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翎秦铮小说 沈翎秦铮快穿之下堂妻发癫逆袭免费阅读

快穿之下堂妻发癫逆袭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沈翎秦铮的小说叫《快穿之下堂妻发癫逆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容融雪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快穿之下堂妻发癫逆袭》精彩内容

马车在繁华街市缓慢穿行。

盛京翘首以盼的看客颇感失望,因流言主角沈翎始终没露面。

倒是能看到秦铮。好看,但让爱慕他的姑娘们更意难平——传闻中的下堂妇到底何德何能得他垂青?

简直没天理!

望月楼里,娇美少女衣衫华丽妆容精致,冷眼望着下方车马,视线落在秦铮身上,便咬住后槽牙,恨恨道,“他怕不是疯了!”

“八公主,皇后娘娘叮嘱过,不可失了皇家仪态。”婢女小心翼翼提醒。

尧国八公主东方芷捂住心口,深吸一口气,“多嘴多舌!那下堂妇用不着本公主出手,自会有人教训她!一介村妇,以为盛京是什么地方?可笑!”

婢女连忙扶东方芷坐下,“八公主的伤没好全呢,千万莫动气,为那种低**色不值当的。”

此时,下方马车突然停住。

有人拦路。

挂着安国公府牌子的马车迎面而来。

两个青衫婢女扶下一个老妇人。

三人齐齐向秦铮行礼,李嬷嬷恭敬道,“世子平安归来,国公爷和夫人就放心了。夫人三月来日日茹素念佛,求菩萨保佑世子无病无灾。”

穆屾翻白眼道,“舅母别信,那个女人佛口蛇心!”

安国公是穆屾外祖父。关系之差,可见一斑。

李嬷嬷敛下眼眸,声音又高三分,“夫人听闻世子带回一个女人,虽不合规矩,但能讨世子欢心,也是沈氏三生修来的福气。”

两个婢女,各从马车捧出一个托盘。

众目睽睽之下,李嬷嬷掀开红布,一套粉色衣裙,一套银制头面。

“世子素来是有主意的,国公爷和夫人虽觉沈氏出身低微还嫁过人,但愿意接纳她成为世子的侍妾。这是夫人精心为沈氏准备的见面礼。”李嬷嬷声音中气十足。

秦国公夫妇态度直白:沈翎给秦铮当侍妾都不配,但秦铮非要这种低贱的女人,便宽宏大度给他一个面子。

这是秦国公夫妇在当众打秦铮的脸!更是**裸地羞辱沈翎!

有些事可以关起门来说,非要闹得人尽皆知,必然是故意为之。

秦铮下马,朝李嬷嬷走过去,一脚将其踹翻在地,粉裙子和银头面也砸到她身上。

东方芷正得意看戏,见状面色一沉!世人皆知秦铮与父亲继母不和,但他从来没在外人面前做出这等不体面的事!

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下堂妇吗?

“世子,国公爷和夫人是好意……”李嬷嬷跪地大喊,“那沈氏能当世子爷的贱妾,都是高攀了啊!”

姚滢大怒,恨不得冲出去撕了李嬷嬷的嘴。

沈翎却只可惜不方便下车看戏。

“言行无状,以下犯上,掌嘴。”秦铮厉声道。

李嬷嬷咬牙道,“奴婢是夫人的奶娘……”说着眼睛闪了闪,手抬起,重重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一下,两下,三下……秦铮没有叫停,李嬷嬷只能继续打,很快一边脸就发红肿胀。

盛京皆知秦家父子不和,秦铮虽是安国公世子,但住在御赐将军府。

不过高门贵族在外面闹得如此难看,真是少见。

秦铮回到马车旁,声音倏然温和,微微躬身,隔着车帘问,“翎儿,你想让她掌嘴几十?”

看客无不目瞪口呆!

这还是那位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将军吗?盛京第一美男子,也被称作盛京第一冷美人,他何曾对别人用如此语气说过话?

简直变了个人!

东方芷脸色铁青,不住重复,“他疯了吗……他疯了吧……”

看客都觉得秦铮莫不是疯了!那个下堂妇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他为她当众惩罚继母的奶娘,还让她来决定掌嘴多少下?

要不要这么宠?!

看客竖耳听,马车里传出一道清冷女声,“阿铮,怒伤身,打到你消气就好了。”

阿铮?叫得这么亲密!

打到消气为止?那若秦铮不消气,就让李嬷嬷活活把自己打死吗?

此女,狠角色!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谁家车挡路?小山?我家小山在哪?”

穆屾掀开车帘,兴奋高喊,“爷爷爷爷!我在这儿呢!”

看客这才发现穆国公府的小世子居然跟沈翎在一块儿!

穆屾是穆家三代单传的独苗,穆国公的命根子。

作为盛京著名暴脾气,穆国公曾放出话:谁敢让他宝贝孙子掉一根汗毛,他就灭掉对方全家!

