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我们来世不要相见了莲旖 顾言,我们来世不要相见了在线阅读

顾言,我们来世不要相见了

更新时间:

主角是林笙笙顾言的小说叫做《顾言,我们来世不要相见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莲旖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言为了他的初恋,亲自动手打我。而我当时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孩子流产后,我疯了。后来,顾言朝我跪下,卑微的祈求我。我对他笑了笑,一跃而下。[原我们来世永不相见。]...

《顾言,我们来世不要相见了》精彩内容

第1章

顾言为了他的初恋,亲自动手打我。

而我当时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孩子流产后,我疯了。

后来,顾言朝我跪下,卑微的祈求我。

我对他笑了笑,一跃而下。

[原我们来世永不相见。]

1

[阿言,我肚子有点疼,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

我难受的缩在沙发上,踟躇地看向顾言。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肚子隐隐作痛。

顾言看着手中的文件,淡淡道:[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吧!]

[我知道了。]我揪了揪沙发上的流苏,心里一阵酸涩。

我和顾言是家族联姻,在和他结婚之前,我甚至都不认识他。

我以前的理想型是温柔儒雅的男生。

而顾言则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样子。

两个不熟悉的人被家族利益硬凑在了一起。

可想而知,过的并不幸福。

但既然已经结婚了,我只能当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妻子,尽管我的老公并不爱我。

外面天色渐浓,我起身准备去做饭了。

顾言不喜欢外人在自己家,所以做饭,打扫卫生......这些只有我来。

尽管我之前十指不沾阳春水。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我的脸上。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顾言俊俏的脸庞就映入眼帘。

他眉眼冷峭,鼻子高挺,纤薄红润的嘴唇,让他看起来十分迷人。

我屏住呼吸,小心地用手轻轻描绘着他的脸庞。

这个男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但长的倒是挺好看。

[你在干什么?]顾言猛地睁开眼,冷声问道。

我被吓得缩了缩手指,结结巴巴道:[没,没干什么?]

他瞥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下床了。

我躺在床上,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顾言是否对所有人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恭喜你,林**,你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

我惊讶的愣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有一个新生命。

医生把手中的彩超单递给我后,有些疑惑地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孩子的父亲没有来吗?]

[他比较忙。]我垂着头,吸了吸鼻子。

[忙到来陪妻子去医院的时间都没有吗!]医生瞪着眼,不满地说道。

我沉默地看着彩超单,无话可说。

[好了,之后要定期来医院产检,均衡饮食,避免情绪激动。]

[我知道了。]

回到家,我专心的看着手里紧攥的片子。

小小的,隐约还可以看到小胳膊,小腿。

我的心瞬间被软化了。

这是我的孩子,与我血脉相连的孩子。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

我温柔地抚摸着肚子,满脸爱意。

叮铃,叮铃,手机传来悦耳的**。

是顾言。

我迅速接通想告诉他,我怀孕了。

话还没说出口,顾言就冷冷道:[我今晚不回来了。]

我一噎,只能无奈地开口:[好吧!]

之后的几天,顾言都没有再回来。

给他打的电话,也是永远在线。

2

吃完饭后,我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门锁突然发出咔嚓一声,是顾言吗?

我开心地转头:[顾......]

[对不起,我以为家里没人。]一个女人扶着顾言,胆怯的说着。

她眼中含泪,楚楚可怜的朝我道歉:[言哥哥喝醉了,我怕他摔倒,所以扶着他,你千万不要误会。]

眼前这一幕,不禁让我笑出了声,真是好一个绿茶。

可惜顾言似乎没有察觉到,他不悦地皱着眉:[你不要为难心然,是我让她上来的。]

许心然眼中的泪,终于落下来了:[是我的错,你不要怨言哥哥。]

我深吸了一口气,怒火中烧。

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地转身离开。

临走前,还听到许心然软着嗓子:[言哥哥,我去给你到杯水。]

回到卧室,我依靠在门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些年来,顾言一直把我当做可有可无的影子。

哪怕我日复一日的照顾他,顾言依旧忽视我。

没有任何感情的婚姻,还有持续的必要吗?

