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勾他上位苏婧瑶君泽辰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穿书,勾他上位

更新时间:

主角叫苏婧瑶君泽辰的小说叫《穿书,勾他上位》,它的作者是尤宫羽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书,男非女洁,宫斗,真恶女,HE】太子君泽辰,皇后嫡子,年少有为。十五岁荣封太子,十七岁率军出征,旗开得胜。他见惯心机深沉之女子,独爱单纯善良之品性。塞外征战,邂逅凌悦,为其洒脱灵动、单纯善良所倾倒。大胜归来,亲请圣旨,册封其为太子妃,十八岁那年,许凌悦一生一世一双人之诺。然时运不济,岁月流转,......

《穿书,勾他上位》精彩内容

红绸飘扬,锣鼓喧天,今日是苏婧瑶出嫁的日子。

远远望去,蜿蜒的队伍如同一条红色的长龙,浩浩荡荡地延伸至远方。

打头的是一群盛装的侍从,他们手持各式旌旗,上面绣着精美的图案,迎风飘扬。

紧接着,是一辆辆装饰华丽的马车,每一辆都装满了琳琅满目的嫁妆,箱笼堆叠如山,上面甚至镶嵌着金银。

箱笼中的嫁妆有精美绝伦的丝绸锦缎,还有数不清的金银首饰,每一件都工艺精湛。

珠宝玉器更是不计其数,圆润的珍珠、璀璨的宝石、温润的翡翠,交相辉映,令人眼花缭乱。

除了这些,还有各种古玩字画、书籍经典,无不彰显着尚书令苏家的风雅和文化底蕴。

整个队伍缓慢而有序地前行,百姓无不惊叹十里红妆的壮观和嫁妆的丰厚。

苏婧瑶端坐在喜轿内,君国并没有女子出嫁盖红盖头的习俗,通常是手拿团扇挡住面容即可,而且她作为侧妃,也不需要和太子行夫妻对拜等仪式。

太子只需要来迎亲,到了东宫后苏婧瑶就会被抬进她的寝殿。

而太子在东宫大殿迎接宾客。

这一路漫长,苏婧瑶头上的饰品又着实多,实在是不舒服得紧,可是也只能忍着。

轿中的苏婧瑶,只能通过外界的声音来判断自己的位置。

待锣鼓声渐消,抬轿的奴才们七拐八拐,终于抵达了夕颜殿。

苏婧瑶在妙云的搀扶下步入宫殿坐到喜床上,手上的团扇一直不曾放下。

这次苏婧瑶将妙云妙霞妙月妙雪四个丫鬟和李嬷嬷都带到了东宫,这就是陛下赐婚的好处了,女子的嫁妆,陪嫁丫鬟没有限制。

待众人都出去后,她方才轻轻放下团扇,美眸流转,仔细打量起寝殿的布置。

地面铺着华美柔软的地毯,墙壁上挂着精致的画作,笔触细腻,栩栩如生。

这张喜床的床头也雕刻精美,甚至镶嵌着上好的珍珠和宝石,柔软的丝绸被褥,绣着精美的图案,触感细腻柔滑。

窗边摆放着一组精美的桌椅,桌上放置着花瓶,插满了鲜花,散发着阵阵幽香。

整个寝殿布置得喜庆而不失典雅,华丽而不失温馨。

看来这个太子面子功夫还是做好了的。

就是这宫殿的名字不好听,夕颜?

她一妙龄女子的宫殿名称竟然叫夕颜,看来太子对她很是不喜呀。

苏婧瑶端坐了不知多久,终于听到门外传来的声响,她迅速拿起团扇,遮住面容。

今晚的主人公终于入场了。

君泽辰踏入寝殿,俊美的面庞没有丝毫笑容。

今日的婚宴是父皇赐婚,苏婧瑶又是尚书嫡女,世家贵女,于太子而言,即使心中百般不愿,也不得不接受。

身为太子,虽然权力很大,但是责任更重。

君泽辰进来后,站在远处,眼神复杂的看着静坐在床上的苏婧瑶。

团扇遮挡住了她的面容,让人难以一窥真容。

只能看见女子满头的珠钗璀璨夺目,华贵异常,一身绯红色的嫁衣将她盈盈细腰勾勒得恰到好处,美妙身姿展露无遗。

女子握住团扇的小手纤纤,修长白嫩,指尖带着淡淡的粉色,可怜又可爱。

她仪态优美的端坐着,让人挑不出任何问题。

君泽辰步履随意地走到苏婧瑶面前,眼神平静无波,漫不经心地拿走她手中的团扇丢到一旁。

这突如其来且毫不尊重的举动,让苏婧瑶心中一惊,眼神中流露出丝丝惊慌。

美丽的眼眸瞪得大大的,其中满是受惊后的惶恐。

她的睫毛也不自觉地轻轻眨动着,像是风中颤动的花瓣,轻咬下唇的动作,透露出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妾参见太子殿下。”她的声音轻柔,微微颤抖。

