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但现在是抗争的关键时刻,万不能临阵脱逃,索性厚起脸皮,装作什么也没听见,讨巧道:“在您老面前,牛家大伯他都是孩子,何况是我。反正我不管,您要是不同意我进山,我就整天粘着你磨。”

老村长没搭他的茬,而是拿拐棍指了指人群,道:“看喜子那高兴的模样,准是抢到了进山的名额。他家娃刚出生不足百天,摆满月酒那天我去看了,小娃娃哭声震天,中气十足,长大了定是个力大能干的。只是听说小娃娃昨天染了风寒,咳嗽发烧,折腾了一晚。明天就要进山,娃娃病着,也不知喜子能不能安心打猎?”

“哼!做父亲就得有做父亲的责任与担当,娃子病了哪能撒手不管,我说说他去。”张小卒忍着笑,装模作样道。

“注意分寸,别落了他的面子。”老村长小声叮嘱。只是他的叮嘱来的似乎有点慢,张口之时张小卒就已经冲进人群到了李荣喜面前,二话不说,照着他的面门就是一拳,然后趁李荣喜懵圈状态抢过他手里的纸阄,撒腿就跑。

老村长看得直嘬牙花子,道:“现在的年轻人呐,火气就是大。”

“臭不要脸的小兔崽子!”李荣喜两眼含泪,捂着鼻梁跳脚大骂,实在太疼了,感觉整个鼻梁骨都被捣碎了。

“敢抢老子东西,看老子扒了你的皮!”

“嘿嘿,喜子哥,你可睁大眼睛瞧好了。”张小卒站在十步开外,炫耀地朝李荣喜晃晃手里抢到的纸阄,然后在李荣喜气急败坏地叫骂声中把纸阄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咽了。

“小王八蛋!”李荣喜瞧着张小卒那挤眉弄眼的得意样,只感觉七窍冒烟,整个人都要着了一般,怒骂道:“你小子脑袋被驴踢了啊,你又不符合进山的条件,抢了也白抢,还害老子白挨一拳。”

“嘿嘿,村长爷爷已经同意我进山了。所以嘛,抢了不白抢。”张小卒朝李荣喜得意地挤吧挤吧眼。

李荣喜急切地扭头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干咳两声,压根不和他的目光接触,冲人群喊道:“抓到名额的去刘大爷那里报个名登记一下,然后回家好好准备准备,明天一早便出发。”

李荣喜气急,撸起袖子吼道:“谁也别拦老子,老子要把张小卒的皮扒了!”

“对对,把他的皮扒了!”

“打一架,打一架,谁赢了谁进山!”

“让开,让块地出来!”

李荣喜想多了,非但没人拉着他,反而一群老爷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嚷嚷着让他和张小卒打一架,场地都给让出来了。

李荣喜倒也不怂,冲着张小卒就扑了过去,抓着张小卒的衣领把他摔了个大马哈,疼得张小卒跳脚大骂,奋起反击。

二人扭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拳,我一脚你一脚,打得好不热闹,围观的不停地拍手叫好。

最终在张小卒的求饶声中分出胜负,可进山的名额张小卒打死不让,李荣喜无可奈何,在张小卒**蛋子上使劲踹了几脚,这才气呼呼地拉着婆娘回家去了。

回家的路上,李荣喜的婆娘瞧着他满身的尘土,以及鼻青脸肿的凄惨样,心中甚是心疼,忍不住埋怨道:“小卒这孩子,下手也忒不知轻重了,看把你打得,等下肿起来都没法见人了。”

“哼哼,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李荣喜悻悻道,瞥了婆娘一眼,见其黑着脸,似乎对张小卒颇有芥蒂,叹了口气道:“你知小卒为什么偏偏抢我的,还蛮不讲理地和**了一架?”