手机**催命般的响,打破了宁静,也打破了我的思绪。

我看了看对方的名字,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下了“接听”。

母亲小声地说:[笙笙!吃饭了吗?]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我缓缓坐到床上,毫不留情地开口。

八百年不打一次电话的人,怎么会突然来关心我。

她尴尬地大喊:[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是你妈。]

我疲惫不堪地揉了揉眉心:[你要再不说,我就挂断了。]

[你能不能让小顾,把那块地皮让给我们,反正他又没什么用。]她嗫嚅这说。

听到这,我噗笑一声,实在忍不住地笑道:[你觉得,他会听我的吗?]

说完,不管她的骂骂咧咧,我随手挂断,扔在了桌子上。

明明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还会心存期待?

我用胳膊遮住眼睛,只感觉好累好累。

这个世界上,好像只剩下我自己,孤独无助,死死的包裹住我。

不,我还有孩子,他会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珍宝。

我擦去脸上的泪痕,把手轻轻放在肚子上,感受到肚子一跳一跳的,这才放心的睡去。

再醒来时,客厅里只有顾言一个人。

他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气质内敛而深沉,纯黑色的西装一丝不苟,扣子严谨的扣在最上方,遮不住的矜贵。

他听见声响,撇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地嘲讽:[林家的千金真是值钱,都可以换一块上市地皮了。]

我闭上眼睛,没有底气在反驳,傲气也一瞬间被击垮。

是我低估了林母不要脸的程度。

她竟然好意思张口问顾言要地皮。

顾言眉宇间满是厌恶,他毫不留情地越过我,不屑一顾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肖想,自己根本不配的东西。]

强烈的羞辱涌上心头,我紧抿着唇,感觉到无地自容。

顾言把门猛地甩上,砰的一声巨响。

见他走了,我才捂着嘴呜咽着哭了出来,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我断断续续的哭声。

3

晚上,手机嗡的一声,跳出来了一条短信,是顾言。

[我喝醉了,来餐厅接我一下。]

来不及犹豫,我便匆匆地赶过去。

到了包厢,我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正准备推门进去。

顾言刻薄的声音就从门穿透而来:[林笙笙在床上跟块木头一样,半死不活的,跟她在一起,不够令我觉得恶心的。]

所有人都在起哄的大笑。

我怔怔的愣在原地,不敢置信。

我第一次见到顾言,是我最狼狈的时候。

当年,我因为不同意联姻,便被父亲提着棍子打得浑身是血。

等他打累了,就将我无情的赶出去。

大雨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我颤抖地蹲在门口。

我被淋湿了衣服,头发也变得凌乱不堪,凉意深入骨髓。

我抹了一把脸,决定毫不妥协。

大雨磅礴,一个孤独的身影缓慢地走过来。雨水模糊了视线,我使劲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他已经撑着伞来到我面前。

他居高临下的把怀里的手帕递给我,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把伞。

他告诉我,他叫顾言,是我的联姻对象。

我抬头定定地看了他半晌,做出了让我后悔一生的决定。

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林心然心口不一道:[你怎么在这?]

她眼中满是洋洋得意。

我跳过她,视线停留在顾言身上

工整的衬衫解开了两粒纽扣,领带早已不知所踪。

他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抬眸。

看见到是我后,他逐渐绷直了身体,瞳孔骤然一缩,眼底闪过一抹惊慌失措:[你为什么在这?]

[不是你和我发信息,让我来接你的吗?]我看向林心然,已然明白了一切。

林心然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连连摆手,一脸无辜道:[笙笙姐你可能误会了,不是我。]

听见我的名字后,顿时,包厢内的所有人都鄙夷地看着我。

其中不乏有色迷迷的眼神。

我被他们的目光钉在原地,如万箭穿心。

最终我受不了他们异样的目光,想夺门而出。

许心然却突然拽着我的胳膊,将我猛地扯了进来,随后又轻飘飘地松开了手。

我踉跄的摔在了顾言脚边,他无动于衷的端坐在那。

那双漆黑的眼眸,恢复了平静,再也看不出半点波澜。

周围一片讥笑声,他们调侃地问:[顾少,快把你老婆扶起来。]

顾言嫌弃地扭过头:[还不嫌丢人吗!赶紧站起来。]

我鼻尖一酸,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泪珠落在地毯上,形成了一个个小圆圈。

怕他们看出我此时的脆弱,我狼狈地擦了一下脸,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许心然端着两杯酒,笑吟吟地走过来:[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喝下这杯酒,原谅我。]

我摸了一下肚子漠然地说:[我不喝酒。]

许心然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她朝顾言撒娇的拖着长音:[言哥哥。]

顾言不耐烦地蹙了蹙眉:[林笙笙......]