君泽辰原本就听说苏家大小姐极为貌美,只是他从小见惯了美人,于他而言,女子的品行比容貌更重要。

拿开团扇后,他未料到,团扇之下,竟是一张如此精致绝伦的脸庞。

妆容精致,面若粉樱,唇如杏红,明眸皓齿,整个人明艳动人,灵动妩媚。

君泽辰的心不禁颤了一下。

虽然有瞬间的失神,他却仍保持着冷峻的神情。

美丽的容颜都是浮生一梦,终会随岁月流转而凋零,即便此刻之丽色令人迷惘,也不会撼他心神。

君泽辰今日过来,只是要和她把话说明。

“起来吧。”他的声音平静而低沉。

苏婧瑶缓缓起身,眼神却始终留意着太子的举动,见太子一直站着,她心中有些忐忑,不敢贸然坐下。

犹豫片刻后,她怯怯地开口:“殿下,坐吗?”声音轻得仿佛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君泽辰悄然凝视她片刻,眼眸中夹带着审视之意,冷峻的面庞毫无神色波动,令人难以揣度其心思。

这位苏家大小姐娇柔脆弱,说话柔声细语,这样的女子是君泽辰最为反感的。

父皇后宫里的淑妃不正是如此性情?然而淑妃在父皇面前和在母后跟前却全然判若两人。

君泽辰犀利的视线迅速扫过这个看似同样娇柔的大小姐,紧接着,他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

“你也坐吧。”

苏婧瑶闻听此言,动作轻柔地跟着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略有一些距离,她侧身而坐,目光不时地投注在君泽辰身上。

君泽辰不愧是男主,高挺的鼻梁如同雕刻般精致,薄薄的嘴唇轻抿,透着一股冷傲。

剑眉如墨,英气逼人,斜斜飞入鬓角的几缕乌发更增添了几分不羁与潇洒。

他的侧脸俊美,面部轮廓完美得无可挑剔,仿佛是上天精心雕琢的杰作。

苏婧瑶对这张脸还是满意的,吃得下去,她有些颜控,对自己要求严格,对男人也要求严格。

在现代时,自从上了大学,苏靖瑶就不曾有过空窗期,男友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对她而言,男人都是她她向上攀升的阶梯,是她探星揽海的推手。

君泽辰敏锐地感受到了女子不时投来的审视目光,双唇抿得愈发僵直,紧紧抿起的嘴唇透露出他的坚定。

他既然已经对凌悦许下了一世一双人的承诺,而凌月也为了他放弃塞外的自由回到京城。

他必然会坚守承诺,绝不会与眼前的女子有任何瓜葛。

“孤今日至此,只是想与你讲明一些事。孤与太子妃已经定情,情意深厚,且孤心中唯有太子妃一人而已,所以,孤不会碰你。”

他的嗓音冰冷如寒泉,毫无丝毫情感波澜,说完便徐徐转头,锐利如鹰隼的目光直直凝视着她。

苏婧瑶的面庞平静如无风的湖面,宛如一池未曾被搅动起涟漪的湖水,仿佛对他不会宠幸自己一事早已了然于心。

她静静地听完,随后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浅笑,眼神中透出温柔纯粹的光芒,宛如春日暖阳,柔和而温暖,令人心生怜惜。

“殿下,妾与您成亲前便已耳闻您与太子妃的佳话,您二人琴瑟和鸣,妾本就不应闯入这美好之中,只是圣命难违……”

苏婧瑶的声音娇娇柔柔,语气中满是无奈,似轻羽飘落般轻柔。

她缓缓道出实情,这桩婚事,不仅是太子的无奈,更是她的身不由己。

“请殿下放心,妾可以接受殿下不喜爱妾,甚至……甚至不碰妾。”

说罢,苏婧瑶黛眉微微蹙起,轻咬着如樱花般娇嫩的朱唇,脸上泛起一抹羞愧的粉红。

她一个女子说出这般话语,着实让她倍感难为情。

随后,她又道:“只是……”苏婧瑶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只是什么?”君泽辰的目光紧紧锁住她。

苏婧瑶稍稍垂首,眼眸微敛,似有千言万语在心头翻涌,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稍作沉默后,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再次抬头,眼中满是恳切之意,目光中似有烛火在跳动。

