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的心尖宠逃跑了谢翎殷摄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陛下的心尖宠逃跑了

更新时间:

《陛下的心尖宠逃跑了》是一部充满爱情与冒险的古代言情小说,由白玉城精心构思而成。故事中,谢翎殷摄经历了一段艰辛的旅程,在途中遇到了[主角的伴侣],二人共同面对着来自内心和外界的考验。他们通过勇敢、坚持和信任,最终战胜了困难,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谢翎做了殷摄三年的侍寝女官,已经习惯了他的苛责和冷漠,可新妃入宫之后他却像是变了个人,这时候谢翎才意识到这个人还是有温情的,只是不肯给她,她的心在日复一日的区别对待里终于凉了下去,既然得不到,又何必强求?她收拾行囊打算离开,殷摄却慌了......将唤起读者心中对爱情和勇气的向往。

《陛下的心尖宠逃跑了》精彩内容

第6章

谢翎扶着墙出了正殿,秀秀提着灯在外头等她,见她出来连忙扶了一把:“姑姑,你饿了一天累了吧?奴婢给你领了饭菜,趁热快吃吧。”

谢翎毫无胃口,推开秀秀跌跌撞撞回了偏殿,她其实早就知道殷摄对萧贝贝是不一样的。

当初他们还和睦的时候,便不止一次从他嘴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可眼下亲眼瞧见他的偏爱,他的回护,她才知道自己终究是低估了。

她心口又闷又堵,连喘气都提不起力气来,甚至难过的连青紫的膝盖都感觉不到疼了。

可不管她怎么难过,在殷摄那里,都只能得到两个字,活该。

她撩起薄被蒙住头,摸着黑一遍遍告诉自己,五年,还有五年她就能出宫了。

等她去了滇南,不管日子多苦多累,都会比现在好过。

忍一忍就过去了,忍一忍......

她一脑袋浑浑噩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过去,夜里外头却再次下起了大雨,霹雳携裹着雷霆,惊得她紧紧缩在了薄被里。

可即便如此,这么骇人的天气还是将她一段她恨不能永远都忘却的记忆勾了起来。

五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天气,婢女冒着大雨送了一个包裹来,上面全是萧家的罪证,还有齐王的书信。

不想萧摄获罪,就去土地庙见我。

她去了,然后被永远困在了那间破庙里。

齐王狰狞的脸,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挣扎......

她再也躺不住,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喘息声一下比一下急促,抓着被子的手哆嗦的不成样子,她冷,也怕。

哪怕她已经亲手将齐王拉下马,可仍旧逃脱不开这个梦魇,每每想起,她都不像是她自己。

她抱着头,紧紧揪扯自己的发根,可脏手拂过身体的感觉仍旧还在,爬虫一样,恶心的她无法自制的颤抖。

她撸起袖子,狠狠一口咬在自己手臂,殷红的血顺着齿缝淌进口腔,浓郁的血腥味让人越发作呕。

可剧烈的痛楚却让她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都过去五年了,再没有人能那般欺辱她,她不能让过去的回忆影响她现在的生活。

她是谢家的嫡女,不能这么没出息。

但后半夜她仍旧没能睡着,她木愣愣地靠在床头,一点点算着时辰,可时间却过得格外漫长,她索性起来写了封家书,虽然明知道寄不出去,可难过的时候写一封,就不会觉得她只有一个人。

“父母在上,

见字如晤,蕴乞问安。

深宫时日难熬,所幸新妃入宫,上甚喜之,宠幸不日必至,孽缘终结,女儿亦可解脱......”

寅初至,帝醒,朝开。

她收起书信,忍着膝盖上针扎似的痛楚下了地,将脸埋进冷水里让自己彻底清醒了过来,顺带将所有情绪都隐在了心底,等离开偏殿的时候,她便又是那个刀枪不入的谢翎了。

一夜大雨,往常该露出日光的时候,今日竟仍旧是漆黑的,许是因此,值夜的宫人便看错了时辰。

谢翎过去的时候,他们还靠在门上打瞌睡。

她咳了一声,两人浑身一激灵,连滚带爬地跪了起来,脸色惊惧:“谢,谢翎姑姑,奴才们不是有意偷懒......”

宫人都知道她规矩严,怕她责罚。

但谢翎并非不通人情的人,她便是对宫人有所责罚,也都是有理有据的,绝不会随意发作。

可她懒得解释,只硬邦邦道:“下不为例。”

两个宫人如蒙大赦,道谢后连忙退下了。

谢翎这才推门进了正殿,时值夏末,天气已经转冷,乾元宫里的冰也该撤了,只是昨日她跪了一天没想起来这件事,这乾元宫里便仍旧摆着冰盆,一进门凉气便迎面扑了过来。

她摇了摇头,将冰鉴封死,转而去准备殷摄上朝要用的东西,刚置办妥当,蔡多福便隔着厚重的垂幔小声喊了起来:“皇上,到时辰了。”

殷摄睡得并不沉,不多时便应了一声:“进。”

谢翎便喊了宫婢来端着东西,跟在蔡多福身后进了寝殿,却是刚进门就被殷摄拉到了身前,他垂眼看过来,目光落在谢翎发红的眼睛上:“怎么,哭过了?”

谢翎抬手去解他的衣裳,顺势低下了头:“是夜里被雷雨惊动,不曾睡好。”

殷摄哂了一声:“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好端端的也怕起了打雷下雨?”

