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绒贺从霖主角郁绒贺从霖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郁绒贺从霖

更新时间:

郁绒贺从霖是一位孤独而受伤的灵魂,在贺从霖的小说《郁绒贺从霖》中,他将经历一段扭曲而震撼的命运之旅。郁绒贺从霖拥有异常强大的超能力,但却被囚禁于一个秘密实验室中。逃脱后,他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展开了对抗邪恶势力的战斗。这部短篇言情小说充满紧张刺激的情节和意想不到的转折,贺从霖和人打架了。郁绒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宿舍楼有门禁,郁绒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将让读者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郁绒贺从霖》精彩内容

贺从霖玩性很大,这点郁绒是清楚的。

小时候玩游戏滑板之类,大学期间玩乐队、滑雪等等,梁父本指望他去国外读研回来继承家业,结果大学毕业贺从霖就不肯再念书,又开始玩赛车。

除了不玩女人,他什么都玩。

也正是因为他不玩女人,郁绒才能自作多情这么久。

她以为他不交女朋友,也不和他父母澄清什么,就是和她一样默认了两家的娃娃亲。

现在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这么蠢。

附近酒店并不多,郁绒在手机地图上找过,在风雪中走了两个街区,终于又进了一家酒店。

她去前台,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问还有没有房间。

前台**礼貌客气道:“对不起女士,今晚所有房间都满了。”

郁绒觉得眼前都要黑了。

这个天气,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出去找酒店,她僵硬地站在前台,正考虑要不要干脆厚着脸皮在酒店前厅的沙发上坐一晚,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呼唤:“郁绒。”

郁绒一愣,扭头看过去。

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走过来,他身高腿长,眉目清俊,气度矜贵,郁绒盯着他那双眼看了好几秒,才下意识反应出一个名字来:“梁锦墨?”

话出口,她又觉得自己嘴快。

梁锦墨是贺从霖同父异母的哥哥,大她三岁,礼貌点她是应该叫声哥的。

不过,梁锦墨身份特殊,是梁父的私生子,贺从霖都没有管他叫过一声哥。

郁绒过去和他的接触其实不是很多,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梁锦墨没在意称谓,蹙眉问她这么晚在酒店做什么。

他的声音很低,郁绒觉得心底某根弦像是被拨了下。

或许是因为这会儿的她太脆弱了,这样浅薄的一点点关心,都让她鼻尖酸了下。

“贺从霖打架了,我刚刚去派出所给他办保释手续。”她如实回答。

梁锦墨并不意外,又问:“那他呢,你怎么一个人?”

“他和女朋友在派出所那边的酒店开了房,”郁绒语气很丧:“我出来的时候宿舍楼就锁门了,也回不去,那边酒店没其他房间,我也不好和他们住一起,就来这边问问。”

梁锦墨闻言,顿了下,“你……不就是他女朋友?”

他听说过那个所谓的娃娃亲,印象里,两家大人早就认定贺从霖和郁绒是一对,这两个当事人也从来没有否认过。

郁绒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她很努力地扯出个笑,“不是啊……”

语气很僵硬,又补充:“从来就不是。”

梁锦墨若有所思地盯着她,没说话。

郁绒对上男人的目光,心神就有些乱。

梁锦墨这双眼睛太过特别,黄种人茶色瞳孔居多,但他的那双眼是纯粹的墨色,如同他的名字。

这样的眼睛很漂亮,可也会给人错觉,当他专注时,那双眼就好像温柔的漩涡。

她匆匆别开眼,脑中混乱,还在找补:“娃娃亲什么的……都是叔叔阿姨开玩笑的,这都什么时代了……”

梁锦墨打断了她的话,“既然如此,你们该早些和家里人说清楚,而且贺从霖每次有事都找你,现在打架了要你去保释,他女朋友是死人么?”

郁绒怔了怔。

她没想到梁锦墨嘴巴会这么毒。

不过……她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梁锦墨话锋一转:“开到房间了吗?”

郁绒沮丧地摇头,“这边也没空房间了。”

梁锦墨默了两秒,“我住顶层套房,你不嫌弃的话,可以睡客卧。”

郁绒现在哪里还有的挑,连忙道谢。

梁锦墨高中没毕业就从梁家搬出去了,那个家,根本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这也算是梁家一桩丑闻,私生子梁锦墨比家里的宝贝儿子贺从霖还大一岁。

梁父早年和一个女人珠胎暗结,却始乱终弃,后来接受家族联姻,同梁母结婚。

许家住梁家隔壁,郁绒才五岁就跟着父母听梁家的八卦。

梁锦墨本来也不在梁家生活,是后来被他母亲硬塞进梁家的。

可想而知他在梁家有多尴尬。

梁母甚至不让他上桌吃饭。

郁绒那时候成天和贺从霖一起玩,贺从霖说梁锦墨是小三的孩子,流着肮脏的血,是坏小孩,她那时也还小,对贺从霖的话深以为然。

从回忆里抽身,郁绒已经跟着梁锦墨进了房间。

套房里的生活痕迹很明显,郁绒不知道梁锦墨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多久。

梁锦墨换过鞋,想起什么:“这里没有女士拖鞋,等下我让酒店送过来。”

