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妾心似水
妾心似水免费阅读 晗初赫连齐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妾心似水姵璃

主角:晗初赫连齐
小说主角是晗初赫连齐的小说是《妾心似水》,是作者姵璃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曾经名动天下的花魁,如今深宅的贱妾,传奇浮生所给予她的,是冰火两重天。乱世倾覆,帝心难测,时局诡谲,世家变迁……她洗尽铅华独守承诺,铁腕缔造家族荣耀。四个痴人,三段感情,两次婚姻,一生缱绻。逆来顺受的伎者贱妾,终成覆雨翻云的不世红颜。妾心如宅,繁华无声,门庭深冷,来者须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2-05 15:22: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夏末的风飘云动皆有些慵懒之感,湛蓝的天空映照在与世隔绝的东苑里,更添了几分惬意氛围。阳光透过窗户浅浅地洒进书房之内,早已失去原先的灼烈,只余下绵暖光辉。

犹如云辞的清浅眸光。

晗初坦然地与之对视,思绪仍旧停留在“出岫”两个字上。半晌,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才从袖中取出一张纸团,展开奉至云辞面前。

纸上是一首长诗,题为《朱弦断》:

“风月满客错觥筹,常听逢迎与娇嗔。

忽闻美人香魂殒,四座公卿倏嗟叹。

遥想妃瑟环鸣声,迄今绕梁动婉转。

流水落花传湘浦,芙蓉泣露笑香兰。

玲珑七窍当如此,衷肠一曲断巫山。

人心重利多轻贱,万籁寂寥浮世难。

吾自缘悭琴箫合,君赴九霄弹云端。

世间再无痴情事,休教仙音泪阑干。”

诗的末尾还有一句小注——“醉花楼惊闻晗初香消玉殒,感怀而作。”

云辞对着这首诗细细读了一遍,叹道:“虽然平仄不甚押韵对仗,但胜在真情实感,也算一首好诗。”

言罢他又呢喃出口小注里的那个名字,看向一直立在书案旁的晗初,问道:“晗初可是个青楼女子?”

晗初默然点头。

云辞见她面有戚然之色,有些疑惑:“你想说什么?”

晗初沉吟一瞬,指了指那个“悭”字,无声相询。

云辞立时明白过来:“这个字念作‘千’,表示缺乏之意。”

晗初脸上有些动容神色,又朱唇微启,默默说了三个字:“小侯爷?”

云辞摇了摇头:“子奉习的是魏碑,字体苍劲峻逸;这首诗写得云雷变幻,应是草书,并非子奉所作。”

他又垂目扫了一眼手上的诗,继续道:“更何况这上头写着‘吾自缘悭琴箫合’,但据我所知,子奉不会吹箫。”

晗初闻言,面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再度沉默起来。

云辞见状又解释道:“其实子奉虽然风流,倒也不算是文人雅士。他功夫不错,若非文昌侯爱子心切,想必早就送他去军中锻炼了。听闻统盛帝很欣赏他于军事上的见解,才收了他做螟蛉之子。”

云辞说完,却见晗初仍旧怔怔看着自己手中的诗,便笑着递还到她手中:“你们这些姑娘家都是伤春悲秋的,从前淡心看话本子也要哭上两三日。不过我看这首诗所写,也委实是一桩才子佳人的憾事。”

晗初却没有听见云辞的话,仍旧兀自垂眸,心思早已转移到这首《朱弦断》上。

这诗既然不是沈予所作,又会是谁?晗初想起昨夜沈予的无故恼火,他还提起赴宴时遇上了赫连齐。

但晗初可以肯定,这首诗并非赫连齐所做。她跟了他半年之久,也算对他有些了解,赫连齐虽雅好音律,但并不擅长乐器。

晗初的心思转了几转,到底还是寻了纸笔,对云辞写道:“京州城里哪家子弟擅箫?”

云辞看了一眼晗初的问题,坦诚回道:“我并非京州人士,也甚少与公卿世家来往,并不知晓。”

话到此处,他脑海中又蹦出一个名字,便浅笑补充:“不过南熙九皇子擅箫,倒是天下皆知。他名为‘聂沛潇’,还当真是日日佩箫,从不离身。”

九皇子聂沛潇?会是他吗?若晗初没有记错,她挂牌那日,九皇子是化了名去捧场的,还曾对自己势在必得。可当时她满腹心思都在赫连齐身上,便执意选了那人做入幕之宾。所幸九皇子也很有风度,并未以权势相逼。

此事迄今已时隔半年之久,晗初也再没有听过九皇子之名。难道昨夜沈予带回来的这首诗,会是他所作吗?

罢了,还是不去想那作诗之人了,左右如今“晗初”已死,她已是“出岫”了。

想到此处,晗初不禁低眉再看手中的诗。

“风月满客错觥筹,常听逢迎与娇嗔。”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句,晗初竟是感受到了作诗之人的空虚,想必那人也知晓,公卿之间的消遣往来大多是虚伪逢迎之事。

晗初忽然很想听一听云辞对这首诗的见解,便再次提笔写道:“想请您对此诗品评一番。”说着又将诗递给云辞。

云辞并未拒绝,接过诗道:“‘流水落花传湘浦,芙蓉泣露笑香兰。玲珑七窍当如此,衷肠一曲断巫山’。这四句算是对晗初琴技的极高评价,能引人无限遐想。”

云辞仿佛是随意品评,却又不乏认真:“不过要论真情实感,还是最后四句。这活脱脱是个知音人的形象,也将晗初的琴音奉为了仙音。”

“吾辈旁观者读此诗,都是嗟叹不已。若是晗初仍在世,想来必定大为动容。”云辞最后对晗初叹道:“你且看着,此诗日后若是流传出去,最后四句必定被世人奉为佳话。”

他兀自品评完,又笑问晗初:“你喜欢哪一句?”

