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免费试读 边月李斯珩是什么小说

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

更新时间:

短篇言情小说《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是作者傅五瑶精心原创完成的,主要人物有边月李斯珩。这本小说讲述了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紧凑,引人入胜。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孤,带回抚养。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足够少女一生心动。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精彩内容

话落下,真是死一般安静。

李斯珩面色骤然狰狞,温润如玉的面容浮现扭曲,额角青筋暴起,濒临失态。

李听墨也是愣住,一时间竟不知作何反应,他察觉了李斯珩情绪不对,用力按住他的手,示意冷静。

席间,唯独沈津辞从容自若。

他拿起手机,接着说:“边月的电话,我接一下。”

“原来是电话啊!”李听墨如蒙大赦,连忙笑着道:“好!沈先生自便。”

门重新合上,李斯珩眼尾泛红,怒气明显,“沈津辞刚刚什么意思!”

“不过就是边月恰好打了个电话过来,打断了沈津辞的说话罢了,你不必想太多!”

李听墨沉声安抚李斯珩,顿了顿,又皱眉道:“我听说,你最近同边月在吵架,就为了个小明星?”

李斯珩收敛心神,闭目饮茶,不说话。

李听墨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满满不悦:“外面那些不入流的女人,放在外面也就算了!边月是你的未婚妻,你要是敢再让那些女人气到她,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爸,我已经不爱边月了。”李斯珩放下杯盏,他面色冷静,桃花眼无波澜,望向李听墨,缓声说:“我打算取消和边月的婚约....”

话未落,李听墨已经怒不可遏,一巴掌扇在了李斯珩脸上,后者唇角有血溢出。

李听墨冷眼看着,一字一顿的警告:“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李斯珩面无表情的擦掉唇角的血迹,好似被打的人并非自己。

门外,沈津辞站在空无一人的长廊,接通了边月的电话。

他开口,主动寒暄:“边**。”

边月坐在温皎对面,捏着手中刚刚通过渠道才拿到的电话名片,不由诧异:“你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笑笑。

边月不知信没信,只攥紧手中的名片,道:“沈先生,我让温皎帮我托人要到你的联系方式,多有冒昧。”

听筒中有气流声,边月不知是否是自己错觉,竟听出藏在沈津辞呼吸间的几分笑意。

她没来得及探究,又听沈津辞说:“还行,不算冒昧。”

闻言,边月明知沈津辞看不见,却还依旧好好学生般点头:“我想同您见一面,可以吗?”

“见我?”

“是的,今天吧,怎么样?”边月随口瞎扯,说:“我看了黄历,今日宜出行。”

沈津辞看着食指上戒指,不动声色把玩旋转,他扯扯唇角,“好啊,那就今天。”

边月问沈津辞要了地址。

等到沈津辞说完挂断,边月才紧张的看着温皎,“你确定,这样能行?”

“怎么不行?他都接你电话还同意见面!说明他不讨厌你!”

温皎拍了拍边月的肩,道:“你拿着这张照片去找沈津辞,怎么也能算是情面一份!”

边月不确定的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老照片。

是年轻时候的边月父母,两人并肩站着,边父的怀中抱着一个精致漂亮的4岁小男孩。

“你看!这是天大的缘分!”温皎说:“你如今占情占理,又愿意共同分利,沈津辞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该同意了。”

边月细细琢磨温皎的话,好似情理之中,她踌躇片刻,细细研究着手中轻薄的纸片。

温皎还在说:“况且你现在去找沈津辞,也算是唯一办法了,边月,你想拿回你的东西,可港城,除了沈津辞,这个忙,没人能帮。”

边月没怎么听进去,她只是在想,沈津辞小时候长得真可爱啊,和长大之后的严肃冷淡简直是判若两人。

边月在心中,偷偷恶趣味——要是给小时候的沈津辞扎两个麻花辫,一定非常可爱!

另一边,沈津辞接完电话,折身回到了包厢内。

李听墨已经离开了,留了下属站在一旁,同沈津辞表达歉意,说年岁大了,实在是喝不了酒。

沈津辞没说什么,坐下。

包厢内只剩下李斯珩和沈津辞二人。

李斯珩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看着琥珀色的酒液,在手中晃动。

他开口,语调温和平静:“沈先生什么时候有了边月的联系方式?”