话还没完,我便一股恶心涌上心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呕吐了出来。

随后脑子嗡嗡的,只听见了一声尖叫,我微微睁开眼,就看见许心然提着裙摆,崩溃地大叫。

原来是吐在她身上了,我缓缓勾起了嘴角,心中不免有一丝解气。

4

可能是顾言的出现太过惊艳,我总是对他抱有期待。

但当尊严一次又一次的被他任意踩踏,我才发现顾言在我脑海里的记忆已经在逐渐消散。

我想,我是时候该放下了。

把行李收拾好,我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

静静地坐在那,等待着顾言回来。

和平常一样,从白天等到黑夜。

我昏昏欲睡地打了个哈欠,就在已经坚持不住想回去睡觉时,顾言终于回来了。

他依旧把我当做空气的越过我,态度漠不关心。

我看向他的背影,开门见山道:[我们离婚吧!]

他瞬间僵在原地:[你在说什么?]

我面不改色的,又重复了一遍。

顾言垂眸看着我,目光带着审视。

我微微仰着头,丝毫不惧的跟他四目相对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呵!”的一声打破了紧张的氛围,他唇角轻扯,嗤笑了出声:[你想要那块地皮,给你就是了,何必要闹出这种小把戏?]

我深呼一口气,一字一顿道:[我只要离婚,其他什么都不要。]

顾言像是察觉到了我的认真,他捏着我的下巴,俯身吻着我。

恶狠狠的力道,很快让我尝到了铁锈味。

顾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神色复杂。

他用力擦去我嘴上的血珠,声色俱厉:[我告诉你,我不会离婚的,你最好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我梗着脖子,振振有词:[你根本就不爱我,为什么不肯放我走?我们在一起只会互相折磨。]

顾言面目狰狞地一脚踢向身边的行李箱,一字字挤出牙缝道:[你哪都不许去。]

一声巨响,在我耳边响起。

我害怕的抱着肚子惊恐地看着他。

顾言望着我,漂亮的眼眸里,翻滚着晦暗不明的情愫。

他抱起我快步的走向卧室,一把将我扔到了床上。

下一秒热烈细碎的吻如雨点般落了下来,伴随着还有衣服的撕裂声。

我眼前发黑地推搡着他:[你快放开我。]

顾言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亲着我的锁骨。

一片混乱中,只听“啪”的一声,霎时安静了下来。

他脸颊微侧,舌尖抵着腮帮,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心虚地搓了搓手心,趁他还没反应过来,迅速地跑到了另一间卧室,躲了起来。

等了一会,我小心翼翼的将耳朵贴在门上,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后,我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大门半开着,顾言应该走了。

我轻抚着胸口,大脑一片空白。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坐到沙发上慢慢的理着思绪。

首先,不能告诉顾言我已经怀孕了,要是他知道,肯定更不愿意放我走。

其次,就是在孩子显怀之前,一定要把婚离了。

我眼神发愣,迷迷糊糊的把这两句记到了脑子里。

殊不知,这是第二个让我后悔的决定

5

我最终还是搬走了,搬走第二天,林母破天荒的给我打了电话。。

她语气谄媚:[我就知道我女儿有本事,吹吹枕头风,就让小顾把那块地皮送给我们了,现在那块地皮可挣了不少钱。]

我微微一怔,茫然地问:[他什么时候送的?]

[哎呀!就是我给你打完电话的那几天。]

得到答案后,我毫不留情的把电话挂断,然后又迅速的拉进了黑名单。

尽管她会换另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继续来骚扰我,但至少在短时间内,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

而顾言,我则有些疑惑。

他明明对我厌恶至极,为什么还会把那块地皮让给林家?仅仅只是为了不想和我离婚吗?

我揉了揉眉心,实在想不出来。

“叮咚,叮咚。”是门**。

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起身开门,居然看见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我瞳孔微微一震:[你来干什么?]

许心然皮笑肉不笑:[当然是和你聊聊顾言的事情。]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顾言的事更跟我没关系。]我不慌不忙的想把门关上。

许心然却见缝插针的钻了进来。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我指着门口,冷了脸色。

许心然站在我对面,和我对峙着。

她厚着脸皮自顾自地说:[我可是顾言的高中同学更是他的初恋,要不是我大学去留学,和顾言结婚的就是我了,哪有你什么事!]