郁绒不好意思麻烦他,忙摆手,“没事,就一个晚上,我凑合一下就好了。”

梁锦墨脱掉外套,去洗了手,转身进厨房,再出来时手中端了一杯热水,给郁绒放在茶几上,“喝点热水会暖和些。”

郁绒冷过头了,到这会儿也没脱外套,坐在沙发上端起热水,说了声谢谢。

她其实还想问梁锦墨为什么这么晚才回住处的,但是梁锦墨显然没有同她聊天的意思,他迈步往主卧走,态度疏离冷淡,“外面这个洗手间我不用,里面有一次性的洗漱用品,你自便,早点休息。”

郁绒张了张嘴,男人背影已经进了主卧,门也给关上了。

她心底叹气,梁锦墨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寡言,尤其不爱和她说话。

也不能怪他,依她和贺从霖小时候干的那些事,他不讨厌她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热水的温度让她感觉像是复活过来,至少梁锦墨给了她一个住处和一杯热水,贺从霖今晚给她的,只有风雪。

她慢吞吞喝完水,起身要去洗漱时,房门被敲响。

走过去打开门,她看到外面的酒店服务生。

“这些是梁先生要的东西。”服务生递过来袋子,郁绒料想是拖鞋,接过之后道谢。

关上门打开袋子,她愣了下。

袋子很大,里面不光有拖鞋,还有崭新的女士护肤品,甚至还有一杯热饮,是红糖姜茶。

这一晚,郁绒在套房客卧的床上辗转难眠。

贺从霖朝她扔了一颗雷,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之间的关系。

至后半夜,困意袭来,手机猛然一震,她拿起来看了一眼。

贺从霖发来微信:小栀子,开到房间了吗?

哦,原来他还记得有她这么个人。

她将手机倒扣在床头柜上,闭上眼,意识昏沉之间,冒出个想法:贺从霖这人,其实挺差劲的……

还不如梁锦墨呢。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买了一个包子,被男朋友叫捞女

    1买了一个包子,被男朋友叫捞女

    墨云朵朵| 现代言情

    买了一个五块钱的包子,不小心用了男朋友亲密付。男朋友当即打电话过来骂我物质。一点都不心疼他打工赚来的钱。气得我当场让他滚蛋。

  • 2 朝朝暮

    2朝朝暮

    玹葭| 古代言情

    再见到柳沛的时候我差点被吓死。他瘦骨嶙峋的像一根杵在地上的杆子,面色苍白的在黑夜里活像一个索命的厉鬼。柳沛,原来杀妻灭子后,你就过的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可真是活该啊。

  • 3 得知鼓皮属于我后,丈夫崩溃了

    3得知鼓皮属于我后,丈夫崩溃了

    我说风来| 短篇言情

    我被剥皮虐杀的时候,我结婚三年的丈夫在和小青梅准备婚礼。我惨烈求饶才换来的一通电话里,他说,“黎冉,你别闹了,我在忙。”电话挂断,杀人凶手的凌虐才刚刚开始。陆廷琛为小青梅制鼓送嫁,满眼爱意。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那制鼓的鼓皮,是从我身上生剥下来的。

  • 4 姐姐们偏心假少爷,我被迫无敌了

    4姐姐们偏心假少爷,我被迫无敌了

    佚名| 都市生活

    “齐煞,今天可是你弟弟的成人礼,你怎么连礼物都没有准备?”“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要我们齐家丢脸丢遍整个京城吗!!”声声压制而又冰冷绝情的声音响起,回荡在齐煞的耳畔中,甚至叫齐煞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一颗本就已经死亡的心脏,更在这一声声苛责中,支离破碎。这样的话语,他听了整整五年,从一开始的谨小慎...

  • 5 重生成满级小孩姐

    5重生成满级小孩姐

    三月春山| 短篇言情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上辈子为了跟黄毛私奔,甚至放弃了高考。爸妈去求黄毛把姐姐还给他们,却遭到了恶意报复。温馨的四口之家变成了一片火场。再次睁开眼,我重生到了刚出生的时候。我一个连尿都憋不住的人,到底该怎么拯救我们这一家子?

  • 6 君向潇湘我向秦

    6君向潇湘我向秦

    地阖星| 古代言情

    前往邻国和亲的日子下着雨,穿红衣,梳喜鬓,画朱唇,描山眉,嫁的却不是意中人。原以为可以保护他,却没想到自己的喜轿偏和他的棺椁擦身而过。从前他总说要保护我,这一次,也该换一换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