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美人被逼换亲,糙汉厂长夜夜吻》小说免费试读 《病美人被逼换亲,糙汉厂长夜夜吻》最新章节目录

病美人被逼换亲,糙汉厂长夜夜吻

更新时间:

主角叫许岁安萧驰的小说叫《病美人被逼换亲,糙汉厂长夜夜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枝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岁安重生了。重生在被继姐换亲的前一晚。前世,她与继姐同时结婚,却被她趁乱想要偷偷调换。就因为她及时发现并换了回来,于是她嫁的男人换了她的药害死了她!和他同时重生归来,她冷眼瞧着继姐的小动作,看着他急切的奔向了真爱,她则拿着好处顺从的换了亲,当上了养猪厂厂长夫人。只是她收拾渣男贱女,旁边怎么总有个递......

《病美人被逼换亲,糙汉厂长夜夜吻》精彩内容

天微蒙蒙亮,烟火气伴随着大杂院里的清晨嘈杂声,唤醒了槐树胡同的生机。

许家屋里,却不同于外面的蓬勃,反而一片死气沉沉。

许耀祖黑着一张脸,正死死的盯着许岁安。

虽然跟许多舍不得家女儿的父亲一样,眼珠子都不舍得错开一下,但是许耀祖眼中明晃晃的是嫌弃、厌恶和掩藏在最深处的一丝复杂......

许岁安巍然不动的坐在椅子上。

这情况昨天晚上她就已经想到了,今儿是她和许倩楠约定好去领结婚证的日子,作为一贯在外好名声的后妈,王桂琴自然不会做这个恶人。

所以经过她一晚上的温声细语思想工作,今天早上出来冒头的一定是她爸那个只长肚子、不长脑子的冤大头。

许岁安没想把这事儿就这么糊弄过去,钱她肯定得拿,但她必须得让她们求着她收下才行。

“爸,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你放心,你的话我都记住了,都听你的安排。”

“等我以后跟建设过的好了,我一定第一时间把你接过去养老。”

趁着王桂琴和许倩楠正商量着要往头上带个红头绳还是在脖子上带个红围巾的时候,许岁安悄声凑到许耀祖身边,捏声细调。

许耀祖听的一脸懵逼,眼尾的褶子都炸开了。

许倩楠本来正美滋滋的试穿着新衣服,准备一会儿跟林建设一起去领证,这事儿之后,她可就跟许岁安这个病死鬼是不一样的阶层了,她们家可全是领导!

可是一瞄到许岁安悄悄咕咕跟许耀祖说话的样子,还被她竖着耳朵听到了什么安排、什么舍不得......

许倩楠直接就炸毛了!

“你给我滚!滚出这个家!反正你也马上就要嫁到别人家去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现在就滚出去!”

许岁安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满脸无辜的看着许倩楠发疯。

王桂琴快步过来安慰,但也无济于事,许耀祖的胳膊更是被许倩楠挠了两爪子。

“岁安啊,你看......”

王桂琴一脸为难又期待的看向了许岁安。

许岁安只当自己瞎了。

体谅后妈?不存在的。

掐了十几年,谁还不知道谁呢。

许岁安知道王桂琴是在装相扮可怜,王桂琴自然也明白许岁安是在拿调做脸。

到最后,还是拳拳爱子之心先忍不住,落了下乘。

王桂琴牙都快咬碎了,但还是强忍着憋出了笑,将昨晚就准备好的小红布包递给了许岁安。

“这是昨天答应你的,一会儿建设就要来了,你姐姐脾气不好,怕她一会儿闹出乱子,人家连带着一块笑话你,要不你就现在拿着东西先出门子去萧家吧,咱们新媳妇儿主动上门也显得勤快不是。”

许岁安恍若听不懂王桂琴撵人的话,只顺从的接过了红布包,脚步却没挪动一分。

“桂琴姨,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萧家住在铸玻巷,我可怎么走过去啊。”

王桂琴一想到那布包里的钱,这会儿就心疼的不行,眼看着许岁安拿了东西不办事儿,还敢临时加价狮子大开口,更是气的要命。

但是没办法,她的傻闺女还在旁边滋哇乱蹦、被人拿捏的死死的,林家三口马上要上门,刚才许岁安说的那些许耀祖的话也让她心里打鼓。

这把真是叫那丫头吃的死死的......