沈津辞夹起一筷子色泽诱人的蔬菜,细嚼慢咽,吃饭的动作也优雅非常,“忘了。”

李斯珩温润的眉眼,终于染上了些微怒气,他依旧是笑着的,只是温和的嗓音中,能听出占有欲:“边月是我的未婚妻,沈先生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哦?边月是你的未婚妻?”沈津辞语气平缓的重复李斯珩的话,他抬眸,有常年居上位的压迫感,从散漫的姿态中流露。

他唇角漠然:“我还以为,那个时安安才是你的未婚妻。”

李斯珩脸色一变,温润假面难以为继。

“沈先生这是在为了边月出头?我竟然不知,边月什么时候成了沈先生的朋友!”

李斯珩手握成拳,下一刻,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情绪渐渐平息,拿起桌上的酒杯,朝着沈津辞示意:“既然是边月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沈先生,我敬你。”

沈津辞淡淡轻扫李斯珩,李斯珩如今不过23岁,能够将情绪收放到这种程度,也不知是情绪稳定,还是边月于他而言无关痛痒。

沈津辞拿起酒杯,回应了李斯珩的敬酒。

沈津辞酒量并不好,18岁之后,他几乎就没有再碰过任何带有酒精的饮品。

今天之所以会答应李斯珩,沈津辞细细去想,大概是害怕边月会被针对。

男人不动声色的捏了捏眉心,遮掩酒精翻涌后的晕眩。

对面,李斯珩放下酒杯,平静的看着沈津辞面色隐忍,微微一笑,“沈先生酒量不好?”

可下一刻,沈津辞说出口的话,就让李斯珩的笑容消失。

沈津辞说:“你要是不喜欢边月,就放她走吧。”

李斯珩眉心一跳,声色压抑:“沈先生以什么身份立场,和我说这种话?”

沈津辞没有很快回答,他轻捏着眉心,置于额间的手,宛若艺术品,“边月值得更好的人生,你要是不珍惜,就放过她。”

沈津辞和边月怎么会有关联?

一个是沈家继承人,这两年还长居国外,另一个生活在自己眼皮底下,是自己娇惯的小公主。

他们分明连见面都罕见。

可此时此刻,沈津辞对自己说的话,字字句句,都是维护。

李斯珩颤抖着手,重新握紧了面前的酒杯。

他笑意牵强,一种难言的恐惧,在这一刻将他吞噬。

一个非常可笑的念头,突然浮现出来——沈津辞是为了边月才回国的。

“你喜欢边月?”一字一字,从牙关里蹦出来,带着震颤,“你国内挂念的心上人,是边月?”

是沉默。

李斯珩桃花眼中是血丝蔓延,他勉励维持着仪态,笑容却已经难以为继:“沈先生是开玩笑的吧?”

“沈李江家的合作一切照旧,你父亲想要合资新板块,我也没意见。现在公事说完了,李公子可以早点回家休息。”沈津辞没回答,他起身,预备往外走。

李斯珩一颗心被烈火烹油,脸色煞白,摇摇欲坠的站起。

他紧紧盯着沈津辞的背影,“边月不是可以被你玩弄感情的人!”

沈津辞步伐顿住,转头看向李斯珩。

灯光如白昼,打在男人利落精致的五官上,照出墨色眼眸中的寡淡戏谑。

沈津辞说:“你有什么资格同我说这种话?李斯珩,你这两年做了什么,你心中清楚。”

直到门重新合上,李斯珩才终于失力跌坐回去。

香江大饭店顶层,总统套房。

暗色的灯光渲染氛围,空气中浮动着偏檀意的焚香,偏欧式的冷清装修,复古奢华。

这是最为繁华的市中,只面向顶级客户的套房,顶层落地窗,俯瞰整个市中的车水马龙。

已近凌晨,正是香江大饭店最热闹的时段。名流权贵在饭店里宴客,彰显身份,饭店外车来车往,车水马龙更胜白日,可饭店内的繁华,那些车流只是经过,却无资格涉足。

边月脚下,是两个世界的分割。

而沈津辞在顶端。

边月对这一切漠不关心,她坐在客厅沙发上,手中是看了一路的照片。

边家那场内乱,她被李斯珩带走时孑然一身,等到真的想要回去寻找什么时,也早就被瓜分殆尽。

相片中这么年轻的,关于父母的面容,于边月而言,是种奢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的太专注,眼泪莫名其妙的就落下。