“妾的爹爹是尚书令,他是国之良臣,妾不想爹爹因为妾而被非议。所以恳请殿下能给妾一个体面,亦给爹爹一个体面,留宿夕颜殿。”

“妾也不会要求殿下做任何事,明日清晨给太子妃姐姐请安时,也会讲明缘由,妾绝不会破坏殿下和姐姐之间的感情。”

君泽辰听着女子的话语,眉头微微皱起,眼神陷入沉思,如深潭静水般深沉。

他原本打算今晚与苏婧瑶说个明白,而后去书房就寝,然而她所言却也在理。

苏婧瑶本就是父皇赐婚,且她的父亲居正二品尚书令,文臣之首。

若是新婚首夜便这般冷落于她,传扬出去,的确不甚好听。

君泽辰的目光,如同沉静的湖水般,悄然落在身旁的女子身上。

她微微低垂着头,卷翘的睫毛,似轻舞的蝴蝶,于烛光的摇曳中,投射出片片俏皮的阴影。

而她漂亮的脸蛋,不知是因妆容的映衬,亦或内心的羞涩,泛着一抹淡淡的粉红,宛如春日初绽的桃花。

她着实美丽,堪称君泽辰所见过女子中最为出众的,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评价。

只是他万万没料到,尚书令家的女儿,竟然如此善良纯真。

他原本以为,今日自己说出这番话,女子必定会泪水如泉涌,哭闹个不休,甚或使尽浑身解数来勾引于他。

可她却如此从容,淡定,只是勇敢的说出心中合理的诉求,清澈的眼神,真挚而坚定,令人难以拒绝。

可每个女人都有好几副面孔,他不至于因为今日这番话便彻底相信她。

君泽辰微微颔首,淡淡地“嗯”了一声,算作答应今晚留宿夕颜殿。

苏婧瑶闻得男人答应留下,心中如释重负,嘴角微微上扬,扬起一抹纯真而释然的笑容。

轻声道:“妾,谢过殿下。”

随后她略有些不自然的问道:“那殿下需要妾为您更衣吗?”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不需要。”君泽辰的声音带着自他进入寝殿后便伴随着的冷漠。

“好,那妾便自行洗漱去了。”

苏婧瑶移步至梳妆台,优雅地坐下,动作轻柔地为自己卸去明艳妆容,接着将头上的珠钗缓缓取下,乌发如瀑布般垂落,闪烁着柔顺的光泽。

随后,她轻盈起身,迈向屏风,在屏风后轻轻解开婚服的系带,换上单薄的纱裙。

君泽辰眉头微蹙,目光紧紧盯着女子闲适的背影,她没有丝毫初来乍到的紧张之态,仿佛他如同空气一般不存在。

本就生性多疑的君泽辰,心中疑虑更甚。

难道她的真的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夫君不仅爱着别人,甚至不愿意碰她?

只希望这位侧妃能够真的履行今日的承诺,切莫破坏他与凌悦之间的感情,凌悦从小长在塞外,心思单纯,不可能是这些世家女子的对手,极容易被挑拨离间。

待苏婧瑶收拾完毕,移步至床边时,君泽辰已然身着亵衣,静静端坐于床边了。

他抬头直视着她,眼前女子卸去妆容后,虽减了几分娇艳,却添了些许无辜与纯然。

她的眉眼似弯月,肤如凝脂般晶莹,宛如白雪般纯净,披肩的长发,在烛火的辉映下,仿若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飘然降临。

君泽辰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往下移动,尽管女子的薄裙将自己包裹得严实,他却依旧能清晰感受到她格外突出的曼妙曲线。

一股燥热在他体内如火苗般蔓延开来。

君泽辰迅速转头,竭力平复着内心的躁动,语气冷淡地道:“就寝吧。”

“殿下想要睡外侧还是内侧?”

苏婧瑶的声音自幼便如蜜糖般甜腻可人,她的脸上也满是纯真无邪,然而这句话落入君泽辰耳中,却格外滚烫刺耳。

君泽辰凝视着她的装扮,听着她娇媚甜软的声音,心中的矛盾越发强烈。

眼前的女子似是有意无意地挑逗着他,可当他的目光与她相对时,她的眼神里却满是无辜,清澈得宛如一汪见底的湖水。

仿佛他才是那个内心龌龊的小人。

君泽辰抿了抿嘴唇,沉声道:“孤睡外侧。”

苏婧瑶自然无从知晓眼前男子心中的百转千回,她微微颔首,轻移莲步,动作优雅地缓缓褪下鞋子。

玉足白皙娇嫩,宛如羊脂白玉,赤裸着轻轻踏上床边的踏板,接着从君泽辰的身侧上床。

君泽辰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她裸露在外的白腻玉足吸引,同时,一股幽幽的香气从她身上传来。

他的心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疯狂跳动起来。

君泽辰放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全力克制着难以掌控的身体。

不过是个美貌的女子罢了,他堂堂太子又岂会被美色所迷惑?

