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月宫恒夜by掌心有颗糖 化身魂魄撩美男,撩上前男票小叔小说全文阅读

化身魂魄撩美男,撩上前男票小叔

更新时间:

《化身魂魄撩美男,撩上前男票小叔》讲述了主角温月宫恒夜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娱乐圈+女主前期魂魄后期回归+男二追妻火葬场+酸酸甜甜】温月死后才知道,自己只是恶毒炮灰女配,衬托女主的假千金。男主是面前这位被她鬼压床的,她未婚夫的小叔,宫恒夜。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已经自杀身亡的人,宫恒夜语气淡定:“想报仇?飘错房间了。”温月看着面前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主,缓缓摇头:“没飘错,就是你了......

《化身魂魄撩美男,撩上前男票小叔》精彩内容

宫恒夜屏住呼吸和女人对视几秒,暗道自己竟然还在梦中未醒?

这梦是不是过于离谱。

能不能给个遥控器按停?

他默默想着,重新闭上眼翻身侧躺,继续睡就能醒来。

而随着他翻身的动作,坐在他身上的温月也轻飘飘翻滚下来,从坐在他身上的姿势,变成了侧躺在他身边。

温月认真的看着面前面容英俊的男人。

她当然认识他。

宫恒夜,宫宸的小叔,宫家新一任的掌权人。

宫宸是有三分像他的,可论起好看,就算她喜欢宫宸也要说一句,宫宸实在比不上宫恒夜哪怕三分之一。

只是宫恒夜的气质过于寡淡薄情,让人不敢靠近。

她活着时,甚至连话都没跟他说过两句,每次见他都怕得要死,更别提敢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了。

也就是死了,才敢这么看他还不怕被他发现。

温月眼也不眨的直勾勾盯着他,甚至越凑越近。

似乎想再近点,看看他这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到底有什么和别人不同的,为什么组合在他脸上就这么好看,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时,宫恒夜再次睁开了眼。

他眼底清明,幽邃如海,没有丝毫从睡梦中醒来的迷蒙。

就这么躺着,强大的压迫感也让人窒息。

温月眨眨眼,觉得自己活着时怕他是应该的。

哪怕她现在已经没有呼吸了,还是会觉得难以呼吸。

宫恒夜当然没有他表现得这么冷静淡定。

他发现,现在好像不是梦了,不久前才确认过已经死去的温月真的出现在了他床上。

所以,这的确是个……要找人索命的女鬼。

宫恒夜皱眉:“温月?”

接着,他看到面对他的温月眼睛也睁大了,很惊讶的问他:“你能看到我吗?”

宫恒夜:“……”

我可以选择看不到吗?

默然半响,他坐起身,拢了拢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的睡袍,语气淡然:“这是医院,不是宫家,宫宸不在这里。你如果是死不瞑目想要报仇,应该是飘错地方了。”

温月歪着脑袋,仔细看面前冷着脸依然英俊得像漫画男主的宫恒夜,慢吞吞说:“没飘错,就是你了。”

宫恒夜:“……”

他正要下床避开这女鬼的动作顿住,忍不住转眸,再次和她对视。

温月也正眨巴着眼望着他,重复道:“我就是,专门找你的,小叔。”

宫恒夜喉结滚动,低声叫她:“温月。”

她“嗯”了声,目光期待的望着他。

宫恒夜:“人鬼殊途,别找我,没结果。”

说完,他起身,特别淡定的朝病房门口走去,“冯阳。”

病房门被推开,走廊的灯光照进来。

冯阳见到清醒过来的宫恒夜,面露惊喜:“九哥,您醒了。”

宫恒夜点头,又转头看了眼。

病床上温月消失不见。

就好像刚才,真的只是他的梦而已。

宫恒夜微松口气,回头正要同冯阳说话,对上的却是一张雪白的脸,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同他说:“小叔,你要走了吗,你别丢下我好不好,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

如果不是女鬼,还能说一句可爱。

可现在,宫恒夜只觉得心梗。

他张了张嘴,最后狠下心咬牙,“我再说一次,我们没结果。你如果再不走,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冯阳:“???”

面色几变,快要绷不住了。

卧槽。

boss被雷劈傻了?

他朝后退了半步,莫名有些娇羞,“九哥,我,我一直拿您当大哥,我们不需要有什么结果的。”

宫恒夜:“……”

艹啊。

而温月却是眼睫轻颤,她想,如果她再这么缠着他,他可能真会找道士来把她给收了。

她轻抿唇,垂眸低低的“哦”了声,消失在了宫恒夜面前。

然而宫恒夜以为她消失了,其实她还是跟着他。

因为她的确没有地方可以去。

何况,宫恒夜能看到她,还能跟她说话,就这,还不值得她跟着他吗?