婆娘摇头。

“还不是因为咱们娃生病了,他知我进山后会惦记娃,可若是当着大家伙的面挑明了说,出于面子我定是不会答应把名额让给他的,所以他就想出一个既不扫我面子又能让我不得不让出进山名额的法子。你瞧他求饶时那瘪犊子样,明明就是装出来的。要是撸袖子真干,两个我加起来都不够他揍的。”

“真的假的?他这么能打?”婆娘不相信,要知道她家男人可比今儿才刚刚成年的张小卒大着三岁呐。

“呵呵,这臭小子天生力大,两只膀子一抡能把磨盘扔出两丈多,能耐大着呢。若非如此,老村长哪能同意他进山。话不多说,这份情咱承着,日后慢慢还。”

“嗯”婆娘使劲点点头,道:“你那不是还有半壶酒吗,晚上我想办法炒个菜,你提去和小卒兄弟喝一顿。今天是他成人礼,理应喝酒庆祝的。”

柳家村的人就这样,你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好。大家聚在一起,互相掏心窝子,日子自然过得和和美美。

旱灾当道,家家户户存粮无几,为了节省只能一天甚至两天一顿饭,都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只期望能熬过去活下去。但是今天不同,中午各家各户的锅灶都燃了起来。烟囱里冒着白烟,空气中飘着饭香。明天男人们要进山狩猎,要为他们准备足够的干粮。那些不符合条件及没能抽到名额进山的人家,无需多说,都把家中最好的全都拿了出来。

张小卒的家在村子最西边,三间泥墙茅草顶的屋,是村子里的伯伯叔叔们帮他盖的。

院子里,张小卒把家里仅剩的半袋麦子提了出来,准备磨成面做饼,带着路上吃。

麦子是他自己种的,种麦子的地是他自己开的荒地。他孑然一身,别的没有,就是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开荒刨地那都不叫事。可惜闹旱灾,地种不了了,不然他今年是打算一口气再开三亩荒地的。

张小卒把麦子倒进木盆里,再倒上水浸泡。只有这点麦子,可不敢去皮磨成白面,而是要把麦皮一同磨进去。这样做成的饼尽管口感不好,还拉嗓子眼,但饱腹扛饿。

麦子需要泡一段时间,张小卒拖了个木凳坐在一旁等,看着木盆里不断冒起的微小气泡,不知觉间有些怔神。

今天的成人礼虽不热闹隆重,但很顺利。自今日起他张小卒,哦不,应该是自今日起他张大用就是真正男子汉是大人了。更值得高兴的是,村长爷爷及村中族老们允许他在柳家村落根。如此,他就再也不是无根浮萍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光明正大、问心无愧地娶妻生子了。想到娶妻生子,张小卒不由脸颊微红,脑海里浮出一位姑娘的面孔。

姑娘名叫刘雀儿,是本村的,住在村东头。姑娘命苦,父亲刘大有四年前病逝,留下她和她娘以及一个弟弟。娘三个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张小卒得空就去帮忙干活,甚讨雀儿娘欢喜。

雀儿娘是个开放的婆娘,早就当着全村的人说了,等雀儿成年就许给张小卒当婆娘,谁家若是敢打张小卒的主意,休怪她这个寡妇堵门咒骂。村里人都可怜她们娘仨,也觉得这门亲事确实不错,张小卒是个吃苦能干的,若是娶了雀儿,以张小卒的干劲足以撑起这两个家。所以都笑着让雀儿娘把心放稳了,没人和她抢女婿,都等着喝喜酒呢。而张小卒和雀儿朝夕相处,早已互生情愫,只是没捅破窗户纸而已。

虽说雀儿的左脸蛋上有个拇指甲大小的胎记,破坏了她的相貌,但张小卒一点也不在乎,他喜欢的是雀儿的心善及能干。

今天之前,张小卒还一直心虚,觉得自己配不上雀儿,因为他是无根之人,不能给雀儿一个安稳的家。但今天他这一心病去了,犹如吐了一口积压许久的闷气,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心。

