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师姐互换灵兽后》顾云江岫白全文免费试读

与师姐互换灵兽后

更新时间:

《与师姐互换灵兽后》讲述了主角顾云江岫白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我养了灵猫十年。日日夜夜以心头血滋养。可他却在返祖之后,头也不回地跟着师姐走了。御兽宗有规定,脱胎境下一个人只能饲养一只灵兽,无奈我只有答应与师姐互换灵兽。...

《与师姐互换灵兽后》精彩内容

「师妹,就在这里吧。」

师姐顾云在后山小溪旁停下步子,转头面向我,也不多言,直接开门见山道:

「我们开始吧!」

听了这话,即使我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还是忍不住多瞥了一眼江岫白。

毕竟,他是我从小养到大,以心头血滋养了十年的灵猫。

且不说在他身上投资的资源,就是在感情上也难以接受。

还记得七天前,我刚从空骨山经历了一轮厮杀回来。

来不及处理身上的伤势,就急匆匆地推开门,只见江岫白化为原形,痛得在地上打滚,喉咙低低地发出呜咽声。

白色的猫毛掉了一撮一撮。

是他自己无意识咬掉的。

往常漆黑淡漠的双眸也染上一点猩红。

这是返祖的迹象。

眼瞧着本来被我养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的白猫,身上沾的全是尘土,脏兮兮的,还那么狼狈。

我就心疼得要命,自己身上的伤也觉得没那么痛了。

赶忙将从空骨山上取来的天山雪莲喂给他。

彼时被触碰时,他下意识龇牙威胁,挣扎之际扭头一口反咬在我手上。

我当即吃痛。

那一口很重,左手很快鲜血淋漓。

我却还是咬牙将雪莲送进他口中。

「岫白,我回来了,不要怕。」

我低声安抚:

「没事的。」

「快服下雪莲,马上就没事了。」

他用仅存的理智掀开眼帘看了我一眼,终于慢慢松了口,吞咽下混合着我鲜血的雪莲。

然后软绵绵地趴在我身上不动了。

看起来要是我迟回来一步,他就会爆体而亡。

天山雪莲是至阴之物,最能消解返祖所必然遭受的至阳烈焚。

我无比庆幸自己带回了雪莲。

为此受再重的伤和折磨也是值得的。

其实我不明白,明明有更稳妥的方式,等宗门大比后成功进了内门,有了师父***不是更好,何必提前独自进行返祖?

要知道,返祖不是小事,稍有不慎就会受到反噬。

可他心意已决。

我劝说无用,只有支持。

多亏了我寻回来的天山雪莲,江岫白成功返祖,重新化为人形,也获得了白虎之力。

可想而知,未来的前途定然不可**。

我还没来得及开心地表示祝贺,江岫白便拖着受伤的身躯,不顾大汗淋漓满身狼狈的模样,艰难地对我道:

「姜月见,我们解契吧!」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大小姐不想拯救你

    1大小姐不想拯救你

    七湖| 古代言情

    上一世,当街的小乞丐被公主救走,一跃成了当朝丞相。他将我全家陷害入狱,致我父兄惨死,家中女眷沦落成妓。而后他又将我关进乞丐窝,被人凌辱而死。再睁眼,我回到了第一次遇见他那晚。看着眼前穿着破衣,冻得瑟瑟发抖的小乞丐。我在他可怜的目光中,一脚踹向他的胸口。果然我生性嚣张恶毒,重来一世,也只想把所有害我的...

  • 2 娇娇宠爱

    2娇娇宠爱

    佚名| 现代言情

    有后续的小说《娇娇宠爱》由知名佚名所著作的重生作品。主角配角江芥,故事情节总是引人入胜,精彩纷呈。我被人当金丝雀,养了十年。直到我去世,他都不曾许诺我一场婚礼。再睁眼,我回到了十年前。为了避免噩梦重演。重生后的第一件事,我就找到了他未来的死对头。对方此时还是个修车工,穷困潦倒。

  • 3 全球危机:每周一次末日降临

    3全球危机:每周一次末日降临

    雨常在| 玄幻科幻

    【末日+无限流+系统+悬疑脑洞+都市异能+推理+天灾】末日降临是个只有部分人可以参加的神秘游戏,每隔一周,玩家会被传送到一个与现实几乎一模一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经历一场末日。在末日世界中,每个玩家可以抽取一个技能,而玩家的任务是活下去!牧尘逸意外成为末日降临的玩家,开局抽到SSS级预言类技能——死亡...

  • 4 重生在毕业旅游的前一天

    4重生在毕业旅游的前一天

    一帧| 短篇言情

    我们几个同班好友,准备去国外野游。可是这趟冒险,几乎让我们生命终结。有人被卖去了地下夜店从事色情交易。有人被卖去了诈骗集团当诈骗犯。有人失踪不知去向。而我,被直播打赏虐待凌迟致死。“青春就是要敢于冒险!”这一次,我不要冒险了,我要活着!

  • 5 白若溪傅骋

    5白若溪傅骋

    白若溪| 现代言情

    站在落地窗前,白若溪俯瞰整座城市的浮华夜景。手机屏幕亮起,跳出郑洋的微信:【宝贝,我还在和兄弟们喝酒,估计要通宵,你别等我了,乖】玻璃的反光影影绰绰映照出白若溪的面无表情:【好,你少喝点】郑洋:【遵命,宝贝】盯着这条回复,白若溪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动静。...

  • 6 我被病娇弟弟下蛊了

    6我被病娇弟弟下蛊了

    树树树| 短篇言情

    收留苗族少年的第十年,我发现自己被下蛊了。少年站在我面前,任由冰冷的蛇攀上我的身体。将我囚禁在阴暗的房间。后来,我学乖了。只要等鱼咬钩就好。“宋离,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有家。”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