死后温月才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一本小说中的恶毒炮灰女配。

她并非温家的亲女儿,而是温家的女儿丢失后,被温家人从孤儿院抱来的。

温月十八岁时忽然知道了真相,自暴自弃离家出走,跑去参加一个选秀节目,结果误打误撞的,碰上了温家曾经弄丢的女儿温夕。

那之后,温月的身份就一直很尴尬。

而温夕的出现更让温月生出了嫉妒,面目越来越丑陋,惹得所有人都不喜欢。

说到底,她这一生,存在是为了衬托女主温夕,就连死,也是为了给温夕和宫恒夜的感情铺路。

她就像个工具,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都被利用的彻彻底底。

可是凭什么呀?

温月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明明没有心跳了,她还是会觉得难受。

她为什么就非得给男女主让路,为什么就要成为他们的垫脚石?

男女主想在一起,她就偏要破坏他们。

反正她就是小说中的恶毒女配,那就继续恶毒好了,她就要像小说里那些真正的恶毒女配一样,专门给男女主捣乱。

她不好过,大家都别好过。

温月一边气呼呼想着,一边悄悄跟上了宫恒夜……

~

两天后,温夕的烧彻底退了,宫宸因为公司的事也必须要返回帝都。

而这两天,温月都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他发给她的消息也恍如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两天了,再大的气也该消了。

可他给温月打电话,竟然是关机。

没电了吗?

她最近为了婚礼,推掉了所有通告,也没有拍摄任务,应该不会是去工作了。

宫宸看了眼时间,早上八点三十。

是了,温月平时最是懒散,没有工作的话都会睡到中午才肯起来。

每次他打电话给她,她还理所当然的,“我平时那么辛苦,好不容易休息,睡睡懒觉怎么啦?”

那时候他就说,等他们结了婚,他非得每天早上六点抓她起来去跑步才行。

她那时还噘嘴轻哼:“跑步?你背着我跑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想到这里,宫宸无奈笑笑,那颗心彻底软了。

他又主动发了条消息给她:“宝宝,夕宝已经退烧了,我现在回来的路上,不过得先回公司一趟。我让人订了你最喜欢的餐厅,晚上带你出去吃饭。”

发完消息,宫宸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这两天他守着温夕,怕她高烧反复,几乎没有闭眼。

他目光轻闪,用更温柔的语气发消息给温月:“宝宝,真想抱着你休息会儿。”

两天没见她,他发现,他其实比他想像的更想她。

宫宸自嘲的笑笑,收回手机,闭上眼歇息片刻。

两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宫氏楼下。

宫宸的助理陶安已经等着了,车子一停下就赶紧迎了上来。

宫宸将西装外套递给陶安,扯了扯衬衣领口,大步进入公司,沉声问:“小叔什么时候回来的,是有什么急事吗?”

他这么急着回来,当然也是因为今天一早就收到了陶安的消息,说宫恒夜忽然回了公司,还要见他。

明明按照计划,应该要在外视察到下个月的。

而且有什么事,小叔不能给他打电话,非得让他回来公司?

陶安摇头低声:“我也不知道,今天我一早到公司时,boss就已经到了。”

宫恒夜年前已经接任了宫氏的董事长兼总裁,在宫氏,所有人都叫他一声boss。

陶安继续:“boss到了后就召集各高管去了顶层开会,又让副总您回来后马上去他办公室。”

宫宸点头表示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小叔忽然回来是为什么,可他其实也没有太在意。

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另一件让他莫名烦躁的事。

温月的手机还没开机。

进了电梯他问陶安:“大小姐有没有联系过你?”

往常温月和他闹脾气,都会自己哄好自己,然后先联系陶安,问问陶安他在哪儿或者还有没有生气之类。

所以宫宸想着,说不定温月在关机前已经联系过陶安了。

陶安当然知道他说的大小姐是温月,他摇头:“没有,大小姐这几天都没有联系过我。”

话落,见自己老板收紧眉心,他又忙道:“不过大小姐前两天让人把婚纱送去了海庭,我想,这两天她应该是在海庭那边的。”

电梯停下,宫宸正要出电梯,闻言身形却是一顿,迟疑两秒后才点头,“我知道了。”

海庭的公寓其实是他小叔的。

温月十八岁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从小叔那要来门卡给她,让她可以住进去。

这一住就是三年。

小叔没有找他要过门卡,他慢慢的也忘了。

他们都默认了让温月住在那里。

反正,温月以后是要和宫宸结婚的。

对宫恒夜而言,就算把这套公寓送她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当提前送小辈的结婚礼物罢了。