谢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便只低着头当作没听见,殷摄的声音却沉了下去:“朕的话你听不见?”

可听见了又要怎么回答?

难道她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那么不堪的往事吗?只是对着殷摄她都说不出口,何况这么多人?

她垂着头仍旧不肯开口。

殷摄似是等的不耐烦了,一把拽出了自己的衣裳:“连句实话都不敢说,朕怎么敢让你伺候。”

谢翎手僵了僵,却终究没勉强,悄然退到了一旁。

蔡多福连忙接手,却被殷摄抬手挥退,他自顾自收拾好,转身就往外走,脚步越来越快,连龙冠都忘了。

蔡多福连忙去追,却瞧见人在门口停下了,他连忙也跟着停下,可眼前的人却迟迟没有别的动静。

他有些莫名,小心翼翼道:“皇上?”

殷摄被惊动,这才硬邦邦开口:“朕今日去昭阳殿,这里不必伺候了。”

蔡多福隐晦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垂幔,明知道这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也还是得硬着头皮答应:“是,奴才回头就传话去昭阳殿。”

殷摄侧头瞥他一眼,神情看着还算冷静,可目光却莫名的刺人,刺得他不敢抬头,等主子收回目光走远了,他才擦擦额头的冷汗再次追了出去。

乾元宫这一番忙碌过后,彻底安静了下来,谢翎听见了殷摄的话,也知道他是说给自己听的,却不知道怎么回应。

她也不想回应。

这种事是迟早的,她管不了殷摄,也没资格去管,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不在意。

她甩了甩头,将所有杂念都甩了出去,然后开始为殷摄打理秋装。

之前天气好的时候其实已经收整过一遍了,但眼下随时要用,她要安置在更趁手的地方。

这一番收拾便是大半天,下午她才处置妥当打算回偏殿去忙自己的事情。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却透过寝殿厚重的垂幔传了进来。

“这谢翎姑姑也没有说的那么坏啊,今早我还以为要受罚呢。”

“那是现在,现在她当然不敢嚣张了,昨天那一遭谁都看出来了,和悦妃娘娘一比,她屁都不是。”

“怪不得,也是活该,一个奴婢拿什么主子的款儿......”

两人说着话开始擦拭家具,谢翎盯着眼前的垂幔轻轻叹了一声,早知道横竖都会被人说嘴,她早上就不心软了。

她撩开帐子,径自走了出去。

两个内侍不防备内殿还有人,抬眼一见是她,顿时被惊得浑身一抖,脸色瞬间白了。

谢翎却没理会,先晾他们两天吧,如果直接把人罚了,恩怨就此两清,未免太没意思了些。

再说眼下,她更应该去算那一巴掌的账,虽然殷摄威胁过她,但这口气她还是得出。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买了一个包子,被男朋友叫捞女

    1买了一个包子,被男朋友叫捞女

    墨云朵朵| 现代言情

    买了一个五块钱的包子,不小心用了男朋友亲密付。男朋友当即打电话过来骂我物质。一点都不心疼他打工赚来的钱。气得我当场让他滚蛋。

  • 2 朝朝暮

    2朝朝暮

    玹葭| 古代言情

    再见到柳沛的时候我差点被吓死。他瘦骨嶙峋的像一根杵在地上的杆子,面色苍白的在黑夜里活像一个索命的厉鬼。柳沛,原来杀妻灭子后,你就过的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可真是活该啊。

  • 3 得知鼓皮属于我后,丈夫崩溃了

    3得知鼓皮属于我后,丈夫崩溃了

    我说风来| 短篇言情

    我被剥皮虐杀的时候,我结婚三年的丈夫在和小青梅准备婚礼。我惨烈求饶才换来的一通电话里,他说,“黎冉,你别闹了,我在忙。”电话挂断,杀人凶手的凌虐才刚刚开始。陆廷琛为小青梅制鼓送嫁,满眼爱意。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那制鼓的鼓皮,是从我身上生剥下来的。

  • 4 姐姐们偏心假少爷,我被迫无敌了

    4姐姐们偏心假少爷,我被迫无敌了

    佚名| 都市生活

    “齐煞,今天可是你弟弟的成人礼,你怎么连礼物都没有准备?”“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要我们齐家丢脸丢遍整个京城吗!!”声声压制而又冰冷绝情的声音响起,回荡在齐煞的耳畔中,甚至叫齐煞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一颗本就已经死亡的心脏,更在这一声声苛责中,支离破碎。这样的话语,他听了整整五年,从一开始的谨小慎...

  • 5 重生成满级小孩姐

    5重生成满级小孩姐

    三月春山| 短篇言情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上辈子为了跟黄毛私奔,甚至放弃了高考。爸妈去求黄毛把姐姐还给他们,却遭到了恶意报复。温馨的四口之家变成了一片火场。再次睁开眼,我重生到了刚出生的时候。我一个连尿都憋不住的人,到底该怎么拯救我们这一家子?

  • 6 君向潇湘我向秦

    6君向潇湘我向秦

    地阖星| 古代言情

    前往邻国和亲的日子下着雨,穿红衣,梳喜鬓,画朱唇,描山眉,嫁的却不是意中人。原以为可以保护他,却没想到自己的喜轿偏和他的棺椁擦身而过。从前他总说要保护我,这一次,也该换一换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