边月还没来得及擦,门被打开,沈津辞站在门口,身后是康宇。

康宇说:“沈先生,边**在里面等您很久了。”

边月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狼狈非常。

边月在心中恳求,沈津辞隔得远,所以什么都没看见,只要他没看见,自己一定找黄大仙还神,好好感激。

她不喜欢将脆弱宣告于人,反应过来,连忙就想擦掉脸上的泪水。

可沈津辞已经站在她面前。

边月迟钝的抬头,伴随着金属门扣合上的轻微关门声,沈津辞已经在她面前蹲下。他抬手,轻轻擦她的眼泪。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阿婆死后,我放弃爱他

    1阿婆死后,我放弃爱他

    佚名| 现代言情

    远在一千公里的老家忽然发生地震,我的阿婆被埋在了废墟中。我想回家救她,可我不会开车,只能央求沈临州开车带我回家。可出发前半个钟,沈临州突然说剧组有通告,爽约了。我浑身如坠冰窖。老家没机场。飞机飞不进去。而现在订票,回到家至少也要两天。我问他,语气近乎卑微,“沈临州,阿婆现在真的很危险,你那边可不可以...

  • 2 重生八零之原配要改嫁

    2重生八零之原配要改嫁

    龙芽| 短篇言情

    程梦是伺候了向家四代人,为向家奉献了一辈子的保姆,而她的丈夫,是娇妻在怀儿女双全事业有成的精英人士。生命终止之时她无比轻松,能摆脱向家,哪怕死都是美好的。再睁眼,她回到了青春年少的16岁,上一世她为奴为婢用一生报答了向承安的救命之恩,这一次,她只想活的像个人,自由独立的人。那就从不再憋屈,不再低头开...

  • 3 全城大佬爱上捡垃圾的我

    3全城大佬爱上捡垃圾的我

    丙丙家闹闹| 短篇言情

    捡了六年垃圾的我,突然被京圈太子爷一见钟情。在我以为他瞎了的时候,什么继承人和百亿霸总也来了,我就这么成了全城大佬的白月光。“夏夏,你太美了,绝无仅有的美!”我捡垃圾在他们眼里是插花,三天没洗的脸是清纯美,我挑大粪他们也能夸个生姿轻盈。后来的某一天,我却哭着哀求他们别再爱我。

  • 4 废婿医圣

    4废婿医圣

    东篱太清| 都市生活

    为了筹集医药费,为了还当年一杯热牛奶之恩。林易成了叶家的上门女婿。掏心掏肺,任劳任怨一年。却遭遇妻子无情背叛。在被岳母、妻子追求者和妻子的连续践踏底线后,林易做出了猛烈反击。结果被岳母背后偷袭,头破血流......却因祸得福,获得了圣医传承。自此咸鱼翻身,左手金针悬壶济世,右手拳震天下。“天下没有我...

  • 5 前世虞昭为了挽回师尊和五位师兄的喜爱

    5前世虞昭为了挽回师尊和五位师兄的喜爱

    玻璃咸鱼| 仙侠奇缘

    前世,虞昭为了挽回师尊和五位师兄的喜爱,与叶从心斗了一辈子,最后沦为人人喊打的叛徒,被敬爱的师尊亲手刺死。重活一世,她放弃与师尊师兄缓和关系,主动改修无情道。谁知恨她入骨的师兄们一反常态,竟接二连三哭着求她原谅。师尊亲手将剑插入自己心口,只求她再唤一声师尊。但迟来的情深比草贱。这一世,她决不回头。

  • 6 一个满脸痦子的俊俏郎君

    6一个满脸痦子的俊俏郎君

    计杀舨| 古代言情

    “你…像我一位故人。”他的眼神如刀,似要将我寸寸削皮蚀骨。我双腿似乎又传来分筋错骨般的疼,仿佛回到那个炎热的夏日...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