苏婧瑶在内侧躺下后,将身子完全缩进被子里,只露出那张精致绝美的面庞,宛如沉睡的睡莲,恬静而动人。

浓密的睫毛在灯光下洒下片片阴影,微微颤动着,如春日里翩跹的蝴蝶,散发着无尽的魅力。

苏婧瑶眼波流转,凝视着君泽辰,见他依旧文风不动,身躯竟还有些不易察觉的僵硬。

瞧他那模样,似乎并无躺下休憩的打算,心中不由掠过一丝疑惑。

“殿下,您不躺下吗?妾身今日甚是疲惫,想要歇息了。”她的声线轻柔,宛如夜莺轻啼。

君泽辰听着悦耳的声音,心中的矛盾愈发如潮水般汹涌起来。

他不是柳下惠,如此美貌的女子近在咫尺,他的身体难免会产生本能的反应。

然而,他绝不可能违背与凌悦的约定。

最终,君泽辰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身体的躁动,然后默默地背对着苏婧瑶躺下。

苏婧瑶凝视着君泽辰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口嫌体正直,呵。

随后,她轻盈地转过身去,缓缓合上如秋水般的眼眸,不一会儿,便渐渐沉浸在梦乡之中。

君泽辰自幼便勤练武艺,对旁人的呼吸格外敏锐。

此刻,他静静地聆听,便能清晰地感知到身旁的小女子已悄然进入梦乡。

他自幼在宫廷中成长,早已深知后宫女子的权谋算计是何等错综复杂。

他的母后,不是在算计他人,便是在提防他人的算计。

正因如此,他曾在心中默默立下誓言:倘若将来邂逅了心仪的女子,必当护她一世周全,决不让她遭受后宫的尔虞我诈。

他的血脉子嗣,也只愿由心爱的女子孕育。

然而,命运却偏好戏弄于人。

他与凌悦结为夫妻已有两年时光,却始终未能迎来一儿半女。

母后恳请父皇下旨,将他与苏婧瑶赐婚。

身为太子的他,实在没有推脱的理由,延绵皇嗣是他的责任和使命。

但曾经对凌悦的承诺,他依旧会坚守,决不会碰苏婧瑶一下。

倘若苏婧瑶是个心思纯净的女子,他会给予她无上的荣华,以弥补对她的亏欠。

在这纷繁的思绪缠绕中,君泽辰也缓缓沉入梦乡。

烛火摇曳,晃晃悠悠,新婚的二人仿若陌生人般,静卧于喜庆的红色喜床之上。

然而,熟睡中的苏婧瑶却并不消停。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着旁边那具温热的身躯缓缓挨近。

睡梦之中的君泽辰忽然感到脖颈处传来一阵又一阵轻柔的呼吸,温热的气息犹如羽毛轻拂,在他的肌肤上漾起一阵酥麻。

他的手臂似乎也紧贴着某种绵软之物。

君泽辰的睡眠极浅,此时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侧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嫩细腻、精致娇美的面容。

女子高耸的胸脯正压在自己的手臂上,原本被衣裙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肌肤,此刻大半裸露在外,随着她轻柔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君泽辰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手也微微颤抖起来,最终还是毅然将手臂抽离出来,小心翼翼地将女子推开。

苏婧瑶睡得格外深沉,即使被推开,也毫无醒来的迹象。

她只是本能地抱紧被子,换了个方向,继续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之中。

不知是因屋内有些闷热,还是其他缘故,她的双腿夹住被子,一条修长白皙的美腿不经意间裸露在外。

侧身而卧,更凸显出她腰肢的纤细。

君泽辰凝视着眼前的景象,心中的躁动愈发强烈。

他紧紧闭上双眼,全力克制着身体的反应,随后深吸一口气,起身缓缓走到桌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默默喝下。

清凉的茶水入喉,稍稍平复了他内心的燥热。

待心中的那股燥气逐渐减退,君泽辰才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入睡。

清晨,阳光透过窗子倾洒而入,向来习惯早起的君泽辰慢慢恢复了意识,隐约觉着手中好像握着个东西。

触感竟这般柔软。

他不由自主地又用手捏了捏。

随即,他仿佛陡然间醒悟过来什么,倏地睁开双眼。

小女子依然是昨晚他推开她时的睡姿,可让他骇然的是,自己竟然将她牢牢地搂在怀中,她的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而他的手甚至还……

君泽辰的眼眸猛地一沉,面上飞快地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惊惶,手像触电般迅速松开,接着匆匆起身下床。

这一连串的动作,将苏婧瑶从睡梦中惊醒。

她慢悠悠地转过身,眨了眨那如蒲扇般的浓密睫毛,眼眸中尚带着迷蒙之色,仿佛还未完全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就这般神情恍惚地望着君泽辰。

“殿下?”