穆远舟高大壮硕,四方脸,古铜色皮肤,五官粗犷,留着精心修剪的络腮胡,大步如风走来。

“小山!”

“爷爷!”

爷孙重逢,画面格外温馨。

沈翎一时想到沈钧。那个养育她长大,为她遮风挡雨的慈爱祖父。

小时候,沈钧每次外出行医归来,沈翎跟哥哥沈枫都会扑到他身上。沈钧乐呵呵地扔下药箱,一手一个,把他们抱起来转圈……

……

李嬷嬷掌嘴慢了点,秦铮眼眸如刀,她脖子一缩,不得不忍痛继续。

穆远舟揉着穆屾**嫩的小脸心疼不已,“小山你瘦了!谁欺负你?爷爷去揍他!”

“没人欺负我!但总有**欺负我最喜欢的沈姑姑,让我心情不好,就吃不下饭!”穆屾闷声道。

东方芷扯烂了帕子。她曾想讨好穆屾以接近秦铮,但穆屾根本不给她面子!这小孩居然喜欢沈翎,讨厌至极!

“谁?谁让我孙儿心情不好?滚出来!”穆远舟一声怒吼,如山林醒狮狂啸,令人心颤。

“很多人啦!他们都看不起沈姑姑,说沈姑姑出身低。”穆屾“闷闷不乐”,“但我觉得沈姑姑是世上最好的人!”

“出身低?简单!爷爷认她当女儿!她就是穆家大**了!哈哈!”穆远舟似乎灵光一闪,且非常得意,“我闺女呢?快出来让我瞧瞧!”

东方芷不可置信,看客也都傻眼。

都是来看沈翎笑话的,怎么突然冒出个国公爷要认她当闺女?

沈翎被穆屾从马车里拉出去。

传闻中状元郎的下堂妇,初次在盛京亮相。

高挑,纤细,肤白如瓷,五官无一不美,尤其那双碧青的妙目,温而不柔,平静淡然。站在秦铮身旁,若亭亭修竹,四面八方的流言审视都影响不到她分毫。

沈翎拱手,“义父。”

竟是丝毫不客气,直接认义父了!

穆远舟观此女样貌不俗,气定神闲落落大方,不由心生好感,大笑道,“好好好!我这辈子最遗憾没女儿,如今有了!都听好了!沈翎从今日起就是穆国公府的大**!谁敢欺负她,我第一个不答应!”

“多谢义父。”沈翎颔首浅笑,清丽动人。

她知道是穆屾安排的,叫穆远舟有意做给外人看。

“莫再说见外的话。走,回家去!”穆远舟抱着穆屾,乐呵呵转身,皱眉道,“哪家奴才忒没规矩,马车挡路,还当街闹事!你打自己作甚?碰瓷吗?”

李嬷嬷吐血,想说话,脸肿得发不出声音。

“滚。”秦铮冷冷道。

婢女如蒙大赦,连忙搀扶李嬷嬷回马车,又把地上散落的衣服和银饰捡走。

穆远舟招呼沈翎上穆家的车。

“穆伯父。”秦铮开口。

穆远舟没给他好脸,“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听说你想娶沈丫头?此事再说吧!”

穆家马车载着沈翎离开,秦铮骑马跟了上去。

……

看客议论纷纷,许久没散。

见到沈翎,确实美,但想到她的出身以及下堂妇身份,依旧不配秦铮。

至于她刚进城,摇身一变竟成为穆国公义女这件事……

“**!她肯定使了什么控制人心的妖术!她是个妖女!”东方芷面色扭曲,“我要回宫告诉父皇,尧国大将军身边出现一个蛊惑人心的妖女!让父皇下旨把她五马分尸!我看她定是凉国安排的奸细!回宫!我们快回宫!”

……

马车里,沈翎向穆屾道谢。

“姑姑客气什么,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啦!”穆屾开心道,“虽然是为了我舅舅,但我真心喜欢姑姑,爷爷也是!”

外面传来穆远舟狂放的笑声,“没错!你这丫头一看就是好姑娘!”

沈翎没想到因为林叡捡来一块玉佩,竟让她结识秦铮和穆屾。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不同的选择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远离贱男毒子,人生豁然开朗。

秦铮也跟着进了穆国公府。

穆远舟提前安排好了沈翎的住处,取名叫做飞羽轩,“希望你往后的日子,自由畅快!”

国公府面积宽广,林木葱郁,清幽安静。

飞羽轩坐落在穆屾所住远山居隔壁。

房前屋后竹林围绕,鹅卵石铺就的小径颇有野趣,一阵风吹来,竹叶娑娑,清新悠然。

沈翎很喜欢,再次道谢。

穆远舟摆摆手,“莫再说见外的话。你看看缺的少的,只管说!”