骑着自行车,感受着料峭春寒带来的习习凉风,许岁安脸上的笑容由衷灿烂。

没什么比彻底与**分割、逃脱上辈子的悲惨下场,更让人开心。

更没有马上就要换亲嫁进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福窝,更让人兴奋!

一路骑行到铸玻巷,顺着大杂院其他人看她的异样目光,许岁安停好自行车之后就带着自己刚才路上顺手买的薄被和糖块走进了萧家的门。

然后,正在屋里乐呵呵准备糖块儿摆盘的萧奶奶和萧母刘春杏,看到拎着同款喜糖走进来的许岁安,直接傻了!

“啥?”

“什么换亲?你要嫁给谁?!”

看着眼前两张如出一辙的惊讶脸,许岁安白着一张小脸、细若蚊吟却又精确无误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保准屋子里面的两位长辈、和窗户底下偷听墙根的邻居们都能听明白怎么回事儿。

“我去他们娘个腿儿的!拿了老娘那么多彩礼钱却临了换亲?!”

“什么畜生人家啊!拿亲闺女给破鞋头子的孩子做垫背的?我呸!不要脸的东西!”

刘春杏一口瓷牙差点儿没被直接咬碎,窗根下面也传来了细细簌簌的骂声。

听着这么多同仇敌忾骂许倩楠和王桂琴的声音,许岁安就放心了。

眼角因刚吹了寒风而微微泛红,病态白皙的小脸上露出了些许紧张、无措和不安,许岁安弱弱的扯了扯刘春杏的衣角。

“姨......”

刘春杏这辈子就养了一个满身反骨的崽,天天鞋底子抽都来不及,哪里见过这么香香软软的小闺女。

这会儿一被许岁安既柔弱又破碎感十足的这么一撒娇,她就什么都忘了。

“哎呦孩子你咋还在这站着呢,快坐下,瞅你这衣服薄的,冷不冷啊?”

“你先暖和一会儿,我去给你叫人去!林家那小糊涂王八估计还没走远,得赶紧让他回来!”

感受着刘春杏暖呼呼的大手,许岁安小猫一样的坐在椅子上,乖乖巧巧的嗯了一声,更是惹得院子里的大娘婶子们舌头嚼的更欢了。

许岁安捧着装满了热水的大茶缸子,心里盘算着许倩楠还得多久能到。

这出大戏她不带着结婚证过来的话,唱不起来啊......

说曹操曹操到,刘春杏去国营饭店叫回来的林家父母、和兴高采烈的拿着两个红本本的林建设许倩楠,在大杂院门口撞了个正着。

林母孙翠萍见状,脸瞬间拉得老长、黑得像灶坑掏出来的锅底灰一样。

“我说,你们家建设是不是今天早上脑子被门挤了啊?媳妇儿不认识啊?!那怎么还能跟大姨子领证呢!而且还是我们......”

眼看刘春杏要说出萧驰媳妇四个字,那许倩楠一定会把脏水顺着泼回萧家,所以许岁安抢先一步直接开哭,先把屎盆子扣到林建设头上。

“建设呜呜呜呜呜......”

一边委屈地嘤嘤嘤哭着,许岁安一边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望向了林建设,然后瞄一眼许倩楠后,迅速低头,无声哽咽着擦眼泪。

“许岁安你鬼哭什么!给自己提前嚎丧呢啊!”

许倩楠哪里受得了这,痨病鬼收了钱,就该滚得远远的别碍她的眼!现在当着她的面就敢这么盯着建设?她几条命啊!