晗初回过神来,见云辞的眸光澄澈如泉,带着两分深浅波光,不知怎得,竟使她心中漾起一丝异样。她怔了片刻,才想起云辞的问题,纤纤柔荑便指着纸上其中一句——

“人心重利多轻贱,万籁寂寥浮世难。”

知晓晗初的答案,云辞稍稍蹙了眉,打量她的目光也带了几分若有所思。

晗初坦然地迎上云辞的目光,嘴唇微翕,说了句什么。

云辞看懂了,她说的是:“倘若晗初在世,也会选这一句。”

对一个青楼女子而言,确实如此。云辞赞同地点头:“如此说来,这作诗之人倒当真是晗初的知音了。”

是呵!的确是她的知音呢!一语戳中她的伤口,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晗初自问若是出身高门的大家闺秀,必定不会遭人玩弄唾弃。即便她是个良家的平民女子,也能与夫君做到举案齐眉。可偏偏自己出身于烟花之地……

人心重利多轻贱,万籁寂寥浮世难。这句话说得实在好极。尤其是出自公卿子弟之手,便更为难得。

虽说往事不堪回首,可看到这首诗,晗初多少也感到一丝安慰。想来此生是无缘见到这个作诗之人了,即便日后见到了,纵使相逢应不识罢。

想着想着,晗初只觉眼眶有些肿胀,鼻尖也传来些微酸涩。她攥着诗的手渐渐收紧,一并收起的还有她支离破碎的心。那颗心已被风月场上的轻浮人情践踏得彻彻底底。

晗初吸了吸鼻子,默默将这首诗珍之慎之地收入袖中。她这副小女儿模样落在云辞眼中,换来他一句安慰:“人生本就苦短,何须再为旁人的苦楚来自怜自伤?”

晗初闻言看向云辞,一双水眸已是隐泛泪光。

云辞犹自以为晗初是如同淡心那般,见不得痴儿女的生离死别才如此伤感。

他轻叹一声,耐着性子劝慰她道:“倘若晗初在世,也换不来这首《朱弦断》。正是她香消玉殒,才赢得这位知音。可见世上一切凄美之事,都是人命与血泪凝成,故而一想,没有也罢。”

闻此一言,晗初再次默然。是啊,若要当真一死才能换来一个懂她的人,晗初宁愿独自活着。

她从不是伤春悲秋的小女子,自琴儿死后,她已爱惜生命胜过一切。

云公子说得的确没错——“世上一切凄美之事,都是人命与血泪凝成,故而一想,没有也罢。”那夜她愤而沉琴之举,不正是应了这句话吗?

至少从这个程度上看,云公子也算是她的变相知音了。只是这份知音之情,云公子给的是出岫,而并非晗初。

如是一想,晗初便更为唏嘘不已,遂再次执笔写道:“这世上能寻到一双相知之人,也算奇迹。”

她写这句话时,是用尽了全副心神,过往的悲欢离合、风光失意,好似都饱含在其中,也算为过去那一段经历做个道别。

“奇迹……”云辞将目光从纸上移开,缓缓看向晗初。

有时世事便是如此玄妙。许多人相交一生,也不曾相知;而有些人不过倾谈片刻,已是相逢恨晚。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大约便是这个道理。恰如此刻的云辞,默默念着晗初写就的这句话,有些东西便在心底滋生开来,润物无声,犹如某人。

即将到来的正午使阳光显得有些浓烈起来,已为眼前的哑女披了一层金色的薄纱。云辞忽然觉得这少女变得光芒夺人,有那样一瞬间,仿佛刺中了他的双目,五彩斑斓,耀眼灼烈。

也许还刺中了心房里的某个位置。

但云辞尚且不曾意识到那是什么,只兀自想着,大约今日的这个情景会留存在他的鲜活记忆之中。

至于“相知”二字,实在太过沉重,断不是世上所有人都能够承受的。尤其是他这种富贵短命之人,还是不要去奢想了。

云辞强迫自己收回思绪,不再去想那些虚无缥缈之事,可他有些收不回自己的目光。他看着晗初,忽而又想起了前日夜晚的初次相遇。

素淡的少女在迷离夜色之中,对着满园美景毅然沉琴,那画面好像一幅精致的美人图,绝世而动人。

有一句话,当时他便想要问她。此刻,终于后知后觉地问了出来……

小说《妾心似水》 第14章:纸上风月觅知音 试读结束。

    1. 民国小说

      瓜子文学网民国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民国小说大全,打造民国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民国小说免费阅读。看民国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1. 婚姻爱情小说

      瓜子文学网婚姻爱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大全,打造婚姻爱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婚姻爱情小说免费阅读。看婚姻爱情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1. 科幻小说

      瓜子文学网科幻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科幻小说大全,打造科幻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科幻小说免费阅读。看科幻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1. 修仙小说

      瓜子文学网修仙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修仙小说大全,打造修仙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修仙小说免费阅读。看修仙小说,就上瓜子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