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陆安锦姬晏礼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

更新时间:

主角是陆安锦姬晏礼的小说叫《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红果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身为雇佣兵团的顶级医护,陆安锦穿书了。穿成了怀有八个月身孕,被渣男贱女害死的倒霉蛋。占了原主的身子就要肩负起原主的仇恨,穿书之后,陆安锦不再逆来顺受!伤害她的,她要他们付出惨痛代价;算计她的,她要他们生不如死。她陆安锦主打一个有仇必报,强势碾压。可是,她也有犯愁的时候......“带着我的崽又出去跟......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精彩内容

第7章

一见到陆安锦眼眶红红,做父亲的自是心疼不已。

但想到她从前做的荒唐事,陆荣江却又心寒无比,最后也只能干巴巴的开口,“你这几日住在这,可还习惯?肚子里的孩子可还平安?若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便去找姬晏礼,他虽面冷,但人却不坏,看在我的面上,总会对你照拂一二。”

面前的人低声应是,只是垂着眉眼,瞧不出情绪。

见状陆荣江叹口气,又提起了自己一直不愿提的事,“他既不嫌弃娶了你,便会护着你,只是过去那些种种,你便尽数忘了吧。”

他本想说兆王不是良配,但一想起自己这个女儿,对兆王是何等情根深种,便倏地住了口,站起身来要走。

“父亲,女儿从前做的那些事确实混账,只是那日落水,濒死之时却见到了母亲......”

陆荣江猛地住了脚。

“母亲见了我,先是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又抱着我痛哭一场,指责女儿识人不清,女儿醒来后,又见兆王并无半分关切,甚至不曾遣个下人过问半句,女儿便真的醒悟了。”

知道陆荣江对原主母亲一往情深,陆安锦便只说自己是因见了母亲才幡然醒悟,这样陆荣江虽不信她真的歇了对兆王的心思,只是面上到底好看了不少。

“你母亲......应当是放心不下你......”

陆荣江眼底也带了几分湿意。

他跟亡妻青梅竹马,少年夫妻携手十余载,可一场重病,二人阴阳两隔。

早些年还她还时常入梦,可自从女儿行事越发荒唐后,她便再也没来梦里跟自己说过话。

只怕是在怪罪自己没教养好女儿。

“女儿不孝,从前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子,丢尽了父亲和陆家的颜面,女儿......知错了......”

陆安锦眼泪滚落,人也顺势跪在了陆荣江身前,“父亲,从前都是女儿不好,被人蛊惑蒙了心,以后女儿一定安分守己,再也不让父亲伤心。”

她泪流满面,一直不吭声的陆荣江也早就老泪纵横。

小心翼翼的搀扶起她,陆荣江哪里还有方才的冷脸,只余关切,“锦儿,快别说这些伤心事了,父女哪有隔夜仇,你能明白这些便很好,不是父亲不同意你和兆王在一起,实在那兆王并非良配。”

圣上年迈,朝堂之上风波不断,他们陆家向来只忠于圣上,并非站队任何皇子。

也正因此,背靠沈家和程家的陆安锦,便入了兆王的眼。

程老太师历经三朝,深得陛下信任,膝下五子一女,除了原身的母亲程知素早早去世之外,五个儿子均在朝堂身居要职,程氏一族其余子弟亦是人才辈出,在京都这样的富贵繁华地都是煊赫门户。

程知素未出阁时,便集父兄宠爱于一身,如今程家人自然将这份宠爱都转移到了陆安锦身上。

走出别苑大门时,陆荣江面上却带了几分怒容。

随行的下人见状,顿时敛声静气,生怕稍有不慎挨一顿责罚,只是在马车离开时,趁着陆荣江不注意,暗暗将这别苑的地址记在了心上。

一回到陆家,陆荣江便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便是陆卿雪去,也被外头的小厮拦了下来。

“二**还是先回去吧,老爷说了,谁也不见。”

陆卿雪面带担忧,“父亲这是怎么了,可是在朝堂之上被陛下申斥了?”

“二**您还是别问了,奴才实在不能说。”

柳姨娘筹谋多年,虽至今还是个妾室,但今年却总算得了管家之权。

自打那时候起,陆卿雪和陆晴霜二人的地位也比从前高了不少,只是跟在陆荣江身边伺候的,都是程知素在时府里的老人,无论柳姨娘母女三人使了多少好处,却怎的都安插不进人手,甚至连半点消息都打探不出来。

见面前的房门始终没有打开的意思,陆卿雪只能在书房外行了一礼,“父亲,既然父亲有要事,那女儿便先回去了。”

转而又冷着脸吩咐方才的小厮,“你便是这么当差的吗,父亲到现在连午膳都没用,还不快去厨房找人送些父亲爱吃的饭菜过来?”