一边骂着,许倩楠一边抬手就准备抽过去,结果刘春杏和孙翠萍同时迈步向前,护住了许岁安。

刘春杏是心疼这么好个闺女被欺负,孙翠萍则是纯粹的因为丢脸!

“闹够了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赶紧给我说清楚换过来!”

“换不过来了,已经领了证。”

林建设扬起了手中的红本本,然后抬眼望向了许岁安,眼中满是明晃晃的......恨意?

许岁安这会儿已经听不见林建设跟他爸妈在胡诌些什么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林建设刚才的眼神。

这绝不是现在的林建设该有的眼神......

他......也重生了!

记忆中那狰狞着叫自己去死赔命的丑恶嘴脸、和现在林建设侃侃解释的脸恍惚重叠,这双恨极了她的眼神在许岁安脑中逐渐清晰。

她们俩,居然同时重生?!

许岁安突然有些想笑,还真是瞌睡了就有送枕头的啊。

上辈子她被林建设所谓的复仇弄死,那这辈子,就该轮到她复仇弄死他了吧?

毕竟冤冤,得相报!复仇,得双向!

“她收了钱!她同意了!是她自甘**去嫁盲流!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被许倩楠高亢的一声和周围人指指点点的议论声拽回思绪,许岁安迅速换上了一副勉强至极、眼中还闪着泪光的笑容。

“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左右我们到底是姐妹,以后还要住对门。”

“祝姐姐和......姐夫,百年好合!”

话音刚落,许岁安只觉得后背一直吹着的寒风霎地消失,自己被包裹在一片影子下。

不见风,很暖和。

与此同时,一道低沉又带了些沙哑的嗓音响起。

“你们,在干吗。”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纪白芷乔京钰

    1纪白芷乔京钰

    纪白芷| 短篇言情

    圈里所有好友都知道,纪白芷爱惨了乔京钰。爱到没有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的空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围着他转。

  • 2 我家菜园通往长征路

    2我家菜园通往长征路

    张云龙| 短篇言情

    他拽着我的胳膊哀求道:“求你了,把我这条腿给我砍下来吧,即便是少一条腿,我也绝对不能耽误大部队的行动。”“我能治。”我坚定开口。

  • 3 前夫宠妻灭妾?侯门主母杀疯了!

    3前夫宠妻灭妾?侯门主母杀疯了!

    佚名| 古代言情

    前世,颜溶月初嫁守寡,为摇摇欲坠的忠义侯府疲于奔命。此去经年,却在油灯枯竭时,传来夫君尚在人世且含孙弄怡。侯府上下心如明镜,却皆如跗骨之蛆,将秘密死死隐瞒。终见“亡夫”,她却含恨而终。幸好苍天有眼,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侯府白眼狼?滚一边去!贪生怕死的渣男?前世的罪要让他百倍偿还!只是,前世那好色的...

  • 4 简言言周知珩

    4简言言周知珩

    简言言| 短篇言情

    “陆护士,你的助听器应该换了,不然会影响听力。”办公室里,张主任提醒道。简言言坐在他对面,她才交完班,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她点点头,“谢谢张主任,我知道了。”

  • 5 九龙吞天诀

    5九龙吞天诀

    太古| 玄幻科幻

    【杀伐果断】【有仇必报】【吞噬万物】【强势横推】林炎背井离乡外出打拼,回家后却发现娇妻与别人红杏出墙,纠缠在了一起,而且还怀孕了,这岂能忍?

  • 6 我身家亿万,却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

    6我身家亿万,却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

    沈十四| 现代言情

    替我弟弟顶罪入狱五年,在狱中意外救了首富千金,他给我一个亿作为报酬,我欣喜若狂,打算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却不想听到他们私下议论,要把我赶出家门!“妈,你也不想瑞儿有一个坐过牢的姑姑吧?他以后还怎么去学校?”我妈犹豫了:“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女儿,这房子也是她出的首付,都过户给你们小两口了,就让她住着吧...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