接着,她用手撑着床铺,动作迟缓地坐起了身。

然而,她却丝毫没有察觉,此时自己的酥胸半露,纱裙从肩头滑落,那副模样,妩媚十足。

君泽辰笔直地站在床边,身形高大挺拔,神色却冷若冰霜,嘴角紧紧抿着,眼神更是冷酷如刀。

果然,这个女人就是在刻意勾引他。

“孤还有政务需要处理,先行一步了。”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感情温度,说罢,甚至不给苏婧瑶行礼的时机,便毫不留恋地转身走出了房门。

苏婧瑶目睹此景,柳眉微微一挑,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戏谑笑容。

呵呵,男人啊,无一不是这样。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我死后,所有人开始后悔

    1我死后,所有人开始后悔

    月色011| 短篇言情

    我车祸身亡时,酒店礼堂正在举办我的男友周越之,和我亲妹妹的订婚仪式。盛装打扮的妹妹沈柔柔,依偎在妈妈怀里:「姐姐是不是因为讨厌我,才不来参加我的订婚宴?」周越之皱起眉:「清清也太拎不清了,居然缺席这么重要的日子!」妈妈翻了个白眼:「别管她,这个贱丫头,死外面最好!」妈妈,如你所愿,这一次我真的死了。

  • 2 拯救那个癫婆恋爱脑

    2拯救那个癫婆恋爱脑

    煜与西楼| 短篇言情

    作为天界唯一的恋爱脑,我光荣的被绿了,从此我封心锁爱。恰巧这时上级给我安排了任务,让我下凡去拯救恋爱脑,于是我当即收拾包袱上任。本来我以为恋爱脑不过是如我这般,没有男人活不了。直到我遇到了周茹安这个恋爱脑,才惊觉。这哪是恋爱脑啊!这根本就是个颠婆加法外狂徒。这世界终究还是颠成了我看不懂的样子。

  • 3 离婚后,我成了情敌的后爸

    3离婚后,我成了情敌的后爸

    南波兔| 都市生活

    跟前妻离婚的当天,她和小三在民政局门口对我大肆嘲讽。我却牵着身旁女人的手,又去民政局领了个结婚证。小三看向我身边的女人问,「妈,你为什么在这里?」她却牵着我说,「来,儿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后爸」

  • 4 锦鲤附体:穿越女她好运爆棚

    4锦鲤附体:穿越女她好运爆棚

    落玉听风| 现代言情

    姜小渔一朝穿越,穿成恶毒炮灰前妻,开局就死了丈夫?小寡妇看着柔弱,实则心思恶毒?好吃懒做?还虐待孩子?不存在!她可是21世纪的天才神医,起死人,肉白骨。面黄肌瘦的儿女!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穷得揭不开锅?不存在!她可是21世纪的女强人,上市公司的老总,身价百亿!最会搞钱!

  • 5 婚礼上男友青梅跟我撞婚纱

    5婚礼上男友青梅跟我撞婚纱

    会跳舞的棉花糖| 短篇言情

    我和盛时拍婚纱照那天,他的小青梅顾意欢穿着伴娘装心脏病发晕倒在现场。盛时丢下穿着婚纱的我,抱着顾意欢去了医院,衣不解带照顾。我们婚礼的时候,他的小青梅穿着婚纱坐在台下哭。盛时:她只是觉得婚纱漂亮才穿的,没有别的意思。我脱下婚纱,取掉戒指:一个心有问题,一个没有心,你们才是天生一对。

  • 6 搬空国库,流放宗妇成女皇

    6搬空国库,流放宗妇成女皇

    暮年| 古代言情

    【抄家流放+空间+种田经商+双强+虐渣】林沫重生到抄家流放前一天,一睁眼,棒打便宜儿媳,踹飞便宜好大儿。避不开流放?林沫愉快的搬空了各大家族的库房。还为自己找了条粗大腿。便宜好儿媳,还想让她如上辈子一样出卖自己,养活他们一家子蛀虫?呵,揍!流放路上,缺衣少食、暴乱不断?愁啥?国库她都搬空了,不怕!蛮...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