然而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温月两天的失联,加上小叔忽然回来,都让宫宸忽然生出了诡异的,复杂的不安。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掌控。

宫宸缓了缓呼吸,压住不安和现在就要转身去海庭找温月的冲动,大步出了电梯。

宮氏总裁办公室

就在宫宸的车停在楼下那一秒,黎锐就已经汇报给宫恒夜:“boss,三少已经到了。”

宫恒夜淡淡“嗯”声,把手中文件随意扔到旁边。

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闭眼捏了捏鼻梁,

坐了会儿,才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支手机。

黎锐一眼就看出来,是那位温家大小姐的手机。

手机前天半夜就被他送到了boss手中,然后就被关机,直到此刻,宫恒夜按下了开机键。

输入宫宸的生日,果然轻松解了锁。

宫恒夜唇角抬了抬,情绪更加冷淡。

果然是个蠢的。

然后,就看到了不久前,宫宸发来的消息。

那句“宝宝,真想抱着你休息会儿”差点让宫恒夜笑了出来。

他姿态懒散的靠着椅背,单手支额,修长指尖轻滑屏幕。

这两天时间,竟是除了宫宸,都没有人联系过温月。

这人倒是比他还要不受人待见,人缘很差。

宫恒夜想到这里,忽然四处看了看。

这两天,他并没有再看到温月。

偶尔想起来,也感觉那天夜里或许的确是梦了一场。

宫恒夜收回目光再次看向温月的手机。

温月和宫宸平时应该是很少用微信联系,消息不多,且大都是温月发给宫宸的。

宫恒夜慢悠悠朝上滑动,直到一张自拍出现在眼前。

照片中的温月穿着白色婚纱,对着镜头,笑得很乖。

她说:“宫宸,我们结婚吧。”

宫恒夜目光在这张照片上定了两秒,不知怎么的,想到是自己梦里看到的那些恐怖剧情。

可这恐怖片的根源,都是宫宸这蠢货。

宫恒夜默然两秒,声线薄凉的开口,“让宫宸不用进来了。”

黎锐:“啊?”

宫恒夜轻飘飘抬眸瞥过去,下一瞬,他手里的手机就朝黎锐扔了过来。

黎锐眼疾手快刚刚接住,就听自家boss语气凉凉的说了四个字:“让他去死。”

黎锐:“啊……”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纪白芷乔京钰

    1纪白芷乔京钰

    纪白芷| 短篇言情

    圈里所有好友都知道,纪白芷爱惨了乔京钰。爱到没有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的空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围着他转。

  • 2 我家菜园通往长征路

    2我家菜园通往长征路

    张云龙| 短篇言情

    他拽着我的胳膊哀求道:“求你了,把我这条腿给我砍下来吧,即便是少一条腿,我也绝对不能耽误大部队的行动。”“我能治。”我坚定开口。

  • 3 前夫宠妻灭妾?侯门主母杀疯了!

    3前夫宠妻灭妾?侯门主母杀疯了!

    佚名| 古代言情

    前世,颜溶月初嫁守寡,为摇摇欲坠的忠义侯府疲于奔命。此去经年,却在油灯枯竭时,传来夫君尚在人世且含孙弄怡。侯府上下心如明镜,却皆如跗骨之蛆,将秘密死死隐瞒。终见“亡夫”,她却含恨而终。幸好苍天有眼,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侯府白眼狼?滚一边去!贪生怕死的渣男?前世的罪要让他百倍偿还!只是,前世那好色的...

  • 4 简言言周知珩

    4简言言周知珩

    简言言| 短篇言情

    “陆护士,你的助听器应该换了,不然会影响听力。”办公室里,张主任提醒道。简言言坐在他对面,她才交完班,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她点点头,“谢谢张主任,我知道了。”

  • 5 九龙吞天诀

    5九龙吞天诀

    太古| 玄幻科幻

    【杀伐果断】【有仇必报】【吞噬万物】【强势横推】林炎背井离乡外出打拼,回家后却发现娇妻与别人红杏出墙,纠缠在了一起,而且还怀孕了,这岂能忍?

  • 6 我身家亿万,却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

    6我身家亿万,却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

    沈十四| 现代言情

    替我弟弟顶罪入狱五年,在狱中意外救了首富千金,他给我一个亿作为报酬,我欣喜若狂,打算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却不想听到他们私下议论,要把我赶出家门!“妈,你也不想瑞儿有一个坐过牢的姑姑吧?他以后还怎么去学校?”我妈犹豫了:“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女儿,这房子也是她出的首付,都过户给你们小两口了,就让她住着吧...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