陆卿雪气呼呼的转身便走,早将自己苦心维持的柔弱小百花形象抛在了脑后。

她到时,陆晴霜正靠在柳氏怀中撒娇,见她来了,这才慌张起身理了理衣裳。

二人虽一母同胞,但陆晴霜一直对只比自己大两岁,却行事稳重、一直得母亲看重的陆卿雪敬佩又害怕。

姐姐最是不喜欢自己这么大了,还一团孩子气。

果然,陆卿雪柳眉微蹙,“妹妹有空在姨娘这里撒娇,可是前日先生布置的课业都完成了?”

一句话问的陆晴霜面色一白,嗫嚅道,“姐姐别生气,是姨娘说有要紧事,我才过来的。”

陆卿雪抬眼看向自己的生母,自打她进门,柳姨娘便一直不曾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姨娘这是怎么了,今儿父亲也古怪的很,下了早朝回来便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就连我都不曾见。”

“你可知你们父亲今日去了哪里?”柳姨娘眼底仿佛淬了毒,带着恨意,“他去了那阉人在城西的别苑。”

陆卿雪面色一白。

京都谁人不知,姬晏礼那别苑如今只住着陆安锦一人,甚至隐隐还有不少风言风语传出来,有的说那姬晏礼果真是个没心的,守着陆安锦那样一个大美人都无动于衷,甚至舍得让美人住在别苑独守空房。

也有人说,那陆家嫡女陆安锦不知廉耻,未曾婚配便跟野男人搞得孩子都有了,莫说是权倾朝野的九千岁,就算是平民百姓娶了这样的女人,不就地掐死都是他们心善了。

“父亲怎的忽然去见了那**,可是知道了什么?”

陆卿雪说完才觉不妥,偷摸看了眼陆晴霜,见她并未察觉什么,便抿了抿唇,沉默了下来。

“你们这个父亲,从前眼里就只有程知素,程知素死后,就只有她生下来的那个小**,咱们母女三人,在他心里怕是比不上那**半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买了一个包子,被男朋友叫捞女

    1买了一个包子,被男朋友叫捞女

    墨云朵朵| 现代言情

    买了一个五块钱的包子,不小心用了男朋友亲密付。男朋友当即打电话过来骂我物质。一点都不心疼他打工赚来的钱。气得我当场让他滚蛋。

  • 2 朝朝暮

    2朝朝暮

    玹葭| 古代言情

    再见到柳沛的时候我差点被吓死。他瘦骨嶙峋的像一根杵在地上的杆子,面色苍白的在黑夜里活像一个索命的厉鬼。柳沛,原来杀妻灭子后,你就过的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可真是活该啊。

  • 3 得知鼓皮属于我后,丈夫崩溃了

    3得知鼓皮属于我后,丈夫崩溃了

    我说风来| 短篇言情

    我被剥皮虐杀的时候,我结婚三年的丈夫在和小青梅准备婚礼。我惨烈求饶才换来的一通电话里,他说,“黎冉,你别闹了,我在忙。”电话挂断,杀人凶手的凌虐才刚刚开始。陆廷琛为小青梅制鼓送嫁,满眼爱意。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那制鼓的鼓皮,是从我身上生剥下来的。

  • 4 姐姐们偏心假少爷,我被迫无敌了

    4姐姐们偏心假少爷,我被迫无敌了

    佚名| 都市生活

    “齐煞,今天可是你弟弟的成人礼,你怎么连礼物都没有准备?”“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要我们齐家丢脸丢遍整个京城吗!!”声声压制而又冰冷绝情的声音响起,回荡在齐煞的耳畔中,甚至叫齐煞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一颗本就已经死亡的心脏,更在这一声声苛责中,支离破碎。这样的话语,他听了整整五年,从一开始的谨小慎...

  • 5 重生成满级小孩姐

    5重生成满级小孩姐

    三月春山| 短篇言情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上辈子为了跟黄毛私奔,甚至放弃了高考。爸妈去求黄毛把姐姐还给他们,却遭到了恶意报复。温馨的四口之家变成了一片火场。再次睁开眼,我重生到了刚出生的时候。我一个连尿都憋不住的人,到底该怎么拯救我们这一家子?

  • 6 君向潇湘我向秦

    6君向潇湘我向秦

    地阖星| 古代言情

    前往邻国和亲的日子下着雨,穿红衣,梳喜鬓,画朱唇,描山眉,嫁的却不是意中人。原以为可以保护他,却没想到自己的喜轿偏和他的棺椁擦身而过。从前他总说要保护我,这一次,也该换一换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