[这不,我一回来,他就屁颠屁颠的来找我,说明顾言心中还是有我的。]

我指尖深深陷入掌心,冷笑道:[但我是顾言名正言顺的妻子,而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了,那你就是个被万人唾弃的小三。]

她一窒,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可谓精彩纷呈。

[你个**。]许心然扬起手,便要扇在我的脸上。

幸好我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身后一阵暴怒:[你们在干什么?]

我微微转身,便看见顾言神色不明的望着我们。

许心然像是看见了救星,她梨花带雨地哭泣着:[言哥哥,她要动手打我,她攥我的手攥的好疼啊!]

顾言阴翳地看着我,目光带着一抹威严和不容置疑:[放开她。]

我倔犟地收紧了力道,充耳不闻。

许心然吃痛地“啊”了一声。

[我叫你放开。]顾言揪着我的领子,将我推倒在茶几上。

我的肚子瞬间砸在了边缘。

茶几是玻璃做的,被我猛地一砸,也碎成了好几块。

到处都是玻璃渣子,我却无暇顾及。

肚子上的疼痛让我忍不住翻滚,很快身上就被扎的遍体鳞伤。

许心然尖叫一声,害怕地跑走了,她可能想象不到顾言会这么狠心。

顾言则怔怔的看着我,久久无法回神。

直到我忍受不住疼痛地拽住他的裤脚,他才反应过来。

他脸上的血色瞬间腿没了,颤抖地握住我浑身是血的手,喉咙发干地说:[你别怕,我现在就让医生过来,会没事,一定会没事的。]

我点点头失去了意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大小姐不想拯救你

    1大小姐不想拯救你

    七湖| 古代言情

    上一世,当街的小乞丐被公主救走,一跃成了当朝丞相。他将我全家陷害入狱,致我父兄惨死,家中女眷沦落成妓。而后他又将我关进乞丐窝,被人凌辱而死。再睁眼,我回到了第一次遇见他那晚。看着眼前穿着破衣,冻得瑟瑟发抖的小乞丐。我在他可怜的目光中,一脚踹向他的胸口。果然我生性嚣张恶毒,重来一世,也只想把所有害我的...

  • 2 娇娇宠爱

    2娇娇宠爱

    佚名| 现代言情

    有后续的小说《娇娇宠爱》由知名佚名所著作的重生作品。主角配角江芥,故事情节总是引人入胜,精彩纷呈。我被人当金丝雀,养了十年。直到我去世,他都不曾许诺我一场婚礼。再睁眼,我回到了十年前。为了避免噩梦重演。重生后的第一件事,我就找到了他未来的死对头。对方此时还是个修车工,穷困潦倒。

  • 3 全球危机:每周一次末日降临

    3全球危机:每周一次末日降临

    雨常在| 玄幻科幻

    【末日+无限流+系统+悬疑脑洞+都市异能+推理+天灾】末日降临是个只有部分人可以参加的神秘游戏,每隔一周,玩家会被传送到一个与现实几乎一模一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经历一场末日。在末日世界中,每个玩家可以抽取一个技能,而玩家的任务是活下去!牧尘逸意外成为末日降临的玩家,开局抽到SSS级预言类技能——死亡...

  • 4 重生在毕业旅游的前一天

    4重生在毕业旅游的前一天

    一帧| 短篇言情

    我们几个同班好友,准备去国外野游。可是这趟冒险,几乎让我们生命终结。有人被卖去了地下夜店从事色情交易。有人被卖去了诈骗集团当诈骗犯。有人失踪不知去向。而我,被直播打赏虐待凌迟致死。“青春就是要敢于冒险!”这一次,我不要冒险了,我要活着!

  • 5 白若溪傅骋

    5白若溪傅骋

    白若溪| 现代言情

    站在落地窗前,白若溪俯瞰整座城市的浮华夜景。手机屏幕亮起,跳出郑洋的微信:【宝贝,我还在和兄弟们喝酒,估计要通宵,你别等我了,乖】玻璃的反光影影绰绰映照出白若溪的面无表情:【好,你少喝点】郑洋:【遵命,宝贝】盯着这条回复,白若溪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动静。...

  • 6 我被病娇弟弟下蛊了

    6我被病娇弟弟下蛊了

    树树树| 短篇言情

    收留苗族少年的第十年,我发现自己被下蛊了。少年站在我面前,任由冰冷的蛇攀上我的身体。将我囚禁在阴暗的房间。后来,我学乖了。只要等鱼咬钩就好。“宋离,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有家。”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