明年雀儿就成年了,就可以嫁人了。也不知村里有没有打雀儿主意的野小子,不行,得找时间挨个警告一番。

想到也许有情敌在暗中觊觎着雀儿,随时可能把他的准媳妇抢走,张小卒不由地紧张起来,紧了紧拳头,准备对全村尚未结婚的小子挨个拳头警告。

张小卒东思西想,一直神游到半下午才回过神来。麦子已经浸好,捞出来放进事先准备好的桶里,提到石磨前开始研磨。带着白浆的灰色面糊从磨嘴里吐出,落进磨嘴下的桶里。

张小卒力气大,干活利索,两刻钟的时间就磨完了。正准备把磨好的面糊提到厨房里烙饼,院门被人推开了,张小卒忙放下手里的活迎了上去,笑道:“婶儿,雀儿,你们来的刚好,我刚磨好面糊准备做饼,正准备过去喊你们过来帮忙呢。小慈呢,怎么没一起过来?”

小慈是雀儿的弟弟,今年十二岁,是个半大小子了。

“做饭的活交给我,你去忙别的。衣服、防虫药、捕猎工具等等,深山老林里危险重重,这些准备工作马虎不得。雀儿,你去帮小卒收拾一下。”

雀儿娘刚三十出头,但家里男人去世后,担子全压在了她身上,精神以及生活的双重压力,让她比同龄女人苍老很多。还好这两三年张小卒帮她甚多,大大减轻了她肩上的担子。

雀儿今天似乎有些拘谨,一直羞答答地躲在她娘身后,听见她娘让她帮张小卒收拾东西,这才应声走到前面。

张小卒看着雀儿,一时间有些愣神。

往日里雀儿都是一身打满补丁的灰布衣裤,两根马尾辫挂在肩上,可今儿的雀儿不一样,头发盘了起来,用一根玉簪束着,身上红花的斜襟褂,红花的长裤,红布鞋面的硬底鞋,脸上略施粉黛。好似一夜间这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下子盛开了,美丽的耀眼。

雀儿娘看到张小卒瞧着自家闺女愣了神,噗嗤一声乐了,伸手推了雀儿一把,催促道:“还愣着干啥,赶紧去帮你小卒哥收拾去。”

“哎”雀儿忙答应着。

“小卒你一起过去,需要带啥只管让雀儿给你收拾。”

“哦。好。”张小卒脸颊泛红,知道自己失态了,眼睛闪躲不敢与雀儿娘对视,急忙跟在雀儿身后逃也似的离开。

雀儿娘乐呵呵地进了厨房,一个人忙活起来。

刘雀儿和张小卒一前一后进到屋里,刘雀儿已经放开了,不再拘谨扭捏,转身问张小卒:“小卒哥,你需要准备什么尽管说,我帮你收拾。”

张小卒挠着后脑勺,道:“东西我都已经收拾好了。雀儿,你——你今儿真好看。”

“是——是吗?”雀儿脸颊上顿时红霞飞起,勾下头,两只手捏着衣角,手心里都是汗。

“好看,真好看。”张小卒使劲点点头。

“那——那——那——”雀儿张着嘴,脑子里想着临来前娘的叮咛,可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实在是羞死人了。脸上的红霞愈盛,就像盛开的大红牡丹。

“那什么呀?”张小卒被雀儿支支吾吾“那”得心里猫挠似的,忍不住催问道。

雀儿咬了咬银牙,两眼一闭,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势,道:“那嫁给你做婆娘好不好?”

小说《悍卒斩天》 第三章 雀儿 试读结束。

    1. 言情小说

      瓜子文学网言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大全,打造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言情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1. 都市小说

      瓜子文学网都市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小说大全,打造都市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小说免费阅读。看都市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1. 百合小说

      瓜子文学网百合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百合小说大全,打造百合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百合小说免费阅读。看百合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1. 婚姻爱情小说

      瓜子文学网婚姻爱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大全,打造婚姻爱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婚姻爱情小说免费阅读。看婚姻爱情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