穆屾拉着穆远舟回远山居,祖孙俩有好多话要说。

秦铮站在院中,淡淡道,“你在此住下,其他的事我会安排。”话落便走了。邹衍在进城之前就跟他们分开了。

……

“他们俩到底什么关系?”穆远舟问。

穆屾反问,“爷爷瞧着呢?”

穆远舟思忖道,“秦铮那小子从小到大都那副死样子,看不出来。沈丫头……也没看出对秦铮有何不同。”

不管在外人面前如何,进穆家后,穆远舟暗暗瞧着,那俩人眼神碰撞都没有,哪里是传言中热恋的模样?

“虽然我希望是真的,不过暂时真不是。”穆屾无奈道,“舅舅什么性格爷爷知道,姑姑这方面跟舅舅居然是一类人,也是奇了!要不说他俩有缘分呢,就因为那块玉佩,姑姑被她亲儿子造谣,然后才跟舅舅认识的!”

“流言传得不像话,他俩还煽风点火,到底是要作甚?”穆远舟不解。

“舅舅嘛……挡桃花是一方面,再不成亲皇上就要赐婚了,正好碰到姑姑这个不麻烦的人可以合作。另外一方面,我一直觉得他太压抑,如今也是一种释放吧。”穆屾认真分析,“我看这些日子他跟姑姑演戏,被人说是疯了,他倒乐在其中。”

穆远舟也乐了,“那小子,疯点好!不然我都怀疑他哪天突然上吊了!沈丫头又是为何要来盛京蹚浑水?她离开林修远,过安宁日子不好吗?跟秦铮在一起就是众矢之的。她不像贪慕荣华富贵的人。”

“姑姑没了家人,年轻貌美,住在乡下总被人找麻烦,还差点被抓进慈心院。”穆屾摇头,“沈家原也在京城,姑姑想回来。”

听到慈心院,穆远舟变了脸色,“林修远干的吧?狼心狗肺!”

“可不嘛!真是没见过那般厚颜**之人!”穆屾气鼓鼓的。

……

林修远在盛京置办了一个宅子,林家人都住在里面。

沈翎进城后,新消息很快传开。

林修远打翻茶杯,“你说什么?谁收她当义女?”

“穆国公。沈翎住进了穆家。”下人禀报。

林修远气得浑身发抖,“不,不对,不对劲……不该是这样……那个**,她凭什么?!她只是被我抛弃的女人!”

正在此时,门外尖细声音传来,“皇上口谕,命林大人即刻入宫觐见!”

林修远精神一震,连忙起身换衣服。

出门前,他往传旨太监手中塞了块银子。

太监皮笑肉不笑,“秦将军今日回京,方才进宫告御状,说林大人是杀死西岭县慈心院孙医官以及十余名病人的主谋!”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纪白芷乔京钰

    1纪白芷乔京钰

    纪白芷| 短篇言情

    圈里所有好友都知道,纪白芷爱惨了乔京钰。爱到没有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的空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围着他转。

  • 2 我家菜园通往长征路

    2我家菜园通往长征路

    张云龙| 短篇言情

    他拽着我的胳膊哀求道:“求你了,把我这条腿给我砍下来吧,即便是少一条腿,我也绝对不能耽误大部队的行动。”“我能治。”我坚定开口。

  • 3 前夫宠妻灭妾?侯门主母杀疯了!

    3前夫宠妻灭妾?侯门主母杀疯了!

    佚名| 古代言情

    前世,颜溶月初嫁守寡,为摇摇欲坠的忠义侯府疲于奔命。此去经年,却在油灯枯竭时,传来夫君尚在人世且含孙弄怡。侯府上下心如明镜,却皆如跗骨之蛆,将秘密死死隐瞒。终见“亡夫”,她却含恨而终。幸好苍天有眼,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侯府白眼狼?滚一边去!贪生怕死的渣男?前世的罪要让他百倍偿还!只是,前世那好色的...

  • 4 简言言周知珩

    4简言言周知珩

    简言言| 短篇言情

    “陆护士,你的助听器应该换了,不然会影响听力。”办公室里,张主任提醒道。简言言坐在他对面,她才交完班,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她点点头,“谢谢张主任,我知道了。”

  • 5 九龙吞天诀

    5九龙吞天诀

    太古| 玄幻科幻

    【杀伐果断】【有仇必报】【吞噬万物】【强势横推】林炎背井离乡外出打拼,回家后却发现娇妻与别人红杏出墙,纠缠在了一起,而且还怀孕了,这岂能忍?

  • 6 我身家亿万,却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

    6我身家亿万,却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

    沈十四| 现代言情

    替我弟弟顶罪入狱五年,在狱中意外救了首富千金,他给我一个亿作为报酬,我欣喜若狂,打算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却不想听到他们私下议论,要把我赶出家门!“妈,你也不想瑞儿有一个坐过牢的姑姑吧?他以后还怎么去学校?”我妈犹豫了:“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女儿,这房子也是她出的首付,都过户给你们小两口了,就让她住着吧...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